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失女男人:前妻岂能嫁给“肇事仇人”?

———一宗交通肇事案续写的婚恋悲剧

Zhiyin - - 目录 -

2016年5月10日,在黑龙江省大庆市肇源县一家超市门口,一个叫吴元海的男子提着一把血淋淋的尖刀,对正在购物的前妻白文清说:我把方志远杀了,让他去陪小敏。白文清瘫倒在地,泪如雨下—————吴元海口里的小敏是他和白文清的女儿,而方志远是白准备再嫁的男友。吴元海为何要手刃前妻再婚对象?让方志远去陪女儿,又是什么意思?

无处话凄凉:意外车祸毁了一个家

2013年8月13日,吴元海接到妻子从娘家打来 的电话:女儿吴小敏遭遇车祸,伤势严重。吴元海如遭五雷轰顶,一路哭着乘车赶到事发地……

时年35岁的吴元海是吉林省松源市人,和小两岁的妻子白文清一起在松源市开了一家时装店,育有一个10岁的女儿吴小敏,一家三口生活温馨。乖巧可爱的小敏是夫妻俩的开心果,每天自己上学、放学,估摸着吴元海夫妇快要回家,还早早把爸妈的拖鞋在门口摆好,再凉上一大壶开水,等他们回来喝。

2013年8月初,白文清和吴元海盘存货物时,发现店里有近5000多元的货不知所踪。夫妻俩为此互相埋怨,大吵了一架。吵完架,白文清心情不好,把时装店丢给丈夫看管,自己带着放暑假的女儿回到了黑龙江省肇源县的娘家。谁知,到了娘家的第二天,小敏与小伙伴玩耍时,飞跑着横穿马路,结果被一辆轿车撞飞。得到消息的白文清紧急将女儿送往医院抢救,同时用颤抖的声音给丈夫打电话。

当吴元海心急火燎地赶到医院时,迎接他的是白文清撕心裂肺的哭声:女儿吴小敏已因抢救无效死亡。吴元海飞脚就去踢同样守候在手术室门外的肇事司机方志远,言称要为女儿报仇。方志远流泪道歉,留下2万元现金,然后被赶到医院送钱的朋友拉出医院。事后,肇源交警经过调查认定小敏负主要责任,肇事司机方志远负次要责任。方志远因在乡村公路行驶未在路口 速,而被行政拘留15天。在交警的调 解下,方志远赔偿了吴元海夫妇包括死亡赔偿金等在内的费用9万元。保险公司又理赔了11万元交强险赔偿金。20万元赔偿金并不能安抚吴元海的丧女之痛,甚至也不能削减他对方志远的恨。家里到处是女儿的气息,却再也没有她活泼的身影和银铃般的笑声。女儿的丧事办完,吴元海依旧看着女儿的照片哭一阵睡一阵,把自己裹在深深的哀伤里。

白文清知道夫妻俩总得有人放下悲伤,把日子撑起来,她强迫自己到时装店上班。有时见丈夫除了喝酒就是睡觉,也忍不住劝他多到外面走走,让自己忙碌起来。闻听此言,吴元海竟勃然大怒“:你怎么这么冷血,要我忘记女儿?要不是你带她回娘家,她会遭遇车祸,会离开我吗?”这句话,让白文清异常沉重:丈夫把女儿的死归咎到自己头上了,而她自己也认为丈夫怪罪似乎也有道理。此后,吴元海一不高兴就责骂白文清,白文清则带着一颗赎罪的心,配合着丈夫的种种刁难:吴元海回来晚了,她得马上给做饭;他喝多了酒,她得帮他脱衣洗脚;他不高兴了,她得大气不喘。但即便如此谨小慎微,还是会招来吴元海的不满。

2014年开年之后,越来越忍受不了丈夫的白文清提出离婚。看着妻子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身体和日渐枯槁的容颜,吴元海的心里充满愧疚。他说“:我自己已经毁了,不能再把你拖死。女儿不会希望看见你这个样子的,离吧!”

