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人生绝境”:绑架案背后哀哀父母心

Zhiyin - - 目录 - □编辑/曾庆香

为了让成绩中等的儿子避开国内残酷高考,厦门一外企的经理王建波咬牙举全家之力将儿子送往美国读高中。然而,在儿子远赴美国后,王建波却遭遇了职场“断崖式”降职降薪。为确保儿子在国外能顺利完成学业,2016,2016年3月27日,王建波铤而走险,绑架熟人之子索要300万赎金。

王建波能通过这种方式筹到儿子的学费吗?他的一番殷殷苦心能给远涉重洋的儿子带来幸福吗?2016年9月,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最后的判决给这起绑架案画上了沉重的句号……

父亲升迁儿子留学:无限风光在远峰

2012年10月18日晚上,在福建省厦门市一外企业任职的王建波,从外地出差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正式向妻子李红宣布:他要把儿子送到美国去上高中。

王建波把儿子送出国读高中的念头,始于两年前。时年43岁的王建波是福建三明市人,大学毕业后进入厦门一家国企从事贸易工作,在工作中结识了比自己小一岁的妻子李红。两人于1995年结婚,婚后第二年,李红生下儿子王旦。

王建波来自农村,凭着自己的勤奋好不容易在这个城市扎根。他把所有的期望都放在了儿子身上,可即将升入初中的儿子成绩平平,让他的期望值有 点偏离轨道。2010年3月初的一天,王建波在小区遇见了邻居王安,意外得知王安居然把自己刚初中毕业的儿子送到加拿大去读高中了。见王建波露出不解的神色,王安有点看不起王建波的“迟钝”点拨他“:孩子迟早要送出国外,不如高中就送出去,一来可以避开国内残酷的高考,二来也可以让孩子更早地适应当地的语言环境啊!”

正在为儿子成绩苦恼的王建波突然感觉自己有种拨开乌云见日出的兴奋:与其在国内费尽心机上各种培优班,挤破头皮去参加高考那座独木桥,何不也把儿子送到国外去读高中呢?事不宜迟,他赶紧去各大留学中介咨询,得知要将孩子送到美国去上高中,每年的费用大概要40-50万元人民币左右。他与妻子都是工薪阶层,如此高的留学费用,远远超出自己的支付能力。然而,这件事却一直留在王建波的心里挥之不去。

就在王建波为之苦恼之际,,20112011年底,他从网上看到了一家食品类的外资企业招聘闽南地区的区域经理,年薪高达40万,年终按销售业绩提成,并计发年终奖金。王建波在目前这家企业担任销售经理已经多年,积累了丰富的行业经验和人脉,上升空间非常大,可面对摆在面前高薪的诱惑,他不顾妻子反对将应聘资料投给了对方。

很快,王建波就接到了面试通知,在经过数轮面试之后,他如愿获得了该企业闽南地区区域经理这一职位。

2011年12月,王建波正式上任。有圈内的人脉,王建波的业务拓展异常顺利,销售业绩直线上升。年底,王建波不但如愿拿到了40万的年薪,年终奖金加业务提成,年收入达到了百万之多。王建波高兴之余,又动起了送儿子出国上高中的念头。

薪水遭遇“断崖式”下跌:儿子学费声声告急

可王建波的想法遭到了妻子李红的反对。在李红看来,一年几十万的学费虽然目前看来没什么问题,可丈夫毕竟是替别人打工,最多算是高级打工仔。市场风云变化莫测,明年能不能取得这样的业绩也不好说。王建波笑妻子是妇人之见,他信心满满地安慰妻子“:人往高处走,我在这行工作了十几年,薪水只会越来越高!”

好说歹说,李红勉强同意。可旦旦一听说要离开父母独自前往美国留学,在家哭着闹着坚决不同意,直到王建波提出让妻子跟着儿子一起去美国陪读时,儿子才勉强流着泪答应了。

安抚好妻儿,王建波开始行动了。王建波除了出高价送儿子到新东方突击英语,又以每节课300元的代价为儿子请了私人托福教师在家辅导。

2013年3月,王旦顺利通过了托福考试,7月底,王旦收到了美国德克萨斯州的Consolidated High School的入学通知书。虽然前前后后花了差不多80多万,可当儿子和妻子踏上前往美国的航班时,他似乎看见了儿子美好的前程摆在眼前,亲朋好友羡慕的眼光更是让他倍感知足。

