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养父:不愿再看到你担惊受怕继续辛劳

Zhiyin - - 目录 - [前情提要]

《知音》2017年6月上半月版16期讲述,孙伟江的妻子曹丽新婚出轨后怀孕,情敌罗毅上门夺妻,被孙伟江失手砍死。逃亡路上,孙伟江隐姓埋名,执意让妻子生下了罗毅的女儿孙芹。18年来“,顶缸父亲”孙伟江将孙芹视如己出,并培养成名校大学生。面对家中的种种反常现象,孙芹早就疑窦重重,高考结束后,她终于逼问父母说出了真相。

艰难解读养父之苦,花季女儿选择坚强

听着母亲曹丽的哭诉,孙芹的内心掀起惊涛骇浪!辛苦养育了自己18年、对自己恩重如山的父亲,竟然是养父,而且还是杀死自己的生父后至今仍在潜逃的逃犯!她觉得这一切太不可思议了,简直是一场噩梦!一时间,孙芹惊恐不已,浑身颤抖,泪水汹涌而出。她号啕着一把捂住母亲的嘴“:后面的事我都知道了,你别再说了,我受不了了!”说完,她冲进自己的房间“,砰”的一声摔上房门,倒在床上,用被子蒙住头放声痛哭,任由母亲在门外哭泣。

不知哭了多久,孙芹哭累了,头痛欲裂的她掀开被泪水和汗水濡湿的被子,让自己冷静下来。惊天逆转的身世之谜被母亲揭开后,她对养父和母亲是有恨意的——————一个杀了自己的亲爹;一个是这一切悲剧的“罪魁祸首”。然而,她又恨不起来。毕竟是生父先侵犯了养父的家庭,养父虽然失手酿大错,但18年来,养父为了这个家,在担惊受怕中没日没夜地苦干,他承受了多大的压力!多年来,养父给了自己全部的爱,若不是养父当年执意让母亲生下她,自己根本不可能降临人世。从这个意义上说,她的命也是养父给的。母亲虽然年轻时犯下了背叛婚姻的错误,但她含辛茹苦地养育自己和弟弟,忍痛将妹妹送人,和养父一起给了姐弟俩一个温暖幸福的家,两人都是在为当年的错误赎罪啊!凌晨5点,孙芹终于决定原谅养父和母亲,并劝养父自首。

孙芹走出房门,看见呆坐在客厅的养父孙伟江胡子拉碴,满脸悔意与倦容,仿佛苍老了十岁。孙芹心里一阵揪痛,拉着养父的手说“:爸爸,我想了一夜,也痛苦了一夜。我恨您,但也爱您,我明白养育之恩大过天,何况是我的生父有错在先。我已经长大了,不会记恨您和妈妈的,只有一个要求:您去自首吧……”孙伟江低下头抹了一把泪“:芹芹,是爸爸对不起你,谢谢你原谅爸爸……爸爸何尝不想去自首?你马上就要上大学了,我早点自首,就早点了却心里的苦。前天晚上,我已经写好了自首书,可是爸爸很矛盾啊!如果我现在就去自首,你的生活费和学费从哪里来?钢钢还在上小学,你们俩背着爸爸是杀人犯的骂名,前程不就毁了吗?我就把写好的自首书撕了,扔到纸篓里了,却被你捡到了……爸爸

有罪,逃是逃不掉的,但自首的事,能不能缓缓?再过4年,等你大学毕业了,不需要我负担你的学费和生活费了,我就去自首,好不好?”孙芹含泪说“:爸爸,我上了大学就去勤工俭学,还可以考奖学金……”这时,双眼哭得红肿的曹丽踉跄着从卧室走出来,对女儿说: “芹芹,弟弟还没成年,妈妈求你,等你毕业了再让爸爸去自首吧。你爸爸不希望你一上大学就打工,既怕你耽误学习,还怕你被人瞧不起,更怕你受累。妈妈也打听过了,奖学金也不是一上大学就能考到的,至少要等几个月。你要答应爸爸妈妈,千万不要对任何人说我们家这个秘密啊!”

