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惧生命倒计时,梦想与女儿齐飞

Zhiyin - - 目录 -

入住前的阴郁气氛。隔壁床的哥们得了胰腺癌,前来看护他的老婆天天叹气。和我接触了两天后,她再也不叹气了,还买了整整两三斤的瓜子在那里磕,听我跟那哥们讲荤段子。

但是,果真如医生所料,几个疗程的化疗下来,我的病情基本没有好转,反而还添了不少化疗的副作用。我开始吃不下东西,癌痛袭来时,一次比一次疼痛的时间变长。我只得去寻找其它治疗方式。

皇天不负有心人,众里寻他搜百度……在茫茫网海中,居然让我找到了一个同病种的病友,并通过他的介绍加入了神经内分泌肿瘤的QQ群,一个有着400个相同癌症群友的QQ群!

找到组织后,好学的我与前辈们积极地展开科学文化交流与探讨,终于对神经内分泌肿瘤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原来神经内分泌肿瘤之所以是罕见奇葩癌,很大的一个原因是因为它非常容易被误诊为其他癌症。群里有个哥们就是先被误诊成痔疮,再被误诊成直肠癌,被抓去上了二十六次化疗,最后才会诊告诉他是神内癌……

而且这种癌虽然进展相对其它癌症速度慢,但是转移快,跑得远,且主流的化疗放疗对它基本无效。不过好在虽然主流方法无效,但可以通过靶向药物控制它生长,达到带瘤生存的目的。

说来也巧,我在群里了解到北京解放军307医院正在开展神经内分泌肿瘤的靶向药临床实验,只要入组了临床,药物和检查大部分免费!不过,有三分之一的几率吃到安慰剂。

要知道靶向药动不动可就是几万块一个月的,现在有六成概率可以免费吃到,这么大的馅饼从天上掉下来,人类肯定是阻止不了我去捡的了!

2015年的圣诞节前夕,我收拾行装,买好机票,直飞传说中的解放军307医院。人品爆发的是,我不但非常顺利地入组了临床,光荣地成为了第三期临床的第一只试药小白鼠,而且第一次复查就发现肿瘤已经停止进展了,吃的是真药不是安慰剂!

这段时间,公司还非常仗义地给了我长期病假。赋闲在家,病情可控,风平浪静,海阔天空。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每个月都得去北京一个星期复查,格格的意见于是就老大了。

有一天,我从北京复查回来,格格跟我说“:爸爸,昨天我在窗户看外面,没看到你回来,我就偷偷哭了。”

她的话,瞬间戳中了我的泪点啊有木有!我突然觉得自己应该为女儿做点什么了———

格格平常喜欢看动画,也总想身临其境化身动画里的人物。于是,我开始把女儿的照片通过画笔, PS进各种场景,让她化身成为各种人物形象。我想着,等到这些PS相片凑多了后,我就做成一本相册。到时候小伙伴来家里做客,女儿拿出来一显摆,那逼格,啧啧……这样的话,也许她长大后,会给面子原谅自己有个中途就告别的不靠谱的老爸吧。

其实,画画是我从小就喜欢做的事,我还开过淘宝店卖自己设计的图章,生意也不错,只是后来因为各种原因没有能坚持下来。现在,通过给女儿画画,我沉睡了十几年的绘画细菌又被唤醒了,于是我索性开始画漫画了,一方面作为自己的癌症记录,一方面可以给人们科普癌症知识,至于风格嘛,我除了逗比搞笑还真画不出别的风格……

嗯,鉴于我得的是神经内分泌癌,而且病友们都觉得我神经质,于是我给这部漫画取了个名字叫《丁神经与肿瘤君》。这些漫画相继贴到网上后,得到了很多网友的喜爱,也引起了腾讯漫画的注意,他们因此找到了我,签了独家连载的卖身契。我也正好拿此来贴补每个月昂贵的复查机票钱。目前暂时到了治疗的稳定期,但预后的效果难以估计。为此,除去治疗和癌痛的时间,我全部拿来画漫画和陪格格。

2016年的5月29日,恰逢家门口的超市六一活动打折,我给格格买了个玩具,告诉她是儿童节礼物。结果第二天醒来,格格一直缠着我问,爸爸,一年有多少个儿童节啊。

格格平常最喜欢玩角色表演,我往往是演坏蛋的那一个,例如抓走王子的恶龙这种。这时,表演公主的格格拿起权杖指着我说:恶龙,把王子交出来!我真是跪服了!唯其天生女汉子,才会每次都上演公主救王子的戏码吧?有时,格格惹了正在做饭的媳妇生气,她故意拿铲子追着假装要打她。女儿就跑到我怀里

乐观的丁一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