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妈妈分别步步是泪,幸福的日子结束了

Zhiyin - - 知音 - □ 编辑/陈洪生

金子因在《芈月传》中成功扮演幼年的楚公主,而被人誉为“金子公主”。2015年以前,她无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女孩,在妈妈孙永兰的一路陪伴下,她已演了50多部影视剧,在全中国没有一个小女孩有她演戏演得多,而她也像个“公主”,爸爸宠爱,妈妈宠爱,影迷宠爱,好似被宠上了天。别看小金子在屏幕上光彩照人,其实她是一个苦命的孩子,在她身上藏着一个鲜为人知的秘密……

以下,是金子含泪的真情自述—————

在妈妈的臂弯里做梦,我是世上最幸福的孩子

2015年10月的那天,广东东莞市一个漂亮的公园里,电视剧《幸福约定》剧组正在紧张地一场又一场地转换拍摄中。十月的南方,依然闷热潮湿。正在这时,妈妈突然晕倒在地上。我吓坏了,剧组的叔叔阿姨手忙脚乱地扶起妈妈,我哭喊着叫妈妈,嗓子都要哑了,妈妈醒过来“:金子,别怕!”妈妈用手擦着我的眼泪,小声地说“:妈妈只是有些中暑,没事的。”在大家的劝说下,妈妈才肯去医院检查,我非要跟着一起去,妈妈终于同意了。

东莞市中医院,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我一直追着医生,他们只是说妈妈血压有点高,需要休息。我心里非常难过,妈妈这段时间感冒头痛,吃不下东西,浑身没劲,但她都是为了我,一直强撑着……

我们家在山东,爸爸从山东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毕业后,做了中学老师,妈妈在一家企业上班,她酷爱音乐,中学时就以演唱《一剪梅》获全市歌唱比赛第一名。2007年3月3日,在爸爸生日那天,我也来到了这个世界,还不会说话,就能跟着妈妈哼曲,而且音准很高,音乐一放,就有节奏地扭屁股。刚上幼儿园,我就被日照电视台选中,在年度春节晚会中领舞并独唱。2011年12月,我在北京举办的全国才艺大赛中,获幼儿组金奖,并被《愤怒的玫瑰》导演看中,从此开始了演艺之路。

这以后的日子,妈妈开始变得忙碌起来。她帮我找声乐、舞蹈老师辅导,找人帮我录像、编排,参加各类比赛的报名、选歌……爸爸工作忙没时间照顾我,妈妈天不亮就要起床送我去幼儿园,下班了再接我去上特长班,一天往返好几次。就这样风里来,雨里去,妈妈一年又一年辛劳地呵护着我成长。

当时,我只有6岁,每次拍戏,妈妈都向单位请假陪我,为全身心照顾我,妈妈最终选择了辞职。

在剧组里,妈妈要照顾我吃喝拉撒睡;我随身带着课本,老师把作业用短信发给妈妈,她要辅导我学习;她还要帮我分析角色,

帮我配衣、梳辫子。

一年夏天,在一个大山里拍了一天戏,我回到客栈里,只想睡觉,妈妈要我先做完作业再睡。我向她撒娇“:妈,我累。”妈妈把我从床上拉起来,哄我“:作业要做完,不然你就跟不上了。”我坐到桌子前做作业,一会就趴桌上睡着了,醒来发现妈妈也趴在我旁边。我把妈妈拉起来,她揉着眼睛,不好意思地说“:哎呀,我也困得睡着了。”她把我抱到床上,我蒙眬中感觉她还在帮我检查作业。

2014年8月,我参演的《勇敢的心》在几大卫视同步播出后,关注我的人多了起来。电视剧《芈月传》导演要我出演幼年的芈月,但后来因我身高不够,只好扮演戏份少的楚公主。自尊心很强的我失落、难过,妈妈说“:再小的角色,也要尽最大努力演好。”我赌气地把自卑而善妒的楚公主演得活灵活现,剧组里的人都怜爱地叫我“金子公主”。之后,我又参加了《爱你一生》、《太平轮》等影视剧的拍摄,我演的孩子有的牺牲了,有的受疾病威胁,我对妈妈感叹“:我最幸福!有妈妈陪,我只要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其他什么事都不要我烦神,累了还能钻进妈妈的怀里撒个娇。“”有妈的孩子是个宝。”妈妈笑着说。可幸福是那么短暂,妈妈在东莞剧组的突然晕倒,让一切都变了模样。

第二天,爸爸就赶到东莞,说妈妈要回家休息,他留在东莞照顾我,我心想妈妈病不会有多严重,不然爸爸也不会不陪妈妈的,我拉着妈妈的手说“:妈妈,你快点好,快点回来啊!”我看到妈妈的眼泪在眼里打转,她像往常一样包了水饺给我吃,哽咽着说“:妈妈不知道以后什么时间还能再做饭给你吃……你要听爸爸话。”我哭着用力点点头。

