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是救命,女儿的善款我们可以捐

Zhiyin - - 目录 - □编辑/沈永新

6年前,湖北孝感的张建军夫妇产下“连体双胞胎”,社会各界为他们的女儿募捐了善款52万元。完成二期手术后,募捐款尚余21万,而距离第三期手术还有十年时间。漫长的十年里,21,21万巨款是一直存在慈善基金会,还是另作他用?张建军夫妇的选择是:捐出去!

而在不久前,网上曾热议一件事:11个月大的女 婴洁洁不幸身患重病,通过网络募捐筹得医疗费15万元,但最终女婴还是离世了。之后,洁洁的母亲却在朋友圈内晒起了出国旅游以及各种美食的照片……民间众筹和捐款也因此受到网友质疑。

张建军夫妇为什么要这么做?是炒作,还是真有此事?他们真的把钱捐出去了吗?

第一次好难!捐出的可是女儿的救命钱

2015年5月25日,湖北孝感“连体女婴”的妈妈杨伟接到一个电话,是武汉协和医院病患家属王明打来的,他哽咽着问“:大姐,您考虑好了吗?我儿子还在病床上等钱救命呢!”杨伟的心一阵剧痛,赶紧说: “我明天就带你去基金会办理申请事宜!”刚挂电话,丈夫张建军就咆哮着责怪妻子“:我们的女儿还需要钱做手术,你怎么能轻易就把钱捐给别人?”说着,张建军禁不住泪流满面!杨伟也哭了,因为她也知道,现在捐出去的每一分钱,将来都有可能是女儿生命的缺口……

1980年5月,张建军出生在孝感市云梦县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里。2007年8月,他和四川广安市岳池县坪滩镇杨伟结婚。2009年6月19日,杨伟在云梦县道桥医院产下一对“连体女婴”!

2009年7月,武汉协和医院专家组对“连体姐妹”进行了全面会诊,并决定做分离手术。这在国内还是首例,风险非常大,费用也很高,仅一期手术费用就要20万元!就在张

建军走投无路时,孝感市义工联、湖北省青少年基金会武汉青年火炬行动同学会及孝感市一些爱心企业为这对“玲珑姐妹”捐款。在短短数月时间,募捐款高达36万元。

2009年11月17日成功完成第一期分离手术。到2015年进行二期手术时,捐款总共已达到52万元。而第三期生殖道的成形手术,则要等到十七八岁进行……两期手术后,尚余的21万元由湖北省青少年基金会代为管理。这也是“玲珑姐妹”未来三期手术的保障。

张珑住院期间,在医院照顾女儿的杨伟认识了来自河南的王明。他8岁的儿子王原因天然气爆炸被烧成重伤。王明左腿截肢,家境贫寒,儿子欠费后医院停药了。听说杨伟夫妇筹得那么多捐款,而且还有21万元的存留,救子心切的王明找到杨伟“:妹妹,求你救救我家孩子吧,大恩大德我们王家人一辈子都会记得!”说着说着,这个只有一条腿的中原汉子真的就跪在了杨伟的面前。同是患者家属,命运如此不同!杨伟边搀扶王明边说“:兄弟,这事,这事……我要回去和老公商量一下,您看行吗?”

杨伟和丈夫说起此事,张建军表现得非常激动: “这怎么可能!如果都找我们要钱,我们的孩子怎么办?”张建军坚决不同意把钱捐出去。因为存在青少基金会的21万元,是两个女儿10年后,第三期手术的费用,是孩子们的“救命钱”!

杨伟执意要捐,张建军气急败坏地骂她“:那是女儿的救命钱!你是不是有病啊?”杨伟叹了口气,说: “我没病。我只是觉得,我们不能只享受社会关爱,而不管别人的哀求。我们还年轻,可以赚钱……”杨伟的话说得很明白,张建军却气得直跺脚。

原本平静的家庭,就因为一个陌生人,夫妻俩争得面红耳赤。那天晚上,张建军将被子一卷,搬到客厅去住。夜里,他却失眠了,特别是想到女儿刚出生那会儿,一家人陷入孤立无助绝境的酸楚。如果不是社会上好心人的捐助,他的一对女儿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人生际遇呢?天亮后,张建军红着眼圈对杨伟说: “就按你说的去做吧,救人要紧。”

