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会冰释情深义重:保姆胜过亲生女儿

Zhiyin - - 目录 -

就协助母亲照顾郑大爷。每天早晨,李霞将老爷子送到德康中心做理疗,同时完成自己在中心的本职工作;晚上再把老人带回家,洗衣、做饭,打扫卫生。

郑大爷在李霞母女俩的照顾下,终于过上了有人呵护和照顾的幸福晚年生活。如果说最初,郑大爷提出认李霞做干女儿,只是一时兴起,但是经过几年相处,真的成了亲人,产生了浓浓的亲情……

转眼就到了2011年4月,一天,郑大爷早晨起来时突然摔倒,李霞和女儿赶快拨打了120。

120将郑大爷送到抚顺市矿务局医院。医生诊断: “脑出血,有可能瘫痪。”李霞和女儿惊呆了,苦苦哀求医生“:求求你们一定要抢救过来,保证身体恢复正常,花多少钱都行!”做手术要求家属签字。李霞立即跟郑大爷的儿子、女儿联系,但姐弟俩都说工作忙,走不开,委托她代为签字。

做手术要钱,郑大爷的女儿郑萍说父亲手里有钱,可郑大爷当时处于昏迷状态,无法取钱。无奈,李霞东挪西借,凑了10万元交了手术保证金。

经过三天三夜的抢救,郑大爷终于脱离了危险。得知是李霞给自己筹钱做手术,感动得流下了泪水,他写了授权书,让李霞从银行取款,还给了别人。那段日子,李霞和女儿轮流24小时伺候着郑大爷。郑大爷大便出现干燥,堵在肛门上,像石头蛋一样,医生用开塞露也不管用,李霞急了,就戴上胶皮手套,一点一点往外抠。老人觉得很不好意思。李霞认真地告诉郑大爷“:您既然叫我干女儿,我就是您的女儿,女儿服侍父亲,应该的。何况,您这是病了,我也算半个医生,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话一出,郑大爷眼泪都流了出来……

没想到,有一天,郑大爷正在北京上大学的孙子小郑回来看望爷爷,见两个女人围着爷爷跑前跑后,分别叫爷爷“干爹”“、姥爷”,马上警惕起来“:你们是什么人?”李霞解释,自己和女儿是他爷爷雇的保姆。小郑却不相信“:我爷爷要雇保姆,也不可能雇两个, 500块钱怎么可能雇得起两个人?还有,你怎么会叫我爷爷‘干爹’的?我爷爷这么大岁数,你们骗他,他都不会明白……”李霞委屈地对小郑说“:你不相信我们,就自己去问你爷爷,看我们骗了他什么没有?你爷爷是在德康中老年中心做理疗,没人照顾他,才让我们来照顾他的。你爷爷要认我做干女儿,只要老人高兴,我也没什么意见。你既然怀疑我们,那好,你自己照顾你爷爷,我们走!”小郑却不让她们走,还打了110,让她们跟警察说清楚。110民警赶到后,经过了解,认为李霞说的全是事实,但小郑仍然拒绝李霞再照顾爷 爷。李霞母女见对方竟然报警,觉得受了奇耻大辱,不顾老人的苦苦挽留,离开了郑家……

离开郑家后,李霞一连几天吃不下饭,觉得气闷,住进了抚顺市博爱医院。医生诊断为肺气肿。郑丽觉得母亲就是被气病的,心里很是不平。

孰料半个月后,郑大爷在孙子的陪同下,来到了李霞的病房。原来,李霞母女俩走后,郑大爷非常不适应,而小郑在照顾他的这段时间里,累得要死,这才体会到李霞母女俩的不容易。郑大爷教训他说“:你父亲、你姑姑都在国外,我要死了都回不来,你在北京,我要有病,等你赶回来,我早就断气了,你这个不肖子孙,你这是作的什么孽,你快跟我去把你李姑姑请回来,不然,我饶不了你!”

其实,小郑这些天也跟爷爷的病友和邻居做了了解,大家都对李霞母女赞不绝口。尤其是得知母女俩还垫钱给爷爷做手术时,更加为自己的小肚鸡肠而感到羞愧。于是,爷爷出院的当天,他就扶着爷爷来请李霞、郑丽母女继续照顾爷爷。

李霞心中还是不痛快,就反问道“:你不怕我们母女俩骗你爷爷呀!”小郑听了这句话,立即道歉说“:李姑姑,我知道错了,请你和姐姐千万要原谅我啊!”李霞叹了一口气,说“:你是怕你爷爷责怪你,你自己内心对我们肯定还是有怀疑的,我们肯定不回去了!”小郑急忙表白,他绝对不会再误会她们了,希望她们继续照顾爷爷。

李霞还是心有余悸,就想用提高费用来拒绝郑大爷。想到这里,她就对小郑说“:看着老人可怜!又这样来求人,你小子不也说雇俩保姆500元不可能吗?你用我们俩行!你把保姆费从500元提高到2000元吧!不然,你们另找人!”

李霞想提高费用能吓着郑大爷。因为郑大爷每月退休工资才1800多元,根本付不起这笔费用。孰料,郑大爷一口答应了。原来,郑大爷每月有一份2000元的抗美援朝津贴,由民政部门按季度发放。因此,他有能力支付李霞母女的工资。

在这种情况下,李霞无法再拒绝,出院后带着女儿重新回到郑大爷家,继续照顾老人的起居。

郑大爷是德康中老年健康服务中心的会员,每天李霞就领郑大爷来中心做各种理疗。可随着年龄增长,郑大爷两腿走路十分吃力,李霞就给他买了一架轮椅。平常郑大爷要去哪里,她就推着他去哪里。

郑大爷想去外地旅游。于是,李霞母女俩就推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