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骨精”难过生子坎,用学霸精神战抑郁

Zhiyin - - 目录 -

当今社会,越来越多读书多年奋斗多年的知识女性,为孩子辞职归家,做了自己并不擅长的“管家婆”,角色的冲突和压力让他们极易患上抑郁症。

代贺,就是这千万全职妈妈中的一位特例。她曾是海归学霸,就职于世界五百强企业,拥有人人艳羡的光环。婚后,她无奈成了管家婆。种种落差,使她不仅患上了抑郁症,婚姻也因此触礁。但是她心有不甘,沉淀数日后,她发起了一场“自救运动”。两年后,她不仅“重获新生”,还用自己独特的方式,拯救了百万个不开心的全职妈妈。以下是她的幸福解码—————

优秀小半辈子,海归女秒变“管家婆”

代贺,1989,1989年出生于辽宁铁岭,是家中独女。从小到大,她成绩优异,乖巧懂事,父母常常以她为傲。

2007年9月,代贺在西安外国语大学英语系读大二时,参加了学校社团的演讲。台下,一位男生被她动情的演讲所吸引。一番交谈后,代贺得知,男生叫袁泽陆,是西安交大计算机专业的大二学生,与自己同岁,北京人。当听说袁泽陆刚从西藏骑行回来时,代贺对他有了一些崇拜。渐渐地,他们互生情愫,走在了一起。大三时,代贺被学校派到美国做交换生,学习高级翻译以及PR公共关系。袁泽陆也被学校派去台湾做交流。朝夕相伴转瞬成了望眼欲穿。

为了将爱情进行到底,2011,2011年,代贺放弃了美国读研的机会,毅然回到北京做起了“北漂”,安心地等着还在西安读书的袁泽陆学成回京。

代贺幸运地进入了顶尖外企:苹果公司。拿到offer那刻,她激动地给远在东北的父亲打了电话。之后,每当代贺的父母看到朋友用的苹果手机,就自豪地告诉对方,我女儿在这家公司工作。做着“白骨精”,背负着让父母骄傲的重壳,代贺忙碌且充实,除了偶尔被社区大妈敲门索要暂住证以外,她爱上了北京。不久,热爱电商的代贺又跳槽到了京东的奢侈品部门,朝九晚五,一周上六天班的她依旧乐此不疲,半年之内她从普通职员做到了采购经理。

2013年6月,袁泽陆回到了北京。7月27日,闺蜜约代贺一起来三里屯看电影。

开始放映时,代贺突然看到了自己的照片在大屏幕上,之后播放的视频中,袁泽陆深情款款地说“:我不懂浪漫,也不知怎么表白,但是我愿意用余生来给你幸福。小贺,嫁给我好吗?”说完,袁泽陆出现在了她的身边,双手托起戒指,单膝跪地,向她求婚。内心被突然而至的幸福填满,代贺泪流满面。她用力地点头,答应了求婚。婚后,袁泽陆和朋友一起创业。一个是知名企业的采购经理,一个是创业中的超级学霸,婚后的甜蜜弥补了他们多年异地恋的焦灼。他们成了朋友眼中的模范夫妻。然而现实的逼仄很快如期而至。蜗居在8平米的租屋里,谈着再美好的理想,也容易疲倦。可看着工资进账和蹭蹭上涨的房价之间的不可调和的矛盾,代贺开始思索,什么才是出路。

偶然的机会,代贺认识了一位做淘宝店的朋友。对方坐在代贺对面,大谈她月入百万的商业帝国。那一刻,代贺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她想,创业是老天留给自己改变命运的最后通道了!

