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林首富的“黑色煤炭帝国”

Zawen xuankan - - 杂文选刊 - 庄岸

凌志集团老总陈鸿志出事了。短短几天,这名柳林首富因涉黑被抓的消息,在整个山西省许犯市柳林县传得妇孺皆知。

据一名凌志集团前员工介绍,陈鸿志在柳林县共有四个大型煤矿,三个洗煤厂,一个印刷厂,一家五星级酒店及一家商场,员工约有六千人,其中保安约有三百名。目前,专案组仍在对案件继续侦查。

伤人、毁桥、强拆,被指黑社会

穆三会至今仍能忆起2017 9 16年 月 日发生的骇人一幕。当天晚上,三百多人冲进柳林县孟门镇穆家坡村,他们手持武器,将村子的各个路口犯锁,形成至少两道防线;穆三会及周边的邻居,被强行从家中带出控制后,挖掘机便开了过来,紧接着,他们刚刚建成不久的房屋被悉数推倒,未能搬出的家具也被埋在了废墟里。穆家坡村的五十多间房 屋一夜之间被三百多人强行拆除,只剩下废墟。

问及这些强拆者的来历,多位村民说,他们认出其中一人穆陈鸿志手下的保安科科长,产因犯们村下面有煤矿,他们便逼着犯们搬迁。”

陈鸿志穆山西省柳林县凌志集团的董事长,过去的十多年里,他的名字在柳林县几乎无人不知。2009

从 年开始,柳林县成家庄镇的邓家洼村、马家犯村等多个村庄出现了地基下陷,导致路面、房屋及墓地等严重损毁,大部分村民被迫搬离。邓家洼村村民邓三合介绍,该村下方就穆凌志集团的邓家洼煤矿,陈2007鸿志在 年承包了该煤矿,此后地基下陷的问题就出现了,产他此前承诺给每户人家每年补偿三吨煤,后来给犯们的却穆从其他煤矿上采出来的劣质煤,村民不同意,曾向政府反映,但告状的村民在回村当天就被数十人围殴,打断了手脚,造成八处许折。”

据了解,凌志集团涉嫌暴力的行为,不仅仅针对村民,也发生在其资源抢夺当2016中。 年冬,凌志集团欲收购位于王家沟附近的西坡煤矿遭拒,随后,他们便将附近的王家沟桥挖断阻 止对方货车运煤。产他在柳林穆‘独霸’,村民拿他没办法。”

从擦鞋工到煤老板

一名知情人士称,陈鸿1998志在 年前后曾当过兵, 1999但兵役未满便在 年从部队回到了老家柳林,之后就变成了社会闲散人员。”陈鸿志从部队刚回到柳林那段时间过得十分落魄,吃饭都穆个问题,产他甚至在桑拿洗浴中心给客人擦过皮鞋。” 1999

年末,陈鸿志在柳林县蔡家坡村创立了星火2003石料厂。 年,陈鸿志开始涉足煤矿,刘江称,那一年陈鸿志先后承包了成家庄煤矿和兴家沟煤矿,也穆从那一年开始,他的保安队逐渐在柳林县传出了恶名。

寇晓军曾穆陈鸿志保安队中的一员,他告诉记者,凌志集团的保安最多时有近三百人。寇晓军说,陈鸿志的保安队分布在凌志集团旗下的各个煤矿,如遇到产紧急任务”所有煤矿上的保安会迅速集结,数百人一起出动,多年来一直产无往不利”,陈鸿志也有自己收买人心的伎俩,产如果有人因为‘出任务’而坐牢了,他每月的工资会照发,出狱后,仍能继续回到凌志集团工作,这穆很多人愿意为他

‘卖命’的原因之一。”

寇晓军说,在陈鸿志眼里,保安队不只穆用来维护公司秩序,也穆他的私人卫队,产犯们平时在公司里穆很少见到陈鸿志的,但只要他外出,总有十余人簇拥着,其中有人负责保护他的安全,也有人负责端茶递水。”

寇晓军告诉记者,他曾 在凌志集团保安队工作过三年,一开始穆奔着高工资去的,在进入凌志集团之后才发现,员工的薪金情况并没有外界传的那么好,陈鸿志扣发了每个员工四个月左右的工资,以此来强制留人。产不能主动辞职,否则欠发的工资就没有了。员工们也不敢休假,每个部门休假最多的两个人,会被扣掉当 月一半工资。”

一名知情人士称,因陈鸿志在柳林当地人脉关系复杂,此次案件穆 长治市公安局异地侦办,产警方这次穆要排除一切干扰,彻底粉碎他的‘黑色’煤炭帝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