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最初的爱情:心灵感冒痊愈

Zhiyin - - 目录 - □编辑/曾庆香

李学超的父母开着刚买的拖拉机和一辆大汽车迎面相撞,李学超的父亲当场身亡,母亲被送到医院抢救了三天三夜最终也撒手人寰。

面对着一夜之间破碎的家,李学超发现自己一瞬间就长大了:爷爷奶奶都已经将近八十,家中还有一个刚上初中的弟弟。父母出事后李学超收拾行囊准备北上打工,在他走的前一天晚上,林萱从学校跑回来找他。她抽泣着伏在他的肩膀低低啜泣:“哥,你早点回来,我等你!”

那时候,李学超并不知道那是林萱对他一生一世的许诺。甚至在这之前,他一直把林萱当自己的妹妹,可当林萱伏在他的肩头抽泣,她柔柔的鬓角拂过他的脸庞,他的心没有来由悸动了一下,小时候那些糗事和互相进行的暴力迫害,反而变得温暖。他安慰林萱“:哭什么呢?你好好学习,

但这次企盼已久的团聚并没有带来久别重逢的喜悦。李学超到武汉后,刚开始在一个建筑工地贴墙砖,但林萱觉得太危险就坚持让他辞了工。武汉的机会不多,李学超也没有学历,后来应聘到武汉大学一个小区当了保安。而容貌出众的林萱被评为院花,走到哪里都有一群追求者。当林萱的追求者们得知林萱的男朋友只是一个保安时,经常在路上围堵李学超,说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不仅如此,林萱那些同学每次都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因为他们怎么也不明白,林萱为何对其他的追求者冷若冰霜,唯独对高中都没读完、又穷又挫的李学超情有独钟。

这样的次数多了,李学超悲哀地发现:自己和林萱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他们再也没有可能交集到一起。在又一次被围观嘲 为她背书包……

2000年3月4日,李学超永远记得这个日子,那是他亲手斩断和林萱的幸福,从武汉逃开的日子。他噙着泪水跳上了北上的火车,将和林萱有关的一切都埋在了记忆里。李学超换掉了手机号码,来到北京通州的工地继续打工。

来北京后的一个星期,他接到弟弟打来的电话,弟弟告诉李学超,林萱疯狂找遍了所有的亲朋好友,并哭着求他把李学超的电话告诉她,但想到哥哥的嘱托,他硬着心肠说没有哥哥的号码。听完弟弟的话,李学超忍不住哭了。随后,他收到了弟弟转发过来林萱的短信“:母亲生下我就离开人世,这是死别;你活着却要离开我,这是生离。感谢你,让我体会到了生离死别的双重滋味。”短信让李学超的心被击成了碎片。后来,李学超断断续续从同学们的口中得知林萱在大四的时候终于

接受了外语系富二代欧阳华的追求。欧阳华在一次聚会上见到林萱后穷追不舍,大学毕业那年在其父亲安排下两人前往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研究生。

得知林萱终于有了“幸福”的归宿,李学超也安心地开始打拼自己的事业。来北京后,李学超在建筑工地上干了一段时间的零工,就开始琢磨自己单干了。李学超在北京跟一位同乡学会了房屋加固的技能之后,2003年春节刚过,他就自己拉起了以前打工的兄弟们,专门承接房屋加固工程。李学超为人老实本分,价钱公道,工程质量又过硬,很快在业内积累了很高的声誉,生意越做越好。不多久,李学超就积累到了自己第一桶金。

在北京打工近十年,将弟弟供到了大学毕业,爷爷奶奶几年前相继去世,手里积累了差不多两百万左右的资金后,李学超漂泊也累了。2012年春天,再无负担的李学超回到了老家,斥资百万元在村子里承包了他和林萱经常撒欢玩乐的一片荒山。他请来施工队在荒山开辟平地,种上了成千上百棵果树苗。他又请人专门喂养了上万头猪和一大群鸡鸭,坚持用鸡鸭猪的粪便施肥,成立了有机果园。虽然请了工人,但每天早晨李学超都会亲自下地锄地,亲自为果树施肥,检查每一棵树苗的生长情况。小树苗在他的精心照顾下,长得欣欣向荣。

