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生父富养父:我的人生你不能来插手

Zhiyin - - 目录 -

物流、餐饮酒店业等。经过比对,姜斌的指纹与死者居住的酒店客房的卫生间门把、喝水杯子上的指纹完全一致。警方依法对姜斌进行了传唤,在警方强大的心理攻势面前,姜斌心理防线全面崩溃,很快交代了自己杀害王奎新夫妇的事实……

25岁的姜斌,原本生活在一个富裕的家庭,他上面有两个姐姐,都比他大十几岁,各自经营企业。作为唯一男孩的姜斌享受着父母的千疼万爱。两年前,姜斌大学毕业后就在父亲的安排下进入总公司担任副总经理一职。谁都知道,姜斌是公司未来的接班人。一年前,姜斌在一次朋友聚会中邂逅了“官二代”李怡茹。在他锲而不舍追求下,终于俘获了李怡茹的芳心。两家的父母正在紧锣密鼓张罗他们的婚事。

2014年8月中旬的一天,辖区的民警找到姜斌,称有人与他留在公安机关的血样DNA比对成功,他很有可能是来自福州连江的王奎新23年前被人抱走的儿子王春阳。为了确保准确无误,希望姜斌再配合做一次DNA鉴定比对。姜斌觉得很荒谬,但为了配合公安机关工作他只好抽空随民警去派出所抽取了血样,随后就将此事忘诸脑后了。可一个星期后,警方将他与王奎新的鉴定结果重新放在了他的面前,鉴定结果显示姜斌与王奎新的DNA高达六个点位吻合,也就是说,两人存在生物学上的父子关系。震惊过后,姜斌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中,他拒绝了警方去见王奎新夫妇的要求,把自己关在房间谁也不见。

这边的姜斌在煎熬痛苦,那边的姜林武夫妇同样也被这个鉴定弄得心神交瘁。在警方找到姜斌的同时,为了调查当年姜斌被拐一案,民警也找到姜林武调查当年他收养姜斌的情况,并将姜斌与王奎新的亲子鉴定报告放在了他的办公桌上。此刻,姜林武才知道瞒了23年的秘密还是揭晓了。

当年,妻子袁方生下两个女儿后再无生育,闽南人重男轻女,没有男孩传宗接代是要被族人指指点点的。正好闽南老家一个远房亲戚的表妹领养了一个一岁半左右的男孩,之后不久这户人家又生了男孩,便有意把男孩转到姜林武的名下。这男孩就是姜斌,姜林武按照要求给了对方5000元。为了不让人知道姜斌的身世,又考虑到自己的事业一直在厦门,姜林武在收养姜斌之后全家都搬到了厦门。

得知姜斌居然是被拐卖的,亲生父母这23年来一直在苦苦寻找,姜林武心痛之余也惊出了一身冷汗,这才感到当年收养儿子姜斌过于急迫,竟然没有仔 细调查姜斌的来历就草率收养了。警方根据姜林武交代调查到事情确实如姜林武讲述的一样,姜林武夫妻也确实不知道孩子是被拐骗来的,也不存在参与拐卖儿童。

整理好自己的心情,姜林武这才来到儿子的办公室。当他推开门,看见眼睛红肿的儿子时,他拍拍儿子的肩膀,再也说不出一个字了。

2014年8月28日早晨9点,在警方的安排下,姜林武夫妻带着姜斌终于与王奎新夫妻俩见了面。看到失散二十多年的儿子如今成长为一个大小伙子,王奎新夫妇再也顾不了许多,他们冲上去抱着姜斌嚎啕大哭“;儿子啊,我们找你找得好辛苦啊!”说实话,直到此时,姜斌还无法接受这个现实,这对从天而降的夫妇于他而言是那么陌生,他们的哭泣也引不起他的情感共鸣。直到十几分钟后,王奎新夫妇才平静下来,讲述起当年他被拐的经过。

事情回溯到23年前。1991年3月,27岁的王奎新与妻子张明香带着一岁半的儿子阳阳,从连江农村老家来到福州城郊一家工地打工。11月15日上午9点多,找不到工作又欠了一屁股赌债的工友王保明骗阳阳买棒棒糖吃,将阳阳带出去以2500元卖掉了!一直到第二年年底,王保明偷偷溜回老家过春节,才被警方抓获。据王保明交代:他把阳阳带到工地附近的金山路口后,当时心里有点慌,也不知道该到哪里去把孩子卖掉。当他带着阳阳在街上徘徊时,一个中年妇女神神秘秘走上来问他小孩是不是要卖,并说自己有个亲戚家里没有男孩,可以出2500元买阳阳。见中年妇女有现钱给他,便忙不迭拿了钱把阳阳交给中年妇女就跑了。王保明拿着2500元去了浙江温州躲了一段时间,临到春节偷偷回来被抓。可被抓后的王保明既不知道这名中年妇女姓名,又不知道她是哪儿人。虽然王保明最终因为拐卖儿童罪被判处了七年有期徒刑,但这并没有抚平王奎新夫妻的伤痛。此后夫妻俩辗转全国各地,他们每到一个地方,就举着儿子的图片四处寻找儿子的下落。

有许多亲戚朋友劝他,趁着年轻再生一个,找孩子的事慢慢来。可王奎新和妻子一样固执:他们坚信总有一天会找到丢失的阳阳,如果再生一个娃,找孩子的心思就会冲淡,这样对不起丢失的阳阳。因为没有钱,他们坐不起车,也住不起旅店。饿了,就吃馒头喝白开水;累了,就在天桥底下或者大桥洞里窝一下;他们记不清磨破了多少双鞋子,脚上的茧子磨了一层又一层……

转眼到了2014年7月下旬,在晋江打工的王奎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