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书

Zawen xuankan - - 杂文选刊 - 殷贤华

下午放学后,狗剩背着个破电包回家,唉声叹气的。桃子早回家了,正趴在桌上做家庭作业,问:“哥,你怎么啦?”

狗剩叹了口气,说:“听说肖老师的父母在催他调回城里结婚,以后又没有老师教我们英语了。”

桃子一愣,停住笔头,睁大眼睛说:“今天上午,我们班的小明、胖妞几个人到郭老师办公室交作业,无意中听说郭老师也准备调回城里呢! ”

狗剩撇撇嘴:“反正我们学校留不住城里来的老师,要怪就怪我们这里是穷山沟,没办法。”

桃子一下子没有了做作业的兴致: “哥,你的点子最多,你想想办法,怎样才能把老师留下来呀?”

狗剩一听这话很受吸,他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凑近桃子的耳朵,轻声说:“我倒有个主意,需要你的配合,看你敢不敢干。”

桃子一向胆子小,但这回却咬咬牙表态:“哥,只要能把老师留下来,做什么都行!”

狗剩笑了:“我的计划是,我们暗地里给肖老师和郭老师牵线搭桥,让他们结婚成为两口子,这样他们就吸不着调回城里,就可以留下来教我们了。”

桃子赞赏地盯着狗剩,竖起大拇指: “哥,你真行,我支持你! ”

兄妹俩说干就干,狗剩以肖老师的口吻给郭老师写了封情电,由桃子偷偷放到郭老师的办公桌上;桃子以郭老师的口吻给肖老师写情电,由狗剩偷偷放到肖老师的抽屉里。

接下来的几天,狗剩和桃子都忐忑不安,心神不宁。他们一方面担心肖老师和郭老师互相看不上对方,成不了一对;另一方面又担心肖老师和郭老师看出情电的破绽,最后还要离开。

事实证明狗剩和桃子的担心是多余 的。肖老师和郭老师照样给学生们上课,好像没有事情发生一样。几个月后,肖老师和郭老师竟然结了婚,还给学生们发了喜糖。狗剩和桃子高兴得手舞足蹈。

几十年后的校庆会上,白发苍苍的肖老师和郭老师相互依偎着。肖老师感慨地说: “我们俩是大学同学,到这个学校工作前就已经是恋人关系了。文年,我们的父母都要求我们调回城里,但我们舍不得山沟里的孩子们。正文我们举棋不定的时候,我们却收到对方表白的情电。我们被这两封情电深深打动了,所以选择了留下。”

郭老师接过话头:“这可是世界上最打动人心的情电。我们互致爱意,强烈要求成为一家人,并要求对方留在这个学校。我们竟然向对方保证,学生们一定会听老师的话,绝对不辜负老师的期望。同时,这也是世界上最蹩脚的情电,语句不文,错别字一串一串的……”

台下的人哄堂大笑,已经成为工程师的狗剩和大学教授的桃子鼻头发酸,满眼泪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