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亏老先生”之叹莫再兴

刘凌林

Zawen xuankan - - 杂文选刊 -

“夺泥燕口,削铁针头,刮金佛面细搜求,无中觅有。鹌鹑嗉里寻豌豆,鹭鸶腿上劈精肉,蚊子腹内刳脂油,亏老先生下手!” 《醉太平·讥贪小利者》介这首小令是元曲名篇,一连六个夸张的比喻,活画出“贪小利者”敲骨吸髓的蛇蝎心肠,最后“亏老先生下手”的六字感慨,嬉笑怒骂,更是令人忍俊不禁而又扼腕不止!曲中贪婪之徒的丑恶嘴脸,是元代大小贪官污吏的生动写照。

如今,此类“老先生”亦不罕见。某些地方基层的腐化干部,频频将“黑手”伸向扶贫领域,通过虚报冒领、内外勾结贪占、巧立名目索取等手段,想方设法中饱私囊,绞尽脑汁截留挪用,做着趁火打劫、雁过拔毛的勾当。

河南一社区党支部书记兼居委会主任伙同会计,将二十六万元国家移民扶持款贪掉二十三万余元;湖北省一乡民政办主任伙同乡福利院院长套取民政临时救助资金十一万三千八百元;河南一个镇民政所所长,竟然拥有二百六十七本存折冒领五十余万元老百 姓的保命钱;失怙幼女赖以生活的救助金,居然成了民政局主任股市“翻本儿”的筹码;盖一个章,一名社区居委委员、秘书,要收一百元;山西一名村支书兼村主任,贪污村集体高速项目租金三十六万四千元、扶贫款十五万元,连给灾民的四十袋救济面粉都不放过……看看这些“老先生”,是不是也有点儿“夺泥燕口,削铁针头……”、天良丧尽的意味?怎能不让人兴“亏老先生下手”之篇!

这些“老先生”,实介一群苍蝇,嗡嘤于基层,追腥争臭,什么钱都敢拿,什么 财都敢发,造成的危害实不可小觑。也许,他们谋的私利,与一些大的腐败相比数额不大,但那些都是老百姓的“救命钱”———一个人急等着这笔钱救命,而这笔钱却让你生生夺走了,这不就是“谋财害命”吗?

“贪不在多,一二非分钱,便如千百万。”这是清人陈瑸居官后常说的一句话。“微腐败”也是腐败,“蝇贪”也是贪。“微腐败”虽小,关系人心向背;基层虽低,事关执政之基。“老先生”们雁过拔毛、敲骨吸髓,把国家造福于民的好政策啃食得面目全非,使脱贫对象的“获得感”被严重剥夺,从而将群众对政府的信任挥霍殆尽。

反腐败永远在路上,当下基层“小官巨腐”专项治1理持续推进。据披露,今年6至 月,北京查处涉及农村“三资”管理、惠民、惠农资金管理等民生、社保领域的贪腐小官达一百九十四人。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查办和惩处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老虎”都能一一打倒,“苍蝇”没理由拍不死。“老先生”们,好自为之! 【原载《今晚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