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总家事升级出端倪,隐藏秘密浮出水面?

Zhiyin - - 目录 -

骂了起来“:青天白日,你他妈的居然敢天价宰客!”两人越吵越凶,谁也不肯让步,司机居然喊来了几个人,围着孙铁山动起了手。孙铁山被暴打,高俊当然不能坐视不管,情急之下,他操起钥匙环上的一把简易小刀,冲对方一个人的脖子扎了上去,将其扎成重伤。黑车司机的伙伴当即报警,高俊被鹤壁警方逮捕归案。

口舌之争,连累了兄弟,孙铁山追悔莫及。事后,他曾多次对高俊承诺,他会多多赔偿伤者,避免让高俊承担刑事处罚。然而,事与愿违,对方不依不饶,最终,高俊获刑三年。因为一时冲动获罪入狱,人生从此有了污点,高俊把肠子都悔青了,情绪也沮丧到了极点。关键时候,是妻子已有身孕的消息让他重新振作了起来。更让高俊欣慰的是,孙铁山也在多方补偿他。他不但雇了专人照顾李梅和高俊的老母亲,还在公司宣布,高俊服刑期间,工资奖金一样也不少。

孙铁山的厚待,惹来公司同事不少异议。通过李梅,刘玉兰知晓了这一切。她把孙铁山喊到家里,真切地说“:铁子,高俊出事不能全怪你,你自责内疚我都看在眼里,但不能没原则,更不能让我们家高俊不做事虚开工资。如果你瞧得起高俊,等他出来好好栽培他。你是做大事的人,别意气用事。”其时,孙铁山的决定,已有不少股东反对。刘玉兰的一番话,让他释然。他感激地握住老人的手“:俊哥为了我才伤人,您能这样说,更让我无地自容啊!”

孙铁山顺从民意,改变了决定。不久,公司一个老副总退休,李梅被提拔为副总,主管财务。李梅堪称元老,业务兢兢业业,提拔在情理之中。然而,还是有不少人认为,她已经怀孕,这个时候得以提拔,多半是出于孙铁山对高俊的补偿。孙铁山耳闻后,在公开场合声称“:提拔李梅,符合规程,我问心无愧,随便别人怎么说。”非议声才渐渐平息了。

李梅做了副总后,收益翻倍,加上孙铁山关照,她和婆婆的生活无忧了。随着李梅产期临近,孙铁山拉着妻子一起关爱她,他让妻子买好孕妇能用的化妆品,衣服,给李梅送去。各种孕妇、婴儿用品,也让妻子提前准备好。李梅和张琳原本关系就不错,加上孙铁山一直在跟妻子念叨“:要不是高妈妈一家人通情达理,我这一辈子的良心债怎么还得清啊!”

张琳和孙铁山结婚比高俊早好几年,但婚后,她一直没能受孕。两人这几年不知道看了多少医生,始终未能如愿。她对李梅也非常上心,事无巨细,十分关爱。在孙铁山夫妇和婆婆的关照下,2009年11月初,李 梅早产生下了儿子盼盼。孙铁山给李梅请了月嫂,周到妥帖,还第一时间把这个喜讯告诉了高俊。狱中的高俊得知后,一再对妻子表态:孙铁山重情重义,他一定好好改造,争取早日归来。

果然,通过努力,2012年3月,高俊出狱了。此时,盼盼已会说话了。一看到爸爸,他就张着小手要高俊抱,一个劲地摸爸爸的脸。高俊热泪盈眶,李梅也在一旁流着泪教孩子“:喊爸爸,这是爸爸!”盼盼喃喃地喊了起来“:爸爸!”亲情的冲击,让高俊一洗颓废。他回到了工作岗位,非常拼命,半年就完成了全年销售任务,收入风生水起。高俊还结合同行公司的结构,建议孙铁山改革公司的销售模式,让公司的业绩得到了大幅提高,他也被提拔为了销售经理。

尽管高俊事业上有了如此起色,却依旧没有消除孙铁山的愧疚。2013年年底,他不顾他人反对,打算将自己名下的股份,赠予高俊一定份额。孙铁山的决定,引起了公司不少股东的反对。公司股东都是在成立之初,由孙铁山的岳父等原始投资者组成,孙铁山的股份是岳父移交而来。不少股东语重心长地跟孙铁山说“:我们公司有固定的奖励机制,不能破例。你欠高俊的人情,可以用其他方式补偿,不能拿公司规定开玩笑。”岳父也出面跟他谈,要他公私分明。孙铁山开诚布公地跟岳父谈了一次“:制度是人定的,有不足之处,就要修改。高俊业绩突出,又推动了革新,我不认为给他股份有什么不妥。我还要以此为始,以后凡有做出突出贡献者,都给予股份奖励。”

见女婿并非儿戏,而是出于对公司的长远打算,孙铁山的岳父没有再干涉。作为老总,孙铁山态度坚决,又把事做在明处,还出台了新的股份奖励制度,加上这次他让出的又是他自己名下的股份,公司股东都被说服了,其他人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高俊感激在心。出狱后,他得到老总力挺,稳扎稳打,短短几年,就成为了行业销售翘楚,颇有因祸得福的势头。2015年初,凭借出色成绩,他被提拔为销售副总,和妻子一样跨入了公司高管行列。3个人组成了公司铁三角,公司迅速壮大。2015年底,孙铁山对中层以上人员,都给予股份奖励,高俊两口子成为了除原始股东外,持股最多的员工。

一切都是欣欣向荣的模样。然而,就在这时,孙铁山日渐升级的家事,却让事情开始起了变化。

原来,孙铁山夫妇婚后,因为要孩子久治无果,孙铁山忙事业显得淡定,张琳要孩子的心却越来越急切,情绪也变得有些神经质。尤其是随着盼盼一天天长大,看孙铁山对孩子那样关爱,张琳越发羡慕。从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