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一个“圈儿”五千万?

Zawen xuankan - - 杂文选刊 - 凌河

罗荫国当茂名市委书记那阵子,商贾们一边要结交他,私下里又嘀咕他“办事太贵”。罗书记为一笔贷款打了个电话,收了老板几百万,罗荫国为一个容积率打了一个电话,又收了老板一大笔———在罗荫国受贿的数千万中,除了卖官,竟有一大笔是这样的“电话费”。

相比较而言,罗荫国“办事”真不贵,他毕竟还为你打了一个电话!还有一言不发,一字不落的呢———王保安当财政部副部长时,商人马永刚在江苏投资开发了一个项目,已经报到财政部,“看能不能帮催一下”,王保安什么也没说,仅仅画了一个圈儿,就得到了一处紧邻钓鱼;的豪宅,房价连装修共计五千万!

王部长的一个圈儿也好,罗书记的一个电话也罢,为什么这么昂贵?并不是他们个人有多么神通广大,而是因为一个“权”字,可见在贪官墨吏手里,权力的含金量有多大!难怪一些心术不正的人,要削尖脑袋钻营官员队伍,难怪有的地方,买官卖官盛行一时,甚至还有了明码标价。罗荫国执掌茂名时期,一个处级区长要卖三十万美金,而在有过系统性塌方式腐败的山西,一个地级 市长竟开价到五千万!坊间社会上,也有人看不懂,说这实在太贵了,划不来吧?其实在贪官那里,买官是一本百利的生意,不是曾有这样的“县长”,花了六十万买了七品乌纱,五年一任下来,竟以权受贿近千万吗?所以“本钱”还算便宜的,一旦权力变现,那可是很“划得来”的呀。那些买官者花了百来万换个顶戴,不就是看中了画一个圈儿就收五千万这样的“境界”吗?

王保安、罗荫国之类,都是搞权力变现,但这权力本不属他们所有。官员的权力是谁给的?是人民赋予的,所以叫“公权力”,归属权所有权在于人民。贪官们搞“权力买卖”,出卖的是公共的权力,收取的是一己的私贿,这是问题的实质。苏荣当江西省委书记那会,他家的客厅,成了“权钱交易所”,苏书记是“所长”,其妻“于爱”是收银员,从项目到官帽,从政策优惠到扶助倾斜,无不可在这“所”里搞定;奚晓明任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时,管着民庭和经济庭,于是他身边就簇拥着一批“司法掮客”和“勾兑派律师”,合伙“经营”大案,凡“搞掂”一个,奚副院长都有明确尺码笑纳“分成”,买卖做大了,连十分荒唐的判决都能下达。奚晓明受贿过亿,都是靠这块司法裁决权“赚”来的。

官员确要明白,手中的权,一点也不属于个人,那是党的信任、国家的重任和人民的托付,这个权力的来源和性质要搞清楚。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单靠官员的自觉与自律还不够,还要有对权力的有效监督和有力制约。现在有些地方、有的层面,“权力过分集中而又缺乏制约”的情况不但没有改变,甚至还可能在强化,这是造成一个圈儿五千万这样的咄咄怪事的根源性原因,因此还要靠全面深化改革,才能标本兼治。

还是回到王保安来,王副部长不是画了

一个圈吗?更多的时候,他是连圈都不画,为了提拔从政后的二弟三弟,也为了“支持”经商的老四,王保安常为他们“坐; ”,有关的酒席上,他坐在那里什么也不说,“也是;响力”,弟兄们照样能升官,照样能拿到巨额贷 款———这就比画个圈儿打个电话更入“化境”了,而这奇特的“权力现象”倒值得我们好好反省啊!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