妈妈走后,爸爸让我不要给妈妈打电话,说要让妈妈安静地休息一段时间。爸爸给我梳头、扎辫子,我嫌他笨手笨脚,也不会给我搭配衣服,就烦躁地向他发泄“:爸爸,你真笨,一点也没妈妈能干。”爸爸说: “等你妈妈好了,还让她来照顾你。“”爸爸,对不起,我习惯了妈妈照顾我,我想妈妈!”爸爸转过身,似乎在流泪,我突然变得特别恐惧。

一天,爸爸说要去北京,我问他去北京干什么。他 犹豫好一会儿才说“:你妈在北京住院,你大舅在那照顾,我去看看。”“不是说妈妈回家休息了吗?你们骗我,妈妈到底得了什么病?”我一下子哭了起来,爸爸怎么也哄不住我,最后说“:你想看妈妈,我就带你去北京。”我哭着去向导演请假,王点导演红着眼圈嘱咐要我早去早回。10月25日,我和爸爸一起乘火车去北京,一路上都想着见到妈妈的情景。妈妈住在北京华大医院。中午,来到妈妈的病床前,我看到妈妈原来一头美丽的长发剪了,全身瘦削,脸色苍白,身上插满管子,我一下子扑到被单上,抱着妈妈的腿哭“:妈妈,你怎么变成这样?我想妈妈抱……”妈妈攒起全身的劲往床头上靠靠,含泪望着我“:金子,你来看我,不耽误拍戏吗?我动不了,不能抱你。”我替妈妈抹去眼泪,告诉妈妈我请了假,妈妈伸手颤抖地摸摸我头上的辫子,说: “看你这辫子,爸爸梳得还有模有样的。”我侧头看了看正抹眼泪的爸爸,眼泪又“哗”地滚了下来。我仍不知道妈妈得了什么病,只知道爸爸这次来北京,是给妈妈签字做手术的。我觉得妈妈病得不轻,就偷偷地去找医生问,医生说妈妈得了尿毒症,要过滤鲜血才能活下去。难怪妈妈变得那么瘦弱,风一吹就能吹跑了,我躲到厕所里哭成了泪人。

一天晚上,我躺在陪护的床上,中间打起瞌睡,妈妈以为我睡着了,小声地对爸爸说“:尿毒症没法治好的。我不想治了,弄得人财两空,你和金子以后怎么过?”爸爸难过地劝道“:金子这么小,你怎么舍得丢下她?这样的话,以后不许再说了。”我听着他们小声地对话,一下哭了起来: “我要妈妈疼我……”爸爸妈妈呆住了,不知怎么劝慰我,爸爸只是一个劲地说“:做换肾手术,可以救你妈妈。”我“腾”地爬起来,抹着眼泪喊道“:爸爸,我们要一起救妈妈!”爸爸噙着泪点头。有一次,我看到电视里说人脚底有一个穴道和肾脏相连,常按就能让肾好起来。我高兴坏了,用圆珠笔画下了那个穴位。放学回来,我冲着妈妈叫“:妈,我能治你的病了。”妈妈惊讶地问我怎么治。我就跪下来,握起小拳头帮妈妈按摩脚底,按得满头是汗,妈妈心疼我,让我歇一下,我笑着说“:我累了,妈妈的病才能好。”妈妈的泪流了下来。妈妈因晚期尿毒症,身体各器官都已损伤,双肾

萎缩,心脏肿胀,胳膊上都找不到血管。妈妈马上要做的手术,就是医生为了在她脖子上找到主动脉血管,插上导管,好通过颈部做透析手术。

手术后第二天,妈妈转进普通病房,而我就要回东莞了,妈妈反复叮嘱我“:金子,妈妈不在你身边,你要自己多照顾自己,平时多喝水,早睡觉,别玩手机,少看电视,每天提前把作业做完……”我哭着点头: “妈,我知道了。”妈妈看我的刘海乱了,说“:来,妈把你梳整齐。”我半跪在床前,但妈妈只抬了下手臂,她有气无力地说“:妈妈没劲。”我安慰她“:妈,以后我自己梳辫子。”

到了分别的一刻,我噙着泪水走到病房门口,几次回头看着妈妈,妈妈无力地朝我挥手,我哽咽着,心如刀割,爸爸把我拉走了。爸爸留在北京照顾妈妈,大舅陪我回到东莞,我继续拍《幸福约定》。剧中杨紫嫣扮演的“妈妈”也生病了,越来越重,就怕有一天会丢下我这个“宝贝女儿”……我常控制不了自己,下戏了还哭,导演和剧组的叔叔阿姨安慰我,说我妈妈病会好的。

