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菜鸟“,老司机”的套路你不懂

Zhiyin - - 目录 - [小编发言] □编辑/钱 艳

2015年1月18日,广州市番禺区一家宾馆大堂内,发生恶性斗殴事件,宾馆经理孙仁贵,被人围攻捅伤后不幸身亡。而这起恶性案件的起因,竟是作为前男友的孙仁贵,在分手后执意为前女友李俊丽把关爱情,当她的真爱降临,孙仁贵究竟做了怎样的选择,直至将自己推进了死亡深渊?

2011年9月30日晚9点,仍在加班的李俊丽接到男友陈铮的电话“:小丽,我们分手吧。”被工作压得喘不过气的李俊丽,蒙了!她哭着质问陈铮“:为什么?暑假不是还好好的吗?”陈铮叹气道“:系主任的女儿主动追我,能帮我留校,异地恋太苦,我俩很难有结果的……”

1990年李俊丽出生于湖南吉首,父母是小镇工人,家境普通。她大专毕业,应聘到广州一大型楼宇物业管理公司,想努力站住脚,等男友研究生毕业来广州一起打拼。李俊丽没有工作经验,常因为小失误,被经理骂得狗血淋头,同事没一个人指导她。作为职场新人,她如临深渊,对所有人赔着笑脸,只为顺利通过试用期。而男友的分手,又给了她沉重一击。

国庆后,李俊丽被调换到业务部,常被夹在公司和商户之间,里外受气。

一次,她被客户骂得狗血淋头,又被公司经理斥责办事不力,她躲进安全通道里痛哭,偶遇在这儿抽烟的祥容商务宾馆副总经理孙仁贵,两人曾打过交道。

孙仁贵给她递纸巾,笑着问她“:小姑娘,被人欺负了?”

李俊丽讲述了自己的遭遇,他安慰道“:工作受委屈在所难免,要积极找到解决方法。自己的问题要纠正,但不要因为别人的错误自怨自艾,那受委屈就没意义了!”

倾诉过后李俊丽轻松许多,孙仁贵给了她电话号码,说“:你今后再遇到麻烦,欢迎再找我诉苦!”

不久,有同事发现已婚经理与另一实习生有暧昧,鼓动李俊丽参加联名投诉。孙仁贵劝李俊丽不要掺和,并分析利弊。最后参与此事的实习生都被开除,李俊丽幸运转正了。她请孙仁贵吃饭,感谢他的安慰和指点。

当晚,李俊丽才知道,孙仁贵比她大15岁,早年从江西到广州,吃了不少苦才有今天。两人聊得很投机,此后他们常外出吃饭、游玩,关系越走越近。

2012年情人节,有人给李俊丽送花表白,被她拒绝。得知此事孙仁贵约她吃饭表明心迹“:我担心咱俩的年龄差异,但别人给你送花,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你能接受我吗?”李俊丽羞涩地点头。

不久,她搬入孙仁贵的单身公寓同居。恋爱后,她沉浸在幸福中。为免除不必要的麻烦,他们向单位隐瞒了两人的关系。

孙仁贵每周都要值夜班,李俊丽学着煲靓汤给他喝,还包揽了全部家务。孙仁贵对她也很宠溺,逢年过节、纪念日从来不忘记买礼物;自驾带她去旅游;李俊丽过节回家,他会买好各种礼物,让她带回家去孝

敬父母和祖辈。

2013年国庆节,李俊丽回老家探亲时,告诉父母自己已恋爱,男友年纪稍大,她父母说“:年龄不是问题,对你好就行。”

回广州后,李俊丽告诉孙仁贵“:我俩的事我爸妈不反对,过年你跟我回家见见他们!”孙仁贵一口拒绝“:这么快?操之过急了!”李俊丽说“:在老家,我这年纪谈对象、结婚很正常!”孙仁贵不置可否。

大叔已婚!分手还做朋友还为你分忧

临近春节,李俊丽不断催孙仁贵跟她回家过年。被逼急了,孙仁贵说“:咱们分手吧!我其实早就结婚生子了,妻子带着儿女移民国外,不回来了。”他拿出结婚证和全家合影作证。面对李俊丽,他很愧疚“:我是真喜欢你,可我不能跟你结婚……”

李俊丽这才明白,孙仁贵每年暑假都被酒店外派学习,是在撒谎,他是去陪伴儿女的。面对李俊丽哭着骂他欺骗感情,他不争辩、不反驳,只说是真的爱她,但对家庭他也有无法推卸的责任。

事实上,孙仁贵早年从老家到广东打拼不久,就与妻子汪惠结婚成家。作为上门女婿,孙仁贵不愿活在岳父权威下,长期离家在外工作。尽管妻子儿女不在身边,他的生活一点不寂寞。

