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女儿做坚强战士“,千年替补”终圆金牌梦

Zhiyin - - 目录 -

上文化课,母女俩每天在山路上颠簸近3个小时。南方多雨水,吴秀兰和女儿经常被淋成落汤鸡。

一年后,陈丹教练觉得徐云丽练田径屈才,将她举荐到福建省体校练排球。徐云丽身高出众,球感好,弹跳好,省体校收下了这个难得的排球苗子。但每年逾万元的高额学费,将吴秀兰和丈夫难住了。夫妇俩靠种水稻、甘蔗为生,收入只能勉强维持开支。徐芳瑞有7个兄弟姐妹,结婚时只分了一间土坯房。房间既做卧室又当厨房,一家四口长年睡一张床。随着徐云丽和哥哥一天天长大,生活越来越不方便。半年前,徐家刚建了一栋两层楼房,负债17.8万元。

徐芳瑞与妻子商量“:别让女儿上省体校了。18万旧债还没还,要是再添新债,以后日子还怎么过?”吴秀兰咬牙说“:咱们是农村人,也许这是女儿的一条出路,我找堂姐想想办法。”

吴秀兰的堂姐在日本留学后定居东京。当天,吴秀兰赶赴县邮局,给堂姐打国际长途借钱,并提出去东京打工。堂姐同意了,并于第二天汇过来一笔钱,吴秀兰和丈夫如期将女儿送进省体校。1997年2月,吴秀兰的签证下来了。离家赴日本时,徐云丽和爸爸将妈妈送了一程又一程,每人眼里都涌满泪水……

吴秀兰不懂日语,只能在日本从事最卑微的工作。在堂姐介绍下,她进入东京一家冷库打工。冷库的工作区域分为保鲜库、冷藏库、冷冻库。冷冻库的工资最高,但温度常年保持在零下20°C到零下40°C。为了多挣钱,吴秀兰主动要求到冷冻库加工鱼卵、当搬运工,月收入15万日元(人民币5000元)。

日本物价奇高:大米10元一斤,半棵大白菜12元, 3棵大葱9元;加上房租、水电等各项生活开支,吴秀兰每月最多只能存2000元。为增加收入,吴秀兰经常加班到凌晨,每晚只能睡3个小时。每天在零下几十度的冷冻库工作十多个小时,吴秀兰骨头缝里都凉飕飕的。晚上回到住处,她要盖三床厚厚被子,再裹上四个热水袋。即便如此,也要睡到天亮时分身上才有热气。刚暖和过来,吴秀兰又得起床上班。

徐芳瑞在国内也很艰难:他一个人要种十多亩水稻、甘蔗;累了一天,回家还得给儿女洗衣做饭;忙里偷闲,他还帮人挖藕、捞鱼,挣钱补贴家用……为抢工时,徐芳瑞经常炒一锅咸菜吃好几天。只有徐云丽放假回来,他才买一两斤猪肉改善生活。为了女儿和这个家,吴秀兰与徐芳瑞长年忍受分居之苦。

从日本回国一趟,至少需8000元。为省下这笔钱, 1998年吴秀兰没有回国过年。儿子在家有父亲照顾,女儿才11岁,独自在省城生活,会是怎样一种生活境况?从这年3月起,吴秀兰每星期两天不吃早餐,省下这笔钱给女儿打一次越洋电话。当时体校宿舍没装电话,吴秀兰让女儿每星期三晚上8点去教练家接听。徐云丽想妈妈,吴秀兰想女儿,母女俩经常一个在这边哭,一个在那边流泪……

又是一年春来到,吴秀兰已整整两年没回家。每次通话徐云丽都眼泪汪汪地问“:妈,你到底什么时候回家?”吴秀兰为激励女儿,撒谎说“:等你进了国家队,我就回国。”妈妈的谎言,成了徐云丽拼搏的动力。为早日进国家队,让妈妈回来与家人团聚,徐云丽每天早上5点就起床跑步储备体能。晚上她经常一个人在训练馆加练,练习调整传球、拦网;背飞、短平快、时间差等各种战术,直到运用娴熟……

