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房奴”爱之殇:那恐慌的青春透支了啥?

———南京一宗命案背后的“毕业储备婚房”悲剧

Zhiyin - - NEWS - □编辑/钱 艳

南京95后大学生卢俊杰和陈晓静是一对校园情侣,他俩身处象牙塔,却被“毕业储备房”的购房狂潮吸引。大三时,卢俊杰倾尽家庭财力,首付了一套住房,成了同学艳羡的“有房一族”。毕业前,卢俊杰牵着女友如愿搬入新房,可有了房子爱情就能天长地久吗?人生似赛跑,购房要趁早的“箴言”真能成为他的成功捷径吗?

校园爱情有喜有愁,为爱护航先买个房

2015年初,江苏省南京市的大三学生卢俊杰,刷光了银行卡里的50多万元,换来了一纸购房合同。此后,他兴奋地给女友陈晓静打电话“:房子买了!咱们也是有房一族了!你高兴吗?”

1995年卢俊杰出生在江苏省江阴市。父亲卢成勋是运输公司员工,母亲程巧云早年意外去世。2012年,卢俊杰考入南京一所高校,攻读建筑专业。开学不久,他和同系女孩陈晓静开始了校园初恋。陈晓静比他大一岁,是江苏省淮安市人,父母对她寄予厚望,希望 女儿毕业后,能扎根大城市。

大二暑假,陈晓静参加社会实践。主管李芸得知她与大学同学正在恋爱,就笑她“:校园爱情最不靠谱!现在城市一套房子最少要200万,男生毕业后可以慢慢奋斗,女生可耗不起。”她的话让陈晓静深受触动。不久,陈晓静听说学姐王雯文靠父母资助在南京买了房,找工作时单位便优先与她签约了,理由是: “她有房在南京会更安心留下工作。”陈晓静再次深刻感受到房子对年轻人的重要性。

卢俊杰却说“:好单位凭待遇留人,扯房子干吗?”陈晓静提醒他说“:如今的单位大多认定有房贷的人不敢贸然跳槽!”卢俊杰说“:买房子对我来说还早呢,不着急!”陈晓静赌气道“:毕业三年内你必须买房!”此后,她动员卢俊杰去发售楼传单,让他亲眼见识房子那么贵,楼市依旧挤破头的情形!其间,两人亲眼目睹一对白领情侣,起初犹豫不决,最后房子涨价买不起了,两人大吵一架当场分手。陈晓静说“:他俩就像未来的咱们!”卢俊杰也因此深刻感受到了来自未来的压力。与此同时,卢俊杰发现身边大学生买房已经很普遍了!他的班上就有三位同学成了“校园房奴”, 有的是靠家里出首付父母承担房贷,还有的是父母出了首付,由子女半工半读来供房还贷。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卢俊杰终于开窍了,他加入了考证大军,想拿到更多有价值的证书为求职增加砝码,陈晓静深感欣慰。

2014年12月,开发商走进校园,四处向在校大学生鼓吹“买房越早,赚钱越早”。卢成勋到南京探望儿子,被售房员围住推销房产。他们宣扬的“人生似赛跑,购房要趁早”的理念深深打动了卢成勋。当晚,他和卢俊杰、陈晓静一起吃饭时问儿子“:听说,你许多同学,都买了房?”卢俊杰说“:是的,房价涨得很快!连晓静都不淡定了。”陈晓静辩解说“:不是我不淡定,叔叔,您是过来人,买房这事等得起吗?”卢成勋表态说: “你们如果想趁早买房,爸支持!”卢俊杰赶忙说“:不行,房子这么贵,给我买房子不得把家里掏空了?”儿子懂事,但卢成勋还是将买房的事放在了心里。

2015年春节,卢俊杰的舅舅程世文也劝卢成勋: “你的钱现在还够付首付,再等怕是连个厕所都买不

起了!”当天卢成勋下定决心,尽快给儿子在南京买房。节后,父子俩在南京市建邺区选中一套两居室。卢成勋拿出30万元积蓄,又将房子卖了26万,给儿子付了首付。贷款70万,月供需要3000多。此后,卢成勋搬到了单位集体宿舍居住,他每月拿出2500元,做儿子的房贷和生活费,剩下的部分由卢俊杰打工赚钱支付。

办完手续,卢俊杰沉浸在“有房一族”的兴奋中。可喜悦还没退,压力就随之而来。作为“校园房奴”卢俊杰不得不疯狂打工,他时常逃课出去赚钱。每天,他先到超市做促销员,再去做家教。学校的师长知道卢俊杰有房贷压力,常将忙不过来的项目设计交给他来做,忙碌一天,他还要在深夜继续加班画图、做预算,非常辛苦。

为了让卢俊杰多睡会,陈晓静会买好早餐带到教室让他偷偷吃。每天,她会给男友拎两大瓶开水,确保他回来有热水泡面。为省钱,他们再也不去餐馆改善生活,也没时间牵手逛街。遇上卢俊杰薪水拖欠、迟发,陈晓静还拿出生活费帮他垫付贷款。

