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逼仄的血透室:两个“倒霉蛋”傻傻相遇

Zhiyin - - 目录 - 编辑/鲁 媛

她,一个来自城市的漂亮女孩,母亲早逝,父亲弃她不顾,大学毕业,青春正好时,曾经的红斑狼疮复发,引发了肾衰竭;他,一个出生农村的孩子他爹,小学没读完,一直打工养家,得上尿毒症后,妻子跑了,他带着两个“拖油瓶”颓然度日。

这样两个经历迥异,但同样可怜的倒霉蛋,曾经生活在天涯的两端,根本不可能有交集。可在血透室的斗室,分分钟都可能挂掉的绝境中,他们却不期而遇,甚至还擦出了爱的火花……

1991年,熊静出生在四川省南充市。3岁时父母离异,母亲赴广州打工,她在市郊的奶奶家长大。12岁那年,母亲在南充市顺庆区给她买了房,准备接她去一起生活。她正无限憧憬时,母亲竟因意外煤气中毒,客死他乡。之后,多年未见的父亲接熊静回家,可他成天不见人,最后竟直接消失了!

2009年秋的一天,熊静打开家门,瞬间吓尿——————一群彪形大汉堵在门口,说是父亲在外面欠下10万元债务,让她“父债女还”!姑妈将她接到广安县城,她转学到当地高中,总算读完了高三。

2010年9月,熊静考上了四川外语学院成都学院的英语专业。正当她甩甩头发,准备向着多彩的青春飞奔而去时,她的双腿开始无端发肿,脸上也起了红斑,身体关节刺痛,走两步路就气喘吁吁。到医院一检查,她被诊断为系统性红斑狼疮!

之后,熊静开始一边上学一边治疗,得亏广安的舅舅和姨妈支援了她学费生活费。后来,她的病情逐渐稳定,学习成绩年年第一,并和一个同年级的帅气男孩谈起了恋爱。大学毕业时,她犹豫再三,将病情告诉了男友,对方不出意料地提出了分手。

2013年8月,熊静进入成都瑞思学科英语培训机构当老师。生存的压力,让她开足马力,熬夜通宵。2014年2月初,她头发掉得厉害,估计是旧病复发,可在升职加薪的关键时刻,怎么能掉链子?她撸起一顶 假发戴上,就去了公司。年会那天晚上,她咯血倒地,被送到成都市第一人民医院,果然是红斑狼疮复发。之后,她辞职回到南充。为了治病,她卖掉母亲留给她的房子,可30万元房款仅仅维持了她两个月的医药费。危在旦夕时,父亲回来了!他帮熊静在南充市区租下一处房子,留下来照顾她。为了自救,熊静在治疗间隙自学了烘焙技术,开始接单挣钱。每天她在家制作,父亲负责送货。就在此时,父亲又不见了!直到债主上门,熊静才惊觉,父亲又背着她在外面到处借钱,理由竟是要给她这个女儿治病!

24岁的熊静,又变成了一个人。她独自买食材,接订单,制作,送货,孤独地忙碌着。2015年6月,因大量服用免疫抑制剂,熊静出现重症肺炎,被送到重庆新桥医院抢救。11月,由于经常熬夜赶订单,她又引发了肾衰竭。尽管一直以来,广安的姑妈都尽心照顾着她,但她毕竟能力有限。看着像吹气球一样肿胀的身体,还有一片片刺目的红斑,熊静嚎啕大哭,觉得这世上再没人比她更倒霉了!她关闭工作室,开始了一周三次血透的日子。听说南充市五医院的血透质量好费用低,她和病友小薇相约去办转院。

那是2015年底的一天,熊静见到小薇时,她身边站着两个男人。小薇介绍说,那是小刘和老屈,都是来办转院手续的。小刘两眼放光“:嗨,美女!你可真漂亮,完全不像病人啊!”她礼貌地应了一声。一旁的老屈虽然面黄肌瘦,但西装革履,成熟稳重,是她心仪的类型。他冲她点了点头,熊静微微笑了笑。