2000年,徐云丽因身高增长过快,引发全身关节疼痛,并伴随连日高烧。吴秀兰长年在冷冻库工作,饮食无规律,膝盖、指关节、胃部全部冻坏了。母女俩为不让对方揪心,在电话里互相隐瞒。这年5月10日,徐云丽高烧达39.8°C。晚上8点,到了与妈妈约定的通话时间,她踉跄着来到教练家接听。吴秀兰听出女儿声音异常,担心地问“:你是不是病了?”徐云丽打起十二分精神,撒谎说“:妈,今天训练量特别大,我起跳扣了200次球。晚上我吃了半斤米饭和一条海鱼,身体棒得很,哪有什么病?”说完,一阵眩晕袭来,徐云丽差点摔倒。

而吴秀兰左膝落下严重类风湿,膝盖肿得像发亮的紫茄子。一阵阵钻心疼痛袭来,她不由得发出一

声痛苦呻吟。徐云丽忙问“:妈,你怎么了?”吴秀兰故作轻松“:没什么,蚊子叮了我胳膊一下。”为对抗疼痛,不让女儿听出破绽,吴秀兰咬一口桌上的冷馒头,边夸张地咀嚼边与女儿通话。母女俩相互编织谎言安抚对方,彼此眼里满含泪水……

打工7年终回家,妈妈病危撕裂爱女心

半年后,徐云丽因生长过快引发的身体不适消失。直到这时,吴秀兰才从教练那里获悉这一切,女儿的懂事、坚强,让她心碎落泪。2000年12月,吴秀兰的堂姐回音西镇探亲,徐云丽赶回家向她打听妈妈的情况。堂姨说漏了嘴,说吴秀兰长年在冷冻库上班,浑身关节都冻坏了。

当天,徐云丽含泪给妈妈写了一封信:“我最爱的妈妈,我从堂姨那里得知了你的身体状况,心里很痛。你承受那么多痛苦,都是为了我,为了这个家。我一定刻苦训练,争取早日进国家队,让你回来与我们团聚……”她还在信里夹了几张自己穿运动服的照片,托堂姨转交给妈妈。吴秀兰的堂姐返回东京后,将信和照片交给吴秀兰。吴秀兰将女儿的信看了一遍又一遍,每个字、每个标点符号都刻在心里。东京的夜冰凉如水,吴秀兰枕着女儿的信和照片孤独入眠……

次年,徐云丽进入福建省女子排球队。随后,她又入选中国女排国少队。2001年7月,徐云丽随国少队赴日本名古屋比赛。吴秀兰激动得一夜未眠,决定与女儿会面。然而名古屋距东京320公里,路途遥远,吴秀兰在电话里向女儿道歉“:对不起,妈妈没时间见你。”徐云丽忍着心酸安慰道“:妈妈,没关系,我天天要训练比赛,见了面也没时间说话。”吴秀兰问“:妈妈几年没见你了,你长多高了?”徐云丽回答“:长到了一米九二。”吴秀兰找来一根皮尺,在墙上标出相应高度。天啊,女儿足足高出自己一个头!吴秀兰十分惊喜,但想到在女儿成长的关键岁月里,自己的母爱缺席,又不禁放声大哭……

2002年,家里欠款基本还清,徐芳瑞打电话与妻子商量“:现在咱们没什么负担了,都分居5年了,你回国吧。”吴秀兰又有了新顾虑“:儿子马上成年了,将来找工作、结婚都要钱。云丽文化课耽误了,要是没练出来,以后很难就业,我得给她攒点钱,最起码将来得给她一份像样嫁妆。”徐芳瑞同意了。

此时,吴秀兰双膝落下了严重的类风湿病,不适合再在冷冻库工作。数年打工生涯,吴秀兰已会说简单日语。这年6月,她从冷冻库辞职,上午去超市当收银员,下午在快餐店做便当,晚上到夜市当导购。为不让家人担心,吴秀兰隐瞒了打三份工的艰辛……

