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存愧疚,恶补父爱不问究竟

Zhiyin - - 目录 - □编辑/戴志军

但凡有孩子的家庭,夫妻离异后,必定会有一方失去孩子的抚养权。失去的这一方,对孩子会多少心存愧疚,并尽力进行补偿。辽宁省铁岭市一个政府官员栾凤毅就是这样的人。

数年前,栾凤毅与前妻离异,2,2岁的女儿栾阳判给前妻抚养。此后,栾凤毅再婚生子,儿子高考及第前程似锦,自己也仕途平稳一帆风顺。可跟着前妻生活的女儿,却落魄困窘。愧疚之余,栾凤毅决定尽力补偿女儿。面对父亲的补偿,女儿由最初的不太习惯逐渐变得心安理得,进而内心开始膨胀,并动起了“坑爹”的歪心思……

今年57岁的栾凤毅原本在铁岭市一家县级砂石管理所工作,,19891989年调到市政府工作。栾凤毅为人厚道,工作勤勉,几年后被任命为一个部门副主任。事业上一帆风顺的他,内心却有着难言的隐痛。

原来,32,32年前,栾凤毅因感情不和与妻子离婚, 2岁的女儿栾阳被判给前妻罗曼,他每个月支付抚养费,直到她满18岁为止。次年,栾凤毅与黄亚莉结婚,不久生了一个儿子。婚后,黄亚莉对丈夫管得较严,栾凤毅看望女儿的机会不多。从县城调到市区后,栾凤毅与前妻和女儿更是几乎断了来往。

2007年5月,栾凤毅接到前妻的电话,称女儿栾阳当月就要结婚了,要他回一趟县城,参加女儿的婚礼。栾凤毅这才想起,自己有六七年没有和女儿见面了。他赶紧向领导请了假,又向妻子说明了情况。女儿结婚当天清早,他便从市区赶到了县城。

婚礼上的女儿亭亭玉立,栾凤毅差点认不出来了。女儿见到栾凤毅时,却愣了半晌,没认出来是谁,罗曼赶紧说“:这是你爸。”栾阳客气地朝栾凤毅点了点头,接着便招呼其他客人去了。女儿对自己陌生又漠然的态度,令栾凤毅好不尴尬。●

趁婚礼间隙,栾凤毅从前妻嘴里得知:自从离婚山后,罗曼便独自带着女儿,再未嫁人。10年前,罗曼下岗后,开了服装店,勉强维持着生活。因忙于生计,罗曼无力关照女儿的学习,原本就成绩平平的栾阳,高 中毕业后,便到一家电脑专卖店打工。打工期间处了个对象,名叫夏祥。3年后两人开了一家电脑经销部,生意时好时坏。因没钱买房,他们结婚后只能住在男方父母位于城郊的房子里。

前妻的讲述,让栾凤毅内心一阵阵愧疚。儿子的生活条件比女儿优越,又考上了大学。女儿却要什么没什么,始终挣扎在温饱线上,很难有出头的机会。如果自己当年没离婚,女儿就会享受完整的父母之爱;或者即使离了婚,若他坚持要抚养权,那么,她的经济条件、教育环境也会大为改观,何至于落到如今的困窘境地?想到这里,栾凤毅心痛不已。

2008年初,栾阳生了个儿子。栾凤毅便经常利用业余时间,到县城看望外孙。他给外孙买各种玩具,看着外孙拿着小玩具咯咯直笑,栾凤毅既高兴又难过:如果当年自己对女儿也有这么好,给她这么多的爱,

那该多么好啊!愧疚感日渐加深的栾凤毅,决定加倍补偿女儿。获悉县城的电脑市场行情不佳,他便帮助女儿把专卖店从县城搬到市人大一楼。凭着自己的人脉,栾凤毅帮女儿与市政府采购中心建立了业务联系,专门为政府供应计算机及零部件耗材。

被父亲如此关爱的栾阳起初还不太习惯,但后来她从母亲那里,获悉了父亲的心结:他之所以如此不遗余力地帮助她,完全是为了弥补亏欠她多年的父爱。母亲透露的情况让栾阳心潮起伏。想想自己多年来缺少父爱,长年和母亲过着困窘的生活,栾阳便心安理得地接受了父亲的种种弥补的行为。

有了父亲的鼎力相助,栾阳的生意一天天红火起来。赚了钱,栾阳决定提升生活品质,她开始逛商场买时装,购名包买首饰。从千儿八百到一两万,只要自己看上的衣物,她一掷千金,毫不吝惜。

