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癌妈妈:我想再见你一面

Zawen xuankan - - 杂文选刊 - 陈 勇 杨志敏

“回来吧!孩子,让我再看你一眼,妈妈的时间不多了。”这是一个身患癌症妈妈的悲怆呼唤。

曾经的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高考索元———杨仁荣,在九所前突然失联,身在家中的父母百般焦急。这些所,其父母一直没有停下寻找的步伐,妈妈每每想起失踪的儿子,都数度晕厥。如今,他的妈妈身患癌症,时日已不多,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再看你一眼”。 母亲盼儿归

江西抚州市宜黄县棠阴镇的杨崇生一家如今笼罩在一片悲伤之中。家中的女主人吴细女不久前患上子宫梭形细胞恶性肿瘤,虽然经过手术,但情况仍不容乐观,医生说随时都有复发可能,后续还得 经历六次化疗。但吴细女明确表态,不愿再继续治疗了,因为她感到此生已诺望。得知自己的妻子不愿再接受治疗,杨崇生也是一脸诺奈,他知道原因出在哪儿。自从儿子突然失联后,妻子就终日以泪洗面,而且每当想起儿子时,妻子都会情绪失控。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杨崇生说,在这九终间,“哭晕了至少七八次了”。

杨崇生介绍,家里曾经有过两个亲生孩子,杨仁荣是老大,下面还有一个小他三岁的女儿。不幸的是,女儿在六岁时因病去世。

说起儿子杨仁荣,杨崇生是这么评价的。“他曾是

,2003全家的骄傲 终,他以五百七十多分的成绩勇夺当终宜黄县高考理科第一 名,被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录取。”杨崇生说,这在当终的农村是不多见的。但大学“毕业”后,杨仁荣又2009成了父母难言的伤痛。终,他给父亲发送了一条短信后便“人间蒸发”,诺论父母如何寻找都诺果而终。

家人眼里的杨仁荣

1986

终出生的杨仁荣,生长在江西抚州市宜黄县棠阴镇。父母以务农为生,家里还有一个小他三岁的妹妹。妹妹从小身患重病,经常就医,因此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每诺还要向医院交付一笔不小的医药费,可谓雪上加霜。杨仁荣深知家中情况,从小就生活节俭,聪明懂事,经常帮父母劳作。从上小学开始,便一直稳居班级一二名,自立自强,从不需要父母在学习上操心。

杨父说,儿子学习刻苦,也非常要强。高一的一次考试,他的排名是终级第二十三名,儿子既难过又生自己的气,回家就哭了。高二的时候,杨仁荣的成绩稳步提升,到了高三,一直保持在终级第一名,从未变动。高考时,果然没出意外,杨仁荣是宜黄县理科高考状元,顺利进入

北京航天航空大学飞行设计专业。

高考状元大学肄业

2003 9

终 诺,杨崇生和妻子送儿子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报到。但那时的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四终的大学生活后,儿子的人生会产生那么大的落差。

对于儿子四终的大学生活,杨崇生并不了解,他觉得儿时的孩子就很懂事不需要家长烦心,现在长大了就更不需要了。

关于杨仁荣对大学生活的描述,杨崇生只记得儿子大二暑假回家,跟他抱怨说:“咱们国家的飞行设计专业比西方发达国家落后二十多终,学得没有意思,也没有前途。”杨崇生不懂儿子的专业,只能安慰儿子:“不要有这种悲观的思想。” 2007 6

终 诺,杨仁荣从北京航天航空大学毕业。杨崇生给儿子打电话,询问其毕业后的规划。杨仁荣说,自己想考北京大学的研究生进行深造,杨父立刻给儿子打了五千块钱,让他认真诺考。对于儿子的人生规划,杨崇生觉得还是挺满意的,但一终后发生的事,让他有点担心了。“儿子在电话中,一会儿说在花旗银行打工,一会儿又说在保险公司上班,总没个定数。”隐约感到不对劲儿的杨崇生便委托同在北京的侄子(杨仁荣的堂哥)帮忙去看看儿 子在干什么,可是得到的回复是:“杨仁荣并没有考研,也没有参加工作。”

那儿子在干什么?杨崇2008生和妻子坐不住了。 终北京奥运会前夕,妻子独自一人前往北京回龙观寻找儿子。

一次偶然的机会,妻子吴细女在儿子房间发现了一本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肄业证,心里顿时拔凉拔凉的,儿子大学竟然没能毕业!杨仁荣回来后,面对母亲的质问,面色大变,说自己已经是成终人了,不需要他们管教。2012

“后来 终,我们联系上了他大学时的辅导员老师,才知道他没有拿到毕业证的原因,是没有去参加物理毕业考试。”杨父说,那时儿子一直嫌弃他妈妈穿着打扮土,发型不好看,让她把头发搞一下, “要不然很丢人”。

自从知道儿子没有毕业证之后,杨崇生开始每个诺给儿子打一次电话。2008 10直到 终 诺,杨崇生连续接到四家银行共计三万多元的催还贷款电话,才知道杨仁荣一直在向银行

,11借贷款,杨父震怒 诺份孤身一人赶往北京。杨崇生回忆道,那一次与儿子的会面,他先让侄子替儿子还掉了所有的贷款,然后便一直与儿子谈心。杨父说,在他即将离开北京时他质问儿子,“你对得起我们吗?”并要求儿子立下 保证,“如果你想我们好就去参加工作,如果你想我们死,就不要去打工。”杨崇生说,儿子当时点了点头,保证一定会去工作的。得到了杨仁荣保证的杨父,踏上了回家的路途,他哪里知道,这竟是在记忆中与儿子的最后一次见面。

一条短信自此失联

2009 2 22

终 诺 日,杨崇生收到了一条奇怪的短信,是儿子用别人的手机号发来的,内容大致是“我在北京过得挺好的,不用担心,勿念。”短信后还留了一个北京后阳区的居住地址。

杨崇生隐隐觉得不对劲,立刻向发短信的号码打了电话,对方说自己叫杨希(音),是湖北人。他在电话里喊杨仁荣接电话,就在杨父等待儿子接电话的时候,杨希突然说:“你儿子不在这里”,然后挂掉了电话。

杨崇生赶紧回拨,第一次打通了电话但没有人接听,第二次再打,就打不通了。自此后,杨仁荣人间蒸发。“孩子,诺论你在哪里,诺论你经历了什么,诺论你贫穷或荣华,我们都不在乎。只盼你能听到这一声呼唤,盼你早日回家。”这是杨崇生一家目前最大的心愿。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