回一趟国得花掉半年积蓄,整整5年,吴秀兰没回过家。每年春节,徐家有这样一个习惯:除夕吃过年夜饭,徐芳瑞用摩托车载着儿子、女儿赶往县城,给吴秀兰打国际长途。一家三口轮流与吴秀兰通话,在电话里一起过心酸浪漫的团圆年。

2004年,吴秀兰已整整在日本打工7年。漫长的7年里,她没回过家,没见丈夫、儿女一面。这年8月,吴秀兰在冷冻库打工的后遗症发作了:她双手关节肿胀,双膝变形,两次胃出血,瘦得只剩85斤。9月3日,吴秀兰在夜市上班,突然连吐三口鲜血,栽倒在地。堂姐闻讯赶来,将她送往医院。可入院要缴纳300万日元押金,吴秀兰根本拿不出这笔钱,挣扎着对堂姐说“:我还是回国吧,就是死也不能给家人添负担。”堂姐夫妻俩含泪将吴秀兰抬上飞机。

离家7年,吴秀兰终于回来了。徐云丽望穿秋水盼妈妈回家,盼来的却是疾病缠身的妈妈。7年不见,妈妈骨瘦如柴,面黄肌瘦,徐云丽心碎了。她和爸爸将妈妈送往福州市中医院。经紧急抢救,吴秀兰转危为安。一个月后,吴秀兰出院了。徐云丽和爸爸坚决不允许妈妈再去日本打工“:我一定进国家队,将来挣钱养家。”吴秀兰不忍再与家人分离,加上一身伤病,只好听从了丈夫和女儿的意见。

2005年,身高1.96米的徐云丽,已成为国内一流副攻。次年2月,国家女排主教练陈忠和将她调入国家队。当时国家女排副攻线人才济济,赵蕊蕊、马蕴雯、薛明是绝对主力,徐云丽只能打替补。2008年举世瞩目的北京奥运会上,徐云丽虽随队夺得一枚宝贵铜牌,但她上场时间并不长。

2009年起,中国女排频繁换帅“,王者之师”陷入动荡。2010年世锦赛中国女排只获得第10名;2012年伦敦奥运,又被挤出四强。从伦敦归国后,徐云丽对前途感到前所未有的渺茫,浑身是伤的她萌生了退役念头。女儿壮志未酬的伤感,让吴秀兰心重如铅。

2013年5月,中国女排传奇人物郎平出任国家队主教练,徐云丽再次入选国家队。此时,她的技术、心理已进入运动生涯的巅峰,被教练组安排担任主力。有一种精神叫坚持,有一种感动叫坚韧。徐云丽,这位中国女排的“千年替补”,在经历5任主帅后,终于成长为主力!她拦网出众,又是南方人,所以被媒体和球迷誉为“南长城”。

次年9月,第17届世界女排锦标赛在意大利开战,徐云丽作为主力副攻,成为中国女排一道坚固屏障。10月4日,在与多米尼加争夺四强的生死战中,徐云丽拦网时突然跌倒在地,被工作人员用担架抬下场。在家中收看现场直播的吴秀兰一颗心揪紧了,不知等待女儿的将会是什么命运!

返回北京,国家队聘请美国权威专家给徐云丽手术。此时吴秀兰双膝类风湿复发,左脚无法站立。10月17日,在丈夫陪伴下,吴秀兰拄着拐杖赴京探望女儿。徐云丽左膝盖受伤,左脚韧带撕裂。美国专家为她实施了韧带修补术,鉴于伤情异常严重,医生预言徐云丽的运动生涯就此终结。

徐云丽心灰意冷。吴秀兰哽咽着与女儿约定“:妈妈和你一样,现在也是伤兵。这点伤病不算什么,咱们一起治疗康复,看谁恢复得快。”接着,吴秀兰悲壮讲述当年在日本打工的生死惊魂“:我的胃大出血,两次昏死过去,还不是挺过来了!只要不被自己打败,没有人能击垮你。”徐云丽点头冲她一笑“:妈妈小学文化,现在却变成了哲学家。”吴秀兰也笑了。