2014年3月,在小敏去世半年之后,吴元海和白文清将时装店兑出去,对分财产,到民政局离了婚。谁解其中苦:前妻的心动“有毒”

丧女又失婚,吴元海变得更加颓废,整天就知道喝酒、打麻将,也不做饭,逮谁家就到谁家吃,衣服好几天也不换,从精神到外形都不再是大家熟悉、羡慕的“吴老板”。老家的兄弟看不下眼,不停地劝诫他:小敏肯定不希望她爸爸变成这样,鼓励他从悲伤里走出来。吴元海也打起精神,想重新开始。可是因为对酒精产生了深深的依赖,他的言行举止都不像以前干练,曾经的生意伙伴不愿意再跟他合作。结果,奔波了好多天,他去谈了几单生意,均以这样或那样的原因告吹,严重打击了吴元海刚刚建立起来的自信。

正当吴元海在生活的漩涡里踉跄前行之时,一个消息彻底将他击晕:白文清恋爱了,她恋爱的对象不是别人,竟然是撞死小敏的肇事司机方志远。

原来,离婚后,白文清离开伤心地松源,回到肇源县娘家,与母亲同住。虽然走出了婚姻,但是丧女的悲痛和前夫的辱骂像梦魇一样,把她压得透不过气来。她不愿意向亲人和朋友诉说内心的苦闷,只得把自己的心境,写成文字,发到同城论坛。

女儿遭遇车祸去了另一个世界,丈夫沉浸在悲痛之中,责骂是我害死了心爱的女儿,对我非打即骂。我无法忍受,只得离婚。没有了女儿没有了家,人生怎么有这样的经历?

这段含着眼泪的文字发出去不久,白文清意外收到了一个叫“草木一秋”的网友的私信,说他非常能理解她的心情。他刚买新车不到半年,就因为交通肇事,撞死了人,他把原本用来买房的钱赔了死者家属,因为不敢再摸车,准备当婚车的车子也被贱卖,女朋友一气之下跟他分手了。因为眼前总晃动着死者和她的家人的影子,他精神 惚,原本干得不错的房产中介工作也无法做,被迫辞职,痛苦、自责,却无人诉说,看到白文清的帖子,他顿时产生了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那以后“,草木一秋”经常在微信上主动找白文清聊天,还鼓励她重新找份工作,让生活多一个内容,以此来冲淡丧女之痛……一来二往,白文清慢慢与“草木一秋”聊得多起来,她也鼓励“草木一秋”放下过去,重新开始。

车祸,这个共同的痛,将“草木一秋”与白文清莫名地拉得很近,并相互取暖。2014年5月“,草木一秋”重新上班,当水暖销售员。7月,白文清则又开了一家名为“忆芳”的时装店。

在越来越多的接触中“,草木一秋”和白文清之间好感萌动。这年国庆前,两人相约在东北江鱼馆见面。这次见面却将两人都击蒙“:草木一秋”竟是方志远。

白文清丢下一句“:请你以后别找我!”径直离开。晚上,白文清收到了方志远的留言“:见到你的那一刻,我也惊呆了。平静下来,我又觉得这是上天给我机会,让我弥补我的过失,不然,我俩怎么会相识?过去已经很痛了,我们一起面向将来,好不好?!”白文清泣不成声,想把他的微信拉黑,可看到那熟悉的头图,她又觉得心有不忍而作罢。

方志远并没有放弃,时不时转发一些有关生活理念的微信,希望她变得勇敢。

2014年12月,白文清的母亲不小心摔伤了腿,店里的工作很忙,家里又没有别人照顾老人,方志远就主动去照顾白母,向白母说明他与白文清恩怨之后,也表达了对白文清的好感和想照顾她的愿望。白母一口答应帮忙撮合。此后,方志远经常出入白家,白母经常在女儿耳边唠叨“:志远也是个苦命的人,你们同病相怜,又能相互理解,他对你又好,为什么不考虑一下?”白母的话动摇了白文清的心。

方志远不敢开车,就每天用摩托车接送白文清上下班,由于白文清生意忙,他就定期送白母去医院理疗。方志远日复一日的付出,如润物无声的春雨,将白文清这两年被生活消磨得枯寂的心焕出了生机。2015年秋,白文清终于决定敞开心扉,勇敢地接受了方志远的追求。两人公开交往后,有不少人质疑她的选择,但白文清的心从未有过地顺心、惬意。她感觉自己重新活了过来,也越活越明白,抑制不住幸福的她时不时在朋友圈晒一下自己的状态和人生感悟,也借此回击别人的质疑。虽然她已将吴元海屏蔽,可她的朋友圈还是被他们共同的朋友看到,并转发给了吴元海……

前夫的疯狂:你岂能嫁给“肇事仇人”?

生活就是这样残酷的戏剧性! 2016年元旦刚过,得到消息的吴元海打电话给白文清,怒气冲冲地责骂“:世上的男人都死光了吗,你为什么非要跟杀女仇人方志远在一起?你就不怕女儿死不瞑目吗?”

一听吴元海又拿女儿说事,白文清心有不悦,说道“:女儿的死,方志远并不负主要责任。再说,他也赔钱了,婚事也黄了,有错也偿还清了……”她甚至指责前夫“像个蜗牛一样,不愿意从过去的壳中走出来”。吴元海则责备前妻鬼迷心窍,两人不欢而散。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