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中的杂文

Zawen xuankan - - 杂文选刊 - 汪金友

没事看微信,发现里边有很多精妙的杂文,虽然篇幅短小,但却一针见血。看过之后,或拍案叫绝,或忍俊不禁。在此略举几例,与大家共品。

其一:你爸和你叔谁更牛?

一次,孙权见到诸葛瑾的儿子、诸葛亮的侄子诸葛恪,问他:“你爸和你叔谁更牛?”诸葛恪想都没想,应声回答:“我爸。”孙权纳闷儿: “你叔叔在蜀汉大权独揽,治理国家政治清明,军事上平定南蛮,做了那么多大事,你爸就是东吴的一个普通官员,你凭啥说他牛?”诸葛恪回答:“我爸知道该跟着谁干。”

孙权乐了,诸葛恪这个高级马屁王的形象也就此涌现出来,乃至今天还有人在学习和研究诸葛恪的“成功经验”。

其二:爸,你在外面有这么小的孩子我妈知道吗?

老师让一学生把家长叫到学校来,学生害怕叫家长,于是花钱雇了一个在街头下棋的老头,让他冒充自己的爸爸。到学校后,老师看了一眼老头,小声逼问学生:“你确定这是你的家长? ”学生肯定地回答:“是啊,他就是我爸!”老师赶忙把老头叫到一边,紧张地说:“爸,你在外面有这么小 的孩子,我妈知道吗?”

这个段子一是巧,二是怪。巧就巧在学生找来的“假爸”,正好是老师的“真爸”。怪就怪在这个老师为什么会信以为真,可能因为在外边有小孩子的爸爸,已经屡见不鲜。

其三:爸,我调回本市当市委书记了

一个有慢性病的老头经常住院,人们也都见惯不惊,没有几个人来看望他。而这一次,住院才几天,单位领导以及邻居、朋友还有些从来不来往的人,都拎着大包小包来看他。连医院领导也亲自过来问长问短,医护人员更是从未有过的热情周到。这让他有种不祥的预感,等为自己的病症可能是到了“晚期”。几天后,在外地工作的儿子也来了,老头更觉不安,绝望地问儿子:“告诉我实话,我还能活几天? ”儿子笑着劝他:“没什么大事,过几天就出院。” “那为什么这么多人来看我?”儿子附在他耳边,轻轻地说:“爸,我调回本市当市长了。”老头松了口气:“我还以为我要死了。”

据说,这是一篇微型小说,题目就叫《病》。我倒觉得,这是一篇杂文。谁有病呢?是这个老头,还是我们的社会?

其四:父亲的日记

父亲七十五岁了,一天,飞来一只乌鸦,他问: “这是啥?”儿子回答:“是乌鸦。”过了一会儿,父亲又问:“这是啥? ”儿子大吼: “说了是乌鸦,你怎么回事啊!”后来有一天,儿子翻开四十年前父亲的日记,上面写着:今天儿子三岁了,他指着公园里的乌鸦问我:这是什么?我告诉他是乌鸦。他又问,我又回答,他问了十一次,我答了十一次。

孩子是宝贝,老人是:箱,没有钱和迟钝的老人,是:箱中的:箱。可是,谁愿:当个:箱?等你老了,你才会明白。

微信中的杂文,都有一个故事,都讲一个道理,都在运用讽刺和批评的武器,切中时弊,寥寥数语,便振聋发聩。由此,也让人看到了杂文的生命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