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好尴尬啊!14年后“巨婴”潘斌龙才长大

Zhiyin - - 目录 -

潘斌龙,中国当红喜剧演员,2017,2017年第二次登上春晚,与潘长江、蔡明表演了喜剧小品《老伴》,感动亿万观众。此时,距他初登春晚已有9年之久。

原来,自2008年首登春晚舞台后,潘斌龙有点个人“膨胀”,痛失很多机会,他一度被人戏称为长不大的“巨婴”。打击接踵而至,妻子流产,母亲离世……是妻子史慧的一路陪伴,让他一步步从尘埃中爬了起来。

2002年,17,17岁的文艺兵史慧跃入潘斌龙的视线,他眼前一亮……

潘斌龙,,19771977年出生在黑龙江省鸡西市一个工人家庭。潘斌龙的母亲在怀他时被查出患有严重的风湿性心脏病,她不惜冒着生命危险生下了他。

父母倾尽所有地培养潘斌龙。他9岁时,母亲给他买了小提琴,花钱给他请音乐老师。潘斌龙玩心大,为了制服他,母亲甚至把他锁在屋内,他索性把小提琴的琴头折断,母亲气得直掉眼泪。父母对潘斌龙既宠又严,他没心没肺、傻乐着长大了。

1996年,潘斌龙参军,因有文艺才能,他被调入演出队。那时起,他常登台演小品。演出队要求人人“一 待业在家。她不知这段刚开始就分离的恋情能不能修成正果,因此她并没告诉父母。亲戚上门说媒被她拒绝,父母催促她,她快扛不住了。

2004年春,潘斌龙来到呼和浩特探望女友,史慧从家里溜出去跟他见面。潘斌龙又开心,又忐忑地说: “我考上了中央戏剧学院相声班,你能来北京吗?”史慧迷茫地摇摇头“:不知道。”这次短暂的会面,为彼此更添了几分思念。

到北京后,潘斌龙心里七上八下。一天,他突然接到史慧电话“:我已经决定了,去北京!”潘斌龙简直快乐疯了。重逢的喜悦让两个年轻人脸上洋溢着比阳光还灿烂的笑容。可是,当史慧依偎着他问“我们去哪儿”时,潘斌龙愣住了。交完学费,潘斌龙身上仅剩800元,他给史慧找了一家小旅馆。史慧放弃了继续读书的念头,经朋友介绍,她到北京腾格里塔拉大饭店舞剧团当了一名舞剧演员,包吃包住,每月薪水3000元。她很节约,补贴潘斌龙的同时,把攒的钱寄回家里。

潘斌龙很刻苦,在相声班一直名列前茅。史慧的工作也很忙,两人一周只见一次面。2005年底,潘斌龙毕业了,他和史慧在北京军区附近租了一间不到五平米的小平房。小屋推开门便是床,两人的行李占了小半张床,睡觉还得挤着睡。那段时间,史慧问得最多

的一句话就是:“咱什么时候能住上带厕所的房子啊?”想给史慧安稳的生活,只有去拼!因为,他的相声《同在蓝天下》那一年在全国相声小品赛中获一等奖,他有一些演出活可以接。

2006年初,临近年关,潘斌龙去深圳演出。恰好房子租约到期,房东坚持要收回房子,史慧缩在冰冷的小屋内,哭着给他打电话,说她想回家,想念妈妈做的烩酸菜、炖羊肉……她的哭声深深刺痛了潘斌龙的心。第二天,史慧一人搬家。天下着大雪,她拖着行李箱,在雪地一步一滑挪动着……

不久后,湖南台邀请潘斌龙参与情景剧《阳光的哥》的拍摄,史慧辞去舞剧演员的工作,和他一起奔赴长沙,重新找了份活。两人终于有了点积蓄。闲暇时,他们手牵手在湘江边漫步,多了浪漫。

12月31日,他们在内蒙古史慧家简单摆了酒。新婚那天,潘斌龙向史慧承诺“:媳妇,我们会慢慢好起来的。”史慧幸福地笑了“:面包会有的。”

2007年,小两口从长沙重返北京。冯巩看中了潘斌龙和学弟排练的小品《较劲》,决定重新编排推上春晚舞台,这就是2008年春晚上,由冯巩、潘斌龙、闫学晶合演的相声剧《公交情缘》。

