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泪向前跑!那棵树下埋着妹妹的许愿瓶

Zhiyin - - 目录 -

2017年2月,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了黄宇的长篇自传体小说《破晓之日》,这部凝结着苦难和大爱的作品,感动了无数读者,大家纷纷留言“:这个世上真的有七色花,它就盛开在每个人的心里。”

原来,当妹妹患上重度红斑狼疮时,黄宇正在冲刺高考,因惊恐和绝望,他患上了抑郁症,勉强考上大专。为延续妹妹的生命,他营造了一个美丽的“童话花园”,为妹妹寻找生命的七色花,但妹妹的生命还是停留在了13岁,留下101篇《小公主日记》……父亲蓄须追悼妹妹,也患上抑郁症。如此绝境下,

黄宇怎么才能实现生命的破晓?

妹妹患绝症,冲刺高考的哥哥没有“魔法”

2008年2月的一个周末,广东省雷州市人民医院, 18岁的黄宇一边问妹妹黄一菲胸口疼不疼,一边偷看不远处正在跟医生说话的父母,见母亲在抹泪,他隐隐意识到,妹妹的病可能很凶险……

黄宇,1990,1990年出生,父亲黄信成是雷州市图书馆管理员,母亲陈嘉仁在雷州西湖公园工作,妹妹黄一菲比他小7岁。黄宇一直把幼小的妹妹当“公主”一样宠爱,黄一菲也非常依恋哥哥。

黄一菲喜欢童话,黄宇到音像店买回全套的日本动画片《花仙子》,黄一菲看得入了迷。每看一集,黄一菲就喋喋不休地问哥哥,世界上到底有没有神奇的七色花,能够让人化险为夷、心想事成?

每次,黄宇都刮着妹妹的鼻子说“:哪里有这种神花,只有你这种不懂事的小丫头才会相信。”黄一菲掐着他的胳膊说“:哥哥,肯定有七色花!”

2006年,兄妹俩深爱的爷爷得了晚期肺癌,不久离世,9,9岁的黄一菲抱着黄宇,大哭“:哥,我们找到七色花,就能让爷爷起死回生了,对吗?”

黄宇搂着妹妹,默默流泪,内心很恐惧。他没想 到,两年后,当他冲刺高考时,又一场风暴来袭。

2008年春节前夕,黄一菲身上长出一片片红斑,母亲以为是皮肤过敏,给女儿搽了药。不料,春节过后,那天,黄宇正复习功课,妹妹在旁边写作业,突然,她捂着胸口,大叫着倒在地上,被父母急送医院。后被医生确诊为重度红斑狼疮……

那天,办理完黄一菲的住院手续,父母才悲痛欲绝地告诉黄宇实情,并嘱咐他别让妹妹知道。

黄宇独自回到家中,立刻上网查询,得知红斑狼疮是一种绝症,他瘫跪在地,觉得他的世界塌了。

那段日子,父母不让黄宇守在医院,可黄宇上课没心思听讲,作业做不下去……他分分秒秒都在想着妹妹胸口会不会又疼了,身上的红斑是不是增多了。他每天都往医院跑,看到母亲泪眼婆娑,父亲在医院楼下抽闷烟,他心里涌起无限的绝望。

黄宇看到什么都烦躁,他不断地质问自己:学习有什么用?妹妹不在了,这一切都没有意义了。他整个人一蹶不振,父母怎么劝都没用,只能哀叹。

半个月后,黄一菲出院回家,她还以为自己得的是皮肤病,休息一下就好了。看到哥哥像变了一个人, 11岁的黄一菲很惊讶“:哥哥,你没好好学习,被老师批评了?”黄宇点点头。黄一菲笑了“:哥哥,你没有我,

不行吧?”黄宇强含泪点头“:从现在开始,我负责学习,你负责好起来!”黄一菲开心地不停点头。

黄宇努力捧起书本,可脑子里始终驱不走妹妹瘦弱、憔悴的影子。他在学校和家两点一线往返,不愿见任何人,听课总分心,烦躁时就想对窗外喊。

渐渐地,黄宇开始大把掉头发,经常头痛欲裂。睡不着的时候,他就在笔记本上胡乱地写着,妹妹问他在写什么,他只能强颜欢笑地掩饰“:我在写作!”黄一菲天真地笑道“:那哥哥以后要当作家!”

黄宇苦笑着,心却在哀泣。2008年6月,黄宇冲刺高考,被广州科技职业技术学院国际商务专科录取,迫于妹妹的病情,他无奈接受了这个结果。

此时,黄一菲是小学四年级学生,看着哥哥的大学录取通知书,羡慕不已“:哥哥,你去广州上大学,别忘了去大公园里,找一找七色花哦!”

