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溅房产证:两室一厅安不下妈妈的黄昏恋

Zhiyin - - 目录 -

湖南省岳阳市的唐中鹏龚岩夫妻因买不起婚房,婚后10多年一直跟父母住在一起。公公去世后,龚岩一心指望婆婆吴文英会把房子过户给丈夫。哪知,婆婆却跟一个无房穷老头黄平谈起了黄昏恋。为拆散婆婆与黄平,龚岩甚至去婚介所帮婆婆寻觅对象。却不料,婆婆不但跟黄平感情更深,还把黄平带到家里居住。吴文英与黄平的黄昏恋能够修成正果吗?2016年8月,一场家庭大战惨烈收场……

无房夫妻烦恼事:寡母找了个“挫”继父

2014年4月的一天晚饭后,龚岩把丈夫唐中鹏拉到阳台,悄悄问他“:你妈谈恋爱了,你知道不?”唐中鹏很惊讶“:不可能吧?”龚岩不屑地说“:小区微信群里有人亲眼看见,你妈跟一个老头手拉手在江边散步,还拍了他们的背影给我看。你看看,这不是你妈是谁……”说着就把微信上的照片打开,唐中鹏看了顿时感觉像被人抽了一耳光,脸刷的红了……

唐中鹏1979年出生在湖南省岳阳市,父亲唐佑生在船运公司工作,母亲吴文英是一家单位的会计。2003年10月,唐中鹏从中南大学毕业后,进入岳阳一家事业单位工作。不久,他与在一家商场做导购员的龚岩相识相恋。比他小一岁的龚岩是湖南邵阳隆回县人。两人热恋半年后,龚岩怀孕了,可一想到婚房还没准备,吴文英老两口犯难了。老两口只有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是七年前唐佑生单位集资建的。这些年 除了供儿子上学,还要常年给患有糖尿病和风湿的唐佑生买药治病,哪里有钱给儿子买婚房呢?好在龚岩和父母通情达理。

2004年6月,唐中鹏和龚岩举办了婚礼,跟父母住在了一起。年底,龚岩生下了女儿晨晨。因身体不好,唐佑生在2006年就提前办理了内退回家养病。2007年,吴文英也退休回家照顾老伴,接送孙女。

2013年11月,唐佑生因糖尿病引起的并发症去世。老伴走后,吴文英感到从未有过的孤独寂寞。热心的街坊邻居帮她介绍对象,渐渐地,吴文英动了心。

2014年底,彭婆婆给吴文英介绍了退休工人黄平。比吴文英大五岁的黄平是湘阴人,与前妻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嫁到了湖北咸宁,小女儿嫁到了福建泉州。黄平两年前离婚,前妻去了福建给女儿带孩子。因唯一的住房判给了前妻,黄平就自己在望岳路街道一个老旧小区租房居住,又找了个私企打更的活。

黄平与吴文英很快爱得如胶似漆。黄平晚上上班,白天就跟吴文英约会,没事就陪她去长江边散步,不巧这天被邻居看到,还告诉了龚岩……

唐中鹏来到母亲房间,问“:妈,听说你找了个老伴?”吴文英不但承认,还把黄平的情况一五一十告诉了唐中鹏。听到黄平既无车又无房,唐中鹏立刻不高兴了:“妈,他连房子都没有,你们住哪?”吴文英说: “我们老年人,只要感情好,能够互相体贴相伴到老就好……”“妈,租房随时会被房东赶,你那么大年纪还要跟他到处搬家吗……”躲在门口偷听的龚岩忍不

住,赶紧过来给丈夫帮腔“:您找老伴我们不反对,但总得找个条件好一点的吧?”

吴文英的倔脾气上来了“:你们只知道关心他条件怎样,为啥不关心我们感情好不好,幸福不幸福?你放心,就算跟他吃糠咽菜我也愿意,决不拖累你们!”见婆婆如此态度,龚岩气不打一处来,摔门而出,唐中鹏也气呼呼地跟了出来。

婚介所里为母相亲:小夫妻的算盘打得好精明

回到夫妻俩的房间,龚岩还是无法释怀。安顿女儿睡下后,夫妻俩商量决定给母亲重新物色个老伴,拆散她和黄平。

第二天,龚岩带上一张婆婆比较年轻的照片,就去上班了。趁午休时间,她到单位附近找了一家婚介所,交了100元婚介费,给婆婆做了登记。在“对求偶对象要求”一栏里,她写道:要求对方身体健康、每月退休金4000元以上、子女无负担、独自居住有住房。她要婚介所选好相亲对象后先跟自己联系,她相中后再安排婆婆见面,并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

一个多月后,婚介所给龚岩打电话说,有一个73岁的丧偶爹爹,姓秦,儿子在外地做小生意,他独自居住在岳阳,有房子,愿意跟吴文英见面。龚岩回家后告诉了丈夫,唐中鹏决定劝说母亲接受。

