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壶”蒙羞:中医世家来了个“十里桃花”的小姨

———一个老中医自杀事件背后的亲情伦理拷问

Zhiyin - - 目录 -

2017年2月,记者得到一条新闻线索:去年12月29日,山东省泰安市名中医张立阳,在家里服了呋喃丹后,引发药物中毒去世。据说张立阳自杀原因是当天在其家族的亲戚微信群里,突然出现了他和二婚妻子李美虹的一段“不雅视频”,张立阳自杀前还留下了一封遗书。张立阳后事处理后,李美虹委托律师提起法律诉讼,向丈夫的二儿子二儿媳索赔各项损失230万元。此事因涉及家族成员的利益、亲情、伦理等,在当地闹得沸沸扬扬。

随后,记者采访了代理此案的江苏尚鼎律师事务所律师林强和相关当事人,还原了事件真相……

兄弟争抢“金字招牌”,老父身陷亲情迷局

经记者采访了解,得知张立阳原本有个幸福的家庭,但在妻子意外故世后,这个家有了裂痕……

张立阳,1962,1962年出生于山东省泰安市一中医世家。1980年,他考入山东中医学院,毕业后到青岛市中医院当医生,,19851985年结婚后,相继有了大儿子张海波、二儿子张海涛。因违反计划生育政策,他主动离职回到老家泰安市,开设了东大私人诊所。张立阳擅长治疗偏瘫、儿麻后遗症等顽症,成了当地的名中医。 20多年来,他挣得近千万家产。

张海波、张海涛从卫校和职业中专毕业后,都当了父亲的帮手。妻子去世后,心脏不好的张立阳想休息,把泰安的诊所交给了大儿子。为弥补二儿子,他拿出200万,让张海涛在附近的江苏沭阳新开了一家诊所,但两个儿子的诊所经营惨淡,他们抢着让父亲去坐诊,张立阳轮流每家去两个月。

兄弟俩想方设法笼络父亲的心。他们头胎都是女儿,大儿媳王燕妮迅速怀孕,二胎生了个儿子。王燕妮对公公说“:爸爸,你就这一个宝贝孙子,你可要多帮帮我们。”张立阳有时就多接诊些日子。

二儿媳陈艳也想生个二胎男,无奈因为在第一胎生产时子宫受损,始终无法怀上。眼看着疼爱孙子的公公,明显偏向于老大一家,陈艳很焦急。

陈艳远房小姨李美虹,时年39岁,在保险公司做业务员,刚离异,女儿跟了前夫。李美虹做过幼儿园老师,能歌善舞,身材保持得好,也有几分风韵。陈艳想把她介绍给公公,让她帮着拴住公公。

母亲才走两年,张海涛情感上难以接受。陈艳说“:只要我小姨嫁给他,爸以后肯定会偏向我们。”张海涛被说动了。陈艳随

即找到小姨,试探着为公公提亲。李美虹见过张立阳,他虽比自己大13岁,但依然面红体健,又有医术,有钱,她动了心。陈艳说出了另一层目的,说自己和丈夫会极力促成婚事,到时她必须把公公留在他们的诊所,作为回报,他们每月按当月净收入,给李美虹20%的分成。

李美虹左右权衡答应了“:我信你。”陈艳体己地说“:小姨,我们都要向着自家人。”

此时,张立阳正在二儿子这里坐诊,还有一个半月,才轮到去大儿子那里。陈艳和丈夫立刻着手安排李美虹与张立阳结识、接触。张立阳轮诊期间就住在他们家,陈艳也把李美虹请到家里小住,告诉公公,这是她小姨,有舞蹈和幼教特长,让小姨对女儿悦悦进行早教,并教悦悦一些舞蹈。

张立阳并不知道儿子儿媳的用意,对李美虹很客气。一天,陈艳对公公说“:爸,让我小姨教你跳跳健身舞吧。”张立阳摆手“:我走走路就行了。”

李美虹大方地说“:跳健身舞比走路效果好,我建议您尝试一下。”张立阳还是婉拒了。

一天吃午饭,餐桌上有一盘爆炒的蔬菜,陈艳对公公说“:爸,这是我小姨特地为你做的爆炒柳蒿芽,能降血压。她听说你血压有些高,很关心你。”

张立阳夸味道不错,对李美虹说“:谢谢你,以后别这么费心。”李美虹笑道“:做得不好,您别见笑。”渐渐地,大家在一起时,气氛越来越融洽。

一天,张海涛支支吾吾地说“:爸,我们想跟你商量件事。”一边的陈艳说“:爸,妈去世后,你老了不少。人都怕孤独,我小姨也是单身,我和海涛觉得你俩很合适。爸,要不你跟我小姨处处吧?”