几次透析下来,熊静发现,周围病友都有亲友陪同或探望,除了她和老屈“。他也是光杆司令?”熊静暗想。而这也是老屈的疑问。这天下机后,老屈见她独自收拾东西,问她“:怎么没见你家里人来呢?”熊静回答“:看我倒霉的,爸妈都不在了。一个人,也习惯了。”她轻描淡写地讲述了自己这些年的经历。老屈看了她几眼“:没啥,我不也总是一个人来。再说,来这儿的,谁不倒霉呢……”那天,两人互加了微信。聊天中,熊静得知,老屈全名叫屈先林,南充市高坪区喻家乡

人,比她大4岁,是尿毒症患者。老屈说,他有个小摩托,每天从家里骑到医院透析“,你若不介意,以后我去你家接你来医院,别再一个人来了。”

每次透析,从上机到下机,至少需要四个小时。透析并不痛苦,可躺在机器上一动不动,孤独和恐惧,才是熊静蚀骨的疼痛。老屈的提议,熊静没拒绝。为此,老屈特意调到跟她同一个班次透析。如果来得早,他还会带她去医院旁那家米粉店吃粉。

滚蛋吧,绝症!穷途末路我们狠狠爱

除了透析外,老屈几次约熊静去参加病友聚会。女人的第六感告诉熊静,老屈对她有好感,她也越来越被这个踏实沉稳的男人所吸引。那天透析结束,老屈递给她一袋热乎乎的包子。熊静正要道谢时,老屈指向小刘“:小刘听说你没吃早饭,让我去买给你的。”那边,小刘满脸堆笑,老屈却目光游移。她在心里“鄙视”老屈:白长了一副韩国欧巴的模样,太怂包了!

2016年3月初春,病友们相约去市郊游玩,熊静也欣然前往。在爬一个土坡时,熊静脚下一软,眼见要摔倒,小刘伸出手想要扶她,她本能地躲闪开,身体偏向老屈。她用余光瞟向老屈,发现他伸出手来,但又缩了回去。站定后,熊静狠狠瞪了老屈一眼。

第二天,熊静自己坐车来了医院。在血透室,老屈冲她打招呼,熊静白了他一眼,没搭理他。这天,血透室的气氛有些凝重。熊静询问得知,一直在她右侧血透的女孩,因没控制住饮水,前一天肾衰竭去世了!躺在病床上,注视着透析液缓缓流入又流出自己身体, 熊静很难过。谁也不知道下一个会是谁,可她还有好多事没有做,她不甘心!

那天回到家里,熊静想了很久,敲下一条短信,发送出去:“老屈,我喜欢你,咱俩能在一起吗?”老屈半天才回复,说他俩是不可能的“。为什么?难道你敢说,你一点都不喜欢我?”熊静问道。老屈说“:这样,你先听听我的倒霉故事吧———”

老屈说,他家里很穷,还有个小他12岁的妹妹。他从小在家做农活、带妹妹,小学没读完,之后随父母到广东打工,在工地上开叉车。2007年,他与老家的一个农村女孩结婚,生下两个女儿。由于长期两地分居,两人感情并不好,但老屈一直在默默为这个小家奔走努力。2013年,正当生活一点点好起来时,老屈被查出尿毒症,只得回家休养。后来,妻子外出务工未归。为省钱供妹妹读书,老屈硬扛了一年,才开始透析。2014年秋,妻子回来跟老屈离婚,将两个女儿丢给他。那一刻,老屈觉得自己命很苦,苦得他想一死了之。可看看两个女儿、年幼的妹妹和白发父母,他把眼泪吞回肚里……

熊静听呆了。之前,她在老屈的朋友圈里看到过两个小女孩的照片,她没想到,那是他女儿。甚至,她一直以为仪表堂堂的老屈,和自己的成长背景差不多“。小静,我喜欢你,可我俩门不当户不对,不可能的。你太优秀,我只是个没文化的乡巴佬……”