之后,分居太平洋两岸的一家人,只能靠着视频互诉近况。让王建波欣慰的是,在国内成绩不过中等的儿子到美国之后,很快就适应了美国的教育模式,学期末旦旦还取得了每门功课都是A的好成绩,这消息让王建波对自己当初的决定庆幸不已。

王建波每天不知疲惫跑客户,开拓市场,上任之后把闽南地区的业务搞得红红火火。

这年年底,王建波的业绩在众多区域经理中排名第一,年底光奖金提成就将近五十万之多。王建波盘算着,自己现在年富力强,正处于事业的上升期,儿子如果按照现在的成绩考美国的好大学是不成问题的,美国大学都有奖学金,学费也不会像高中这么昂贵,到时候他就可以喘一口气了。

但往往人算不如天算。2014年9月,台湾发生了举 世瞩目的“地沟油”事件,风波很快发酵到大陆,并波及到了他所在的公司。这一年,王建波负责的区域业绩几乎跌破了历史纪录,上司对他的表现极度不满意,在2015年初的人事调动中,王建波被公司“发配”到兰州去当了一名市场部经理,这样一来,王建波不但薪水缩半,压力也越来越大。

雪上加霜的是,半个月后弟弟王建涛被查出白血病,救命的唯一方法是做骨髓移植。弟弟和弟媳妇都是农民,手里积蓄不过数万元,虽然很幸运地在中华骨髓库找到了合适的骨髓,可手术前前后后下来得三十万之巨。

父母早逝,弟弟王建涛是他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妻儿唯一的牵挂。正在为儿子学费发愁的王建波咬咬牙将自己正在住的房产拿去银行做了抵押,贷了三十万才凑足了弟弟先期的手术费。

儿子的留学费用、弟弟的医药费像一座大山压在了王建波的肩头。刚开始他还试图隐瞒经济状况,但时间一长还是被细心的李红知晓了。李红不无担忧地跟他商量,如果实在不行她就和儿子回国,让儿子回来复读参加国内高考“。不行!”一听妻子这话,王建波几乎是跳了起来。这时候将儿子转回来,所有的努力都前功尽弃,亲朋好友也会笑掉大牙“。钱的事你不用管,我会想办法。”

2015年初的一个周末,王建波在家门口的沃尔玛超市巧遇了昔日的同事李立宇。原来,李立宇新买的房子和王建波的小区只隔一条马路。禁不住李立宇的热情相邀,王建波被李立宇拉到了家中喝酒。

李立宇的家是一栋联排别墅,里面的装修之豪华让王建波有些回不过神来。李立宇的妻子不在家,8岁的儿子李乐被接到外婆家了,招呼保姆炒了几个菜,两人开始就着酒聊了起来。

原来,从原单位出来后李立宇跳槽去了一汽车销售公司,短短几年时间从一名普通销售人员做到区域经理,年薪不下百万。李立宇的妻子陈红梅则自己经营红酒销售。

这天王建波有点喝多了。回到家中,王建波将自己摔到床上,呆呆望着天花板,脑海中一会是李立宇家豪华的装修,一会是妻儿眼巴巴等着汇钱过去的样子。想到前几天看过的一部绑架案电视剧,绑架李立宇儿子的念头“倏”地一下闪过脑海,不过被他很快否认了,他摇摇头嘲笑自己喝多了就沉沉睡了过去。

房屋抵押贷款的钱需要还,儿子的学费声声告急,弟弟的医药费也张开血盆大口似乎将他吞噬……一桩桩,一件件,把王建波快要逼疯了!

李立宇和儿子李乐的身影再次浮现在了脑海。这一次,变得无比清晰和坚定:李立宇那么有钱,李乐又是李立宇的命根子,勒索个两三百万想必李立宇不会在意!再说,自己又不要命,只是要钱而已,等拿到钱就赶紧放人!王建波给自己鼓气。

有了这一想法后,王建波开始鬼使神差在李立宇楼下守了几天,看到李立宇家的保姆陪着一8岁左右的男孩一起下楼,又听到保姆喊“乐乐”,便料定男孩是李立宇的儿子李乐。他又跟踪了一段时间,发现李乐每个周日下午都会跑到小区后面一个电玩城去玩游戏。去电玩城的路上正好有一段路比较偏僻,又没有监控,很适合下手。下定决心后,王建波上网联系了一家贩卖证件的网站,冒名用“李开令”的身份证号码去移动公司办理了一张电话卡。

