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上海,求子经历“八十一苦”

Zhiyin - - 知音 -

他是《花千骨》中的东方 卿,事业如日中天的“小鲜肉”;她是香港资深艺人,有着出众的美貌,是个带着儿子的未婚妈妈。缘分,让相差10岁的两人紧紧地牵在了一起。婚后6年,他对她的儿子视如己出;她为了他,高龄产女。2016年11月,演员张丹峰把所有的感情付诸笔端,用一部新书《幸福刚刚好》,记录了一家人的幸福生活,以及从求子的艰辛到初为人父的战战兢兢和满心喜悦,他用写一本书的浪漫告诉女儿:我的公主,我把生命献给你……

以下是他的独家亲子笔记—————

我出生在哈尔滨香坊区的一家小妇产医院里,时间是1981年4月1日。要上小学时,我的生活发生了变化。爸爸和妈妈离婚了。后来,妈妈独自一人抚养我长大,高考时,我考上了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

2004年,我接拍了电视剧《我愿意》时,认识了欣。2009年6月20日,我和欣在香港举行婚礼。之后,又在哈尔滨补办了答谢会。欣成了我的“领导”。8岁的儿子与我称兄道弟,关系融洽。婚后两年,我和领导有了生小孩儿的计划。刚开始意气风发,以为能够一次搞定。结 果我们次次饱含期待,次次都以失望告终!我们去医院查,啥问题都没有,医生说“:现代人的通病,找不出原因。”从那时起,我和领导就走上了寻找“不孕不育的福音”之路。什么方法都用上了,领导的肚子还是一点儿动静都没有。领导问我“:如果现在怀不上,等过几年我年龄大了,可能就更难怀孕了,你能接受吗?”我沉默了一下,做出了一个自认为挺伟大的决定,我说“:生不出就不生了呗,别那么大压力,二人世界我还没过够呢。”话虽说得轻松,心里还是有点儿遗憾,但我打心眼儿里不想再给领导压力了。

我发现上帝是喜欢开玩笑的,当我们已经慢慢放下生小孩儿这个念头的时候,她却悄悄地来了。2013年6月11日,地点上海。晚上,领导拿出两条线的验孕棒,我还不信,第二天,还是两条线,我们都有些激动。晚上第三次测,还是!我们立刻买了机票回香港看医生。路上心里美滋滋的,想着上海真是我的福地。和领导的相识、相知、相爱都在上海,我爱上海!

到香港看医生,透过B超,我第一次看到了那个小生命。我当时的心情是提到嗓子眼儿上的激动。唐僧西天取经历经“八十一难”,最终取得真经。我和领导求子也算是经历了“八十一苦”,最终也收获了意外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