一个星期后,大舅要回单位上班,只好让二舅去北京照顾妈妈,爸爸又来到东莞。一天,爸爸帮我扎辫子时,对我说“:金子,你8岁了,拍了好多戏,懂得人世间本有好多不圆满。有爸在,你也别怕!”我拼命点头。为了安慰妈妈,我每天通过视频跟她聊天,汇报拍戏进度、完成作业的情况,妈妈对我说“:金子,你一下子长大了。”我笑着说“:妈妈,真的吗?我早该长大了。”关了视频,我却想哭。一个月后,妈妈终于出院回到东莞。我和爸爸去火车站接她,妈妈戴着帽子、口罩,穿得很黯淡,消瘦、苍白,与以前美丽时尚的妈妈判若两人,我又一次抱着她哭了,妈妈拍拍我的头,喃喃地说“:好想我的金子啊,妈妈总算又见到你了……”

妈妈回东莞后,爸爸回到日照上班,妈妈一边照顾我,一边到医院做透析,每周2-3次,我没戏拍的时候,就陪妈妈上医院。妈妈血管细,每次要扎四五针,疼得浑身打战,我心疼极了,哭成泪人。

一天下午下雨,我拍完戏买了一串葡萄,回到剧 组安排的旅馆,妈妈睡着了。我坐在她旁边凝视着她,一直等到她醒来,我说“:一下雨,路边葡萄都卖得便宜,妈妈你吃吧,可甜了。”妈妈眼眶红了“:你最爱吃葡萄,你吃。”我拼命摇头“:我多吃了一个,妈妈就少吃一个,妈妈多吃,身体才会好起来。”我喂着妈妈吃葡萄,妈妈边吃边哭。

以前,我除了学习、拍戏,什么也不会做。现在,我要学会照顾妈妈。我陪妈妈去医院做透析,楼上楼下跑着交费、拿药。一天黄昏下着雨,我和妈妈下公交车,妈妈脚下滑了一下,我不知从哪来的力气,一把将妈妈拽在身上,用身体支撑着妈妈,妈妈没有摔倒,眼泪却滚了下来“:妈妈骨头是不是把你硌疼了?”我紧紧地扶着妈妈,笑着打趣“:妈妈身体软,不会硌着我的。”我装作露出轻松的笑,想用我弱小的身躯,为妈妈带来生的希望!

勇敢拯救妈妈!你要陪我走更长更远的路

此后,每次拍完戏回到住处,我坚持不要妈妈照顾,不仅自己把换下的衣服洗了,还给妈妈打水洗脚,帮妈妈洗澡擦身、梳头,扶妈妈上床休息。每次给妈妈擦身时,我都凝视着妈妈的身体,多希望能这样给她擦一辈子。

透析很痛苦,妈妈身体越来越虚弱,爸爸一直在为妈妈寻找肾源。妈妈在跟我聊天中,总是避免谈及生死的问题,但偶尔还是流露出来。一天晚上,我上床后,妈妈搂着我说:“金子,妈妈真想陪你多走一程……”我紧紧抱着她说“:妈妈,等爸爸给你找到肾源后,你就有救了!”妈妈说“:已花了30多万,大部分都是借来的。换肾要五六十万,爸爸再也借不到钱了。”我连忙说“:妈妈,我多拍些戏,多赚些钱。”像我这样的童星片酬其实很低,有时拍几十集的一部电视剧就几千元,但这是我唯一能为妈妈做的。妈妈抱着我流泪不止“:金子,别太累。妈想你多拍点戏,又不放心你出去,更怕妈以后不能再陪你了。”我和妈妈抱头痛哭。

2016年元旦,我和妈妈回到日照。2月底,爸爸陪我去北京拍摄《北京人在北京》。火车上,爸爸困倦地打起瞌睡,我把爸爸的头靠在我肩膀上。爸爸要上班,要到处筹钱、为妈妈找肾源,要照顾我和妈妈,他头发白了不少,我心疼爸爸,把他的手攥在我手心里……爸爸惊醒,把我的头往他怀里搂搂。我看着爸爸,眼里闪着泪光“:爸,我想快点长大,就能帮爸爸做些事情了。”爸爸笑着拍拍我的头“:金子,你是个出色的孩子,爸爸妈妈很欣慰,只是让你承受了这个年龄不该

承受的这么多苦。“”爸爸,我们一起加油!”我把头偎在爸爸怀里,流的泪是暖的。

到北京后,只要没有我的戏,我就去附近一家儿童舞蹈培训学校看热闹,有时会秀一段舞蹈,培训老师得知我是小演员,就让我教小朋友们舞蹈,还要给我教学费,我鼓足了勇气,红着脸对校长说“:叔叔,我妈妈需要钱治病,我可以多教一些小朋友,还可以多教些时间,我不怕吃苦的。”校长听了我妈妈的病情也很同情,每堂课特意给我增加了一些教学内容。我把这份情记录在日记里。一次,一个小朋友的家长出于感激,送给我一个很漂亮的茜茜公主玩偶,我太喜欢了,以前也在商场见过,挺贵的,但我想到妈妈需要钱,我就在附近一个玩具店,把玩偶以100元转卖了。随后,我把100元交给爸爸,让他存起来给妈妈治病,爸爸流泪了。