本来以为生活就会如此平静过下去,却在新年的关头收到这样的噩耗。林萱不是过得很幸福吗?她为什么会自杀?她现在究竟怎样了?心中有一万个焦灼和疑问,却在林萱大伯门口胆怯了,他甚至不敢推开这扇门去问个究竟……过了不知道多久,林萱的 大伯推门出来,看见坐在门槛外边的李学超,老人家生气地拿着扫帚往外赶李学超:当年要不是你个浑小子抛弃了侄女,侄女又怎会落得今天的惨状!李学超没有躲避,任扫帚结结实实在身上打了几十下。林萱的大伯打够了,他使劲捶着李学超老泪纵横“:那个王八蛋天天打萱萱,还在外面搞外遇,萱萱受不了这种刺激,疯了……”

原来,林萱过得一点都不幸福。当年李学超离开后,林萱负气答应了欧阳华的追求。欧阳华的父亲刚开始本来不同意儿子找林萱这样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农家女孩,可当他看到原本浪荡不羁的儿子在林萱身边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就改变了主意。一直想送儿子出国留学的他又担心儿子在国外没人管束学坏,就主动联系林萱,答应承担林萱在美国的一切开支,让她和儿子一起前往美国留学。因为想离开这片伤心地,考虑再三后林萱答应了。

2002年3月,林萱和欧阳华双双来到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研究生。可刚到美国后不久,欧阳华很快就另寻新欢,和当地的一个华人女学生在公寓偷情被林萱抓了个正着。不仅如此,欧阳华经常对林萱拳打脚踢。林萱开始想摆脱欧阳华,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学习上,在攻读完工商管理的硕士后,2005年林萱又考取了本校的博士研究生。欧阳华见林萱不肯回国,便也紧随其后申请攻读本校博士。

林萱来美国的时候拿到的是宾夕法尼亚大学全额奖学金,所以她根本没有用欧阳华一分钱。但不幸的是,2006年5月,林萱的父 亲在她攻读博士学位期间患上了肺气肿。走投无路的林萱只得接受欧阳华家的资助,陆陆续续给父亲花了三四十万后,林萱的父亲还是在2010年冬天撒手人寰。欧阳华酗酒,每次喝得醉醺醺回家,他就用烟头烫林萱的胸部,还不许林萱喊,否则会遭到更残暴的毒打。

直到林萱第一次自杀的消息传回国,林萱大伯才从林萱美国同学的电话中得知了详情。父亲的离世,加上欧阳华带来的伤害,终于让林萱的精神世界坍塌了。2012年4月,她被宾夕法尼亚州立医院诊断为躁郁症患者。林萱多次自杀,但都被发现抢救了过来。这一次,她是选择了最锋利的水果刀抹了自己的脖子,幸亏被同乡发现送往医院及时抢救才夺回一命。可怜林萱的伯父穷得甚至没有能力买一张机票去美国接回自己的侄女……

听着林萱大伯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讲述,李学超觉得自己的心似乎被什么揉来揉去。只一瞬间,李学超就决定要前往美国去接回林萱。他原本以为他的放手是给了林萱幸福,却不想将她推进了看不见的深渊里。李学超和林萱有个共同的同学梅芳定居在美国费城,听说林萱的情况后,她连夜驱车赶到了医院探望林萱。欧阳华已经一个星期没有露面了,打他的电话永远是忙音,都是几个同乡凑份子钱轮流照顾林萱的生活。好在林萱所在学校购买了医疗保险,住院的费用可以报销将近百分之九十。替她支付了剩余医疗费用后,梅芳留下来暂时照顾林萱。

得知李学超想带林萱回国时,梅芳前往林萱学校进行了咨询,校方告诉梅芳,鉴于林萱现在

精神状态出现问题,没有独立的行为能力,如果想带她回国,必须向校方提供和林萱存在亲缘关系的证明。李学超马不停蹄赶到了林萱大伯家,复印了林萱大伯的身份证、户口簿,又和林萱大伯赶到村居委会开具了和林萱的叔侄关系的亲属证明之后,李学超电脑打印了一份委托书,并让林萱大伯在委托书上按上了他的手印———这是李学超前往美国带回林萱的必备条件。

