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女友突然变身嫂子,谁在忧伤谁又在悔恨

——厦门一宗命案背后的“兄弟易妻”内幕警示

Zhiyin - - 目录 - [小编发言] □编辑/罗 婷

陆林的种种怀疑,很快就得到了证实。2012年5月初,陆锋竟然直接告诉父母和陆林,他与王紫涵准备在国庆节结婚,陆林感到十分屈辱。

据陆林归案后交代,结合陆锋在接受警方询问时的陈述,我们可以大致梳理出在陆林出国的那三个月中,陆锋和王紫涵发生情变的脉络……

王紫涵到陆锋公司上班后,两人有了更多的接触。陆锋很欣赏王紫涵,起初开车顺便接送她上下班,请她吃饭,许诺以后请她帮助自己管理公司。

王紫涵终于有了一个能施展的舞台。她对陆锋起初只是尊敬,但她心理慢慢起了变化。陆锋比她大一岁,有过婚姻,懂女人的心理,他们在一起时,她受到更多的呵护。再想着他的许诺,她不觉心动。

一次,陆锋请王紫涵吃饭,趁着醉意说“:你如果不是陆林的女朋友,我会不惜一切代价追求你。”王紫涵面红耳赤。从此,她跟陆林联系少了。

2011年国庆,单位组织聚会,王紫涵喝了不少酒,陆锋开车送她回住处,两人突破禁忌。事后,两人都觉得对不起陆林。但第二天,陆锋明确地给了王紫涵婚姻的承诺,王紫涵终于放心了……

所以陆林回国时,王紫涵以“姐弟恋”让她有压力为由,提出分手。陆林仍穷追不放,陆锋只好向父母和陆林摊牌,说明他们已经相爱,准备结婚。

陆锋很快与王紫涵结婚。哥哥抢走弟弟的未婚妻,这事曾引起轩然大波,无论陆林,还是陆锋和王紫涵都曾背负巨大的压力。女友突然变成了自己的嫂子,陆林既感到尴尬难堪,又觉得愤怒和屈辱。2012年8月,陆林向公司提出申请,调往公司设在北京的销售办事处工作,想尽快忘掉这一切。

此后一年多时间,陆林偶尔回到厦门,都尽量避开与哥哥和王紫涵见面。随着时间的流逝,陆林慢慢适应了王紫涵成为自己嫂子的现实。然而,王紫涵与陆锋的婚姻并没有像他们期望的那般幸福。

王紫涵怀孕6个多月后,她感觉胎动明显减弱,去医院做孕检,结果发现是“胎停育”,只好做引产手术。本就是高龄孕妇,现在自己的孩子又这样没了,王紫涵情绪十分低落。让她更受刺激的是陆锋与前妻有一个女儿,因为孩子的事,他与前妻常有来往,每次看到丈夫接到前妻的电话,就火急火燎出门,全然不顾她的感受,她就觉得自己是在与别人分享丈夫的爱。她抱怨,两人就发生争吵。就在这种磕磕绊绊中,王紫涵与陆锋的婚姻维持了一年。2013年11月初的一天半夜,陆锋接到前妻电话,说女儿高烧不退,已送到医院挂急诊,让他赶紧去,已经入睡的陆锋随即穿衣起床,连招呼都没跟王紫涵打,就匆匆开车出门了。

半夜三更,丈夫全然不顾她这个妻子的感受,被别的女人“随叫随走”,王紫涵怎么也接受不了这种生活状态。第二天上午,陆锋回来,王紫涵抱怨不断。陆

锋觉得自己是去照看生病的女儿,并没有做别的什么事,所以他非常生气,口不择言“:你当初要是生了孩子,我也会守在你和孩子身边。”当初孩子胎死腹中,本来就是王紫涵心中的痛,丈夫还要在自己的伤疤上撒盐,王紫涵伤心痛哭,要死要活。她不由得想到陆林,痛悔自己当初只看到表面,做了错误的选择。

接盘男友复仇:不要在我的世界里“来来去去”

陆锋有前妻和女儿,又带着抢走弟弟女友的道德“原罪”,王紫涵失去孩子,并恐惧再孕,所有这些压力和遗憾,最终压垮了他们的婚姻。不久,陆锋和王紫涵办了离婚手续,王紫涵还赌气辞职。陆锋把小区那套二房二厅的新房给了她。

刚离婚、离职那阵子,王紫涵心情特别糟糕,非常消沉。2013年12月24日,圣诞平安夜,陆林在北京竟突然接到她打来电话,她哽咽着说“:我真恨世上没有后悔药,要是当初和你在一起……”