张立阳连忙摆手“:我不打算找老伴,你妈……”陈艳急了“:爸,我们知道你跟妈感情深,可妈走了两年多了,你也该有自己的生活了,我们不可能天天陪着你,万一你有个头痛脑热的……”

张海涛忙接过话“:爸,我们跟小姨沟通过了,她没意见,就看你了。”张立阳对李美虹印象不错,但还是有顾虑,叹了口气说“:我感谢她看得起我。你们去跟她好言解释一下,眼下我没那些想法。”

陈艳很失望,又不甘心就此作罢。她对李美虹说: “公公对你有好感。再等等,我会有办法的。”

第二天,张立阳和李美虹碰面时,显得有些尴尬,李美虹仍旧落落大方,张立阳反而有些愧意。

8月,轮换的时间还没到,张海波就找来了,说收诊了一个双下肢瘫痪的病人,这个病人非要父亲亲自去给他扎几天针灸,所以过来商量一下,能否把父 亲“借”回去几天?陈艳沉着脸说“:大哥,这怎么行呢?一家两个月,这都是以前说好的,大哥不能带头违反。”张海波看着父亲,希望他表态。张立阳沉吟了一下,说“:就回去两天吧,那个病人我认识,人家也给我发短信了。”陈艳不依不饶“:那他为什么不直接到沭阳这边来看病?”张海涛用眼神阻止妻子,一边说“:大哥也是没办法才来跟你商量的,爸爸都同意了,你就不要再说了。”

张立阳被大儿子接走后,陈艳质问丈夫“:爸真接到了那个短信吗?我不信,他一定是想见宝贝孙子了,故意替大哥圆场的。”张海涛不说话了。陈艳继续说: “再这样下去,爸爸或许就会常住在大哥那里了。不行,咱们不能这样坐等!”

三天后,陈艳逼丈夫把公公接回了沭阳。

招来“十里桃花”的小姨“,家宴”背后的算计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正是张立阳的不公平安排,使陈艳想出了一个“争抢”公公的计策:

此时,恰好李美虹一个人去青岛旅游了,陈艳跟一个闺蜜聊起这件烦心事,闺蜜说“:你可以直接把生米煮成熟饭呀。”陈艳眼前不禁一亮……

可是,听到妻子说出的办法后,张海涛坚决不同意“:这不是让我爸丢人吗?不行,不能这么做!”

陈艳来了气“:你是个孝顺的好儿子,我是个坏媳妇,行了吧?真有本事,你就把诊所开好呀!”

张海涛最怕妻子说他没本事“:行行,那就随你吧。你可千万不要让我爸知道。”陈艳诡秘地笑了。

9月8日,李美虹从青岛旅游回来,陈艳安排了一场特别家宴接风,摆上两瓶公公最喜欢喝的五粮液,张海涛一杯接一杯地陪着父亲喝,李美虹千娇百媚地坐在张立阳一侧,陈艳在一旁不断地劝酒。

张立阳不知不觉地喝了半斤多五粮液,有了醉意,要去休息,张海涛就把父亲扶进卧室,陈艳偷偷地在公公喝的茶水里,倒进一小袋粉末状的东西,给公公端去,张立阳糊里糊涂喝完后,陈艳又叫来小姨,说她买了电影票,要和丈夫带女儿去看夜场电影,请小姨帮忙照顾一下公公,防止他吐酒。临走前,她悄悄地把卧室的门给关上了。路上,她发短信给李美虹“:小姨,你要把握住这次机会,要大胆点啊……”

张立阳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不安宁。李美虹问他是不是很难受。他说很热,口干,李美虹给他递水时,摸了摸他的额头,张立阳把她抱住了……

约两个小时后,张立阳清醒过来,捶着脑袋说酒喝多了,李美虹红着脸说“:我不怪你……”张立阳说:

“陈艳倒是跟我提起过……只要你不嫌我年龄大,我愿意对你负责。”李美虹语气柔和:“你年龄并不大……”张立阳才稍感心安。

夜里11点,张海涛夫妇才带着悦悦回家,陈艳悄悄地问小姨,李美虹红着脸说“:别问了……”

为了不让张立阳在儿子媳妇面前尴尬,第二天中午吃饭时,李美虹主动说“:都是自家人,也没有什么不好开口的,我和老张要结伴过日子了。”

陈艳笑着接腔“:亲上加亲,这多好啊!爸,你说是不是?”张立阳脸脖子都红了,半天才轻声吐出几个字“:我没意见。”张海涛一直都没说话。

当天,陈艳就让张海涛给哥哥嫂子打电话,告诉他们父亲要再婚了。张海波得知父亲看上了陈艳的小姨李美虹,感觉其中有问题,开车赶到沭阳。面对他们的质疑,张立阳说这是他决定的。王燕妮激动地说: “爸,你事先总该征求一下我们的意见吧?”张立阳说: “若是意见不一,反倒会带来很多矛盾。这事,我能做主,不用你们操心。”