第二天,老屈照例骑着摩托来接熊静,带她去那家米粉店吃粉“。小碗的别放葱,多菜少粉!”他如常叮嘱着老板。熊静没说话,静静看着他。

2016年3月26日,这天的透析还有半小时结束。突然,一阵头晕恶心袭来,熊静只感到胃液翻滚。隔着巨大的透析机,老屈听到动静,发来微信“:小静,坚持一下,胜利就在眼前。”可熊静终究是没坚持住,污物瞬间喷溅出来。熊静狼狈不堪。

老屈匆匆下了透析机,转身出门。很快,他端来盛满热水的脸盆,蹲在地上,拧起热毛巾,细细地擦拭着熊静脸上、头发上及外套上的污物“。透析没结束就下机,你这不是白做了吗?”熊静责备他“。女孩子,要干

干净净地才好看。”老屈的动作轻柔、细致,忽然就让熊静红了眼眶“。什么门不当户不对,其实我们俩都一样,一样倒霉透顶!为啥不能在一起?”熊静含泪说。老屈动摇了。他说,下次他先带熊静见见两个女儿再说。

4月的一天,老屈约出了熊静。在南充市西北湖公园,熊静见到了老屈的女儿,大妞8岁,二妞6岁。老屈让孩子喊她,俩娃拼命往他身后躲。老屈挠挠头说: “乡下孩子怕生,我这大男人也不知道该怎么教小丫头!”熊静喊道“:丫头们,咱去玩碰碰车吧!”

在游乐场,熊静和老屈一人带一个孩子,驾驶两辆碰碰车玩对抗赛。孩子们开心地尖叫,她和老屈也放飞自我,肆无忌惮地乱撞,笑得前合后仰。下午去商场买衣服,熊静细心地为丫头们挑选新衣,两个女孩“阿姨”前“阿姨”后地喊个不停。之后又去吃肯德基,两个孩子狼吞虎咽,连说“太好吃了”。分别时,老屈郑重道“:小静,谢谢你!”熊静打趣他“:农民伯伯文绉起来,有点瘆人啊!怎样,你对我的考核合格了么?”

老屈嘿嘿一笑,点了点头,驾着小摩托带娃一溜烟儿跑了。熊静也笑了,她对自己说:滚蛋吧,倒霉君!管它末日有多远,我会好好享受现在!

几天后,老屈带着熊静到农村家中做客。这是一处刚落成不久的新房,当真是家徒四壁啊,因为一切都还是毛坯,连墙都还没来得及粉刷。

老屈读高二的妹妹住校,周末才回家。当时,大妞正给二妞辅导作业,二妞一连串“为什么”,问住了大妞,熊静连忙上前解答。大妞赶紧跑去厨房,熟练地给土灶生火。饭后,看着丫头们在门前撒欢玩耍,熊静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眼前一酸,泪水涌了出来。

晚上,老屈送熊静回家。路上,熊静说起她现在租的房子到期了,她还不知道上哪儿去凑钱续租。老屈提议,要不让她去他那儿先住一段时间?但他同时说: “农村苦,你要有心理准备。”熊静眼前一亮,说乡下空气好,利于养病,她也想好好照顾两个孩子。老屈再次强调“:真的很苦哦!”熊静撇撇嘴,说“:再苦能有在血透室的日子苦?现在不是有句很时髦的话———‘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我就跟你回去!”

2016年4月底,熊静收拾行李,搬进了老屈家。当晚洗漱时,她看到家里新装了一台电热水器。她听老屈说过,村里人都是水壶烧水洗澡,知道老屈体贴自己,心里很甜蜜,口头上仍埋怨他乱花钱。老屈说“:我在城里也呆懒了‘,插头一插,热水自来’的日子,我也向往啊!就不能让我享受享受?”

熊静发现,家里厨房也改造了。她曾对老屈抱怨,说出租屋的厨房太小,烘焙工具根本摆不下。结果老屈上心了,他在自家厨房新砌了一个长长的操作台,熊静就算整个人横躺上去,都没问题!