按照规定,湖北省青少年基金会、武汉青年火炬行动同学会及社会爱心人士为张建军夫妇募捐的基金,委托湖北省青少年基金会代为管理。这笔捐款主要用于“玲珑姐妹”的手术费、药费、营养费等。张建军如果需要用钱的话,可以向武汉青年火炬行动同学会提出申请。夫妻俩找到武汉青年火炬行动同学会,把王原的遭遇告诉给负责人,并提出从他们的募捐 基金尚余的善款中,先捐出6万元给王原。同学会负责人非常感动,答应了他们的请求。

2015年6月29日,幸得6万元救命善款,王原顺利做了手术。王明拉着张建军夫妇的手,声泪俱下地说: “是你们救了我儿子,你们就是我们全家的恩人啊!”说着,王明从内衣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纸和一沓医院的报销票据“:这是我写的一份还款清单,里面有每个月的还款计划。”张建军接过单子,只见王明在还款清单的结尾特别注明“:一年之内务必把6万元现金还给张建军夫妇!”拿着沉甸甸的还款清单,张建军看了看杨伟,对自己当初的小家子气很是愧疚。

张建军知道王原烧伤的后续治疗缺口也很大,他善意地提醒王明“:你可以找媒体向社会求助,你腿脚不便,孩子这么小,又伤得这么重,你多放一点孩子烧伤后血肉模糊的照片在网上,肯定有很多爱心人士会捐款的。”王明听了摇摇头说“:娃是我生的,也是因为我一时疏忽才被烧伤的,他的病理应由我赚钱来治,这笔债,应该由我来还,我虽然只有一条腿,可装上假肢后,不比别人慢!而且孩子的外表现在已经狼狈不堪,我真的不忍心再把他的照片放在网上得到别人的同情,我心里不安生。”

回家的路上,张建军的脑海里在不断地回放王明的话,喃喃自语:别人能自己赚钱给娃治病,我为什么不能?当晚,失眠的张建军推了推睡在身边的妻子,没想到杨伟也没睡,他对妻子说“:老婆,你是对的!我们还有十年时间,我相信等到女儿做手术的时候,我们肯定能攒够手术费的。”

6万块钱成了一双女儿未来第三期手术的第一笔缺口。

虽然基金会承诺这笔钱他们会在以后的筹款中补回来,但这笔钱到他们账上不知道猴年马月。把希望寄托在别人手上不如拽在自己掌心。但当晚,张建军夫妇算了一笔账:按照他们现在的收入,不要说把这6万块钱填上,就是生存都成问题。

张建军毅然辞去大鹏船厂的工作,在孝感城区南卧路上开了一家不锈钢耗材加工店铺。一楼是店面,二楼是卧室和厨房。

张建军夫妇忙活了几天,一个温暖的居所就有了:他们用最便宜的墙纸将墙壁重弄了一遍,还买了一些绿色植物……张玲张珑姐妹的小床上他们铺上了新的被褥。当天晚上,杨伟认真做了一顿饭:有丈夫爱吃的茭白,女儿爱吃的木耳,她爱吃的西红柿炒

蛋……庆祝他们全新生活的开始。

仿佛看到了新的希望:张建军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开工,晚上直忙到十一二点才休息。一日三餐,都是蹲在低矮的餐桌旁,风卷残云般用10分钟解决。妻子劝他多休息一会儿,他都说耽误活儿。他要抓紧把女儿治病的6万元缺口挣出来;杨伟心疼丈夫,揽下照顾两个女儿的活。张玲的造瘘有时关不住,经常半夜大便拉一床。每次拉完后,如果不及时清洗肛门,造瘘口很容易感染。有时一晚上,她就要给女儿清洗、擦药十几次。张珑手术后还得吊着尿袋,还要及时更换。为了让丈夫休息好,杨伟从没叫醒丈夫,这些事都由她一人来做。她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稍有空闲,她还去隔壁的夜宵店洗盘子打零工……

为省开支,他们从没买过新衣服,衣服都是亲友送的。菜也是每天天黑前,杨伟去露天菜市场捡。鱼、蛋、肉更是想都不敢想。但两个孩子需要营养,他们就每月给孩子买一罐奶粉。他们把省下的每一分钱都存到女儿名下备用。

