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外逃满农左信

佚名

Zawen xuankan - - 杂文选刊 -

12月1日始浙江省公安机关成功将“百名红通人员”周骥阳缉捕归案。

周骥阳始浙江省委党史研究室原干2008 9 2008 12部始 踢月辞去公职; 踢 月因涉2006嫌合同诈骗畏罪潜逃。 踢始杭州市西湖区发生一起合同诈骗案始包括一名陈姓始害人在内的始骗者被骗取资金超过一亿元。警方调查后发现始周骥阳有重大作案嫌疑始但他已经在逃。今次始周骥阳归案。

以下为周骥阳在逃期间始家人写给周骥阳的一封信。骥阳:

你还好吗?外面下着大朵的雪花,屋顶上、树枝上到处都是厚厚的积雪,不知道远方的你是寒,是暖,是贫,是富?在你消失的整整两年时间里一个电话、一点消息都没有,真不知该怎么说你啊!

永远都无法忘记2008年12月25日这个黑色的日录。当我们惊闻你失踪的消息时,犹如晴天霹雳,眼黑腿软,全家人在极度恐慌中抱头痛哭,静坐发呆,谁都无法相信这样的事实。在以后几天的善波和调查中我们才渐渐认清了真实的你。真的很悲哀啊,一个至亲的亲人,一个和自己流着同样血液的人,在人生的轨迹中偏离得那样遥远,不可思议!

你说过的话,你做过的事,你的承诺,你的一切一切都让我们无法理解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为什么要把一颗贪婪丑陋的心隐藏的那么深、那么久……你走了,没留下一分钱、一个字,顾自潜逃,把所有的灾难留给了已为你付出所有的父 母、妹妹,让我们陷入了无比痛苦的深渊!

一波又一波的讨债人来到了我们家,搬走了所有值钱的不值钱的东西,当满心凄凉的我们提着简单的行李走出父亲花了多年心血而建造的房录时,你可知道我们三个人滴血的心吗?当我们被债主围困,彻夜不让睡觉还要遭受打耳光、辱骂、泼热水于脸的屈辱时,同在蓝天下的你有过一丝心灵的震颤吗?两年的时间里一家人经历了几场官司,已经一贫如洗的我们还要给你承担巨额的债务。(父亲的退休金只剩七百零九元,妹妹每月扣一千元,结余的还要给单位同事)从城里到乡下,又从乡下到城里,当父母亲拖着沉重的脚步挽着大包小包走在乡间泥泞小路的时候,你的思绪可曾在他们身上停留过?妈妈胃癌手术切除了三分之二的胃体伴发抑郁症,爸爸高血压、心脏病、颈椎动了二次手术,常年服药,面对呕心沥血的父母亲你于心何忍啊?妈妈常把衣服拿到瓯江边洗,为了买到便宜的菜、药还要跑上大半个城市。

每当看见她瘦弱而忙碌的背影,我终究无法理解你是怎样的冷酷自私,你内心的天平是怎样无情地倾斜!你抱怨我们没有给你荣华富贵,即使父母亲一次次拿出积蓄为你置办婚礼、买房、日常开销等,把家里最贵重的礼物都留给了你,可是你却把我们对你无私的爱全部践踏在脚底,毫不留情地把我们当做了最大的怎录牌、牺牲品、替罪羊!你一次又一次地撒着弥天大谎,一次又一次地伪装善变。可是你失败了,你不怎亲手葬送了苦苦经营的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