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慈善走火入魔,流产的拍卖毁掉亲情

Zhiyin - - 目录 -

起,早日帮自己分担管理企业的重担。但方光磊却对此丝毫不感兴趣,只顾每天与小区的闲人一起打纸牌。在2006年12月,她向方光磊提出了离婚,10岁的女儿归自己抚养。就在陈婷离婚后不久,她的父亲与母亲黄秦梅也要离婚。陈婷苦苦相劝,可两位老人执意要离,陈婷给弟弟打过电话,让他回来劝劝父母,可陈翔却告诉她,他每天工作都很忙碌,山里交通也很不方便,根本无法离开……就这样,尽管陈婷竭尽全力,仍然没能挽回父母的婚姻。

父母离婚后,母亲黄秦梅跟随陈婷一起生活。她听到,女儿总在抱怨儿子陈翔:自家的事情一团糟,还有心思做什么破公益!

2008年初,陈翔终于结束支教,回到深圳。此时,陈婷已经与一个名叫李鸿开的男子再婚。也许是经历了父母的离异,陈婷越发觉得只有亲情是最珍贵的。弟弟回家后,她经过反复考虑,决定将公司的一部分股份转让给弟弟陈翔,虽然弟弟在生意上表现得不是那么能干,但她相信经过调教,再加上股权纷争激烈,陈翔或许会对公司的事情更上心一些。

陈翔很开心,因为这一年的支教,让他有个深刻的体会:做公益看起来只需要付出爱心和善良,但要真正把公益做好,还需资金支撑。他忘不了大山深处那些摇摇欲坠的危房,也忘不了志愿者们掏尽身上所有的钱,也凑不够为学校添置一台投影机……因此他不仅对姐姐表达了感激之情,还承诺一定会好好学习管理公司的才能,早日替姐姐分忧!

弟弟的懂事让陈婷终于放下心来,而且陈翔果然像换了个人,用心学习起企业管理。他不仅买了许多管理方面的书,还为公司设计了一套公司组织架构图,让陈婷啧啧赞叹。在姐弟俩的共同努力下,公司接连拿到了好几笔订单,陈婷欣喜不已。

随着陈翔在公司话语权的加重,对外也被人“陈总,陈总”地叫着,他在爱心上的投入也要和自己身份匹配上,因此每次捐款的数目也越来越大。陈婷给弟弟开出了20万的年薪,年底完成任务后还有20%的红利,但陈翔没有留多少钱在手上,经常还没焐热就打入了各个爱心账户。

陈婷得知后,就推心置腹地与弟弟谈心。她语重心长地说“:姐十几岁就踏入社会打拼,早就尝尽世态炎凉,我坚信这个社会除了钱和血缘是真的,其他一切都是假的!你有爱心,我很欣赏,可是也要有个度啊。”姐姐的话,让陈翔目瞪口呆。他不敢相信,一直被 他视为精神偶像的姐姐,竟然这么“世俗”!他认真地说“:姐,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当初要不是那些好心人帮助,我怎么能走到今天?我的例子不就充分说明了,这个社会上,精神比物质更重要,总有一些东西是值得人们去信赖和付出的……”他还劝说陈婷,把更多的利润拿出来投资公益事业,既是积德行善,也可以为企业树立正面形象。陈婷再也忍不住了“:你姐姐我赚的每一分钱都是血汗钱,我凭什么捐给别人?我看你是有病吧!”姐弟俩的谈话不欢而散。

一天,陈婷发现公司的账目有些不对,她让财务查账后得知,有好多笔款项都是由陈翔签字划走。当她询问弟弟时,陈翔说钱都捐给那些有需要的人了,还说“:你不愿行善,我只好帮你行善积德!你以后生活会更幸福的。”陈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她愤怒痛批陈翔“:我都靠自己双手打拼,能养活手下的员工就是积德!我现在生活幸福着呢,哪里要你做这些无聊的事。”陈翔却反唇相讥“:你还跟我谈幸福?你是有钱,为什么到现在还是一个人?”陈翔的话把陈婷气得发抖。彼时,她刚刚与第二任老公离婚。原因是她把弟弟“空降”到公司,李鸿开觉得自己既不受尊重,也不被信任,愤而提出了离婚。经历了两次离婚的陈婷,最怕别人提到此事,弟弟的话恰恰刺到了她的痛处,姐弟俩之间又一次爆发了激烈的争吵。

尽管与姐姐意见不合,陈翔却丝毫没有顾忌。见此陈婷也采取了行动:她收回了陈翔的财务支配权,规定公司每一笔支出,哪怕是一本信笺纸,也要经过自己亲笔批示,方能支取。姐姐的“无情”加上“专制”,让陈翔十分郁闷。他多次当着公司员工的面说她“铁石心肠”。陈婷于是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我弟弟一直在单纯的环境里长大,对很多事情都太理想化了。等他经历过一些挫折,他就会明白我的‘现实’是对的,他的理想一钱不值!”

2012年8月14日,陈翔参加了由深圳民营企业家筹办的“情系西部留守儿童”慈善拍卖会。那天到场的不仅有一些知名的企业家,还邀请了一些文化名人和演艺明星。来自西部贫困地区的孩子们展示了他们稚嫩的画作和歌舞表演,看到拍摄的短片里,那些破烂不堪的校舍和孩子们眼中对知识的渴求,在场的许多企业家都泪流满面。陈翔也被邀请上台发表自己支教的感受,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到了义拍环节时,主持人请出名人现场作画,举槌开始,叫价声此起彼伏,许多人把关注的目光投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