“嗯!”黄宇眼圈一红,他多么希望能找到童话里的七色花,请它施出魔法,将妹妹的绝症赶走。

2008年9月,黄宇要去学校报到了,他舍不得离开妹妹。分别时,他把瘦弱的妹妹搂在胸前,叮嘱道“:你想哥哥了,就给我打电话。”黄一菲用手替他擦去泪珠,笑着说:“哥,你要好好学习,当作家,别整天想我!”兄妹俩在不舍中泪别。

此时,黄一菲靠服激素药丸治疗,原本清秀的脸庞,被药物摧残得日渐膨胀和扭曲,黄一菲意识到自己得了不好的病,可她怕父母哥哥伤心,只是偷偷地哭,当着家人的面,她总是一副快乐的样子。

黄宇看在眼里,心里更加压抑,睡不着吃不下,还总想发脾气。有一次,他砸坏了母亲最爱的小镜子,黄一菲捡起碎玻璃,用透明胶布拼接起来“:哥,妈妈最喜欢这个小镜子,她要是看到镜子碎了会难过的。”黄宇一边流泪,一边帮妹妹拼接镜子。

一天,黄宇从广州赶回雷州家中,得知父母带妹妹去了医院,心里一沉,急忙赶过去。只见医生正在处 理黄一菲身上的疱疹,病情加重的妹妹痛不欲生地惨叫着。父亲躲在一边,痛苦地用拳头砸墙。那一刻,黄宇几乎崩溃,狂奔着跑出医院……黄宇精神垮了,被医院诊断患上了抑郁症。父亲黄信成抱着儿子痛哭,家里有两个苦瓜,日子怎么过啊?

黄宇明知自己不能这样抑郁下去,却找不到疗救的办法。2009年3月,为了不让父母和妹妹担心,他谎称自己请了一个月假,回到家中。他想起了七色花,他决定给妹妹、也给自己一个实现梦想的机会。于是,他来到雷州西湖公园,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公园管理人员,因为母亲也在西湖公园工作,管理人员被黄宇的兄妹情打动了,当即答应。

此时正值春天,公园里开满了各色鲜花。那天,黄宇带妹妹来到西湖公园,在公园北侧湖畔,有一个如同童话般的花园,这是管理人员专门开辟出来的一小块花地,花丛里纷飞着美丽的蝴蝶。当黄一菲看到这么美丽的童话花园时,兴奋得全身的病痛好像一下全部消失了。黄宇领着黄一菲在花园里慢慢地游逛着“:自然界没有真正的七色花,但只要有一颗善良、勇敢的心,所有的愿望就都能成为现实,就等于找到了七色花。”黄一菲拉着哥哥的手“:哥哥,只要找到喜欢的花,那就是七色花。”此后,只要妹妹身体允许,回到家中的黄宇就带她到童话花园,他抑郁的情绪似乎也有点好转,还即兴编写一些童话,黄一菲给他鼓劲“:哥哥,你一定能当大作家呢!”黄宇刮着她的鼻子笑,他多么希望这样的日子能够永恒。

2010年3月11日早上,黄一菲醒来时,忽然发现自己的腿没有了感觉,惊恐地大叫“:妈妈,我的腿到哪里去了?”陈嘉仁以为她做梦了,说“:傻孩子,你的腿还在啊。”黄一菲摇着头“:妈,我的腿没有感觉了。”这时,陈嘉仁连忙下床穿好衣服,看了一下女儿的腿,发现她真的下不了床了。

3月12日,黄信成夫妇把女儿送到湛江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因为怕影响黄宇的学习,他们起初没有告诉他,但黄宇还是从父母吞吞吐吐的话中,明白妹妹病情加重了。3月20日,他请假赶到湛江。兄妹相见,黄一菲拿出在病床上给哥哥画的肖像,问像不像。攥着肖像,黄宇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看着妹妹憔悴的面容,他心如刀绞。

3月21日,黄一菲突然提出要跟爸妈和哥哥合影,黄宇便用手机拍了一张全家福。那时,他就预感到不好了。25日,黄一菲让哥哥去文具店替她买了一本漂亮的日记本,说自己准备写《小公主日记》,黄宇并没在意。第二天,黄一菲拿出日记本让他看,上面是她画

的一幅画,一个大哥哥好像在哭,旁边一个小妹妹举着太阳花

扮成的小兔子耳朵,想逗哥哥笑。黄一菲对哥哥说:“以后,哥

哥要天天开心,爸爸妈妈才开心……”她说这日记本将来要送给哥哥。黄宇只顾难过,没多想,陪了几天,在父母的催促下,回学校上课。

2010年5月12日下午,黄宇突然接到母亲的电话,母亲泣不成声“:妹妹……走了……”

