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肖子再入歧途,全地球找“净土”只为拯救你

Zhiyin - - 目录 - 16岁儿子成赌徒,内疚父亲放弃事业做陪读

施恭升,是福建省福清市人。他在山西开砖厂,资产上千万。可就是这样一个事业有成的父亲,却遇上了一个败家的儿子。

十年的时间,施恭升数次将儿子拉回正道:当16岁的儿子染上赌瘾,施恭升放弃事业做陪读父亲;儿子高考无望,施恭升带他远赴南非辛苦创业;当儿子又沾上毒品,施恭升毅然带他回国戒毒;儿子遭遇牢狱之灾,施恭升坚定守护儿子归来……这一路,施恭升千金散尽,全地球寻找最后的“净土”。最终,父亲的苦心得到回报了吗?

2006年8月,施恭升接到了老家妹妹打来的电话: “哥,你赶紧回来吧,小勇赌博都欠债32万了……”什么?儿子赌博?施恭升听完,如五雷轰顶。他迅速交接工作,迫不及待地赶往机场……

1966年出生的施恭升是福建省福清市龙田镇人,初中毕业后便四处打工。1986年,他与同村李兰真相恋结婚。1990年3月,儿子施勇出生。儿子三岁时施恭升远赴山西太原,与当地朋友一起合开了一家砖厂。

创业初期,砖厂的一切程序他都要亲力亲为,一年才回家一两次。长期空虚,让妻子李兰真渐渐地迷上了打麻将,对儿子施勇也疏于管教。1999年8月的一天,施恭升接到母亲电话,母亲告诉他,李兰真又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儿子在同学家过了一夜。施恭升赶回家跟妻子大吵了一架,然后把施勇寄养到母亲那里,又匆忙赶回砖厂。

回到太原,施恭升把对儿子的牵挂揣在心里,全力投入砖厂经营。几年辛苦打拼,砖厂盈利可观。2002年8月,施恭升激动地给母亲打电话“:妈,等我赚到这一笔就有五六百万了!发展好的话,挣上千万没问 题!”谁知,母亲却在电话里说“:钱赚得再多,还不如管好儿子。”施恭升不以为然。

2003年,施恭升的砖厂进入高速运转。他陆续从电话里得知儿子的消息:逃课、打架、考试倒数……他忙得顾不上管,只是把儿子每天的零花钱涨到三百元。谁知,有了钱以后,施勇结交了一帮不良少年天天逃课去网吧。有一次奶奶在网吧找到他,抄起扫把打过去,结果被地上线路绊倒,磕破了胳膊,血流一地。得知消息,施恭升赶回家把施勇猛揍一顿,然后动用关系,把他调到另一所中学,还把儿子的生活费降到每天15元。他哪里知道,儿子竟然染上了赌瘾……

2006年8月26日深夜,施恭升一路颠簸回到家中。看到妻子李兰真,他甩下行李,上前就给了她一巴掌。施勇也赶紧跪在地上,低下了头。施恭升气得一连踹了儿子好几脚,一家人哭成一团。

在多方了解后,施恭升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原来,自从施恭升严控了生活费,施勇开始为没钱上网发愁。这时,他在朋友阿灿的蛊惑下学会了赌博。哪知,高二那年,他就欠下两万元的赌资。那些朋友催他还债,施勇只好以考学为名找父亲要了两万元的补课费,这笔钱很快被他赌掉了。不到一个月,施勇又欠下

5万的赌资,他找朋友借钱又赌,结果越赌越输,欠款达到7万多元。

后来,他无意中发现了母亲的首饰盒,便把里面的金首饰带出去,当作赌资还了欠款。2006年五一放假,他去奶奶家吃饭,又趁机把奶奶的存折拿出来,将上面的20万元钱转到自己卡上,然后在金店买了一些相似的金首饰放回母亲的盒子里。

哪知不到一周时间,他又把手上的钱赌光。阿灿对他说“:你就先借呗。三分利息的话,我保证帮你借到。”施勇答应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欠下赌资高达32万。2006年8月,奶奶摔下楼梯,腿部骨折,住进医院,赶来照顾的姑姑交钱时才发现卡上已经空无分文。施勇见隐瞒不住,这才一并坦白自己长期在课余时间参与赌博的事。

儿子顽劣至此,施恭升气愤难抑。他帮儿子还了赌资,重新存了20万到母亲存折上。每当想把儿子猛揍一顿时,他就会想到自己父爱的缺席,想到儿子哭泣的眼神,想到母亲曾经的劝诫,终于领悟:与其给儿子万贯家财,不如给他一个健全的世界!