有时,夜深人静,夫妻俩躺在床上,开始盘算这月又存进银行多少,账户里有了多少,还差多长时间就能赚到6万块钱。他们要用自己的努力来填满这个缺口。这期间,两个女儿体质差,大小病不断,有时感冒会引起感染,需住院治疗。按常理,只要孩子住院,他们就可以向基金会申请医药费,张建军夫妇却再没向基金会张过一次口。

而就在夫妻俩勒紧裤腰带为女儿攒医药费时,湖北省青基会给张建军打电话了“:武汉协和医院有一位患者亟待骨髓移植,患者家属想和您商量下,能否把10万社会捐款暂给他救命。如果您愿意,青基会可从中协调。”张建军犹豫了。

前期划出去的6万元钱还没着落,又要划第二笔,这样下去,这笔款迟早会被划光,这可是女儿的救命钱呀,一旦自己在10年内挣不出这21万元钱,女儿的 手术将不保……

张建军迟疑着没有回复基金会,庆幸的是基金会也没再找他!而就在这段时间,张建军的母亲出门,在路上被一辆逆行的摩托车挂倒了,摩托车主肇事逃逸,母亲膝盖骨骨折,需要住院手术,而母亲心脏不好,这一惊吓,心脏病又复发,为给母亲治病,张建军夫妇用光了所有的积蓄,还差医院5000块钱。

张建军又找亲朋好友借钱!一个民营医院的朋友给他出主意“:你基金会账上不是还有钱吗?这笔钱不是可以报销你女儿三期手术前的所有医疗费用吗?不如我给你弄点假证明,你把那些钱先套出来,一部分先拿来给母亲治病,其余的放在自己账户上,也省得别人总是惦记。”张建军听了,有些犹豫,感觉朋友说的有道理,钱放在基金会账户上,总不如握在自己手里踏实。

可就在他想怎么和妻子说这事时,张建军从病友志愿者群中得到消息,那位骨髓移植患者,因资金不到位不能手术,最终离世!张建军脑袋“嗡”的一响。“如果当时咱答应先让他用,说不定那患者就不会走。这笔钱我们也暂时用不上,是我们害死了他。”妻子流下眼泪,张建军也是心如刀割。最后,夫妻俩商量,如果今后再有急需救命的人,他们就把女儿的手术费捐出去,反正女儿的手术还要等10年,这10年,他们可以努力去为女儿挣钱。

这件事,成了夫妻俩的心债,很长时间,夫妻俩陷入深深的愧疚和自责中不能自拔。

这时,张建军接到了一张从河南寄来的3000元汇款单和一封信,信上写了这样一段话“:叔叔您好,我是去年9月接受您捐款的王原。这是我父亲外出打工的一部分收入,他让我每个月还给你们,请你们继续去帮助那些急需治疗的病友们。2016年1月3日”

王原的信像一条鞭子,重重抽在夫妻俩身上。知恩图报,是人之常情,两个女儿能活到今天,还不是多亏了社会上的好心人,而他们又是怎么回报社会的?张建军再也沉不住气了,第二天一早,从孝感搭最早一班班车,找到基金会负责人“:好心人给孩子捐的那些钱,是善款,更是我们的心债。以后,有急需用钱的患者,都可以先用我们那笔钱。”基金会也为他们的选择感动,再次承诺“:如果那些钱真的捐出去,你的一对女儿再手术时,我们一定会尽力帮她们筹款。”

因为愧疚,张建军甚至主动到同济医院的肿瘤科、血液科、外科住院部打听重症患者的信息,他要捐款!一开始绝大多数人都把他当成了骗子和医托:现在哪里会有人主动把钱送上门呢?张建军只好每次

拿着自己所有的身份资料和女儿的受捐证明,不断向他们解释自己的来意。

2016年3月5日,基金会联系张建军夫妇,说有一22岁的白血病女孩急需换髓手术,手术费还差2.2万元,这次张建军毫不犹豫在捐赠书上签字。当天2.2万元打到对方账户。4月25日,张建军夫妻再次捐出第二笔爱心捐款1.5万元……