黄宇顿时泪如雨下,他要立刻赶回家,然而,当日,广州台风来袭、暴雨肆虐,所有交通工具停运,黄宇被困在宿舍里,万箭穿心。

因为受台风和暴雨影响,第二天下午,黄宇才赶到家中,未能见上妹妹最后一面。

那段肝肠寸断的日子,母亲披头散发,捧着妹妹的照片自语;父亲时常“失踪”,每次黄宇都在妹妹的墓地找到他,父亲佝偻着背坐在坟前,地上散乱一地烟头。每次看到儿子,父亲忽然像抓住了救命稻草,抱着他失声痛哭,黄宇也不禁嚎啕大哭。

黄宇整理妹妹的遗物时,在她书包里发现了一张纸条:“哥哥,我写了一本《小公主日记》,共有101篇。以后,哥哥若是想我了,就拿出来看看哦。”黄宇这才想起妹妹不止一次说过要写日记,他在妹妹的书桌抽屉里,找到了他买给妹妹的日记本,打开第一页,看到妹妹的字迹:

“哥哥,我不在了,你不要哭鼻子哦,我会想你和爸妈的。我在那边也争取不哭不闹,如果我怕冷怕黑了,听到你们的笑声,我就什么都不怕了。

哥哥,你有时胆子太小了,像花仙子很小的时候一样,巫婆一吹大风,你就站不住了,这可不行。以后你要像拿到了‘花钥匙’的花仙子,勇敢无畏!”

黄宇看不下去了,眼泪大颗滴落到笔记本上。

今泪向前跑!妹妹的许愿瓶里装着哥哥的梦想

黄宇带着妹妹的日记回到学校。他抑郁症加重,学习无法正常进行,想办理退学手续。父母为了他的前途,劝他一定要拿到大专文凭。他每天狂躁不安,遇到刮风下雨天,心情更加糟糕,只能在妹妹的《小公主日记》里寻求安慰。

“哥哥,你一向很疼我的,我走了,不知道你会怎么伤心!哥哥,你是个男生,应该比女生更勇敢,哭几 声就行了,不然,爸爸妈妈看到更受不了!哥哥要当奥特曼,遇到什么苦,你都可以打败它!”

读着妹妹的日记,黄宇泣不成声,他抬头望着窗外,默默地说道“:妹,我想不哭,可是太难了!”

女儿走了,如今儿子又成这样,黄信成夫妇急得整天哭,黄信成也得了抑郁症,下班回家不见外人。暑假回家,黄宇见父亲的胡须很长,提醒他剃掉,父亲摇摇头。后来,黄宇才明白,长须是父亲对妹妹的默悼。黄宇让父亲看看妹妹留下的日记:

“哥,我都不好意思说,老爸那胆子比老鼠还小呢,我每次换药,老爸都躲得远远的不敢看。嘻嘻,我不在了,爸爸可能会哭趴下……哥,你就问爸爸:你哭啥,能不能把妹妹哭回来?爸爸要是说不能,你就告诉他,那就笑吧,因为笑一笑,能让天上的女儿不会害怕……”

黄信成看着女儿的日记,流着泪喃喃地说“:菲儿说得对,她不想一家人就这样难过下去。可看到你天天闷闷的,我和你妈又怎么高兴得起来呢?”

父亲的话让黄宇恍然顿悟。抑郁症会互相传染,如果自己垮掉,父亲也会垮掉,这个家就完了!

黄宇去书店寻找治疗抑郁症和励志的书籍,看到一本中医食疗图书,上面有可以舒畅心情的决明子药茶疗方,他回家找以前同学送给他的决明子时,无意间又在床头柜里看到妹妹写给他的一封信,信上还画了一张草图“:哥哥,我把一只许愿瓶埋在西湖公园童话花园左边的海棠花下,但你要等当了作家后,才能去把它取出来,里面有我想对哥哥说的话。嘘,什么话自己看,保密。”

黄宇意识到妹妹留下的这个许愿瓶里,装着对他的期待和希望,他要听从妹妹的嘱咐,先坚强地担起这个家!暑假结束回校前,他叮嘱母亲要照顾好父亲,母亲含泪点头,脸上显露出了一丝坚强。

回学校后,班里组织旅游,黄宇去了;经贸系学生会竞选干部,他也参加了;学校举行文化艺术节系列活动,黄宇参加写作比赛,获得一等奖。2011年春节,他回家把获奖证书放到妹妹曾用过的书桌上,心里默默地说“:妹妹,这是哥为你取得的。”

但是,因为黄宇常请假回家,加上不喜欢现专业,

黄信成夫妇旧照

才华横溢的黄宇在中山大学留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