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道风光险丧命,绝境还得父亲救命

Zhiyin - - 目录 -

2002年7月8日清晨,浙江江山外江泉坂自然村外,17岁的徐军偷偷离开了家。不久,他的父亲徐更生和母亲陈兴莲发现儿子不见了踪影,四处向乡邻求助“:有没有看到我家小军?”大家摇头,他俩无奈只能继续寻找“:小军,你跑哪里去了?”儿子年纪轻轻沉迷赌博,夫妻俩苦劝无果,这样遍寻儿子的情景每周都要经历好几次,对泥足深陷执迷不悟的儿子,他俩近乎绝望……

1983年,时年24岁的徐更生和陈兴莲结婚。1985年11月,徐军出生。徐家有祖传的木工手艺,十里八乡建新房都会请徐更生,妻子贤惠持家,两人早早盖了新房,日子幸福安稳。有点小钱后徐更生在“朋友”的诱惑下,沾上了赌博,起初只是小玩玩,最后变得嗜赌如命,兜里钱没输光不会回家。更有甚者,他白天给人做家具,晚上和房东对赌,完工时竟是他欠房东钱。陈兴莲多次将他从赌桌上拉回家,谁知一个转身,他又溜去赌了。到年底,他不仅没挣回一分钱,还输光多年的积蓄,整个家庭因赌返贫,欠了不少外债。

夫妻俩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闹,起初徐军还常常被吓哭,时间长了就麻木了。徐军放学后去棋牌室找父亲回家吃饭,耳濡目染也学会了打牌。年幼的他根本不懂赌博的危害,只觉得它跟父亲做木工、邻居卖肉一样,也是谋生手段。

此后,徐军常纠集小伙伴玩牌,赌注从一毛两毛开始。春节时,12岁的徐军将亲友给的几百元压岁钱全输掉了,陈兴莲惊觉儿子竟“子承父业”了。她操起笤帚暴打儿子,让他下跪到深夜。她说丈夫“:你们真成赌场父子兵了!”那一夜,徐更生五味杂陈,他斥责儿子“:你不好好读书,瞎混什么?”可他骂儿子的底气明显不足。

接下来几年,徐军的堕落速度远超父母想象。初二时,他因组织赌博受到学校处分,徐更生求爷爷告奶奶,才让他不被退学。没过几周,他又逃课去社会上参赌。儿子像脱缰的野马,奔向一条不归路,徐更生肠子悔青。他去赌场抓儿子,拧着他耳朵大骂败家子时,围观者哄笑“:老徐,别为难孩子。你俩赌一把,谁赢谁当爹!”徐更生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独子深陷泥潭,陈兴莲伤心至极以泪洗面。在与儿子的斗争中,徐更生恨透了赌场,憎恶让他输掉家产、输掉儿子未来的地方,他发誓这辈子再上赌桌就剁掉手指……

读高中后,徐军成绩已是一塌糊涂。之所以还要读书,纯粹是为了向父母和亲友要钱去赌博,并以交 学费等名义,想方设法骗父母和亲友钱。一次,徐军偶然听到父亲要去结算工钱,他抢在前面,到客户处领走600元钱。得知儿子冒领工钱,徐更生气晕了,他用打毛衣的铁棒针狠狠戳儿子的十根手指,直到鲜血淋淋,疼得他哇哇大叫。可即便如此,也没能改变徐军对赌博的痴迷。

2002年,徐军落榜后在家待业,常混迹于衢州的地下赌场。他发现“常胜将军”们洗牌和发牌有特殊技巧!他想“拜师”对方拒绝了,让他自己去找教牌技的小广告。为发财,他天天找小广告,终于在一张小报上看到了联系方式。可学费要三四千元,他身无分文,唯一的办法就是卖掉父亲四处干活用的摩托车。他不管被父亲发现的后果,偷偷地在镇上以三千元的价格把摩托车贱卖,随后踏上了去北京的绿皮火车……

交完学费,徐军打电话回家找父母要生活费,他说“:等学到本事,咱家就发财了!”得知儿子去学“歪门邪道”,徐更生让他立即退回学费,否则就跟他断绝父子关系。此时,徐军感觉梦想近在咫尺,哪里肯放弃。父亲的责骂和母亲的哭泣已无法撼动他的决定。徐更生除了知道北京一个公用电话号码外,根本不知道儿子落脚何处!这次,他是下狠心不理儿子了……

徐军出师后回到浙江,在同学陈青松的出租房内“闭关修炼”,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都带着扑克牌。两个月过去,他的牌技已炉火纯青,陈青松说“:我的工友爱打牌,找他们练练手。”徐军很快赢了他几位工友的工资。尝到甜头后,徐军以应聘为由,专门在酒店、工厂发工资前求职潜伏,等发工资时来一次“大扫荡”,然后闪人。

有钱后,徐军立即将父亲的摩托车加价赎回,又以找到工作为由向父母请罪。徐更生将信将疑,陈兴莲激动地给儿子做了一桌好菜。但很快,徐更生便得知儿子上班的“真相”!他深知儿子以“出老千”为生,专骗别人的血汗钱,有朝一日东窗事发,可是要赔上性命的……徐更生以死相逼,劝儿子留在家里学木工,可膨胀的徐军根本不听。徐更生又带着家门弟兄,开车将儿子从赌场强行绑回家。可第二天,徐军又神不知鬼不觉溜走了。

2003年4月,徐军发现仅靠北京学的技术,许多场合应付不了。此后三年间,他辗转到澳门、广州、四川等地,找所谓的千术高手学习。他游走四方,以赌为生,还置办了价值几十万的白光眼镜扑克分析器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