伤心的李俊丽坚决离开了孙仁贵的公寓,几天后,她租好房,孙仁贵主动帮她搬家安顿好。临别,孙仁贵黯然道“:我妻子照顾子女不易,我不能离婚。我也不能再耽误你!”他提出给李俊丽些经济补偿,可她不要钱,认为曾经爱过就够,好聚好散。

孙仁贵语重心长地说“:小丽,我希望你今后能找个好男人嫁了。虽然我们分手了,但以后你有需要我义不容辞,你再找男朋友也告诉我,我要帮你把把关。”

恢复单身后,李俊丽很痛苦,她索性辞职,跳槽到房地产公司工作。2014年4月,她所在的公司承办一场社区相亲会。她和一些单身同事,被热心的社区杨阿姨推荐给了参加相亲的有为青年。本是应付了事,可杨阿姨将各种“绩优股”男士的资料交给她时,她有些心动。当天活动结束,她与同事苗蕾被两位从事建筑设计的小伙邀请共进晚餐,李俊丽顺手发了朋友圈: “很久没有如此开心的夜游了。”孙仁贵秒回“:在哪玩?”李俊丽没回复。第二天,他打电话称跟李俊丽所在公司的经理很熟,让对方多关照她。他又问“:你们经理说你昨天去相亲了?有中意的人吗?”李俊丽简单 聊了下相亲的情况,说除了一起吃饭的陈凯生,还有一位开贸易公司的彭程,加了她的微信。

孙仁贵问了两人的年龄、身高、工作等情况。李俊丽没在意,可几天后孙仁贵竟然详细查到了陈凯生和彭程的情况:陈凯生学历好,单位有央企背景,但出身农家,生活负担重;彭程有固定女朋友,来参加相亲就是猎艳。他经营的贸易公司,就是个皮包企业赚不到钱。

李俊丽无语了!可想到孙仁贵也是一片好心,而他提供的“情报”也很有用,她没多言,也不再与这两人继续联系。这之后,社区热心的杨阿姨“盯”上了李俊丽,执意要动用全部的关系,非要给她找个合适的对象。

盛情难却,李俊丽在她的安排下,相了好几次亲。眼看着年轻的“前女友”忙着找对象,孙仁贵心里颇不是滋味,他每天盯着她朋友圈,第一时间点赞,时不时就通过李俊丽的经理,拐弯抹角地打听她近期的情况。

分手成真:前男友拙劣演出喋血午夜

半年间,李俊丽见了不少相亲对象,不乏年轻帅气的大学毕业生,但他们缺乏经济基础,处世稚嫩。经历过两次失败恋情的李俊丽,与他们相处,找不到安全感。其中也有年纪稍大有经济基础的男士,但各有短板。有样貌不尽如人意的,三十多岁就秃顶了;也有见面没聊几句,就要她结婚辞职在家生儿子的;还有初次见面就动手动脚,为人轻浮想占便宜的,李俊丽一个也没有相中。孙仁贵常旁敲侧击地打探相亲情况,李俊丽也偶尔向他吐槽遇到的极品,他发现李俊丽根本没动心,便相安无事。

2014年11月,李俊丽在公司的会务接待中,认识了做土建的梁冠恒,对方高大阳刚,颇有几分江湖气息。为审核资质,李俊丽跟着梁冠恒到承建的工地实地考察,由于尚未完工,有许多危险的坡坎和未修缮的坑道,其间梁冠恒时刻提醒她注意,遇到难走的地方,也主动伸手将她拉过去。他满身霸道的男子气息,不禁让她的心怦怦跳得厉害,生出些异样的感觉。

经过月余朝夕相处,梁冠恒逐渐感受到了李俊丽对他的好感,两人在一次聚会后趁着几分酒意发生了关系,此后便迅速同居在了一起。不久,李俊丽向苗蕾透露了与梁冠恒同居的消息。很快,整个公司都知道她已名花有主。

这时,孙仁贵也得知前女友找到新欢闪电同居,他再也无法淡定。案发后,据警方调查得知,孙仁贵是

通过李俊丽的经理问到梁冠恒的情况。此后,他辗转托人到梁冠恒位于珠海的老家,打探他的底细。

梁冠恒出生于1983年,读书不多,多年来卖过电动车、开过物流公司,为抢生意还跟人动手,进过派出所。直到24岁结婚之后,跟岳父一起做了建筑生意,经济才好转。后来夫妻俩离婚闹得满城风雨,他还跟许多行当的闲杂人等有交往,社会关系较复杂……

孙仁贵立即约李俊丽见面,将打听到的情况如实相告,并劝她“:这样的人根本配不上你,也给不了你幸福。”他还晓以利害劝她与梁冠恒分手。

沉浸在热恋中的李俊丽,不仅听不进孙仁贵的“好心建议”,而且对他的行为非常不齿,她反唇相讥道“:我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比起你的欺骗,梁冠恒至少为人堂堂正正。而且是单身。”曾经听话的“小女友”如今竟会忤逆他的一片好心,孙仁贵恼羞成怒,不断打电话、发微信给她。先劝她不要误入歧途,不要跟那样的人渣在一起。李俊丽全不为所动后,他又提出要与梁冠恒当面谈谈,要劝他主动退出!