一学期结束,卢俊杰有两门课程挂科,辅导员告诫他“:如果重修不过,会影响你拿毕业证!”陈晓静急了“:你的主业还是学习,让你爸帮忙还贷吧!”卢俊杰不敢告诉陈晓静,父亲单位经营不善已经快发不出工资了。半年来,他一再降低生活标准,拼命来挣钱还贷,尽管身体已经不堪重负,但他必须得死撑住。

“校园房奴”的辛酸,压力山大爱情靠边

2015年夏天,卢俊杰经老师介绍进入一家国企实习。因为尚未毕业,他干着全职的活收入却只有别人一半,还忙得整天见不到人,陈晓静抱怨他“:你不能多陪陪我?”卢俊杰没好气地说“:这还不是为了你,我提前兑现了买房任务,总要付出代价吧?”圣诞节,陈晓静拉着卢俊杰去逛了次商场,可他态度消极令她很不爽“:我花钱你就不高兴!为了你我一年没逛过街,没买过衣服了!”卢俊杰却说“:可你有房子啊!这一年房子涨价,我们净赚十几万!现在吃点苦算什么?”陈晓静非常生气拂袖而去。回到学校,她跟室友孙果果吐槽道“:他眼里如今只有房子,我想跟他分手,让他去跟房子过!”孙果果劝她“:有所得必有所失啊!”2015年底,陈晓静也开始了实习,他俩在城中村租了个单间。卢俊杰一直想给单位留下好印象,可他忙于赚钱疏于学业,工作中不断暴露出各种问题,实习单位决定不予留用。卢俊杰只能另找工作,与他的窘境类似,陈晓静的实习生活也很苦闷。每天下班都 累得快要散架,卢俊杰整日忙着赚钱,根本没空理会她的辛苦。陈晓静身心疲惫,对这段缺乏关爱的感情更加失望透顶了。

2016年1月,卢俊杰的新房交房了。他找水电工做好水电,又淘了张八成新的二手床,就带着陈晓静搬家了。楼下大堂宽敞气派,房子里面却家徒四壁,巨大的落差让陈晓静很沮丧“:这能叫家吗?”卢俊杰反问道“:怎么不叫家?空房子都值两百万!”她没好气地说“:卖掉房子才值钱!你连工作都没有,供房还贷又那么狼狈,哪来的自信心?”卢俊杰被戳中痛点,他怒道“:我这么辛苦还不都为了你?你还对我冷嘲热讽。”当天,两人大吵一架,陈晓静摔门而去。

2016年春节后,陈晓静与一家单位签下就业三方协议,卢俊杰依旧在为工作发愁。几次面试,要么因为待遇太低,不够还贷被他拒绝;要么因为要长期派驻地市县工作,他觉得工作条件差,不肯屈就。2月底,银行打来催款电话,他才发现当月房贷还没着落。卢俊杰找同学借了一圈钱,临近毕业大家手头都不宽裕,只借到了几百元。他找父亲求助,才知道卢成勋找了个老伴,每月要缴纳生活费给对方,根本没钱资助儿子。情急之下,卢俊杰想到向“校园贷”借钱救急。陈晓静只好退掉了早就预订好的毕业旅行团,凑了3000元给卢俊杰。他理所当然地拿钱还了贷款,还强调“:买房都是为了你!”当晚,陈晓静跟室友们道歉“:对不起!卢俊杰的房子把我套牢了!”室友安慰她说“:如今有套房子比什么都强!旅行机会将来多的是。”心灰意冷的陈晓静却说“:这样的感情和恋爱太累了!我宁愿住在出租屋。”此后,陈晓静在朋友圈将男友屏蔽,不停地吐槽发泄不满:周围的同事,大家收入相当,别人吃穿用度都很光鲜,恋爱谈得格外轻松,我为什么会这么累呢?真的是我要求多吗……对这段感情不断积累的不满,让她的怨言越来越多了。

卢俊杰仍旧为了月供在奔忙,他安抚陈晓静“:再忍忍,等我找到工作,还贷这点钱真不算什么!”时间长了陈晓静也麻木了。三个月过去,卢俊杰的工作依旧高不成低不就,他最终降低了求职标准———只要工资能负担房贷,他就立即签约。至于生活费,他对女友宣称“:我养房子,你养我!”陈晓静彻底绝望了,她对同事说“:当初我就不该让男朋友买房,一个在校大学生承担房贷压力太艰难!”可事已至此,她只能牺牲青春陪他硬撑着。

2016年3月,陈晓静所在的公司在南京市江宁区远郊新开工一个项目,她必须常驻工地随时解决突发问题。趁此机会,陈晓静搬离了令她窒息压抑的

“家”,住进了单位宿舍。为尽快融入新环境,她努力工作,很快赢得了项目经理和同事的信任,建立起了良好的同事关系。在新环境下,陈晓静的心境也逐渐开朗,常转发些专业文章与同学同事探讨、学习。孙果果跟她留言“:这才是正能量满满的你!加油!不要再为情所困、为钱所困了!”好友的话让陈晓静感触颇深: “以前幼稚,觉得房子是爱情的保障!其实,无忧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每天忙着工作,陈晓静再也无暇与卢俊杰为琐事争执,加上他忙着赚钱还贷,两人半个月才能见上一面。每次,卢俊杰总会事无巨细汇报经济现状,多半是囊中羞涩想找她要支援,这样的见面总会惹得陈晓静很焦躁。