转眼临近2015年春节,黄平被湖北的大女儿接去过年了。年二十九,唐中鹏全家到餐馆吃团年饭。见婆婆高兴,龚岩终于开口了“:妈,我帮您物色了一个有房又有钱的爹爹。约个时间,您跟他见见呗……”吴文英当即摔下筷子“:我自己的事不用你们操心!”转身就回了家。一家人不欢而散,龚岩气得带女儿回了娘家,直到假期结束才回来。

黄平过完春节回来后,吴文英哭着向他诉说了春节那场风波。黄平劝她多跟儿子沟通,他也会用真诚打动孩子们,让吴文英很感动。一次,吴文英早上把被子晒在阳台上,中午发现要下雨,就让黄平陪她回家收被子。渐渐地,黄平到家里去的时间多了起来,有时两人还会在家里睡个午觉,待吴文英要去接孙女了,黄平再离开。

2015年4月中旬的一天中午,龚岩临时回家取东西,打开家门,她不由得愣住了:婆婆跟黄平紧挨着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黄平手里拿着一块剥好的桔子正往婆婆嘴里送!见到儿媳突然回来,两人十分尴尬,吴文英赶紧介绍说“:这是你黄伯伯……”黄平也尴尬地打招呼“:回来了?”龚岩窘迫不已,进卧室拿了东西就摔门而去。路上,她打电话向唐中鹏告状,唐中鹏气不 打一处来“:老妈太过分了!”

晚上回家一进门,唐中鹏就冲母亲吼道“:妈,今后能不能不要带男人回家?让邻居看到多丢人!”吴文英反唇相讥“:带谁回来是我的自由。房产证上是你爸的名字,是你爸留给我的遗产。我还没死,房子还轮不到你们继承。”一句话噎得儿子儿媳无话可说。第二天,吴文英干脆搬到了黄平的住处,还带走了房产证。龚岩发现房产证不见后,心里更气了。

吴文英跟黄平住在出租屋,黄平晚饭后去单位打更,第二天早上回来时,就给她带回热乎乎的早餐,发了工资也都交给她。吴文英比在自家轻松幸福多了,可时间长了,她说想孙女。黄平就在中午陪她去学校看晨晨。看着祖孙俩依依不舍的样子,黄平心疼又无奈。吴文英提出想跟他领结婚证,但他说“:我要买了房再娶你。”

一晃半年过去,2015年9月初,黄平的房东突然通知他,要收回租房,让他另找地方搬走。黄平和吴文英找了半个多月,腿都跑断了,也没有找到合适的。眼看房东约定的退房时间要到了,吴文英提出先去她家住,黄平一番犹豫后同意了。

10月中旬的一天,两人雇了一辆面包车,把所有物件全部搬到了吴文英家。当晚,他们做了一大桌子菜。唐中鹏夫妻俩回到家大吃一惊,黄平赶紧热情地说“:我把你妈妈给送回来了。”吴文英也说“:你黄伯伯是个好人,你们也要善待他……”

一家人尴尬地吃完饭,黄平就去上班了。龚岩猛然发现家里多了好多东西出来,还有男人的衣服和鞋子,一问,婆婆说“:你黄伯伯的租房退了,我跟他回来住一段时间。你们如果不喜欢他,我跟他就自己开伙,咱们各过各的,互不干扰。”

龚岩气不打一处来“:你把房产证藏哪里去了?小心被人把房子骗走!”吴文英生气又伤心“:等我死了房子自然是你们的,你至于这样迫不及待吗?”说完回房间不理他们。

此后,吴文英跟黄平开始单独开伙做饭。每天在儿子儿媳下班之前,两人就吃完晚饭,然后黄平早早去上班。第二天早上,儿子儿媳上班后黄平再回来。但吴文英还是会把晚饭给儿子一家准备好,黄平也经常在下班路上买菜时给小两口带上一些。他相信人心都是肉长的,儿子儿媳总会接受他。

心痛!两室一厅安不下母亲的黄婚恋

可是,没多久,黄平晚上在公司巡视时不小心扭伤了脚,领导安排员工带他到医院检查后无大碍,但

让他回家休息半个月。黄平行动不方便,吴文英就每天照顾他。龚岩和唐中鹏每天看到婆婆给他做饭洗衣,帮他敷药伺候他,看他更不顺眼了,不是用力摔东摔西,就是给脸色。一开始,黄平都忍着。一天,龚岩轮休在家。黄平上厕所时,不小心尿到坐便器外面的地上,他自己并未留意到,却被紧接着上厕所的龚岩看到了,她立刻冲黄平吼道“:上厕所不能小心一点吗?尿得到处都是,恶心死了!”

吴文英拿起拖把要擦,龚岩一把夺过拖把吼“:拖把拖完尿还能用吗?倒是用水冲啊!”吴文英一边打开水管将卫生间整个冲洗了一遍,一边赔着不是“:我冲干净就是了,以后让他一定小心。”黄平回到房间老泪纵横,龚岩还在门外不停数落“:娶不起老婆还吃软饭,给你住给你吃,还糟蹋我们家,我们上辈子欠你的吗……”吴文英气得冲儿媳吼道“:我们哪里住你的吃你的了?你太过分了,看不惯你们就给我滚,这是我的家……”

龚岩见婆婆竟赶她,气得也哭了起来“:好啊,我们都比不过一个吃软饭的穷老头。自从你跟他在一起,这个家就没有安宁过,我明天就跟你儿子离婚!”