李俊丽被他疯狂的举动惊呆了,说“:你疯了吗?想都不要想。”为了避免继续被骚扰,她索性将孙仁贵拖入了黑名单。

面对李俊丽坚定的态度,孙仁贵不死心。他又另辟蹊径,找到李俊丽的经理软磨硬泡拿到了梁冠恒的联系方式。发短信给他称“:我是小丽的前男友,也是她的第一个男人,我们感情很好,希望你不要第三者插足。”

当天,在工地上忙碌的梁冠恒迟迟没有回复,孙仁贵按捺不住内心的烦躁,干脆直接打通电话,张口便骂他“:你算哪根葱?一个包工头还敢跟我抢女朋友,我一个电话就让你没生意做!”待梁冠恒弄清楚他是谁后,两人在电话里针锋相对闹得不可开交。

2015年1月7日,李俊丽知道此事后,又羞又恼,专程约孙仁贵出来说个明白“:我们俩早就是过去式了,希望你今后不要骚扰我的生活。”他却避重就轻地说: “那个人根本配不上你,我都是为你好!跟着他你不会有好日子的。”

至此,李俊丽终于看清了孙仁贵的真面目,她悲愤道“:你真是虚伪透了,当初欺骗我的感情,后来主动提分手也是怕我逼婚,现在又想长期掌控我。如果我答应不管将来嫁给谁,都继续给你当情人,你还会这样阻止我恋爱吗?”孙仁贵又狡辩称对她是真心不舍,未来一定会想办法对她负责。

然而李俊丽早已铁了心,绝对不让孙仁贵再染指自己未来一分一毫。最终,软硬兼施的孙仁贵恼羞 成怒地说“:男人表面大度,内心都会嫉妒。我得不到,你们也别想好过。他会在他抱着你时,就想起你曾经是别人的情人!”

他无休止的纠缠让李俊丽烦不胜烦。当晚,她便向梁冠恒表明心迹:绝对不会与孙仁贵再有半分瓜葛,希望不要因此影响两人的关系。接下来一周,孙仁贵更换了其他号码,屡次发短信、打电话辱骂梁冠恒,还威胁他要搅黄他的工程。

1月16日,被孙仁贵骚扰得激愤无比的梁冠恒,联络了社会青年吴斌等人,请他们壮胆,陪他去会会这个孙仁贵。

17日晚,吴斌带了几个兄弟,与梁冠恒会合,酒足饭饱后,几人分乘两辆轿车前往番禺区兴业大道上的孙仁贵工作的宾馆。到达时已是午夜时分,情敌相见分外眼红,孙仁贵与梁冠恒争执不下,发生了激烈的冲突。在外观望的吴斌等人,发现形势不妙,便冲进大堂围攻孙仁贵,乱局之中孙仁贵被捅伤。梁冠恒等人则趁乱逃离了现场。孙仁贵被送往医院后,因失血过多不治而亡。

十天后,逃亡至广东清远的梁冠恒被警方抓捕归案,其余涉案者吴斌等五人,在接下来的三个月内,陆续被警方从各地缉拿归案。

血案发生后,李俊丽悔痛交加,如果当初能够以更加果断的方式,对待前男友对她的情感干涉,哪怕是使用法律手段,撕破颜面的决裂也好过如今。事发后,她只能辞去工作,回到家乡逃避一切。

2015年11月,广州市中院一审判处梁冠恒无期徒刑,吴斌有期徒刑15年。宣判后,梁冠恒不服判决,并以并非主要实施犯罪行为者为由,向广东省高院提起上诉,2016年5月,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原判。

(本文中罪犯为实名,其余为化名)

分手后的情侣,是否该为前任接下来的情感把关呢?答案绝对是:不应该。前任本来就是个敏感词!情侣一旦分手,和其他关系不一样,最好还原成绝对独立的个体。本文中的主人公孙仁贵,正是抱着分手又不愿放手的念头,不怀好意地为前女友感情把关,才导致了最终的悲剧发生。当然,在现实生活中,也有不少前任的确是出于好心给出恋爱建议。但无论站在怎样的立场,因为这个关系的特殊性,都应该切忌对前任的未来感情指手画脚,甚至夹藏私心,指望旧情复燃,以免造成不必要的误会。

●罗 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