此外,栾阳还经常和丈夫到大连、北戴河和青岛等地旅游,每次花销都过万。

起初,栾阳的公婆觉得她花钱大手大脚,劝她过日子要放眼长远,细水长流。栾阳将头一摆“:别担心,我老爸在政府当官。有他罩着,赚钱不愁。“”你爸还有你弟弟要照顾呢。“”我弟弟从出生到现在,一直过得比我好,又是大学生,我爸该给他的都给了,现在应该补偿补偿我了。”渐渐地,栾阳觉得父亲不管帮她多少,都是他应做的,必须做的。

听栾阳这么说,公婆不再劝阻。而丈夫夏祥则乐得过着这种富足自在的生活。夫妻俩一天到晚呼朋唤友,大宴宾客,在亲友面前过足了土豪瘾。每次看见女儿因经济改善而笑靥如花的脸,栾凤毅内心就十分欣慰,那一度沉甸甸的负疚感,也在逐渐减轻。

但栾凤毅不知道的是,自己的这种补偿已经过了度,虽然短时间内收获了女儿的笑脸与感激,却埋下了一个巨大的隐患……

补偿无度,坠入女儿坑爹陷阱

2012年3月的一天,正在办公室忙碌的栾凤毅,听到有人敲门。抬头一看,来访者竟是女儿栾阳!从未主动找过自己的女儿,今天竟“大驾光临”,这让栾凤毅有些受宠若惊。他赶紧让女儿坐下,随后询问她的生意、家庭情况。栾阳心不在焉地一一回应着。

聊了一会儿,栾阳突然说“:爸,我和政府采购办有个150万的生意,是为市人事局更换一批电脑,这笔生意肯定能赚钱。”栾阳一边说,一边从包里拿出几张采购单,其中有1个单据就是市人事局的150万采购单。栾凤毅看了一眼采购单,惊喜地对女儿说“:你太 厉害了,能弄到这么大的订单呀!”栾阳避开爸爸的目光,接着说“:但这笔生意需要自己先期垫付货款,年末才能结账。我手头上没那么多现金,您能借我30万吗?等结账了再还您。”栾凤毅沉默了。原来,他虽是一个政府官员,但月薪并不高。而儿子每年的学费和生活费要几万,老两口自己还得吃饭穿衣,所以根本没什么积蓄。让他一下子拿几十万,他真拿不出来。

见父亲半晌不语,栾阳的脸色马上阴沉下去“:算了,我知道,弟弟上大学要花钱,您哪里顾得上我!”说完,准备起身。女儿的话像针一样扎进了栾凤毅的心,他对她说“:我确实没积蓄,但既然你急着用钱,我就来想想办法。”栾阳的脸色这才缓和下来“:我也不会让您白借的,我会给利息的,比银行高。”

第二天,栾凤毅将女儿借钱做生意的事情跟下属韩方说了,而且特意强调有高额利息。韩方30岁出头,栾凤毅平时对他非常关照。沉吟片刻,韩方说“:我今晚回家跟妈妈商量商量再说吧。”

可第二天,韩方没动静。第三天、第四天,他还是没给栾凤毅答复。栾凤毅也不便催韩方。但栾阳等不及了。第五天,栾阳再次来到父亲单位,她让父亲将韩方叫到一起,再次将那笔大采购计划说了一遍,并强调只借一个月,20万元给2万元的利息。一个月期满,连本带息地还给韩方22万元。栾凤毅也在一旁帮女儿说话“:她要是还不上,我把房子卖了还你!”领导的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韩方只好同意了。栾阳写了张22万元的欠条,栾凤毅在女儿名字后面加上了自己的名字,以示郑重。当天中午,韩方到银行取出20万元现金,亲手交给了栾阳“:一个月之后,你一定要还给我啊!”栾阳满口答应下来,随即带着现金离开了。

3天后,栾阳再次来到了父亲的办公室,并带了一个40岁左右的陌生女子。栾阳开门见山地对栾凤毅说“:爸,我那笔订单得垫付三四十万,所以还得再借15万。我知道您手头已没钱了,所以特地将小额贷款公司的黄晓琳经理叫来了,我向她贷款,您只需再找一个同事,一起给我担保一下就行。”

