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梦想的誓言:自卑小子的光芒万丈

Zhiyin - - 知音 -

从此,那淹没在孜然味和麻将声中的时光,有了前所未有的轻松。我开始用功读书,努力打工,和店里的其他人友好相处,脸上有了笑容。

高二下学期,李阿姨由于要去深圳定居,她关了店子。临行前,她拉着我的手说“:唯一能改变命运的是你自己!”我惊呆了,但最终拼命让自己从失落和恐惧中镇定下来,紧紧握住她送给我的黑色皮书包,它传递给我的热度,让我放下了灵魂深处的自卑和心酸:那时,爸爸已经将我的户口迁了出来;我是贺兰一中所有学生中唯一的独立户主,却没有片瓦容身。走投无路下,我终于鼓足勇气向学校开口。我几乎用尽我全身的力气,说出了那声求助:老师,帮帮我。 学校和老师得知我的经历后,非常震惊。很快,学校免除了我的住宿费,安排我住进了宿舍。我过起了集体生活,可骨子里残存的自卑让我依旧独来独往。那时,我的英语差极了,每次考试都靠扔橡皮蒙答案,成绩永远不及格。我不敢也不想跟人交流心得、学习经验,我决定用一个 最原始、最死板的办法来学英语。清晨5点半,我站在马路上,近乎疯狂地大声背诵英语。晚上学习完后,还要再来这么一出。由于扰民,我被周围居民驱逐到公园。那天,清扫公园的阿姨小心翼翼地朝我走来“:娃娃,不要难为自己。不要每天瞎喊!”说着,她递给我一个热乎乎的包子。我一口咬下去,那应该是世界上最美味的包子了!我笑着用沙哑的声音向她解释自己狂喊的原因,她拍着我的肩膀,说“:娃娃,以后每天早晨我都给你带一个包子!”疯狂的呐喊和阿姨的热包子,伴我度过了寒彻入骨的冬季。我的英语成绩一举飙升到130分,我还收获了意外之喜:我的嗓音变得非常浑厚、宽广。成绩提升,我的自信也一路提升。在同学引导下,我学会了跳舞和主持,但依旧不敢在人前打开自己。这时,数学老师邢虎走近了我。他待我就像亲儿子,我亲切地叫他虎爸。虎爸一再鼓励我要放开,我答应他试试。那是2010年1月,高三年级举办盛大的迎新年活动。我穿着红绿碎花的小丑服上场了“,惨白”的脸上涂着两块又红又圆的“猴屁股”。一片惊讶声中,我心一横,一蹦一跳地跳起了天鹅舞。台下哄堂大笑,掌声雷动,随即灯刷地全灭了。一分钟的黑暗中,掌声还在继续,我迅速脱下小丑服,变身“性感婀娜”的拉丁舞者。一曲激情的桑巴舞后,大家全体起立,纷纷竖起了大拇指。我成了舞台上最耀眼的明星,泪水顺着脸颊滚滚而下。原来,我真的可以突破自己,颠覆自己,只要我愿意。此后,凭借出色的嗓音,我频频在各类活动中担任主持人。我的学习成绩也越来越好。日子,就这样,一点点闪亮了起来。高考前夕,我报名参加了西北五省飞行员选拔考试。体检在银川进行,那是我第一次来到大城市。干净整齐的大马路,拔地而起的摩天大厦,流光溢彩的霓虹灯,连空气的味道都那么不同。银川是这样,更大的城市呢?我突然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最终体检的结果是,各项身体指标都没问题,唯独脸上的伤疤将我打入现实,我落选了。我没有灰心,决心考出宁夏。然而,回到学校,命运却再次给了我一记闷棍!老师告诉我,由于我是独立户口,不符合宁夏当地为打击“高考移民”制定的户口年限规定,三年内无法报考外地高校。也就是说,哪怕我考全县第一名,也只有宁夏大学一个选择。我欲哭无泪。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