于是,2014年3月,在一个飘雪的日子,代贺向领导递交了准备已久的辞职信。袁泽陆在公司门口等着,她一路蹦跳着扑向他怀里。那一刻,她感觉自己内心的热度能融化所有的冰雪,尖叫着“:我要创业啦!我要当老板啦!”代贺利用自己这些年积累下来的人脉和渠道,开了一家售卖奢侈品的淘宝店。她兴奋地投入了创业准备中:从学习网页制作、运营,到选择产品、设计logo、洽谈供应商。代贺每天最期待的就是和下班回家的袁泽陆讨论创业思路,经常熬夜到凌晨一两点也不觉得累。不料,刚两个月,代贺就怀孕了。一天,发完货后,代贺有些小产的征兆,她被迫听从丈夫和父母的劝说,放弃创业,回归家庭。

曾经的海归学霸,全球500强企业的优秀员工,人生却止步于生娃,代贺心有不甘。她背着家人出去找工作,但四处碰壁。最后,她只得自我麻醉“:终于有机会休一个365天的年假了!可以看好多的综艺节目和偶像剧啦!”

这种自我催眠很快就成了噩梦。一天,代贺把所有电视台都看到出雪花儿了,热播剧《甄嬛传》和《来自星星的你》都看到第3遍了,她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抱着枕头,强烈的孤独感涌上心头。从东北远嫁到京郊,代贺举目无亲,唯一能陪说话的就是袁泽陆了,而如今他陪在身边的时间几乎按分钟计算。虽然每天都住在一起,但感觉比以前异地恋更陌生。一次,袁泽陆回家特别早,代贺高兴坏了,挺着大肚子做了好几道 菜,她心想:等会吃饭一定把这几天攒的好玩的事说给老公听。端上最后一盘菜,她兴奋地坐下来正准备开口却停住了。袁泽陆看代贺呆住了,问“:怎么啦,不是说有话讲给我听吗?”“我……我……”代贺突然眼泪刷刷掉下来,无助地大哭“:我给忘了!!”

几天后,代贺出门买菜,一位卖菜大妈缺斤少两还不承认,惹得她大怒,两人争执了起来。没想到大妈扯着嗓门嚷嚷道“:今天才周三,你一个年纪轻轻的姑娘来菜场买菜,不出去工作,肯定是靠男人养着的吧?既然花的别人赚的钱,你犯得着这么心疼吗?”大妈的喋喋不休,引来了众人围观,代贺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吓得灰溜溜地逃跑了。从此,她再也不敢去那家菜场。回家后,她抱头痛哭了一顿。

有几次,孤独难耐的代贺打开微信想给闺蜜发语音,却发现自己竟然退化到说话都不利索了。刷开朋友圈,满屏都是朋友出国、奋斗的美好。此刻屏幕外的她只能窝在家生娃……

一次,代贺说她看中了一款滑板车,袁泽陆反问道“:你现在怀着孕,买那东西有用吗?”她突然大哭道“:我不就是没赚钱吗!我读了那么多书,走过那么多路,不是用来给你生孩子的!”袁泽陆吓坏了。可他也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努力工作,希望给她加倍的惊喜和安全感。

一天,袁泽陆加班回到家,一脸喜悦地告诉代贺: “今天我签了个大合同,以后可以给你买买买啦!”袁泽陆的宽慰,在代贺看来,成了他们差距变大的佐证。他一路朝前狂奔,她却困在深渊。想起自己读了那么多年的书,曾经那么独立自强,如今却像个苍老的妇人一样没有光彩;想起几个月前还充满狼性地准备创业,现在却像个任人宰割的羔羊一样无助,代贺过去25年的自傲散落一地,觉得自己这辈子,废了。她开始变得极度敏感,夜夜枕着眼泪入睡。

一天,代贺在网上查询了很多资料后,发现自己可能患了产前抑郁症,于是她去看了心理医生。医生发现,代贺从小到大一直以自己熟悉的方式扮演着优秀的角色,从未失败。但在全职太太领域,代贺是个完全的生手,一点点的挫败,导致了她精神的崩塌。怕影响胎儿的发育,医生不建议她吃药,建议她学习音乐、画画等干预疗法,分散注意力,找到一点快乐因子。那个快乐因子,只要能不断放大,就可能逆转她的不安。医生还告诉代贺,她目前的烦恼,多数时候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把一件事做到极致,这不就是学霸精神吗?代贺一下就听懂了,她觉得,即便做全职太太,她一样可以像考试和工作一样,成为NO.1!

自救成功的“呆小贺”,有个幸福的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