张海波夫妇面面相觑,虽然满心不悦,但他们也说不出反对的理由,只好开车返回泰安。

陈艳赶在公公和小姨结婚前,悄悄把之前与李美虹的口头约定,写成书面协议,她和小姨签了字。

9月29日,张立阳和李美虹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10月1日,张海涛夫妇主持安排了一场简单、低调的家庭婚宴,但张海波夫妇没来。

10月4日,是张立阳应转往大儿子诊所坐诊的日子,李美虹以要出去度蜜月为由,不让张立阳回泰安。事实上,他们只到附近的沂蒙大峡谷玩了一天,就回到了沭阳。李美虹辞掉了保险业务员的工作,留在诊所里帮忙,张立阳坐诊,她帮着收钱。

李美虹对丈夫十分关心、体贴,两人也很聊得来,这让已孤独了两年的张立阳很满意。为了防止丈夫回泰安大儿子那儿坐诊,她频频吹枕头风,说她体质较弱,只有在沭阳生活才习惯,若跟他到了泰安,十有八九会水土不服,拉肚子,所以不想去。

张立阳听信了妻子的话。为了平衡关系,他又从自己的积蓄里拿出10万元,打给了大儿子。张海波夫妇得了补偿后,暂时平静了一段时日。

在诊所里帮了几个月忙,李美虹亲眼见到慕名前来的病人甚至要经常排队;晚上盘点,一天赚数千元是常有的事。诊所一个月要挣十几万元,而自己只能得到20%的分成,她也开始不甘心了……

2016年1月,因为一个亲戚有急事借钱,李美虹从诊所当天的收入里挪借了3000元。月末结算,陈艳非 要从那20%分成里扣掉,李美虹很生气。

此后,在又经历了几次这样的不快后,李美虹心理越发失衡,她不甘心让丈夫给儿子儿媳“打工”,鼓动丈夫出去开办新的诊所。此时,张海波夫妇也因诊所病人少,嫌父亲不公,与父亲、弟弟弟媳频闹矛盾。除夕一大家人团聚,本该快快乐乐,王燕妮却向公公发难,质问他为什么偏心。陈艳当场和嫂子争吵,闹得四邻皆知,十分难看。

张立阳本来还在犹豫,这一闹之后,他决定照李美虹的意见单干,谁也不帮。2016年6月16日,张立阳在泰安开发区租房开张了自己的利民诊所。

陈艳认为李美虹过河拆桥,私下与她争吵“:才过了几天呀,你就不讲信用!”李美虹恼火道“:难道还要把他绑在你们这儿一辈子?”到了这一步,张海波和张海涛兄弟俩又联合起来了。他们一起找到父亲,张海波说“:爸,你现在挣的钱都到了李美虹手里,她比你小很多,万一动心思带着钱跑了,我们就是哭也找不着地方呀!”张立阳非常生气“:跟她既然到了一个屋檐下,我就相信她。正因为她比我小很多,我才要自己开诊所,我能完全指望你们吗?”兄弟俩无言以对。

亲友群扔下“炸弹”,“悬壶”蒙羞午夜悲情

采访中,律师和当事人向记者讲述:这次公开纷争后,张立阳和家人几乎闹到势不两立的地步:

张立阳的诊所红红火火地开起来了,兄弟俩开的诊所又重归冷清。12月28日,张海涛的诊所一天只来了两个病人,夫妻俩十分郁闷。下午,陈艳忘了去幼儿园接女儿,老师打电话,她才把女儿接了回来,张海涛埋怨她什么事也做不好,顿时引爆了她的火气“:你做得好?你要是有本事,你爸爸就是不来坐诊,我们也不怕,还用得着求他吗?”

张海涛依然振振有词“:都是你出的馊主意‘,引狼入室’,不然爸爸一次两个月,不也干得好好的吗?我们还用得着发愁吗?现在好了,只差关门倒闭了!” “放屁,是你没本事,才逼得我出此下策!”两人越说越激烈,越吵越生气,最后动了手,陈艳抓破了丈夫的右脸,张海涛也狠狠打了她两个耳光,在一旁写字的女儿吓得“哇哇”大哭。

29日晚7点半,陈艳依然气愤难平,一个人开车来到公公位于泰安一个小区的住处,想故意找茬。李美虹让她回去,别惹得四邻不安。陈艳说“:要走,你走!你是怎么进的这个家,你不要忘了!”