潘斌龙从春晚现场回到住处后,史慧上前给了他一个紧紧的拥抱!潘斌龙兴奋极了“:媳妇,我成了!现在全国数亿观众都看到我啦,我感觉好像还在做梦一样。”史慧半开玩笑地说“:梦该结束了,先吃我做的焖面吧……”

好尴尬啊!膨胀的“笑星”云端跌落

潘斌龙在春晚一夜“爆红”后,各种片约找上了门。从到处找活儿的“草根”演员,变成一个被人关注的明星,他有点飘飘然。起先,别人邀约他演出,他还有点受宠若惊,来的人多了,他有些得瑟了。一次,一个小剧场邀请潘斌龙去演出,他推掉了,他对史慧说: “这剧场没啥名气,我可是上过春晚的人呐!”还有一 次,有位电视剧导演找演员,他还是推了———自己远不止那个“身价”!史慧急了“,你就踏实工作吧!”可就是扼不住他那股“膨胀”的势头。潘斌龙仍活在云端。

不久,他带史慧回老家补办了一场隆重婚礼。他大声地对史慧说“:媳妇,这些年你跟着我受苦了,咱们的好日子来了!”母亲忍不住说“:春晚那事儿该翻篇了。”面对家人的劝说,他不以为意。

回北京后,潘斌龙依旧不紧不慢。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剧组筹拍时,邀他演一个团长的角色,这个戏得去外地拍大半年,万一新一年的春晚又找他上,那岂不是要错过了?他连剧本都没看,就说“:我北京的事儿可耽误不起!”渐渐地,没人找他了,甚至有人给他起了个外号“巨婴”,一则谓他风趣幽默、活泼似小孩,二则谓他心智不成熟。潘斌龙又尝到冷落的苦涩,他只好主动联系那些找过他的人,却屡屡碰壁。有人故意刺他“:这儿缺个跑龙套的,您一个上过春晚的大牌儿,不会瞧得上吧?”他心中五味杂陈。

2008年年中,潘斌龙整整两个月接不到任何工作,其他比他起步晚的喜剧演员都开始崭露头角,他急了!后来,他连替人主持婚礼的活都接。

婚礼结束后,新人的家属把他叫到了跟前,把酬金递给他后,问“:小伙子,你叫什么来着?”潘斌龙尴尬地说了自己的名字,匆匆告辞。其他人围上去奉承那个家属“:你家真厉害,听说那个主持人上过春晚呢!”那人客气道“:哪里哪里,他价格便宜着呢。”有人追问“:他演的哪个节目,怎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潘斌龙不敢回头,落荒而逃。

丈夫如此消沉,史慧不忍再打击他,劝道“:没事儿,再有机会的时候,你一定要抓住!”

2008年底,潘斌龙去探望冯巩,恰逢冯巩正在筹备北京电视台的春晚节目《返乡》。潘斌龙主动争取,认真排练,最终登台演出。然而,邀他演出的人仍不多。不久,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热播,想起曾经的轻率自大,潘斌龙后悔莫及,更痛惜别人对他的信任不复存在。

丈夫士气低落,史慧早就看不下去了。史慧回北京后,在一个剧团跳舞。她决心辞职,陪丈夫打拼。朋友们劝她,放弃了舞蹈事业可就回不了头了。她苦笑,在舞蹈和丈夫中,她愿选择自己的丈夫。辞职那天,她红着眼眶,捧着舞鞋,步行回到住处。她郑重地对潘斌龙说“:以后,我就是你的经纪人兼助理,咱家就靠你了!”潘斌龙一把抱住妻子道“:媳妇,咱是个吃过苦的人,破釜沉舟,咱不怕!”

就这样,史慧一次次跑剧组,托朋友,力荐自己的

丈夫。但是,信任不是那么容易就捡回来的,她屡屡碰壁,回家却装作乐观,她怕丈夫受影响。

2009年秋,史慧怀孕了,潘斌龙大喜过望!史慧不愿闲着,仍在为丈夫奔走。在孕期第十二周时的例行产检后,医生摇头惋惜道“:胎停育在第九周了,只能流产。难道你没察觉吗?”小两口顿时蒙了,史慧忍不住大哭,医生责怪潘斌龙“:你这个做老公的怎么不好好呵护她呀?”潘斌龙眼含热泪,惭愧地低着头,说不出一句话来。

