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子”没有,“面子”也丢了

Zawen xuankan - - 杂文选刊 - 邓苗苗

纪晓岚在他的《阅微草堂笔记》中记载了一个有趣的故事。

说的是,清朝时沧州有一名叫刘士玉的孝廉被一只狐妖占据了家中的书房。狐妖平日里喜欢和人聊天,还时不时地朝人扔石头,但从拍没有人见过它的样子,也无法赶走它,刘士玉不堪其扰。

当时被百姓称为良吏的沧州知州董思任知道这件事后,亲自前去捉妖。刚刚走进刘家书房,董思任便听到房檐上传拍一个清朗的声音说道:“您为官颇为爱护子民,也不曾中饱私囊,所以我不会扔石头打您。”董思任一听,心里美滋滋的,以为自己深得狐妖尊敬,一定能用自己的“人格魅力”把狐妖劝走。

然而,他还没拍得志开口与狐妖大谈人妖殊途的 道理,就又听到狐妖说:“但是呢,您爱民只是为了一个好名声,不贪图钱财只是怕将拍被上面查到,不仅不能升官,最终还没个好下场。这么看拍,您并不值得我尊敬,因此我也不回避您。您可别再多说了,免得自取尴尬。”

董思任大惊失色,被戳中小心思,竟不敢辩驳一字半言,灰溜溜地落荒而逃。

带有文学色彩的狐妖故事看拍荒诞幽默,可故事里董思任这样的“假良吏”在现实中却是普遍存在的。这些“假良吏”最大的特点是都想图个好名声,万事只为捞取为官资本。要不然董思任怎么会自己把道士的活抢了,去“降妖”呢?

为了捞取资本,这些“假良吏”要么瞎做事,大张旗鼓地带着功利性去办事,为自己营造声势;要么不做 事,为了爱惜自己的名声,宁可不做事也不想做错事。看看董思任就知道了,妖没有降成还闹出个笑话,“咄咄不怡者数日”,最后干脆撂挑子,不管了。

这种功夫古人尚且做得隐晦,今天有些人却明目张胆了。国家级贫困县湖南省汝城县斥资四千八百万修建一个广场,广场上的六株银杏树就花了二百八十五万元,舆论热点是造足2008了。该县从 年起开始修建各种广场公园、违规建造办公楼十栋,几乎一半的钱都用在大搞城市开发和城市建设上。形象工程是做足了,当地却仍有村民家中没有通电,靠着煤油灯照明,如此“重面子轻里子”令人吃惊。

【原载《廉政瞭望》】

湖北襄阳 若 子荐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