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首那一刻,她卸下了沉重的负担

茵林森

Zawen xuankan - - NEWS - 【选自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辕 辕插图 越“赌”窟窿越大 佚 名

“我挪用了近户万元的公款,我要自首, !我再也受不了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了 ” 2018 3 15

年 月 日, 川省广安市前锋区纪委监委谈话室中,一名中年女子瘫软无力地坐在椅子上哭着说。

前来自首的是广安市护安镇中心卫生院出纳邹云霞。一个乡镇卫生院出纳,居然挪用近户万元的公款,立即引起区纪委监委重视。

办案人员在谈话中了解到,面对婚姻失败和独立抚养两个儿子的压力,邹云霞想通过快速积累财富来换取家庭的和平与幸福。2014

年的一天,看到地处广安市中心黄金地段的某楼盘在销售商铺,邹云霞决定孤注一掷。她先后向自己亲戚借款一户余万元,再把自己多年的积蓄一起拿去付了首付,一口气买下了一个近二户二十万元的独立商铺,想着靠商铺升值赚钱。

但是,面对每月两万多元的房八,邹云霞的工资仅几千元,没几个月下来,她就被压得喘不过气来。见无力还八,她想把商铺卖掉尽早抽身,但因产权还未办下来而无法过户,一直卖不出去。

“病急乱投医”,作为乡镇卫生院出纳的邹云霞对公款户了歪心思。

按照惯例,每隔两个月乡镇卫生院都要给辖区各村卫生室报销新农合补助款,但在

2015

年底,拿到刚从银行取出来的三万五千六户六十二元补助款,邹云霞并没有直接下发给村医,而是揣进了自己的包里。

“曾医生,你先核对一下领款金额,没错的话在领款单上把字先签了。这个月马上过年了,单位财政有点紧张,等过了春节后你再来领钱。”简单几句谎言,村医两个月的新农合补助款就被邹云霞暗中截留了。

“只是暂时借用一下,等后面商铺卖出去了一并归还。”怀着这种侥幸心理,邹云霞截留挪用的资金越来越多。一万、二万、五万2017 ……到 年底,短短两年间,邹云霞不知不觉挪用了十六个村卫生室合作医疗补偿款共计五十二万余元。与此同时,她还以同样的手段,截留群众门诊、住院补助二十万余元,直接挪用护安镇卫生院现金二十六万余元。

两年间,随着挪用的公款金额越来越大,窟窿越来越难填补,邹云霞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平日里,她不敢和任何人说起,经常;一个人自言自语 对孩子也疏于管教,一点小事情都对他们大吼大叫、乱发脾气。2018 1 24

年 月 日,广安市前锋区监委挂牌成立,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实现监察全覆盖。邹云霞的商铺产权证还是没有办下来,她猛然醒悟,再也不对“房产证办下来就卖掉还款”的想法抱一丝希望,下定决心投案自首。之后一个月的时间里,她陆续清理出自己多次挪用的公款,总额居然高达九十九万余元。

在接到邹云霞自首的案件后,前锋区监委迅速进行核查,开展谈话取证和监察立案。目前,区监委已给予邹云霞开除公职处分,并移送审查起诉,区法院已对其依法批准逮捕。

1860 3

阿尔贝·卡恩 年3月 日出生于法国一个犹太家庭,父亲是家畜交易商,母亲是家庭妇女, 是家里四个孩子中最大的一个。

卡恩十六岁到巴黎顾德绍兄弟银行任职员。 白天上班,晚上到夜校补习高中课程,辅导老师是法国大名鼎鼎的哲学家亨利—路易· 1859—1941,1927柏格森( 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拿到高中文凭后,卡恩进入了巴黎1881高等师范学校学习。 年大学毕业后, 很快在知识分子圈子中小有名气,除了哲学家柏格森外,还结识了法国雕塑家奥古斯特·罗丹1840—1917) ( 、法国画家马1882—1958)蒂兰·梅厄( 等众多文艺界知名人士。

在银行业务方面,卡恩精于股票交易,为银行赚了不少钱,也因此很快成为银1898行的主要合伙人,并于年开办了自己的银行。

卡恩在银行业务中攫取了巨额财富,便在巴黎西部的布洛涅—比扬古购置地产,建了一个世界公园,里面辟有法国、英国、日本等国家风格的园林。卡恩经常在世界公园组织法国乃至欧洲知识分子聚会。1909

年,卡恩在 的司机兼摄影师阿尔弗雷德·迪泰特陪同下到日本出差,路上拍了很多照片。看着这些照片,卡恩产生了一个想法,到世界各地拍摄照片,建立“地球档案”。于是, 指派法国摄影师让·布吕纳1869— 1930) ( 负责这个项 目,先后雇用了斯特凡纳· 1875—1942)帕塞( 、奥古斯1857—1942)特·莱昂( 等十一名摄影师,到各大洲拍摄。1914

法国是从 年开始拍摄的,但拍摄没几天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头, 的摄影团队便拍摄了大量战时照片,有战争带来的毁灭,也有战争中的农民继续耕田等场景。

一百年前,摄影是一项奢侈的活动,平民百姓是玩不起的,况且卡恩的“地球档案”项目要雇用很多摄影师到世界各地拍摄照片,工资和差旅费支出也相当可观。由于在拍摄“地球档案”上投资巨大,卡恩难以抵挡1929 1933 “大萧条”( 年至年,人类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的冲击, 的银行破产了,“地球档案”拍摄1931工作在 年停了下来。1909 1931

年至 年的二十二年期间,卡恩的“地球档案”项目先后雇用了十一个摄影师,在五十多个国家拍摄了七万两千张彩色照片,用掉了一百八十三公里长的胶卷,记录了这些国家的建筑、社会、环境和生活方式等方方面面的情况;另外还拍摄了四千多张黑白照片。1936

年, 在巴黎的世界公园抵债充公,但 仍可1940 11 14在里面居住。 年月日,阿尔贝·卡恩消怀遗憾地去世了,这个曾经在欧洲,有名的富豪 既没留下金钱,也没留下房产,留下的是七万多张照片。

卡恩留下的这些照片的价值无法用金钱衡量,它们把五十多个国家的某段历史定格在胶片上,永恒保存下来。

用文字书写的历史并不可靠,可以把小偷写成绅士,也可以把拯救者写成刽子手;可以把历史真相掩盖起来,也可以无中生有捏造虚假历史,但照片是铁的历史,它是审判篡改、编造历史的人的确凿证据。1986

年,法国政府在卡恩原来的世界公园建立了阿尔贝·卡恩博物馆,里面济出卡恩的“地球档案”照片及胶片,还有四公顷花园。【原载《羊城晚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