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炳拒拉烂曲

Zawen xuankan - - 杂文选刊 - 郝金红

市公安局副局长张某不办立案手续、直接动用技侦手段追查此事。他还要求审讯时“细节不要搞那么细”,只问有无相同的视频复制品,是否有同伙。

待王贵菊交出所有 盘后,程瀚以其态度不错为由释放。至于另一名敲诈者李永,虽然已被合肥警方锁定并准备实施抓捕,但程瀚见不雅视频已经销毁,便要求放弃抓捕。

记者了解到,程瀚的情妇志某于快递签收当天晚上,就知道了自己被偷拍的事情。 她在程瀚的办公室里看到了该视频,发现是两人在天鹅湖酒店开房时的情形。看完后,她将 盘扔进卫生间马桶,放水冲走。

其中一个令人咋舌的细节是,作为不雅视频的两名当事人,程瀚竟命志某也参加到该案的外围工作之中。

违法违规动用警力铲平不雅视频事件之后,程瀚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殊不知随着他的落马,这件“案中案”终于被揭开盖子。

是汉奸。所以只要没许整死,他就会出来。出来的时偷,你帮我向他致意。”

顾准还立下了遗嘱。他把自己的遗稿分为两部分,其中“有关希腊史部分交给吴敬琏同志”。这可以看成是一个思想家对另外一个思想家的衣钵相传。12 2

月 日,吴敬琏去医院陪顾准。到了晚上八九点钟,顾准的呼吸极其艰难,吴敬琏11一直坐在旁边,握着他的手。大概 点的样 子,吴敬琏已经有点迷迷糊糊,顾准突然醒了过来,他挣扎着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 “打开行军床休息。”这是顾准生前说的最后一句话。吴敬琏打开行军床躺下不久,就听到很响的动静,护士们乱作一团,医生在为顾准做心脏按摩,但顾准没再醒来。

几个小时后,吴敬琏和一位护士一起,亲手把顾准推进了阴冷的太平间。

【选自《吴敬琏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