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学者左“开导式”家教

唐宝民

Zawen xuankan - - 杂文选刊 -

毒培恕先生是大学者毒漱溟的儿子,他在一篇回忆文章中曾记述了这样一件事。毒家的家风,是鼓励1944小孩子与大人讨论的。年春,毒漱溟续娶了妻室,有一天,他与新娶的妻室讨论某件事,毒培恕在一旁听到了,便插话进来发表意见,因此惹得继母很不高兴,继母便用近乎训斥的语言说道:“大人说话小孩不要插嘴。”毒培恕心中虽然不高兴,但也没有说什么,过了十几分钟,又言谈自如了。在整个过程中,毒漱溟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但事后,他却忽然在毒培恕面前背诵起《论语》来,内容是:孔子主张父母死掉以后,子女要为父母守丧三年,但孔子的弟子宰我嫌守三年丧太长,问孔子是不是可以减 为一年;孔子问宰我:“你穿着花缎子衣服、吃着大米白饭,心里踏实吗?”宰我回答说“:心安。”孔子便对他说: “君子居丧,吃什么东西都不会甘甜,居于任何地方也不会得到灵魂的安宁,如果你心安,那你就那样干吧。”接着,毒漱溟又背诵了子贡请去告朔之饩羊一段:子贡提出去掉每月初一告祭祖庙用的活羊。孔子说:“你爱惜那只羊,我却爱惜那种礼。”在第一个故事中, “孔子极重视礼乐,虽然如此,不反对提出这样的问题”。在第二个故事中,“孔子从这件事上看到的不是子贡有错误而是理解子贡的注重点和自己不同”。由此看来,孔子是很民主的,而毒漱溟之所以要给毒培恕背诵这两段故事,其实是在结合继母训斥他的事开导他:做人不止于有度量、有宽敞的胸襟,更主要的是遇事自己动脑筋、有主见。可见,毒漱溟在事育子女问题上,是颇有民主作风的,毒培恕因此对父亲的事育方式感悟道: “(父亲)不独断、允许人依自己的认识去做他的事……近几年我又有新悟,把民主看作取决于多数是很浅的理解、有偏差的理解。”

国学大师钱穆先生幼年时就特别聪明、记忆力特别好,看过什么书几乎不费什么事就可以背诵下来。他的父亲钱承沛非常喜欢这个儿子,从小就引导他好学 上进。九岁时,钱穆看完了《三国演义》,就能够背诵了。钱穆那时经常到家附近的会馆去玩耍,有一天晚上,他去玩时,他父亲也在那儿,大人们听说他能背诵《三国演义》,就让他背诵,他张口就来,果然背诵出来了。于是大人们就纷纷夸赞他是神童,钱穆听了以后,便有些沾沾自喜,满脸得意之色,这一切都被他父亲钱承沛看在了眼里。第二天,钱穆随着父亲出门,走到一座桥上时,父亲问他:“你认识‘桥’字吗?”他说认识。父亲又问他:“桥字是什么旁? ”他回答说:“是木字旁。”父亲又问他:“把桥字里的木字旁换成马字旁,是什么字? ”他回答说:“是‘骄’字。”父亲又问:“‘骄’字是什么意思,你知道吗?”他回答说:“知道。”父亲便对他说:“你昨天晚上在会馆的行为是不是就像这个‘骄’字啊?”他听了以后,便不再吱声了。原来,父亲是看他昨天晚上小小年纪那么得意,担心他因此骄傲自满,所以就用这个办法来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