想明白这些,他做了三件事:一、找到一个职业经理人帮忙打理公司;二、给儿子再次转学;三、在儿子新学校旁边租个房子,每天接送他上下学。

父爱的回归,让施勇发誓要好好学习。但好景不长,一次上体育课,阿灿等校外青年翻墙进校找到他,施勇终于忍不住跟着他们翻墙出去。得知儿子不见了,施恭升根据以往施勇坦白的地址按图索骥,终于在一座小山包找到正在赌博的他们。下山时,两人经过一个湖边,施恭升站住了“。施勇,如果你再不改,我在这世上活着也没意思。是爷们就给我一句话,今后改不?”施勇低着头,不敢回应父亲。施恭升见儿子不答应,气急之下,纵身一跃,跳入湖中!施勇见状,连忙一边呼救,一边跳下河救父亲。山上的赌徒听到呼救声,也赶下来,一起帮忙救上了施恭升父子。

其实,施恭升会游泳,望着吓哭的儿子和他的那帮“朋友”,他突然意识到, 只有带儿子彻底脱离了这帮混混,才有希望戒赌。2007年6月,施恭升联系远在南非做生意的表弟,决定带儿子一起去南非。为此,他卖掉砖厂一部分股权,凑足20万元盘缠。一周后,两人飞到了大洋彼岸的南非约翰内斯堡市。

在约翰内斯堡,表弟家没地方住,他们只好睡在狭窄的过道。一开始,父子俩主要是在路边摆摊,卖一些钥匙扣、剃须刀等小物件。有一回,他们刚摆下摊位,当地警察就带着警犬过来清理,父子俩吓得连货都没收,慌不择路地逃跑,两人拼命跑出三条街,才把警犬甩掉。最终,父子俩躲在漏雨的小巷里,抱头痛哭。施勇忽然间读懂了父亲的艰辛和不易。

从那以后,施勇像变了一个人,每天主动帮父亲摆摊,还自学英语,晚上有空就在网络上学习经商管理的课程。他的变化,施恭升喜在心头。2008年6月,施恭升又卖掉砖厂一部分股份,凑够100万,终于在当地开了一家自己的超市。在他们的用心经营下,超市仅用一年时间就收益40多万。

店里人手不够,2009年年底,李兰真也来到了南非。施勇自学开车,考到了驾照,可以帮父亲进货了。眼看生意大好,施恭升决定在郊区再开一家大型超市。为此,他卖了砖厂的全部股份,筹资300多万投入超市建设。2011年5月,他又从国内进了500多万的货。不料,国内的很多女装、鞋包等商品,并不能满足当地市场的需求。最终,这些货都积压在了货仓里。

五百多万的货,简直是父子俩的全部财产!为了处理这些货,施勇请了一个黑人帮忙看店。施勇经常跟这个黑人倾诉眼下的苦恼。一个傍晚,这个黑人趁没人时从兜里掏出一小包面粉类的东西,告诉他“:吃了,就没有烦恼了。”施勇将信将疑地按照黑人教的方法做了。果然,他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惬意。此后,一见到施勇愁眉不展,黑人就给他一点白粉。半个月后,施勇才醒悟过来,自己沾上了毒品。

一个月后,施勇回想起自己赌博的经历,想到父亲为他做的一切,他决定无论如何也要悬崖勒马。一天晚上,他驱车赶到市区,找到父亲,长跪在地上,痛哭着向父亲忏悔。施恭升听完儿子的话,如同当头棒喝,他没想到,自己千辛万苦取得的一点成绩,就这样又一次就被打回原点!甚至更糟!

此刻,还有什么比让儿子戒毒更重要的呢?施恭升心急如焚,他安排妻子留下来守店,2011年年底,施恭升带着儿子登上回国的班机。回国当天,他就带儿子去了福清市戒毒所。然后在戒毒所旁边租了一个单间,以方便探视。因为吸毒时间短,毒瘾不深,施勇

戒毒很顺利。半年后,施勇从戒毒所出来,2012年6月8日,施勇跟着父亲回了老家。

回到熟悉的家乡,施勇感慨万千。推开家门,看到体弱多病的奶奶,他更是愧疚得难以自抑。这天,施恭升做好饭,来儿子房间叫他,发现儿子正紧张地把电话按掉,他心里咯噔了一下。饭桌上,他故意问“:刚才谁来的电话?”施勇犹豫着说“:阿灿。”阿灿,不就是那个带儿子走上赌博之路的坏小子吗?施恭升内心颤抖起来。他意识到,为了儿子,他们必须再次出门了。于是,他联系了在安徽开鞋厂的一位远亲,说明了情况,并定了行程。哪知,启程前的一个晚上,几个邻居惊慌地跑到家里对他说“:你儿子砍人了,砍人了!”