李美虹被陈艳的话气得哭了起来,张立阳愤怒地拍着桌子“:你到底想怎么样?”陈艳转而对公公发

泄说“:你觉得她好,就更不应该用这态度对我,没有我,你们根本不可能到一起……”张立阳恼火道“:你不要胡搅蛮缠!”陈艳被彻底激怒了“:爸,你被李美虹熏坏了。”张立阳气得浑身发抖,把儿媳推出家门,警告她不要骚扰他们的生活!

陈艳自嫁入张家,从没见过公公这样粗暴地骂过她,也从没受过这样的委屈,她一边开车一边哭,回到家中,眼泪还没干。当时,张海涛领着女儿出门吃饭去了,也没人安慰她,越想越恨。她打开电脑,找到一个被她加密的视频,转到她的手机里,然后把它发到了亲戚的微信群里。这个群,除了张家人,就是张家人的重要亲戚,一共43人……

陈艳走后,张立阳依然余气未消,李美虹劝他也没用。看到桌子上的手机闪了闪,张立阳本能地拿起来,看到陈艳发了一个视频,还以为是刚才自己推她出门时她拍的,气愤道“:她还有脸把这个录下来,发给亲戚们,我看谁会站在她一边!”

没想到一点开视频,张立阳脸色遽变:这竟然是当初他在参加了那次“家宴”后,因为醉酒,与李美虹发生关系的录像,里面的情景极其隐私……李美虹走近一看,也不由得惊呆了!

张立阳气得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呼呼地喘气,心口上就像压了一块巨石。李美虹把他扶到卧室床上,给他服了速效救心丸,要他就当什么也没看见,张立阳闭着眼睛,眼泪从眼角流了出来……

李美虹也备感羞辱。她来到客厅,气愤地给陈艳打电话质问她,并要她赶紧撤下视频。陈艳还在气头上“:你不是过河拆桥吗?实话告诉你,那天我给公公喝了催情药,不然你上不了他的床!”

李美虹震惊,一时没法弄清楚,仍要陈艳撤掉视频,陈艳说“:过了两分钟,撤不了。”李美虹打电话给张海涛,他惊出一身汗。此时群里已炸锅了,纷纷问是怎么回事,张海涛的堂哥张彭是群主,他联系上正在沪宁高速上开车的张彭,让他赶紧处理。采访中,张彭告诉记者,此时已是晚上10点,他把车开进附近服务区后,怎么也撤不下这段视频,他只能删除本人手机里的缓存。张彭和张海涛紧急商量后,果断将这个亲戚群解散了。

张海涛回到家,质问妻子“:这东西从哪来的,你还发到了群里?爸爸一生最看重面子,你是要害死他吗?”陈艳非常害怕,讲了偷录视频的经过。

采访中,陈艳对记者讲述了偷录视频的经过:在那场家宴前,她把笔记本电脑打开,放在公公卧室东南角的角落里,调整好视频摄像探头,对着公公的床, 并让电脑进入黑屏状态。公公醉酒后,更不可能知道有个录像视频对着床……事后,陈艳把视频加密,保存在电脑里,直到她和公公、小姨闹得不可开交后,就把这个视频发到了亲戚群里……

而据李美虹告诉记者:事发当天,她到后半夜才睡着,凌晨4点多醒来,发现丈夫不在床上。她起身来到客厅,发现丈夫脸色发紫,斜倒在沙发上,地下扔着一个药瓶。她吓得用手摸摸丈夫,发现丈夫全身发硬,又用手探探他的鼻息,吓得惊叫起来。她哭着往外跑,被惊动的邻居帮她拨打了120。

120急救人员赶到后,判断张立阳因为服了呋喃丹,引起药物中毒,估计在两小时前就已经死亡。

李美虹一边哭,一边在张立阳的身下寻找,发现了一封遗书“:出了这样的事,我无颜再面对大家。谁也不用去为难陈艳,也希望你们善待美虹,她陪我的这段日子,我少了很多孤独。希望亲人们和睦相处,希望儿子媳妇能够独立,好自为之……”看着丈夫留下的遗书,李美虹几乎哭晕过去。因为张立阳留下了遗书,张海波夫妇并没有找陈艳兴师问罪,张立阳的后事处理得倒还平静。

最痛苦的是李美虹。婚后,她和丈夫过了一段互相温存、体贴的日子,她心里没法平静。

2017年2月16日,李美虹委托江苏尚鼎律师事务所律师进行起诉,向陈艳索赔各项损失230万元。经律师林强三次出面交涉协调,自知有错、悔恨交加的张海涛夫妇,于2月25日主动赔偿李美虹150万元。双方达成谅解,李美虹决定不再起诉。

这起悲剧落幕了。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父亲去世后,张海波、张海涛的两个诊所越发冷清……

(因涉及隐私,除办案律师外,其余人物均为化名,相关信息也进行了技术处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