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两次改嫁,卑微妈妈的痛有谁懂

Zhiyin - - 知音 -

儿成家另过。吴宏斌幽默风趣,经济条件不错,名下有一套102平米三居室,对曹春玉颇具诱惑。吴宏斌觉得曹春玉性格温和,勤快能干,将其发展为再婚对象。

担心改嫁让儿子承受非议,曹春玉逢人就说: “儿子儿媳要留我在身边,我不愿与晚辈搅在一起。”段建辉兴冲冲向何慧传递喜讯“:我妈要结婚了,咱们有独立婚房了。”何慧唯恐有诈“:让你妈先结婚,咱们再领证。”曹春玉只好点头答应。

这年10月,在曹春玉要求下,吴宏斌热热闹闹将她娶进家门。一个月后,何慧与段建辉顺利领证结婚。儿子的婚房难题,以自己再婚化解,曹春玉心中百感交集。好在吴宏斌对她呵护有加:给她买项链;负担家里一切开支……曹春玉格外知足。

然而,意外总是毫无征兆地降临。2013年3月21日晚上,吴宏斌用热水泡脚时突发心梗,曹春玉惊惶将他送往医院。途中,吴宏斌因心血管破裂身亡。再婚仅半年,就遭遇这么大变故,曹春玉悲痛不已。吴宏斌去世刚一个月,吴家两个女儿轮番带房客上门看房,目的就是将曹春玉赶走。5月6日,曹春玉拉着行李箱,黯然回到儿子家……

婆婆进驻家门,何慧开始还能做到心平气和,仅过一个星期,她的脸色就晴转多云。她嫌曹春玉喝汤声音大;厌恶婆婆饭后打饱嗝儿……曹春玉可以迁就儿子,但却无法容忍儿媳的排斥。

如此一来,婆媳俩频起冲突。何慧是“淘宝控”,大到沙发彩电,小到袜子发卡都网上买。2013年5月,曹春玉爆发了“:你太不会过日子了,买这买那得花多少钱?”何慧针锋相对“:你看不惯可以走,谁也不拦你。“”房子是我的,凭什么不能住?”“那我与段建辉离婚,你跟他过!”妻子与母亲像两头怒狮,段建辉几乎被逼疯。他抄起桌上的花瓶狠狠往地上砸,碎片划破了他的手腕,鲜血直流。

曹春玉终于明白,自己住家里儿子会水深火热。爱子如命的她宁可自己过得不好,也不忍儿子受委屈,她决定继续改嫁,换取儿子的幸福。

2013年8月,曹春玉在听健康讲座时结识了李贵才。对方大她4岁,退休前是公交车司机。李贵才长得白白胖胖,有独立住房。李贵才对曹春玉颇有好感,他的儿子李欧,对曹春玉也是格外热情。相识一个月,曹春玉与李贵才就谈婚论嫁。

李贵才提出大办婚礼,曹春玉不同意“:简单点好,到时让李欧开车将我接过去就是了。”10月26日结 婚当天,曹春玉才向儿子儿媳透露真相“:妈妈今天结婚了,你们以后好好过。”看着李欧开车将妈妈接走,段建辉心里不是滋味……

李贵才不沾烟酒,身体硬朗,曹春玉只是洗衣做饭、打扫卫生。两位老人在小区遛弯时,李贵才给曹春玉报站名,一口气能报40多个。曹春玉也讲起自己年轻时开吊车运木材的趣事。渐渐地,曹春玉内心的拘谨消散,将心融入新家庭。

11月29日,李贵才和曹春玉在家午睡,突然楼下锣鼓喧天,将两人吵醒了。李贵才一骨碌坐起身,揪着曹春玉的头发拳打脚踢,说她是妖怪变的,要害死他。曹春玉奋力挣脱,头发被老伴扯掉一缕,她忍痛躲到客厅里。李贵才追出来,从厨房拿起菜刀,挥刀冲她乱砍。曹春玉一口气跑到邻居家,战战兢兢地拨通李欧电话。李欧赶过来后,从床头柜里翻出药物给父亲服下,几分钟后李贵才睡着了。直到这时,李欧才告诉曹春玉,父亲患有间歇性精神病。曹春玉愤怒了“:这么大的事,你们为什么婚前隐瞒?”李欧自知理亏,一个劲儿说“对不起”。此后,李贵才间歇性精神病经常发作,病一来就像变了一个人,动不动就打曹春玉。好几次他半夜犯病,曹春玉穿着睡衣,哆哆嗦嗦躲到楼道里。每次病情过去,李贵才都声泪俱下向曹春玉道歉。

为不让儿子揪心,曹春玉向他隐瞒婚姻真相。有时儿子过来看她,曹春玉用厚厚粉底遮盖额头的淤青;她从不在儿子面前露出胳膊,生怕他看见伤痕。那些日子,她提心吊胆,时刻绷紧警惕的弦。她想过离婚解脱,可又担心回去何慧容不下自己。

2014年1月8日,李贵才再次精神病发作,双手将曹春玉的头按进放满水的浴缸里。曹春玉拼命挣扎,发出声嘶力竭的惨叫。邻居听到呼救破门而入,这才救了曹春玉。当晚,她拨通李欧电话“:再与你爸生活在一起,我迟早会死在他手里。我要离婚!”李欧只好答应下来,并说服父亲。

1月15日,曹春玉与李贵才办理了离婚手续。曹春玉再次拎着行李回到儿子家。段建辉问妈妈“:你不是说过得好好的?怎么就离婚了?”曹春玉撒谎说“:对方性格急躁,我也缺乏包容。”何慧正在厨房切菜,使劲用菜刀“咚咚咚”剁案板。

曹春玉两年两次改嫁,谣言蜂拥而起:有的说她靠婚姻换吃换喝;有的说她命里克夫……邻居讥讽何慧“:你还上什么班?婆婆离次婚,就够你们吃喝好几年。”何慧已有4个月身孕,这让她情绪波动很大。2014年3月,她向段建辉下通牒“:如果半个月内不将你妈送走,我就去做人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