3月3日是我和爸爸同一天生日,爸爸带我去买蛋糕,路上经过一家童装店,玻璃柜里展示着一件漂亮的羽绒裙,我看了又看,爸爸见我喜欢,想买下来给我当生日礼物,我只让他给我和裙子合一张影“:妈妈现在最需要钱,不能乱花,拍个合影,想穿裙子了就看看照片,也挺好的呀。”爸爸含泪心疼地安慰我“:等妈妈病好了,爸爸给你买好多裙子。”我看着自己和裙子的合影,笑得满脸泪水。

这天,妈妈在家里也像往年一样买了生日蛋糕,插上9根蜡烛,然后拍了手机视频,她在视频里对爸爸说“:老公,你带着金子,辛苦了,祝你身体健康,生日快乐!”妈妈在视频里对我说了长长的一段话“:金子,你一直是妈妈的骄傲,妈妈为你感到自豪!虽然妈妈比不了从前,但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到了什么地方,你都要当妈妈一直在你身边,妈妈的心都在你身上。祝金子生日快乐!”我不愿让妈妈看到泪脸,在视频里笑着对妈说“:妈妈,这次拍戏挣的钱,我让爸爸都存在卡上,一分也不许他乱花,都带回去给你治病。我一定要救妈妈!”妈妈在视频里感动得直抹眼泪。

之后,我又到山西和北京,拍了电视剧《乔家大院Ⅱ》、《彭湃》等。我不想跟别人说自己家的事,我不想 告诉一起演戏的爷爷奶奶、叔叔阿姨,我要自己努力救妈妈,感谢所有的好心人!在《勇敢的心》中担任女主角的杜若溪阿姨听说后,马上给我妈妈捐出两万元,马可等叔叔也纷纷捐款。要懂得感恩,我把每一笔捐款都记了下来。

8月,我回到日照,一边去补习班学习,一边照顾妈妈,帮妈妈洗头、梳头。其间,好心的小石头帮我录制了《芈月传》主题曲“,我愿上苍,在我之上……让天下骨肉相守。”任凭伤心的泪水流,但压在心里的愁苦一下子就飘走了。

10月4日,电影《我的老爸老妈》剧组到日照开捐助发布会,男一号巴特老师、导演姜大伟、演员陈卫、王虎城、徐光宇等主创人员专程来看望妈妈,电影投资方巴特基金慷慨捐助10万元《。芈月传》导演冯念、《大手牵小手》刘波导演等好心人也在帮我们,我很感谢大家,相信妈妈有救了!一个深夜,幽蓝的天空下皓月如镜,妈妈难得好心情,和我一起坐在阳台上。她指着天上的点点繁星柔声说“:关心你的好心人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多,人家都在看着你,你千万不要中断梦想,这是妈最放不下的心愿!”我依偎在妈妈的怀里说“:我来到世上就是为了妈妈的希望来的……”妈妈摸着我的辫子,叹息着点点头。

10月22日,爸爸接到山东省立医院的好消息,医院为妈妈找到了救命的肾源。爸爸当即带着筹集来的50万元赶赴医院,肾移植科主任孟慧林叔叔、张涛大夫亲自主刀给妈妈做手术。当晚9点,妈妈进手术室前,我远远地看着妈妈,仰着脸对她说“:妈妈,这下好了,我和爸爸等你出来!”妈妈笑了,笑容里充满了慈爱和幸福。

我和爸爸、舅舅们一直等在手术室外,我蜷缩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一直到第二天凌晨4点,经过漫长的7个小时守望后,妈妈的手术终于成功结束,被送进ICU病房。当爸爸告诉我这一激动人心的消息时,我忍不住泪水喷涌,这一天等得太久了。

11月初,我已能进ICU病房看望妈妈了,我抚着妈妈的手,虽然妈妈还不能说话,但她眨动的眼睛充满着喜悦的光,也充满着对我的爱。

妈妈以后每天都要服抗排斥药物,每年还需要十多万元,但我不怕!我会一天比一天长大,只要我的努力不中断,把赚的钱都给妈妈!妈妈会陪我走更长更长的路,我们会一起看那美丽的星空!

(编辑附言:截至记者发稿时,金子的妈妈还没出院,请关心金子一家的读者联系13806337282,金子真诚感谢《知音》和好心的读者们)

金 照

金子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