在电话里,王紫涵满带伤感地向陆林倾诉着失落和痛苦的心情,称她求职十分不顺利,在她落魄的时候,才发觉自己找不到一个可以倾诉的人。想起他当初对自己的好,希望他不要记恨自己。

陆林心情十分复杂,毕竟时过境迁,王紫涵能放低身段向他倾诉,表达痛悔,陆林顿生恻隐之心,他又在电话里安抚起她来。此后,两人时而在QQ上聊天。当初,陆林真心爱过王紫涵,自从与王紫涵分手后,他特别伤心,寄情于工作。这一次,王紫涵主动联系他,又让他想起过去两人相爱的情形。他鼓励王紫涵振作起来,重新开始。

2014年1月,公司有意调陆林回厦门担任市场部经理,他当即把这一好消息告诉了王紫涵,她非常支持“:回来吧,我希望你能在身边鼓励我。”

王紫涵的“暗示”,又唤起了陆林埋藏心里温热的情感。虽然王紫涵是自己的前嫂子,但她又是自己的前女友,两人再次走在一起,也算重修旧好。从北京回厦门后,陆林便与王紫涵悄悄同居了。然而,陆林很快发现,王紫涵心里并没有真正放下哥哥陆锋。2014年3月初,一直没有找到工作的王紫涵,又在陆锋的邀约下,重新回去上班了。更让陆林无法容忍的是,王紫涵经常找借口,偷偷与陆锋约会,陆林对此一忍再忍。

但后来,陆林发现自己的容忍,唤不回王紫涵的心。3月底的一天晚10点,王紫涵突然接到一个电话,然后便称单位一个女教师喝醉,同事打电话让她去照顾一下。陆林知道她在撒谎,待王紫涵出门后,开车偷偷地跟踪她,发现王紫涵竟然随陆锋去了附近的 一家快捷酒店。因为陆林能准确说出王紫涵和陆锋的名字,他于是以朋友的名义,很轻易就从酒店总台服务员的口中,问到了他们入住的房号,然后他径直上楼,狂怒地敲开房门。

“王紫涵,你反反复复,真是太无耻了!”陆林看到王紫涵头发纷乱,衣衫不整,愤怒地责骂,甚至要冲上去打她几个耳光“。她是我前夫,你没权利约束我,你要接受不了就离开!”被这样堵在房内,王紫涵也不再否认,他们的争吵声惊动了酒店服务人员,陆林最终被保安人员劝离。

陆林又一次备感屈辱,深受打击,搬出了两人的住处。但再次受到伤害,他无法再像上一次分手时那样保持平静的心态,他有一种被愚弄的感觉,总觉得旁人都在看他笑话,他实在忍不下这口气,于是有了报复的念头:王紫涵,你无非有张漂亮的脸蛋,只要在你脸上划上几刀,就能让你生不如死!

陆林开始秘密实施自己的报复计划。案发后,据陆林交代:他从网上购买了假发,买了一套女性服装,又从五金店里买了一把水果刀,并几次踩点。

2014年6月14日下午5点多,陆林开车来到王紫涵所住的小区,将车停在离案发现场200米外的一处公厕旁,然后守在王紫涵回家的必经路口,当他远远看见王紫涵下班回来后,他马上到公厕内换上了女性服装,戴上假发,从后面一路跟着王紫涵。原本,他只想在王紫涵脸上划几刀,让她毁容,由于下手太重,结果造成王紫涵意外死亡。案发后,陆锋在接受警方询问时,痛悔做了对不起弟弟和王紫涵的事。据悉,因为违背了兄弟之情和人伦道德,在名声上受到重创,他的事业一落千丈,他只得孤独地离开厦门,到外地另起炉灶。

2015年3月,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决陆林死刑,缓期二年执行。陆林不服上诉。2016年2月,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维持原判的终审裁定,陆林将在监狱度过漫长的人生。

(除犯罪嫌疑人外,其他为化名)

对王紫涵被害,我们固然要谴责陆林的残忍,但必须指出:她穿梭于一对亲兄弟间,陷入这种特殊的三角恋,与基本的人伦和道德格格不入,十分危险!

这种反反复复的变化,也反映出很多当下年轻人的情感状态:心中没有伦理道德的红线,没有敬畏!不管不顾,合则聚,不合则散,不再企求天长地久、白首同心。正是由于这种道德观、爱情观的背离,容易造成情感的不确定,并引发意想不到的冲突和悲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