栾凤毅皱了皱眉头,栾阳赶紧搂着他的胳膊摇晃起来“:爸,眼看150万的大订单就要到手了,您忍心看见煮熟的鸭子飞掉吗?”见女儿神采飞扬的样子,再想想前面已经帮了她20万,不如再帮一把。他再次找来韩方。韩方和栾凤毅也是同样的想法,觉得20万都已经帮了,再帮她担保一下又何妨?两人便在担保书上签了字。栾阳顺利地从黄晓琳所在的小额贷款公司借到了13.5万元(黄晓琳提前扣除了1.5万的利息)。

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按约定,栾阳应该还钱给

韩方了。在还款最后期限到达前,栾凤毅给女儿打了个电话,让她兑现还款承诺。栾阳满口答应。

5月的一天,栾阳约上韩方,将一张金额为42万的支票递给韩方“:这是你和黄晓琳连本带利的钱。黄晓琳的钱由你代我还给她吧。”韩方高兴地答应下来。

谁知,韩方将支票递给银行之后,银行告诉他需要3个工作日核实。3天后,当韩方再次来到银行时,却被告知这是张空白支票,根本没有钱。韩方心里一沉,当即便打电话将情况告诉了栾凤毅。栾凤毅闻言大惊,他马上打电话质问女儿“:你给韩方的是张空头支票,你这不是在骗我吗!”“这件事我也是才知道的,刚才给市人事局打电话,他们说弄错了,钱没打进来,等下笔钱到的时候再给他吧。”听女儿言辞恳切,栾凤毅再次选择了相信。但韩方觉得事情蹊跷,他让栾阳重新给自己打了个欠条,代替了此前的那张欠条。欠条上写明,栾阳欠韩方本金20万,利息4万,合计24万。

欠条重打后,韩方暂停追债。几天后,栾阳再次向父亲借钱,栾凤毅这次有点警觉了“: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实话!”“前面那些钱我都用来打点关系了。我如今已骑虎难下,若不跟进,就会前功尽弃。到时,女儿就会比以前更惨。您就忍心看着女儿上街要饭吗?”栾阳的声音哽咽了。栾凤毅的鼻子也发酸了,他把心一横,决定帮到底。

就这样,栾凤毅瞒着妻子黄亚莉,又相继向亲友借了33万多元,全部给了栾阳。然而,栾凤毅没能等来女儿生意成功的捷报,却等来了法院的传票……

坠落深渊,代价惨重回头是岸

2012年9月初,栾凤毅与韩方同时收到了法院的传票。原告是小额贷款公司的经理黄晓琳。原来,栾阳同样没按时归还黄晓琳15万借款。黄晓琳将栾阳告上法庭的同时,也将两个担保人一起告了。栾阳勉强还了4万,剩下的11万由栾凤毅与韩方负担。

韩方没想到,自己出于对领导的信任,出钱帮人解决燃眉之急,最终不仅未能要回欠款,反而平添一笔债务。韩方从此对栾凤毅怀了一股怨恨之情。平时在办公室见了面,也是绕道走;实在躲不过,也是勉为其难地点一下头,那脸色比哭还难看。

栾凤毅这次真的恼了。法庭判决下来后,他找到栾阳,当面质问她“:你借的这么多钱到底都干什么了?”栾阳赌咒发誓“:你放心,你是我爸爸,我绝不能坑你。“”我想你也不是那种害亲爹的孩子。但你借了那么多钱,都是老爸出面担保的,你不早点还上,让爸爸的一张老脸往哪儿搁呀?”栾阳说“:我再把项目盯 紧点,早点落实早点回款。”

栾凤毅是那种业务型官员,平时两耳不闻窗外事。更重要的是,他怀揣着一颗补偿女儿的心,一直相信女儿,从来就没将女儿往更坏的方面想,即使女儿将他彻底卖了,他还蒙在鼓里,一无所知。

2013年2月,栾凤毅再次接到了法院的传票。这一次,原告是自己的下属韩方。韩方迟迟等不到栾阳还款,追到她的店面,总是找不着人;打她的手机,被告知停机了。韩方感觉自己上当受骗,既然联系不上栾阳,那就告她的父亲吧!

面对韩方的控告,栾凤毅无从辩解,只能不停地道歉。2月底,双方在法院的调解下达成和解,法院每年扣除栾凤毅工资4万,直到还完为止。

此时,栾凤毅才如梦方醒,但为时已晚。债主们获悉情况后,纷纷上门讨债。妻子这才知道,丈夫竟瞒着自己捅了个天大的窟窿,她哭着警告栾凤毅“:如果不找到栾阳,把钱还上,我就死给你看!”

