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次戒毒3次自杀,母爱灼灼是唯一的灯塔

Zhiyin - - 知音 -

要再在外面招惹女人了,孩子都那么大了。”父亲听完,抄起桌上的东西就向母亲砸去,顾瑛赶紧去护母亲,结果瓷盘砸到她的左手臂,鲜血如注……

光影如梭,一晃顾瑛就到了读初中的年纪。她仍生活在父母争吵打骂的环境里,一心想要逃离出去。1989年的暑假,邻居一个女生找到顾瑛“:今天是中华时装模特队报名的日子,你能陪我去吗?”顾瑛满口答应,两人随后来到时装队报名处。谁知,身材高挑、面容姣好的顾瑛一下子就被面试官看中,鼓励她参加面试。结果,顾瑛从3000名报名者中脱颖而出,经过三个月的培训,顺利签约了一家时装队。

工作第一个月,顾瑛就拿到3800元的演出报酬,当天晚上,她兴奋地把3500元交给母亲“:妈妈,我自己留300元,余下3500元给你。”当时,李淑华虽然在铁路局机务处做部门主管,工资也不过几百块钱。捧着这大一笔收入,李淑华的泪水流出了眼眶。

模特队走南闯北的演出,让顾瑛的眼界日益开阔。然而模特界的复杂,让顾瑛很不适应,她常常想起母亲的话“:女孩子要洁身自好。”为此,两年之后,顾瑛离开模特队,加入上海沪港金属制品公司。因颇有商业头脑,顾瑛不久就担任了该公司的业务主管。她曾在一单地产交易中,轻松挣了33万。她在内环买下100平米的公寓,俨然成了最先富起来的一群人。

1992年,她在洽谈业务时,认识了装修公司的老板金国威。高大帅气的金国威,随后对她展开猛烈攻势。从小缺爱的顾瑛,很快接受了金国威的感情。没认识多久,顾瑛就把男友带回家。席间,李淑华有些不放心,偷偷叮嘱顾瑛“:谈恋爱,要先把对方了解清楚,别糊里糊涂的,最后自己吃亏。”顾瑛满不在乎地点点头。

半年后,顾瑛在男友家看到他吸食白色粉末,就问男友“:这是什么东西?”男友含糊地说“:这是烟,吸了以后有助于睡眠。”由于工作节奏快,顾瑛也常常失眠。有一天,她模仿男友,把一张口香糖锡纸取下,用指甲挑了一点粉末放在锡纸上,再用打火机烘烤,锡纸上腾起一缕淡淡的青烟,顾瑛用吸管对着青烟吸食。这时,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从身体内腾起,吸完后,她便倒头睡下,一睡就是24个小时。有了第一次的快感,顾瑛每当身体疲惫时,就会去找粉末。

她不知道,自己已经陷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几次吸食后,顾瑛的毒瘾越来越大,吸食量也从刚开始的零点几克,发展到每次一克。为了方便,她干 脆辞掉工作,住进了男友家。

因为动作隐秘,顾瑛瞒了母亲三年。那几年,她并不是没有怀疑过这种烟的危害,但并未意识到事态严重性。1995年的夏天,她在美国工作的姐夫回到上海,这天,顾瑛陪同母亲去姐姐家。傍晚时分,一家人正准备晚饭,顾瑛突然哈欠连天,鼻涕长流。她习惯性地走入另一间房,掏出香烟沾白色粉末准备吸食,刚巧姐夫进屋拿东西,看到顾瑛的举动,连忙问“:你吸的什么烟?”顾瑛回答“:香烟啊!”姐夫喝道“:这哪是香烟,是海洛因!你吸食这个,要倾家荡产的!”顾瑛这才知道,自己一直吸食的是海洛因。

他们的对话声,惊动了李淑华,她冲进来,神色严厉地对顾瑛说“:立即把它戒了,跟小金一刀两断!”顾瑛答应妈妈戒毒,可是,等到当晚,顾瑛实在熬不过去,趁家人不注意,她穿着睡衣冲出去,拦下一辆出租车直奔男友家。由于身上没带钱,她让男友付了车费,然后直奔房间,抓起吸食工具,使劲吸了起来。女儿的复吸,让李淑华心如刀割。她知道戒毒这条路充满艰难险阻,她能做的,就是陪女儿一直走下去。此后的每个周末,她都要顾瑛回家,希望在自己监督之下,女儿能戒掉毒瘾。1995年年底,李淑华主动向单位提出转岗申请,由部门主管转到普岗,以便有更多时间监督女儿。可是,只要在家超过两天,顾瑛就会挺不过去,好几次毒瘾上来,她都把母亲推倒在地,逃出家门。

顾瑛的父亲虽然在外花天酒地,但对女儿的事也略有耳闻。有一次,顾瑛回到家,听到隔壁房间父亲冲母亲发火“:这就是你养的宝贝女儿,好端端的一个家都要被她败光,丢不丢人!”听了父亲的话,顾瑛心里很不是滋味,她暗暗发誓一定把毒瘾戒掉。

第二天,顾瑛起床后发现父亲已经出门,母亲正忙着煲汤。她看到母亲红肿的眼睛,刚想上去安慰几句,母亲抢先问“:你昨晚怎么样?”顾瑛回答说“:没啥。”李淑华欣慰地点点头,问道“:听说浙江有家戒毒所不错,你是否想去?”顾瑛一口答应。

两天之后,李淑华向单位请了长假,带顾瑛来到天目山下的一家戒毒所,在缴纳1万元费用后,顾瑛净身走进戒毒所,李淑华则住在附近一个小旅馆。十天后,李淑华将顾瑛接回家。回家当晚,顾瑛对母亲说: “我去附近理发店弄下头发。”李淑华点头答应。谁知,到了理发店,顾瑛的毒瘾就发作了。恰好男友来电,顾瑛更加控制不住,她等头发做完,不由自主地来到男友家,弄了一克海洛因吸食起来。吸完后,一种负罪感油然而生。等她第二天回家,李淑华什么都明白了。她没有痛骂女儿,只是语重心长地说“;你接触毒品好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