当时,阿灿的胳膊已经被划开几道口子,鲜血直流。施勇正拿着沾血的水果刀怒目圆睁地看着他“:都是你!害我到今天的下场,你还敢来借钱!”施恭升扑上去,夺下儿子的水果刀,老泪纵横。

一周后,福清市公安局的法医鉴定阿灿为二级轻伤,施勇将面临着一年的有期徒刑。奶奶得知噩耗,气得当即晕倒,不久,便突发脑溢血去世。那一天,施勇长跪奶奶灵前,嚎啕大哭。7月11日,施勇被带走的当天,施恭升偷偷跑到街上买了一瓶安眠药。7月13日晚上12点,他吞下大半瓶安眠药准备自杀,恰巧被破门而入的妹妹发现,及时将施恭升送到镇医院。幸好,施恭升服用的量不算多,洗胃后捡回了一条命。

远在南非的李兰真得知情况,低价转卖了超市,两周后,她回到丈夫身边。施勇在福清市监狱服刑期间,夫妻俩每到探望时间,就煮好儿子最爱吃的海鲜杂烩饭,装在保温杯里给他带过去。当施勇隔着窗口,望见彷佛苍老十岁的父亲,悔恨得直打自己的头。李兰真心碎地抽泣“:勇,是妈妈对不起你。如果小时候照顾好你,一切一定不是这个样子。”施恭升语重心长地对儿子说“:勇啊,我们等你出来。一切从头开始。”施勇流着眼泪点点头。

为方便照顾儿子,夫妻俩在福清市监狱旁租了一个临时房。房间仅够放下一张床、一个电磁炉和一个电饭煲。为了让儿子出狱后有个好的起点,施恭升把手里的10多万元钱全部投到一个亲戚的海鲜加工厂。李兰真为了撑起这个家,一个人打了两份工:上午在超市当卫生员,下午在街边摆摊卖小点心。

2013年7月8日早上,施勇出狱了。他跪倒在父母面前,久久不愿起来。这次,施恭升做了万全的准备,为了让儿子彻底摆脱过去,他提早买了8日下午去云 南的车票。因为李兰真做得一手好食杂,他们商议一起去云南丽江,开一家食杂店。

刚到丽江,全家人挤在廉价的宾馆里。白天出去寻找店面,晚上回来三个人并排横躺,脚放在椅子上过夜。半个月后,他们找到了合适的店面。当时,他们手上只有一万元钱,施恭升找妹妹借了六万元,把店盘了下来。施勇则应聘了的士司机,白天帮忙装修店面,晚上开的士赚钱。店面从装修材料到布局,每一个细节他都亲自参与。

2014年年初,独具民族风格的小店开张了。施勇瘦了、黑了,但笑容也多了起来。起初,店内的生意非常冷清。李兰真做的小吃手艺虽然好,但是不符合当下年轻人的口味。为了改变状况,施勇又埋头研究日本料理和韩国菜。他自己研制酱料和创意菜,规定每位消费超一百元的顾客,可以免费品尝自己的肉酱。通过不断探索,半年后,他终于成功留住一些回头客。随后他又制定了优惠措施。功夫不负有心人,小店的生意渐渐风生水起。施恭升夫妻看着儿子独立起来,乐得合不拢嘴。

2016年年初,小店的月收入达到了五万,高人气的客流量让小店成了街上一道靓丽的风景。施恭升高兴之余,心里又涌出一股惆怅。这些年为儿子四处奔波,他把骨子里创业的雄心深深埋藏。如今,儿子走出人生困境,他总觉得心里少了什么。

2016年5月,施恭升接到以前砖厂合伙人的电话,告诉他现在效益还不错。施勇试着问父亲“:爸,我们现在手上有点钱,要不,投资个砖厂?”施恭升笑起来: “好是好,但是我走了,你咋办?”施勇懂得父亲的担忧,他把父母双亲拉到客厅,面对奶奶的遗像跪下,发誓再也不沾染恶习。他还把银行卡交给母亲“:妈,里面有30万,是我给父亲投资的钱,以后我的卡就放在你这里,店里的钱也都归你管。”他又对父亲说“:爸,我每一次误入歧途,都是你舍弃一切把我拉回来。我的生命是你给的。你放心吧,为了你,我也会活出个人样的!”施恭升抱住儿子,流泪道“:儿啊,你取得现在的成绩,爸爸为你高兴,但爸爸还是为你捏把汗。父爱不是唯一的堤坝,我不能守护你一辈子,以后的路还要你一个人走。只有时刻勒紧冲动的缰绳,远离一切污染源,你才能真正成人!”施勇含泪答应。

2016年10月,施恭升拿着儿子给的钱,重新杀回山西,盘到了太原另一家砖厂,准备大干一场!施勇跟父亲齐头并进,着手把小店做成连锁品牌。他心里憋着一口气:一定要好好努力,证明给所有人看!

回 勇

在守护儿子的路上,施恭升走得艰难却执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