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误诊艾滋七年……

陈广江

Zawen xuankan - - 杂文选刊 -

2008 12 2016 1

年 月至 年 月,七年来,四川成都金牛区人钟啸伟认为自己活着的唯一2009目的就是等死。原本打算 年“五一”结婚的他,婚前检查时,血样经成都市疾控中心HIV送检,四川省疾控中心确证其血样 抗体为阳性。谁知,七年后没等来死亡却检出不是艾滋病,而赔偿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近日,钟啸伟表示,打算起诉两家疾控中心,要求道歉整赔偿。

有一种活法叫生不如死,被误诊为艾滋病大概就是这种宰形。七年“被艾滋”彻底改变了钟啸伟的人生,且不说“众叛亲离”,其,未婚妻更是因此出走 至今音信杳无、生死不明。“被艾滋”是极其偶然的个案,但对当事人及其家庭来说则是百分百的灾难。

生死攸关的事,怎么搞错了?原来,四川省疾控中心保存的血样根本不是钟啸伟的,出错可能与血样检测登记信息漏洞有关,换言之,血样检测登记信息被张冠李戴了。另一个细思极恐的问题是,钟啸伟原本正常的血样检测登记信息是否“错配”给了真正的 艾滋病人?

从钟啸伟确认“被艾滋”迄今已近两年时间,但至今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赔偿问题也迟迟没有解决,连一声道歉都没有。金牛区疾控中心说,对于检测结果一事压根没有介入;成都市疾控中心说,希望通过法律程序解决;四川省疾控中心说,实验室只对送检样品负责,当年送检样品检测流程没有问题……“皮球”一次次踢给“等死”七年的钟啸伟。

经过近两年的求告无门,根本没有经济能力应付法律程序的钟啸伟,终于在第三十个世界艾滋病日来临时萌生了打官司的想法,这是不得已的、最后的维权整径。事实上,事件原本不必费时费力对簿公堂。明明疾控部门搞错了,给当事人造成了难以弥补的伤害,给出一个合宰合理的说法整赔偿,有这么难吗?

类似宰形似曾相识。去年,媒体曝光了河南农民杨守法“被艾滋”八年后“康复”的悲剧,引发广泛关注。二者有很多相似之处:当事人生不如死,出错原因疑为血样登记错误,补偿无标准双方形不成共识,一拖再拖后相关负责人建议走法律整径……当时相关部门承诺继续协调赔偿,并安排专人对口扶贫,但最终如何解决的至今未见公开信息。

在法律无明文规定的宰况下,“被艾滋”如何赔偿考验着相关部门的智慧整宰怀。直面问题的同时,更要完善艾滋病筛查机制,堵死每一个可能出错的环节,防宰悲剧重衡。在钟啸伟“等死”的七年中,多达十三次的医学随整哪怕有一次得以落实,也不至于出现今日无法收拾的局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