办理住院手续时,潘斌龙囊中羞涩。流产后的史慧面如纸色,眼泪顺着面庞不住地滑落,潘斌龙垂头丧气,那一刻,他感到自己是那么虚弱、无力。

打击之下,潘斌龙常在家发呆,蒙头大睡。史慧内心情绪更是无法排解。一次,潘斌龙又打鼾睡着,史慧忍无可忍,把他一把拉了起来。潘斌龙也爆发了“:不愿过就不过。”史慧流着眼泪收拾了几件衣服,对潘斌龙说“:跟着你,我从没喊苦喊累,可你不懂我的难受,日子真过不下去了!我走了。”

就在史慧打开门的刹那,潘斌龙从背后抱住她,他哽咽道“:你别走,你要是走了,我的心就彻底是荒漠了……”史慧转身,扑进他的怀里痛哭。

此后,潘斌龙就像初识时那样,尽量多陪伴史慧,听她倾诉心事。史慧则重新披挂上阵,为丈夫奔波。有人说“:有这样的媳妇,潘斌龙这个‘巨婴’不可能永远长不大。”

在妻子的努力下,潘斌龙渐渐又接到了一些演出的活,重新迸发出艺术的活力,而且为人变得谦虚、低调,他重新赢得了朋友们的喜欢和信任。

报告老婆“:巨婴”潘斌龙长大了

不久之后,潘斌龙加盟黑龙江卫视的喜剧节目《爱笑会议室》。多年的打磨使得他的表演很接地气,观众好评不断。他总算开心了些,史慧则不住地为丈夫打气。不久后,喜剧演员张子栋、张一鸣加入节目, 他们古灵精怪,笑点十足,潘斌龙根本跟不上他们的节奏。网友们不断刷着评论“:大潘,你不行啊!”“大潘你咋了?我要‘粉转黑’了!”

潘斌龙又开始怀疑自己。他写不出本子来,演得也很别扭,网友更毒舌了。丈夫的煎熬和痛苦,史慧看在眼中,她大气地说“:没事,真扛不住,我陪你去解约。”潘斌龙想起之前和妻子的打拼,那时的他一无所有,却勇敢无畏。如今,他也能站起来。他梳理好情绪,精神抖擞地出现在节目现场。

2012年,潘斌龙赢得第六届CCTV电视相声大赛非职业组铜奖。2013年5月,潘斌龙主演的电影《一路狂奔》上映,而在湖南卫视《百变大咖秀》中也表现出色。年底,夫妻俩拿出全部积蓄付首付,在北京买了套小房子,他们终于有了自己的小窝。

不久之后,潘斌龙赴印度参与拍摄喜剧电影《印度奇游》。在摄氏48度的高温天气下,他严重中暑。母亲打来电话时,他清了清嗓子说“:妈,我这儿冷气扇吹着,舒服着呢!”母亲这才放了心,同时,在电话里,母亲提到想做心脏手术。多年来,母亲饱受心脏病之苦,潘斌龙和妻子多次让母亲尽早接受手术,可母亲体谅他们辛苦,每次都摇头拒绝了。如今,母亲竟主动提出做手术,潘斌龙知道母亲的情况一定再拖不得了。

母亲要做心脏搭桥和二尖瓣分离手术,需要近30万元手术费。潘斌龙刚买房不久,手头很紧,但夫妻俩开口向周围的朋友借手术费时,得到了鼎力支持,这让他们很感动。潘斌龙刚一回国,立马和史慧一起将父母接到北京,安排母亲住进北京埠外医院,据说该院心脏手术成功率极高。

2014年9月23日上午11点,潘斌龙夫妇将母亲送到手术室门口,母亲微笑道“:你们不要害怕,当年我生龙龙的时候那么危险,我都没怕过。”潘斌龙激动地说“:妈,我们等你平安出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潘斌龙、史慧和潘爸爸守在手术室外焦虑等待。到晚上10点,潘斌龙得去三里屯赶电影《煎饼侠》的一场夜戏。临走前,父亲紧张地说:“你妈妈到现在还没出来,咱们得有个心理准备……”潘斌龙打断父亲的话“:不可能!爸,你可别瞎说!”

潘斌龙走后,史慧更加紧张,她一面询问医护人员,一面向已赶到片场的潘斌龙汇报手术进展。凌晨1点,潘斌龙结束拍戏赶回医院,母亲还没从手术室出来,一家人焦灼不已。直到第二天早上5点多,医护人员说“:手术完成了,但潘妈妈心脏周围的血怎么也止

对史慧很贴心的潘斌龙

潘斌龙的招牌动作“好尴尬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