栾凤毅开始四处找女儿,结果联系不上,一气之下将她的电脑专卖店封了。最后,他找到前妻罗曼,复述了被女儿欺骗的经过,说到伤心处老泪纵横“:我对她这么好,她为什么要骗我?”罗曼也感到不可思议: “你给她发个短信,让她回来共同面对。”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两位老人如风中残烛,摇摇欲坠。

几天后,栾凤毅突然接到女儿一条莫名其妙的短信“:我恨你,没有你我不会到今天这个地步!”他伤心地问道“:为什么恨我?”“你把我的店封了,就等于断了我的后路。我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了。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随后,栾阳关掉了手机。

原来,栾阳当年在父亲的关照下,生意一度红火。可突如其来的巨额财富,让她的内心膨胀了。她疯狂地购物、旅游,呼朋唤友,大宴宾客。父亲弥补亏欠她的父爱,她则弥补自以为“穷困的青春”。

在挥霍无度及对店面的疏于打理中,栾阳的电脑专卖店早已收不抵支。2011年末结账时,她发现外欠电脑耗材款30多万元。那段时间,她整天发愁,也不敢告诉丈夫、公婆和母亲,她害怕失去眼前的一切。

面对债主每天的催债电话,栾阳思来想去,把希望寄托在了父亲身上。他不是口口声声说要补偿自己吗?那现在就给他机会,让他好好补偿女儿!

于是,2012年3月初,栾阳编造了与市人事局签下大单的惊天谎言,并据此向父亲借钱。她原本想将30万债务还上后,抓紧时间赚钱,然后把借款还上。可不幸的是,那段时间市场行情惨淡,栾阳使出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未能扭转专卖店亏损的势头。她只好继续

编造谎言,继续欺骗父亲。栾阳所做的一切,均瞒着丈夫和公婆,他们对此并不知情。

2013年1月,已负债70余万的栾阳,将孩子留给爷爷奶奶照顾,借口到沈阳开拓市场,带着丈夫一起到了沈阳,租了处公寓,而后注销了原来的手机号。丈夫夏祥感觉事情蹊跷,多次追问栾阳,是不是生意出了什么问题?她以各种理由敷衍。夏祥原本将信将疑,后来见确实没什么事,他也懒得追问。案发后,侦查机关深入调查后,发现夏祥对栾阳涉嫌诈骗一事确实不知情,所以并未追究他的法律责任。

栾阳躲了,栾凤毅惨了!当年借钱给他的债主们,在大骂栾凤毅伪善之余,将他告上了法庭。他每年的工资扣4万给韩方后,所剩的钱仅够基本生活;其他债主的钱,栾凤毅只能东拼西凑。债主们看在栾凤毅大半生为人老实的份上,一再延缓追债。

栾阳获悉父亲被告的消息后,本有愧意,可当她听说父亲封了自己的专卖店后,愧意便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对父亲的怨恨“:你亏欠了我20多年,现在让你承担这么点压力,你就觉得受不了吗?”于是,栾阳给父亲发了那条充满怨愤的短信。

被女儿骗得背负一身巨债,还被她怨恨;妻子埋怨自己,同事鄙夷自己,栾凤毅被折磨得极度憔悴。

2013年5月21日,包括韩方在内的债主到铁岭市公安局报案,警方随即将栾阳列为网上逃犯。7月25日,栾阳在沈阳落网。自2014年3月26日法院开庭以来,先后三次进行了审理。2014年7月8日,法院做出终审判决,栾阳因犯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

栾阳坐牢的日子,栾凤毅每到法定的探监时间,便会准时去看望。可栾阳对他仍有怨言,经常见了面也懒得和他说话。但是,栾凤毅并未就此却步。2015年的一天,又是法定的探监时间。栾凤毅到了监狱。隔着那层透明的玻璃,栾凤毅发现女儿瘦了。他用手在玻璃上抚摸着,泪水涔涔而下“:女儿,爸想过了。以前,爸离婚了,没管过你,对不住你;后来,又过于宠溺你,导致你犯下大错,爸有责任。你要在监狱里好好改造,爸才会安心。就算爸死了,也会瞑目。”

望着原本富态的父亲,如今脸庞干瘪,栾阳哭了: “爸,对不起,是我错了……”父女俩多年的恩怨,在泪雨纷飞中,慢慢地消散。

此后,栾阳一扫过去消极的状态,积极接受改造。2016年底,栾凤毅接到消息,由于表现良好,栾阳可能减刑。获悉这一消息,栾凤毅再次老泪纵横……

(栾阳系实名,其他人系化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