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卖八套房,举世无双的“张疯子”

Zhiyin - - 知音 -

“球”,到处拜师,日夜陪伴,甚至不惜卖掉上海的八套房产,而这些房产现在市价早已过亿……

2002年11月,寒意料峭,张全成带着5岁的张玉宁来到上海帮儿拜师。奔波在冷风凛冽的街头,张全成心怀期盼又有些茫然。

张全成,1972年生,浙江省温州市苍南县人。白手起家,做着外贸生意的张全成是个狂热的足球迷。那些年,温州没有职业联赛,他每次到上海出差总会去看上海申花的比赛。1997年1月妻子生下长子。张全成很喜欢一句话“: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因此给儿子取名张玉宁。

2002年韩日世界杯,张全成带着5岁的儿子去韩国看球。国脚与粉丝互动时,张全成把自己的围巾递给国脚们签名,由于时间有限,签名并不完整,张全成心有遗憾。小组赛时,中国队惨败,小玉宁仰着满是泪水的脸说“:爸爸,我要当国脚去踢球!”张全成听后心潮起伏,是夜,他做了一个疯狂决定。

回家后,张全成跟妻子说“:我要把儿子培养成中国最伟大的足球队员!”妻子说“:你疯了,孩子好好读书比什么都重要。”张全成说“:如果我不做,我一辈子都不服气。”妻子说“:孩子愿意吗?”一旁的小玉宁点点头。无奈之下,妻子同意了。

之后,张全成得知,在上海曾培养过申思、虞伟亮、吉祥兄弟的康信德老先生正在浦东新区金杨小学开办足球培训班,他带着儿子火速赶往上海。2002年12月20日,张全成见到了康信德,他表明了来意,并约定次日再见。

第二天,张全成带着儿子来到康信德的学校。康信德扔了个球给张玉宁,张玉宁立刻兴奋起来。有着30年校园足球教练生涯的康老阅人无数,眼前这个小孩让他眼前一亮。就这样,张玉宁成了金杨小学足球培训班的一名学员。

起初,张全成忙着生意,偶尔来看看小玉宁。每次看到小玉宁瘦瘦黑黑的样子,他都心疼不已。思前想 后,他决定来上海当儿子的专职“保姆”。大家都觉得他疯了“,张疯子”的绰号就此被叫开。

不久,张全成在金杨小学旁租了房子。他为张玉宁定了详细的训练、饮食和学习计划,每天根据欧洲人的生活习惯给儿子搭配饮食。看到儿子体格越来越健硕,张全成甚是欣慰。

为了掌握儿子的训练情况,张全成又向康老申请做孩子们的后勤总管。康老教了他一些足球教练方面的知识,渐渐地,他成了康老的得力助手。再后来,他又去了上海浦东新区足协辅助青训。

为了能让小玉宁在上海有归属感,张全成拿出积蓄在上海黄浦江畔购置了两套房产。买下房子后,张全成对小玉宁说“:这就是我养老的地方啦!”

在上海期间,张玉宁一边练球一边学习文化课程,在父亲的陪伴下逐渐出类拔萃。慢慢地,父子俩都开始小有名气。张玉宁出名是因为他球踢得好,绰号“小古广明”;而张全成出名,则是因为他出众的组织能力和他火爆的脾气。

三年级时,张玉宁代表浦东区出战上海市的小学生运动会。在半决赛对战另外一个区的时候,张全成感觉裁判在明显偏向对方。他在底下投诉,得到一句话“:浦东已经拿了两次冠军了,让别人拿一次,又怎么啦?”紧接着,裁判将一个明显的越位球吹进去了,怒火中烧的张全成一把将边裁扔出去几米远,然后掀翻了主席台……

老爸的锅,儿子来背。不能参加三年级比赛,张全成就带着儿子参加四年级的,儿子照样鹤立鸡群。可是张全成注意到张玉宁正在变得骄傲自满,甚至脾气也像他一样暴躁。在一次比赛中,当比他高一头的防守队员对他又踢又拉时,他不再“忍气吞声”,转身就掐住了对方的脖子。这次裁判没有给张玉宁红牌,但他却领到了父亲的“红牌”。

回到家后,张全成一言不发。张玉宁多次试探地问父亲自己踢得怎样。半晌,张全成说“:待会我们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