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婆婆的自尊谁在乎?灭了强势城里丈母娘

Zhiyin - - 知音 -

父亲轮流陪夜,朱莎每天下班后,都从江宁赶到市区的医院。王荷香夫妻俩也在女儿的陪同下,提着煲好的汤来看望储清秀,借机“相人”。夫妻俩对名校毕业、帅气踏实的赵阳很满意。感受着朱莎父母的热情和善良,赵阳非常感动,那颗不安的心终于落地。

一个多月后,储清秀出院了。那天,朱莎开车将储清秀送回了扬州老家。赵阳愧疚不已“:莎莎,想不到你第一次到我家,竟以这样的方式。”朱莎娇羞地笑道“:这样多好,我不用像那些总要见公婆的丑媳妇,战战兢兢了!”储清秀吱吱呀呀地比画着,脑部手术,影响了她的语言功能,她暂时失语了。赵阳说道“:妈,你是不是想说,这个媳妇很漂亮很孝顺,你非常喜欢她?”储清秀连连点头。

2012年5月,赵阳和朱莎结婚了。此时,储清秀已基本恢复,只是说话词不达意。婚礼那天,双方父母接受两个孩子敬茶,听着朱莎改口叫“妈”,储清秀兴奋得语无伦次“:我现在就是死了,也瞑目了!”

赵阳婚后,因时常出差,再加上婚房新装修,小夫妻俩暂住在丈母娘家中,储清秀想去给儿子儿媳做做饭、洗洗衣,也只好作罢。直到两年后,儿媳即将生产,她才迫不及待地赶到了南京……

焦急的等待中,产房的门开了,储清秀和王荷香立刻迎了上去,得知朱莎产下了一个女孩,母女平安,两人都松了一口气。

刚刚荣升奶奶、外婆的两个女人,激动不已,都迫不及待地想进入角色。储清秀发现,她有些插不上手,亲家母不是抢先干,就是吩咐护工做。

一天中午,王荷香回家给女儿煲鱼汤,病房里只剩下储清秀照顾朱莎和孩子。这时,孙女开始不安起来,储清秀一见,便知孙女需要换尿片了。她从乡下带来的尿片,一次还没有用过,当即掏出一条旧棉毛衫剪成的尿片,一边去扯孩子的尿不湿。

可弄了半天也没扯下,还弄得孙女嘤嘤直哭。这时,王荷香回来了,慌忙拉开亲家“:我来我来!”王荷香手脚麻利地换掉了尿不湿,看着储清秀带来的尿片,说道“:这种旧衣改的尿片,不卫生,不要再给孩子用了。”储清秀不好意思地收起自己带来的尿片“:亲家,下次还是让我换吧,我已经学会了。”王荷香笑道: “好啊,你这个奶奶就是个劳碌的命。”

然而,没几天,孩子身上总有一股屎尿味。原来,储清秀心疼一片尿不湿要好几块钱,舍不得扔掉,洗洗晒干了,又给孩子用上。王荷香埋怨道“:亲家,这就 是一次性的纸尿片,屎尿都吸进了夹层,根本没法清洗掉的!”

“我不知道有这么严重!”储清秀的脸上有些挂不住,见病房里的其他人都盯着她看,更加难堪。

朱莎一见,轻轻拉了一下母亲,对婆婆说道“:妈,没事的,没那么严重。我妈是有洁癖!”

王荷香意识到自己刚才激动之下有些失态,对储清秀笑道“:亲家,你给莎莎下了什么迷魂药啊,她向着你不向着亲妈。”储清秀终于露出笑容“:是我们家前世烧了高香,才修来莎莎这么好的媳妇。”

一周后,朱莎出院,回到小两口的新房。不久,朱莎休完产假回单位上班,储清秀一个人在家带孙女,家里顿时纷乱起来。

一天,朱莎下班回到家,一进家门,就闻到了一股焦煳味道。原来,储清秀将带壳的鸡蛋直接放进微波炉加热,结果,鸡蛋爆炸,微波炉的内壁上,溅的都是蛋液。朱莎跟赵阳商量,婆婆一个人带孩子太辛苦,她想请母亲过来帮忙。赵阳立刻答应了,自己工作忙碌,总是加班、出差,经常十天半个月都不在家;妻子上班也是早出晚归。

在小夫妻俩的请求下,临近退休的王荷香办理了退休手续,住进了女儿家。一对亲家母,一个来自农村,一个生活在城市,生活方式完全不同,王荷香住进来第三天,就让储清秀心生不满。

那天,储清秀将一家人换下的衣物,一股脑地都放进了洗衣机里洗涤。晾晒的时候,王荷香看着从洗衣机里拿出来的大大小小的衣物,不禁瞪大了眼睛: “亲家,你一直都是这样洗衣服的吗?”

储清秀点点头。王荷香叹道“:大人和孩子的衣裤不能放在一起洗!”一边说一边将孩子的衣物拣出来。突然,她像被蜇了一下“:你怎么将袜子跟内裤一起洗啊,难怪你们农村女人总得妇科病。”

王荷香抱起孩子的衣物和大人的内衣,放在盆里重新清洗,随后用消毒液浸泡,又用开水烫了一遍。

一旁的储清秀手足无措,觉得亲家太夸张了,而亲家一句“农村女人”深深地刺痛了她。

儿子长期不在家,朱莎每天下班回来,跟两个老人说话,她也总是有一句没一句,看着儿媳跟亲妈亲昵地说着话,储清秀心里异常失落。

日子如水般流过,两个生活方式不同的老人住在一起,彼此都觉得别扭。储清秀一辈子早睡早起,而王荷香晚饭后要出去锻炼,遛遛弯、跳跳广场舞,至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