5月24日,在朋友圈得知李立宇正在外地出差,王建波开始行动了。王建波提前开车来到李乐经常去电玩城的路口守候。当天下午3点多,看到李乐从远处走来,王建波打开车门迎上去,招呼李乐说自己是他爸爸的同事,他爸爸让自己来接他去机场接机,兴奋的李乐没有任何防备就跳上车了。

王建波把李乐拖到位于集美后溪一间他事先找好的废弃的旧工棚,借口说要进房拿点东西把李乐骗进房内后,王建波便将李乐绑起来,并用口罩塞住李乐的嘴巴,用事先办好的电话卡给李立宇发短信,称李乐在他手上,让李立宇48小时内准备好300万元现金等他短信通知,如果报警就撕票。

刚开始看到短信,在北京出差的李立宇还以为是谁跟他在开玩笑,可几乎与此同时,他接到家中保姆的电话,称平时很准时从电玩城回家的乐乐超过两个小时还没回家,出去找遍了乐乐平时去的地方都不见踪影,心感不妙的李立宇很快打了电话过来,王建波怕被听出声音吓得赶紧关机。见绑匪手机打不通,李立宇在和妻子商量后,果断选择了报警。李立宇也紧急定了最早一班航班飞回了家中。

接到报案的思明警方当即成立专案组进行调查。警方通过查询手机卡的身份信息,发现是一张假身份证。警方走访了大量的群众,并通过调阅大量的监控视频,发现近一个月总有个戴鸭舌帽的陌生男子不近不远跟踪过李乐,经李立宇指认此人正是王建波!李乐被绑时段,王建波的车辆又出现在附近,警方当即锁定他有重大作案嫌疑。

李立宇怎么也没想到,昔日的同事会对自己的儿子下手,更后悔自己在朋友圈发的信息泄露自己的行踪,让歹人有可乘之机!但此时后悔已经无用,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配合警方的行动。

为不打草惊蛇,威胁人质的安全,警方将计就计,让李立宇用一个黑色塑料袋装一些冥纸币,按王建波的要求在26日凌晨4点将钱送到集美一处垃圾桶旁。当戴着口罩的王建波下来拿钱时,被早就埋伏在旁边的便衣警察一举抓获。凌晨四点半,在王建波的指认下警方顺利找到了李乐。好在李乐除了受到惊吓,并无其他大碍。见到失而复得的儿子,李立宇夫妻冲上去抱着儿子泣不成声!

直到接到警方的越洋电话,李红才得知丈夫为了筹措儿子的学费居然铤而走险、身陷囹圄!五内俱焚的她当即赶回了国内,见到看守所里的丈夫她不禁捶着他的肩膀大哭“:老公,你怎么这么糊涂啊!你让儿子以后怎么做人?”

妻子的哭诉让王建波羞愧得垂下了头。失去了经济来源,李红唯一能做的是带着儿子回到国内。可怜的旦旦不得不重新适应国内的教学模式。剩下的路该怎么走,对旦旦,对李红,都将是一种极其严苛的考验!

2016年3月,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绑架罪判处王建波有期徒刑10年。王建波不服,提起上诉。2016年9月,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维持原判的终审裁定!

(因为涉及人物隐私,除犯罪嫌疑人外其余为化名,所涉单位和相关信息作了技术性处理)

[小编发言]

与以前送孩子到国外念大学不同的是,随着国内高考竞争越来越激烈,将孩子提前送到国外读高中已经悄然成为一种“潮流”。这些家长中当然不乏经济实力雄厚的群体,但更多的是像王建波这样不惜举全家之力将孩子送往国外读高中的家长。

然而,家长们的苦心真的能够如愿吗?抛开孩子远离父母,是否能很好适应环境这些因素不谈,孩子出国读高中,每年高达四五十万的学费和生活费,将变成一副沉重的负担压在父母身上。正如文中的王建波,他本以为能够在职场一帆风顺,仓促将儿子送出国,可在薪水急剧下滑到不足以支撑儿子在国外的费用时,沉重的经济压力像一副枷锁牢牢套在了王建波的身上,让他最终铤而走险,沦为阶下囚,可悲可叹!但愿此案能给那些跋涉在送子出国留学路上的家长们一些警示和启迪!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