初来农村的日子,熊静沉浸在老屈的贴心照顾中,怡然自得。脱离了城市生存的压力和烦恼,需要透析时,两人骑着小摩托一起去;不透析时,就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规律的生活让她分外安心。

可随着新鲜感渐渐褪去,熊静越来越觉得乏味无聊。她每天除了辅导孩子功课,闲下来不是刷手机就是发呆。再说老屈,回来后换上“农装”,秒变灰头土脸的“庄稼汉”,也让她大跌眼镜。

她与老屈的矛盾也越来越多。不做透析的日子,熊静习惯过得很“小资”。她自制三明治当早餐,午饭吃奶油培根意面,消夜来杯桃胶银耳羹。有时,左邻右舍来串门,见她穿戴整齐,略施淡妆,优雅地搅弄小汤匙,喝奶茶、品咖啡,不免多瞅几眼。熊静浑身不自在,让老屈关门谢客。老屈大笑“:这怎么可能?”

还有家中这台村里的“孤品”热水器。自从家里装了它,村里人纷纷跑来借浴室洗澡,美其名曰“:你家烧了热水不用浪费,不如我们来帮忙用了!”熊静哭笑不得,老屈却大手一挥“:大家岔着用!”

由于家里没装修,他们房间拉的是门帘,而且斜对着浴室,熊静多次暗示老屈,说这样不方便,老屈不以为然。有天晚上九点多,熊静已经睡下,老屈还在屋外田里干活。突然,有人在门口大声招呼,说进来洗个澡。她还没回话,对方就冲进了浴室,吓得她赶紧起身穿好衣服。当晚,熊静与老屈大吵一架。此后,前来洗澡的村民逐渐少了起来。

有一次,老屈妹妹找熊静借钱。原来,妹妹为减轻家里负担,在网上找了个淘宝刷单的活儿,被要求交700元保证金。熊静凭直觉认为这是骗局,但见妹妹异乎寻常地坚持,她还是借了。果然,妹妹被骗了。老

屈得知后,责备熊静说她没有帮妹妹分清是非。熊静也很委屈,在她看来,如果只是一味干涉,妹妹不找她借也会找别人借;而如果是让妹妹切实受到教训,相信她以后都不会再受骗。

习惯不同,理念不同,无法沟通,熊静想要逃离。就在这时,老屈遇到危险。他透析三年,甲状旁腺亢进,一直在吃产自印度的“西那卡塞”维持。2016年深秋“,西那卡塞”突然断货,老屈的pth值飙升至1900,远超300的正常指标,持续下去很可能瘫痪甚至死亡。大家手足无措时,熊静立刻联系医院和病友,还在病友群、论坛和朋友圈里发帖求助。幸而一个重庆病友看到帖子,匀了几盒药寄过来,帮助老屈脱离了险境。

望着劫后余生的老屈,熊静哭了。想想每次去医院透析,无论刮风下雨,他们6点就要起床,天黑还要打手电筒,老屈启动小摩托,驼上熊静飞驰,一路上,熊静总是将老屈搂得紧紧的。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依靠,如果少了老屈,她不敢想象。

那几天,前来探望老屈的村民都快踏破他家门槛了。有送山寨版“娃哈哈”八宝粥的,有捧来热乎乎的土鸡蛋的,有塞给老屈皱巴巴的五十元大钞的,还有啥都没带,就来瞅一眼老屈,“好着呢,我就放心了”,提起锄头又走了的。没有城里人去医院看病人的标配———鲜花、牛奶、水果三件套,也没有特别的寒暄热络,但每张淳朴的脸上都洋溢着真切的关心。忽然间,熊静心里备受触动。

不久,熊静也和左邻右舍走动起来,不时去隔壁借点蒜,帮邻居喂喂鸡。她发现,大家都很友好,但又没那么刻意,她一去,别人会端出茶水,也会继续忙自己的,让她想干吗干吗。渐渐地,熊静越来越“懒”,她开始穿着睡衣,拖着塑料拖鞋,顶着鸡窝头发,在村子里穿堂过室。她感觉,这样轻松自在极了。那天,她遇到一个好久没到她家洗澡的村民“。我说你得赶紧来呀,最近白烧了好多开水,罪过!”她煞有其事道。