两天后,吴秀兰也在女儿就医的医院接受了左膝关节置换术。徐云丽在3楼,吴秀兰在5楼。母女俩的腿都打上石膏,用支架固定着。徐芳瑞楼上楼下照顾妻女。母女俩无法谋面,便互发短信鼓励对方。吴秀兰说“:咱们母女俩,一个是球场上的战士,一个是生活中的战士,现在都受伤了,我们这对伤兵谁也不能掉队哦!”徐云丽化了个淡妆,自拍后发给妈妈“:打了十几年球,我没机会化妆,现在做回美女。”女儿如此乐观,吴秀兰颇感欣慰。后来,徐云丽与妈妈双双拆掉石膏,开始了艰难的康复之旅。吴秀兰与女儿一起开始 吴秀兰清楚女儿视排球如生命,激励道“:自从你 爬楼梯康复,锻炼腿部力量。每往上挪一步,吴秀兰都进入国家队那天,我就有个梦想,希望有一天你能将 疼痛钻心,她咬牙不出声。徐云丽明白妈妈的良苦用金牌挂在我的脖子上,那才是妈妈最自豪的时刻。”是 心,不叫一声苦。母女俩互相鼓励、扶持,在艰难岁月啊,自己已在球场摸爬滚打了十几年,不拿一次世界 里共同与伤病抗争……两个月后,母女俩的腿伤均有冠军,自己不甘心,更对不起妈妈在日本7年炼狱般的 明显好转,吴秀兰和丈夫返回老家。2015年2月,徐云打工生涯。徐云丽咬咬牙,继续奋战在球场。 丽彻底康复重返国家队,吴秀兰也与类风湿告别。

5月,为备战年底的女排世界杯,徐云丽随队开赴福建漳州集训。吴秀兰去训练馆看女儿,徐云丽的艰辛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女儿每天早晨5点起床,双肩、膝盖和手指缠满纱布;一天要摔200多次,全身被汗水浸湿。人摔在地上,地板上就印出一个湿淋淋的人形。吴秀兰不忍卒看,含泪离开了训练馆。

谁知伤病再次考验这对母女!6月,徐云丽练习时不慎摔倒在地,导致左腿前骨骨裂,左脚十字韧带断裂,身上落下了30多处伤。医生再次断言,徐云丽的运动生涯即将终结,她陷入深深绝望中。

就在这时,吴秀兰的顽固性胃出血再次发作,如不及时根治,很可能发展为胃癌。她决定再次陪伴女儿与伤病抗争“:我要把胃病治好,你也一定要康复好,咱们再做坚强的女战士。”徐云丽与妈妈击掌约定共同康复。6月11日,吴秀兰将锅碗瓢盆搬进女儿病房,将医院当成第二个家。徐云丽拄着拐杖给妈妈倒水、捶背。吴秀兰在病房里熬骨头汤,给女儿补钙。

一周后,徐云丽再次接受了韧带修补术。康复时,医生将她的左脚固定在支架上拉直,徐云丽咬住毛巾不喊一声疼。她问妈妈“:我的样子没吓着你吧?”吴秀兰哽咽难语“:没想到我女儿这么坚强,我真为你感到自豪。”12月,吴秀兰的顽固性胃出血彻底痊愈。徐云丽也于2016年3月彻底康复,归队训练。

2016年8月的里约奥运会上,徐云丽彻底爆发,展现了世界顶级副攻的风采。她场场作为主力首发,得分总数仅次于朱婷,为女排夺金立下汗马功劳。这位三朝奥运元老,克服伤病折磨,终于在29岁圆了自己的奥运冠军梦。凯旋回国,徐云丽将金牌挂在妈妈脖子上“:妈妈,我的金牌里也凝聚了你的心血,是你托起了我的人生。你虽然是农民妈妈,但在我心目中最伟大。”吴秀兰热泪盈眶“:妈妈等这一天已等了快20年,太幸福了!”母女俩笑得格外灿烂。

2017年3月,徐云丽再次入选国家队。吴秀兰有两个心愿:女儿能坚持到东京奥运会;拥有一份幸福的感情归宿。徐云丽向妈妈承诺:“我一定实现你的心愿,不让你失望。”母女俩心中又生出新的憧憬…… □编辑/涂 筠

母 依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