多难夫妇立誓:力争回捐社会50万

很快,张建军夫妇把女儿的救命钱捐给其他患者的消息传开了,很多好心人辗转找到张建军的住处,来看望两个孩子。

孩子到了上学的年龄。孝南区沿河小学破例收两个孩子入读,可因妹妹张珑当时造瘘尚未成功,整天挂着尿袋,为了避免感染,医生建议在家休养。爱心人士给张玲买来米奇的小书包和学习用品。学校还专门为张玲免除了一切学杂费和餐费等。

每天姐姐上学去了,张珑忍不住趴到窗口去看。姐姐扎着漂亮的小辫子,背着新的书包,她从来没见过姐姐这么漂亮!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也能有这一天!杨伟心疼地抚摸着女儿“:珑珑不去上学,也会跟姐姐学一样的知识。”为此,杨伟又给自己加了一项任务,每天大女儿放学回家,杨伟指导完她写作业,就拿大女儿的书,教小女儿读书认字。

张建军夫妇的故事也传到房东那里,他非常震惊。没想到这样的情况还捐钱给别人!他打量着张建军“。兄弟,真的是你?!”他拍着张建军的肩膀。张建军憨憨地点了点头“。有种!”房东立马决定每年一万元的房租降到4000元。因为张建军已经交了半年的房租5000元,他从口袋里面掏出1000元给张建军。调侃说: “兄弟,这个你得收下,否则把我人格弄得太低了!”

帮助他们的人越来越多:一天,张建军正蹲在地上焊接防盗窗,李三平推着三轮车过来焊大梁,手里还提着给孩子买的许多零食和小礼物。当年他曾劝张建军夫妇丢掉孩子,现在再站在张建军面前,显得异常尴尬。张建军像早已经忘了过去的事,他不但帮李三平焊接了大梁,还做了加固。李三平临走时,悄悄放下500元钱。

这些好心人的帮助,更坚定了张建军回报社会的决心。他的业务也越来越好了……亲戚朋友劝他去买两件像样的衣服,或改善一下伙食。张建军却坚持说“:女儿三期手术费一天挣不够,我就一天不能放松。”张建军在拼命给女儿挣手术费的同时,又不停把基金会为女儿筹集的善款捐出去。

2016年5月,重庆一名急需换肝手术的胆道闭锁婴儿,因手术费不够,辗转联系上张建军,希望他能想办法帮忙筹集一些善款。而那天,张建军和朋友一起接手的一项化工管道焊接工作完成,刚拿了13000元工资,他查阅了孩子的病历资料,并联系北京儿童医院,核实孩子确实在那里住院需要手术后,当即把自己手里的13000元转到对方的账户上。

有人听说张建军夫妇不但把基金会里给女儿治病的钱捐出去,还自己掏腰包往外捐钱,都说他们夫妻脑子出了问题。张建军夫妇却解释说,如果社会上没有那些“脑子出问题”的爱心人士,现在我们都不敢想女儿会是什么模样。就算再多的钱,也比不上每天看着两个女儿快快乐乐的样子幸福。

看着女儿一天天长大,有情有爱,还会帮助他们擦擦汗,递个工具……这让他们感到岁月中的光明和未来。夫妻俩越来越多体验到的不再是痛苦、焦虑,而是由衷的喜悦、骄傲和感激。

他们把每一笔钱都存了下来,又不断地把钱捐给了更需要帮助的人:到2016年8月,他们的基金会账户共支出10.5万元,加上他们以个人名义捐出的1.3万元,他们已经回捐社会11.8万元。

距离张玲张珑姐妹第三期手术还有十年的时间,张建军夫妻唯一的打算就是利用这十年的时间,拼命赚钱,存钱、捐钱。在接受本刊特约记者采访时,张建军夫妇告诉我们,社会无私给予他们50万善款,他们也希望在十年间,回捐社会50万!

虽然这50万对他们来说依然是一笔巨款,但这对善良的夫妇用行动诠释了一个亘古不变的人生哲理: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为了善的延续,善的传递,他们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回报着社会。

夫妇俩当年抱着分离手术成功后的女儿回家

玲珑姐妹手术前

长 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