熊静的烘焙工具又摆了出来。这次,她做出了各式各样的小点心,蛋挞、泡芙、香片、蔓越莓曲奇……她带着它们挨家挨户地送。看着那些精致得像工艺品的洋玩意儿,村民们张大了嘴巴,惊叹道“:这真的是你亲手做出来的?太不可思议了!”熊静得意洋洋地说“:欢迎来我家学,包教包会!”

熊静成功打入到了群众中。很多村民开始主动教她认菜种菜,也闹出不少趣事。有次,熊静指着一只鹅大叫“:那只超级凶残的鸭子吓哭了小孩!”邻居纠正她“:那是鹅!”他耐心给她科普了鸭子和鹅的区别。两天后,熊静指着一群鹅叫“好多鸭子”。邻居无奈道: “请问,你怎么考上大学的?这是‘超级凶残的鹅’!”

入冬后,老屈找邻居要了一只刚出生的狗崽。熊静给它取名“熊豆豆”:“家里总算有人跟我一个姓了!”老屈叹气“:完了,这下家里有四个女人了。”熊静专门买狗粮来喂“熊豆豆”,很多村民又跑来看稀奇,她干脆也赠送了一些给他们。

广袤无垠的农村生活,仿佛瞬间打开了熊静的新天地。她爆发了小宇宙,也带动着老屈干劲十足。他们决心要做出一点事情来!考虑到老屈家乡是四川著名的油桃基地,他们决定利用这个优势和资源,将自家地里和后山上种上油桃树,油桃树下同时饲养走地鸡,然后将这些农产品销售去城市。

说干就干。2016年底,老屈带领一群人在后山栽起了油桃树苗。之后,大家又紧锣密鼓地搭建起鸡棚来。十几个工人,搭架子的搭架子,抬棚子的抬棚子,干得是热火朝天。一旁的熊静也忙得转不开身,锅里咕嘟咕嘟的饭香,飘遍了整个村庄。

那段时间,熊静和老屈几乎每天在桃园里从早忙到晚。吃完晚饭,洗点地里的瓜果,两人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边啃边看电视,孩子们在旁边嘻嘻哈哈。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弥漫到整个屋里。

这天,老屈买了条幼年马犬给鸡当保镖,起名为“屈馒头”。他得意地说“:咱家终于多了一个彪悍的男人了!”然而,这家伙一点都对不起它威猛的外表,整天只知道卖萌求抚摸,逗得熊静直笑。

2017年春节刚过,眼见天气回温,熊静和老屈又开始琢磨种菜,在“吃”上自给自足。老屈常年在城里打工,只会些简单农活。他俩跑遍农资市场,买来丝瓜、西瓜、玉米、小白菜等种子,凭感觉催种搭棚。邻居们来参观他俩搭起的“大棚”,哈哈大笑。熊静跑去别人家里看人家真正的大棚,也笑岔气了“:老屈,我们大概是搭了个村里最袖珍的蔬菜‘大棚’了!”

4月初,熊静把她和老屈回农村创业的故事,发在了天涯论坛上。网友们大多感动祝福,但也有网友质疑“:一个红斑狼疮,又找个尿毒症,条件又不好,未来在哪儿都看不到,有意思吗?”第二天一大早,老屈又骑着小摩托,带熊静去医院透析。透析的四个小时里,他们躺在不同的病床上,几乎不说话,心里却很踏实。熊静知道,在她心里,她已经找到了属于她的“桃花源”!这样的生命有意思!太有意思了!有意思到地老天荒!

(希望看到主人公更多图片,请

扫描文末二维码,关注并回复“熊

静”。)

熊静和屈先林父女在一起后,人生再无绝境

一双“倒霉蛋”在做透析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