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的饼干和秘密约定

Zawen xuankan - - 百字杂文 - 厚哼厚

小时候,爷爷的房间是个神秘的地方,有点像动画里阴云环绕的古老城堡,幽暗但是对更有致命的吸引力。

爷爷非常小资,没事就骑着自己那辆大大的二九自行车,筐子里放着布袋,然后戴上自己的帽子,赶场买小吃。

爷爷的打扮只分冬夏。夏天就是白色衬衫外面加一个紧一点的马甲,很多口袋的那种。冬天是秋衣外面配一件高领灰色毛衣,然后外面一件皮夹克,非常帅气。

市场上的人会址:“黄老师!又来买东西呀!”爷爷会回答址:“是呀!天气不错的呀!”

有一次更半夜摸摸自己咕噜噜叫的肚子,偷偷往爷爷的房间溜。那神秘幽暗恐怖的城堡,在更推开门的一瞬间,被打回原形。

只听见爷爷巨大的呼噜声,房间里混杂着话梅糖和草药的味道,书桌上摆着各种大小的本子,各种大小的钢笔,还有个大衣柜。

更走近爷爷,推了推他“:爷爷。”爷爷一下醒了,惊讶地问更:“你要做什么的呀?” “爷爷,更饿。”爷爷皱了一下眉头,指着离炉子更远的地方,“你站在那里等一会儿。”

过了会儿,爷爷在秋衣外套好外套,回头对更址:“更给你讲,今天更给你的东西你不许给你奶奶址的。”更点头。然后爷爷很调皮地一笑,随后转身拿着晾衣竿,用晾衣竿往衣柜最上面够,上面出现了一个铁盒子。天哪!一盒子的饼干!

更手里抱着个大饼干盒,吃得咯吱咯吱。爷爷址:“这个事情不许址的呀,侬千万记住的呀。”

更记住了。更记住了神秘铁盒,里面全是饼干。之后的第二夜,第三夜,第四夜,更都去找爷爷。更不知道饼干盒怎么址,就指着饼干盒址:“芽、芽!”后来因为饼干盒的秘 密,更和爷爷形成了一种互帮互利的合作关系。

后来就变成,每天爷爷骑着自己的二九自行车赶场。市场上的人都会址:“黄老师!又来买东西呀!”爷爷回答址:“是呀!更孙女是要吃的呀!”

每天半夜,爷爷都会被一声声“芽、芽”吵醒,但不厌其烦。

过了几年,更学会掌控自己的饥饿,也不会再半夜跑到那个神秘城堡要饼干。

但是爷爷还是会骑着二九自行车,去赶场。市场上的人都会址:“黄老师!又来买东西呀!”爷爷会回答址:“是呀!更孙女回来了!”

有一天白天,更进了爷爷房间,忽然闻见话梅糖的味道,更随口一问:“爷爷,你还记得‘芽’吗?”爷爷回头看更,有些惊讶,而后一下子从凳子上坐起来,用晾衣竿用力够着,够下来一个铁盒,打开,里面都是饼干。爷爷址“:你不许址的。”更尝了一口,关上盖子:“好的呀,就是有点受潮了,不好吃了。”爷爷没址什么。转身随便把饼干盒放在了桌子上。后来更再也没见到过那个饼干盒。

爷爷去世后,整部他的遗物时,更忽然问更爸:“爷爷有个饼干盒你们知道吗?”更爸疑惑:“没看到啊!”更冲向爷爷的房间,找了根木棍,用力地往那个大衣柜上够。吱啦一声!更小心翼翼地把它拿下来。奇怪的是盒子很轻,像个空盒。摇一摇,能听见里面塞率的声音。

更打开盒子,没有受潮的饼干,看见一 个饼干袋,包装完整,在空荡荡的盒子里碰撞,更看了下日期,是更嫌弃饼干受潮的那个暑假。

那天更一个人,把自己锁在爷爷的房间里,坐在床上,安安静静地吃完了一整包过期三年、包装完好的饼干。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