婆媳俩的争吵句句如针,刺痛黄平的心。不堪羞辱的他冲出卧室,声音颤抖地质问龚岩“:我再穷也有人格有尊严,我哪里占了你的便宜?你凭什么侮辱我?”说完就收拾东西。吴文英哭着陪他到附近找了家宾馆住下。接着,黄平给咸宁的女儿打电话,要她来接自己。黄平接着流泪向吴文英提出了分手“:你是个好人,可是我没有这个福气。我也没本事,我们下辈子再做夫妻吧……”吴文英痛哭失声。事已至此,她也只好同意分手,两人抱头痛哭。

第二天下午,黄平的女婿来到岳阳,接走了他。好好的一份感情被拆散,吴文英气愤不已,她恨透了儿媳,很快到房管局将房子过户到了自己名下。龚岩得知后更加恼怒,婆媳俩整天剑拔弩张。没有了黄平,唐中鹏又觉得母亲可怜了,有时也站在母亲一边说话,劝妻子忍让一点,弄得夫妻关系也紧张起来。

2015年11月13日晚,龚岩又跟婆婆大吵一架,气愤中的她大骂婆婆“不要脸为老不尊”,吴文英忍无可忍冲上去打她,婆媳俩扭打在一起。吴文英哪是儿媳的对手,被龚岩按倒在地骑在身下,唐中鹏劝妻子松手她不听,气急之下,他挥手打了妻子两巴掌,龚岩气得大哭不止,提出离婚。受了委屈的吴文英要儿子必须离婚,不然就死给他看,晨晨吓得哇哇大哭,家里简直成了战场。

唐中鹏每天两头做工作,劝解母亲和妻子,可婆 媳积怨太深,各不相让,唐中鹏心力交瘁,万般无奈。12月初,唐中鹏与龚岩到岳阳楼区民政局办理了协议离婚手续,女儿晨晨的抚养权给了龚岩,唐中鹏每月给女儿1400元抚养费。龚岩向单位申请了一间宿舍,带女儿搬了过去。

离婚后,唐中鹏很快就后悔了。想想他和妻子并没什么大的矛盾,之所以走到离婚这一步,全是母亲一手造成的。回到家里再也看不到可爱的女儿,他更伤心。他想跟龚岩复合,可龚岩很快找了男友,根本不理他。他开始借酒消愁,每晚不醉不休,母亲说他两句他就耍酒疯摔东西。以前从不打麻将的他,也开始出去打牌。每月3000多元的工资,除去给女儿1400元,还要给母亲1000元生活费,再打牌输掉一些,根本就没有任何结余。

吴文英见儿子如此颓废,便劝儿子再找个媳妇,唐中鹏借着酒劲说“:找什么找,找了也得被你拆散,都怪你……”吴文英更生气“:我的婚姻难道不是你们给拆散的?你个不争气的东西……”母亲的责骂让唐中鹏的脾气变得更坏,酗酒更凶了。一见他喝酒,吴文英就免不了责骂他一顿,母子俩矛盾日深,后来他连伙食费也不给母亲交了,全部打牌输掉。

2016年8月3日,唐中鹏下午就请假去跟人打牌了,直到晚上11点多,钱输光了才回家。因为晚上没吃饭,他感觉肚子很饿,便到厨房翻出一些吃的,开始喝闷酒。2点多,吴文英起来上厕所,看到儿子又在喝酒,就劈头盖脸骂儿子不中用“:这么晚了,你不睡觉也不让我睡吗?整天在家啃老,简直是个废物……”

唐中鹏本来心情就不好,此时的他已将一瓶白酒喝得见底,醉酒状态下,输钱的闷气正没处撒,母亲的数落让他怒火中烧。他冲上去挥手就打,吴文英一下就被儿子打倒在地,站起来后又扑过来要打唐中鹏,唐中鹏已失去理智,冲进厨房拿起菜刀就朝母亲砍,吴文英当即倒在血泊中……

见母亲浑身是血,一动不动,唐中鹏如梦方醒,抱住母亲拼命呼唤,赶紧拨打120求救,并拨打110报警。急救车赶到后,经医生检查,吴文英已没有生命迹象。岳阳市公安局岳阳楼分局民警随后赶到现场,经法医鉴定,吴文英系被锐器刺破心脏,失血过多而死亡。唐中鹏被民警带回公安机关审讯,他对自己杀害母亲的行为懊悔不已,用头撞墙企图自杀,被民警及时拦下。2016年8月30日,唐中鹏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直到2017年春节前,黄平回岳阳走亲戚时才得知吴文英被害的消息,他捶打着自己的胸口痛哭失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