转变

史额黎

Zawen xuankan - - 杂文选刊 -

建筑师被迫拍视频

流矛尽伙赵勇曾梦想成为建筑师,但遭遇那个“教科书式”的“老赖”后,他发现自己的人生轨迹完全被改变了。为了给父亲筹措医药费,也为了应得的道义,他硬是将自己逼成了“拍视频的”。

老赖名叫黄淑芬,开车逆行将赵勇父亲撞成重伤,随后就开始了表演。对方成为植物人,她从未露面探望。对方家人辞职、卖房、筹款,她家里却办了房贷,买了新车。被判赔偿八十五万元后,她还在拖延法院的强制执行,“反正我判几年,最起码我这点钱,我也不用还了”。

建筑学硕士出身的赵勇,最初只是想运用专业技能,“卖画救父”。但多次目睹黄淑芬的耍赖,他终于明白常规追讨起不到任何G效果,最后只好把两年来收集的几十 录像录音剪辑曝光。

视频果然见效显著,网友声讨,媒体跟进,法院冻结了黄淑芬名下的资产。看似事情有了转机,但人们并不清楚个案中包含着多少偶然因素。如果赵勇没有在早期警惕地进行录音,如果赵勇缺少一个吸引人的高学历标签,甚至如果赵勇是一个不会上网打字的大龄农民工,他只能被老赖卷入无耻的拖延战。

从制度层面考虑,想发矛老赖尽尽就 “疏忽”掉的全日制

江苏人张斌驰的专升本身份从未改变,倒是用人单位的招工标准有些模糊不清。

张斌驰最初看到了建湖农商银行发布的招聘启事,他想报考的岗位对学历的发求是“本科及以上学历”。自觉符合应聘条件的他,先后参加了笔试和面试,并顺利进入考察程序,但此后就没有收到过任何消息。

可建湖农商银行表示,他们在审核学历时出现了“疏忽”。事实上,张斌驰的成绩非常优秀。当该银行向上级单位江苏省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上报招聘结果时,因为上级单位发求“全日制本科”才导致了他的落选。

有上级单位的规定却不参考,不但视求职者的前途如儿戏,也在拿自己的工作当儿戏。用人单位一个轻巧的“疏忽”,矛招聘启事产生了歧义,求职者多日来的时间和精力也彻底化为无用功。

更何况,张斌驰在多次考试中成绩优异,至少证明他个人的知识水平并不比其他全日制考生差。在用人单位与求职者之间,求职者天然地处于弱势地位。虽然该银行有权决定是否录用,但张斌驰依然可以认定上述行为涉嫌就业歧视,向法院提起诉讼。

而经历过多次考试、维权,张斌驰或许会发现,全日制身份对他而言只是聊胜于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