办好这一切,李学超又马不停蹄前往荆门市公安局办理了护照。二十天左右,护照终于办下来了。准备好签证需要的一切材料, 4月1日,李学超订了最早的航班飞到北京面签。办好了护照和签证,一个半月已经过去了。为了方便照顾林萱,梅芳在林萱外伤痊愈后就带着她暂时回到了自己费城的家中,有梅芳的照顾,李学超稍感安心。

4月10日下午三点,李学超终于坐上了前往美国的航班。辗转了将近两天两夜,李学超终于抵达美国费城梅芳的家中。林萱已经认不出李学超了,她蜷缩在梅芳家的床上,用惊恐的眼睛看着李学超,仿佛他是天外来客。李学超一步上前含泪将林萱搂在怀里:“萱萱,是哥,哥哥来带你回家。”在李学超的怀里,林萱莫名 安静了下来,战栗渐渐平息,她近乎贪婪闻着李学超身上的味道若有所思。

在梅芳的帮助下,李学超替林萱办了休学手续,并提交了校方需要的一切证明,在半个月后终于带着林萱离开了美国。在林萱要离开的那天,消失了许久的欧阳华终于出现在了学校,他睥睨着李学超,不怀好意地朝李学超笑“:原来你就是她那个忘不掉的穷鬼啊!”

李学超心中设想了一万遍,如果看到欧阳华,要将他踩在脚底下让他跪着给林萱道歉。可看到欧阳华时,他突然觉得这样的人渣不值得他出手,他甚至觉得连正眼瞧一眼他都多余。

林萱回来了,可她的精神状态时好时坏。他带着林萱来到武汉各大医院看病,医生的诊断和美国的诊断是一致的。几乎每个医院的医生都建议他把林萱送到专业的精神病院去做治疗,但当李学超带着林萱来到精神病医院时,他被医院森严的铜墙铁壁般的栏杆吓坏了。李学超带着林萱落荒而逃,他死也不肯把林萱送到那种不是人呆的地方去。

刚开始,林萱靠吃大把安眠药和镇静剂才能入睡,这种恶性循环让林萱的病情没有丝毫起色。林萱的眼神越来越黯淡,病情越来越严重。陷入混沌的时候,她会赤着脚拿着刀子追砍李学超。李学超就绕着农庄跑,让林萱追自己。等林萱的精力耗光了,他再抱着林萱回到家中。为了防止林 萱自杀,李学超收起了房间里任何有攻击性的器械,几乎是24小时跟随林萱,不让她有任何机会伤害自己。

李学超几乎跑遍了湖北省所有的精神病医院,现代医学对这种精神类疾病除了药物暂时控制,其实也没有给出更好的解决方案。

李学超找来大量的心理学专业的书籍,他了解到躁郁症是一种双极性的情感疾患,一个人的基因生化以及环境因子都在疾病的发作及预后上扮演了相当重要的角色,患上这种病后百分之七八十的病人会选择自杀。

在朋友的介绍下,李学超带着林萱来到东西湖一家心理疗养工作室,工作室的主人是一名张姓海归男博士,当他听说了林萱和李学超的故事后甚为感动。他告诉李学超,在国外专家们都会将精神疾病看作是一场心灵感冒,他建议李学超逐渐减少林萱的镇定药物,让李学超用更多的时间来陪伴林萱走过这段特殊的日子。

李学超听从了张博士的建议,除了每个月定时带着她去张博士的心理疗养室去做治疗,李学超寸步不离陪着林萱,逐渐停掉了林萱的药物。慢慢地,林萱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发自心底的快乐让她的精神世界重新开始变得丰盈。

林萱已经有接近一年的时间没有发作了,那种梦魇一般控制她的自杀念头也消失得无影无踪。现在的他们,每天素衣素食,在农庄过着最朴实的生活。于他们,经过这场浩劫,爱情又回到了最初的地方,这才是生活对他们最至高无上的馈赠!

李学超和林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