有房的爱情也好累,透支青春喋血收场

4月初,陈晓静在公司结识了不少新朋友,也拓宽了眼界,还加入了几个考试群。在这些积极向上的同行鼓励下,她也对未来几年进行了新的职业规划,打算考几个含金量更好的专业技术证书,争取早日独自承担项目任务。有了新的生活目标和圈子,陈晓静与卢俊杰之间的差距日渐增大。每天晚上,她想要挤出时间来学习,而男友一条条的微信发过来,不是在抱怨工作辛苦,就是在唠叨又赚到了一笔外快,号称房贷不用愁了。陈晓静难以忍受这些琐碎,有一天她干脆打通电话说“:你别再把我当成垃圾桶倒你的负能量,就不能振作一点好好工作吗?”卢俊杰不悦地说“:我这么辛苦还不是为了你,是你要求我必须买房,现在又嫌我负能量了?”两人争吵后又冷战了近半个月。

2016年6月,卢俊杰约陈晓静回学校拿毕业证。见面后他当众下跪道“:我知道你没有安全感,所以我向你求婚,虽然现在我没什么钱,可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围观的同学纷纷起哄,卢俊杰毫无征兆的求婚,让陈晓静十分尴尬。冷静下来后她检视了两人几年的感情,经过深思熟虑她鼓起勇气向卢俊杰提出分手。卢俊杰蒙了,追问道“:为什么?我这么辛苦为了你……”陈晓静一再解释“:我们俩现在在一起整天争吵,先分开一段时间,这对我们都好。”卢俊杰却无法接受现实。

第二天,卢俊杰专门请假找到陈晓静所在的工地,想挽回两人的感情。他从宿舍一路跟到食堂,又寸步不离地跟着陈晓静到工地。每个跟她打招呼、谈工作的异性,他都满面狐疑的不断追问“:你是不是有了别人才移情别恋的?”卢俊杰幼稚可笑的行为,令陈晓静心中那一点愧疚荡然无存。当天下午,她以到总公 司领取文件为由,硬是将卢俊杰丢在工地。这天之后,陈晓静向同事和领导讲明实情,大家纷纷对她表示理解。卢俊杰再来工地找陈晓静时,她总能在同事的帮助下避而不见。

失恋后的卢俊杰如行尸走肉一般,每天回到空荡荡的家里,想到为了供房过得那么辛苦、那么没有尊严就悲从中来。他想尽办法要挽回这段感情,甚至不惜以自残、自杀来要挟陈晓静。看到卢俊杰发来的割腕照片,陈晓静曾在同事陪同下,三次深夜赶到卢俊杰家中将他送去医院。屡屡上演的闹剧,让陈晓静心中对卢俊杰4年的感情,消失殆尽。

2016年6月30日,卢俊杰再次割腕威胁,陈晓静将他送到医院后,直言不讳地告诉他“:这是我最后一次来救你,下次自杀请不要再通知我。跟你在一起太累了!”她当面删掉了卢俊杰的微信和电话号码。这一次,卢俊杰彻底崩溃了,他无法容忍多年的感情付出被无情践踏。7月5日,卢俊杰找到陈晓静的工地为感情做一个了断,为了让他死心,陈晓静明确告诉他: “我爱上了其他男人,请不要再纠缠我。”被彻底激怒的卢俊杰,用随身携带的水果刀残忍地向陈晓静的腹部连捅四刀,随后自杀。陈晓静的同事报警,南京市江宁区刑警队赶到时陈晓静已死亡,卢俊杰被送往医院抢救后脱险。

2017年2月,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卢俊杰故意杀人一案。面对陈晓静的父母,卢俊杰再三忏悔自己的罪行,希望家人能将房子卖掉给予陈晓静家人补偿。目前,案件尚未最终宣判,等待卢俊杰的将是法律公正的审判。(因涉及隐私,文中除犯罪嫌疑人外,其他人为化名)

[小编发言]

尽管中央及时出台新的政策: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但近几年,随着房价一路飙升,国人对房价的恐慌早已渗透进了校园。本该将精力放在学业上的在校大学生,也加入了买房行列。在所谓的“提前投资”理念驱使下,大学生过早成为房奴,置身于无法承受的经济重负下,引发种种社会问题。

诚然,作为一名在校生,如果确能通过自我奋斗,进行投资、理财等项目致富或买房并无不可。但一定要量力而行,更不能本末倒置,在本该学业至上时,让原本纯情的校园爱情蒙上世俗的重压。否则“,毕业储备房”不但不能让爱情走得长远,相反,还可能酿成悲剧和苦果,值得广大大学生及其家庭警醒!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