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玩意”是个第三者,妻子醋火中烧

Zhiyin - - 目录 -

子“:科儿,洗头的机器,弄出来没?”

直到奶奶去世,陈攻科这个美好的想法,依然停留在“想法”阶段。他很伤心,小时候,奶奶给自己洗头,当她老了,却没法让奶奶高高兴兴地洗一次头。陈攻科觉得自己没有很好地做到反哺报恩,很愧疚。但是,他知道,像奶奶这样的老人很多,奶奶虽然去世了,其他老人的苦恼还在继续,所以“,洗头机器”有它存在的价值。按照之前的设想,陈攻科需要一个头罩,在头罩里安装一些像手指一样的部件,再接上一个电机,通上电,让头罩运转,同时接上水管,从而达到洗头的效果。可是想法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第一个问题就很要命:到哪儿去弄这么一头罩?他将家里的东西巡视一遍,发现唯一比较接近头形的物件便是那只废弃的铝水壶,他将水壶的边沿剪掉,扣在自己的头上,发现太紧了,用手转动的时候,头皮很痛。而他不知道的是,他这样子委实滑稽。恰巧那天,哥们李强造访,见他头顶一个被烧得漆黑的水壶,就问他是不是在练铁头功。陈攻科一本正经地回答“:我在研发洗头机,就是不用动手,就能洗头的机器。这是核心部件,头罩。”李强笑得差点背过气去,从他头上摘下水壶,咣当扔地上,警告他“:你要闹笑话,我不管,但你别把性命搭进去了,铝水壶是良导体,一通电就不用洗头了,因为死人是不需要洗头的。”对呀,看来用金属物体做头罩有危险性。陈攻科对李强表示感谢“:谢

一如修车工异想天开搞发明注定会被人们笑话一样,陈攻科的进步也是在笑话中取得的。

一天,陈攻科下班回家,因为错过了公交车,只能搭乘一辆摩托车,司机没有营运手续,所以陈攻科一上车,司机就让他先把钱付了。天上下了点小雨,司机给了个头盔给他戴。到了小区门口,双方都只想到钱已经付了,而没想到头盔还在陈攻科头上,而陈攻科直到进了家门才发现这一“收获”。

头盔是塑胶的,戴在头上不仅舒适感强,还保暖,这不正好符合陈攻科对洗头机头罩的要求吗?陈攻科兴奋得跳了起来。接下来,就该研究如何在头盔里安装仿真手指了。陈攻科想到的法子是在头盔上打一些孔,再把“手指”插在孔里。结果很悲催,这个带给陈攻科灵感的头盔只在他手里存活了两天,就在他打孔的过程中光荣地牺牲了。这当然不是问题。头盔烂了,可以买。陈攻科跑到一家摩托车修理店,十分牛气地宣称要买10个头盔,原本以为可以拿个批发价,不想,老板很精明,认定他买这么多是拿去赚钱,反而把价钱抬得很高。十个头盔,四百多元钱,这对于当时工资不到一千元的陈攻科来说并不是个小数目。

随着头盔一个个丧生在陈攻科手里,他终于琢磨出了用烙铁钻孔就不会将头盔损坏的法子。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