父母一夜之间憔悴了许多,可以想象,昨晚他们也经历了和自己一样的痛苦煎熬。孙芹没有再说下去,点头答应了父母。

2016年8月29日,孙伟江送孙芹上大学,他帮女儿办理好了一切入学手续,并将女儿的宿舍安顿好后,当天就要启程回家。临别,孙伟江叮嘱女儿“:芹芹,你要努力学习,还要注意营养,不要太节俭了,爸爸会按时给你打生活费的。你刚上大学,不要去勤工俭学,其他一切事情你都放下,我会慢慢处理好的……”见孙芹点了头,他才离去。望着养父离去的佝偻背影,孙芹百感交集,流下了泪水。

自从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和养父的秘密后,孙芹经常感觉自己都快崩溃了:恩重如山的养父,却是自己的杀父仇人,爱恨交织,令她头痛欲裂,苦不堪言。一个周末,室友们都外出了,孙芹在宿舍呆了一上午,内心苦闷不已,她感觉自己再这样下去,会崩溃。于是,她漫无目的地走出了校门,来到珠江边。走着走着,她来到了东山区,抬眼望去,一个律师事务所的招牌跃入眼帘。一位姓李的律师接待了她。孙芹竹筒倒豆子般坦陈了自己家庭的惊天隐情,并请求帮助。李律师建议她养父应尽早自首,争取宽大处理。如果拖延,一旦被抓获,量刑会更重。

从律师楼出来后,孙芹鼓起勇气给养父打了电话,劝他尽快自首。孙伟江很吃惊“:芹芹,咱们不是说好了等4年后再说吗?不然爸爸拿什么供你读大学?你弟弟还那么小……”孙芹打断了孙伟江的话“:爸爸,我打听过了,我可以在学校洗厕所、扫校园,每月能挣500元,不用你负担。弟弟不是还有妈妈吗?”孙伟江急了“:芹芹,爸爸坚决不同意你去洗厕所扫地!妈妈卖烧烤每个月只能挣那么点钱,她一个人怎么养得活你们三个人呢?再宽限爸爸几年吧!”

孙芹意识到,如果继续放任养父负案潜逃,其后果将越来越严重,那是害了养父啊!李律师建议,既然养父不主动投案自首,作为养父的亲属,她可以举报养父,这也是为养父减轻罪责的方式。经过几个月的痛苦思考,孙芹决定实名举报养父。她已经想好了,一旦养父被抓,她要担当起这个家,帮他聘请最好的律师,为他减刑。2016年12月1日,孙芹拨通了永兴警方的报警电话“:你们要找的逃犯孙伟江是我的养父,也是我的杀父仇人,我知道他的下落……”

永兴警方接到孙芹的举报电话后,在湛江警方协助下,很快抓获了孙伟江。临行前,孙伟江对曹丽说“:阿丽,拜托你一定要带好几个孩子呀!记得一定要按时给芹芹打生活费!你千万不要责怪芹芹啊……”不久,曹丽因涉嫌窝藏罪被警方带走。

养父被抓捕、母亲被警方传讯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孙芹的耳朵里,孙芹不禁潸然泪下。惦记着年幼的弟弟,孙芹请假赶回湛江,给弟弟请了一个钟点工。

曹丽因积极配合警方办案,且不存在危害社会的行为,2017年1月4日,被永兴警方取保候审。1月5日,孙芹打电话给曹丽“:妈妈,爸爸是我举报的,您不怪我吧?”电话那头,曹丽叹了一口气“:怪你有什么用呢?你爸‘进去’是迟早的事。”孙芹安慰母亲说“:妈,您放心,我已经咨询了律师,只要爸爸如实交代罪行,法院是可以考虑从轻判决的。我马上就找律师代理爸爸的案子,帮爸爸减刑。”得知养父被警方押走时还不忘提醒母亲按时给自己打生活费,孙芹泪奔如雨,也更加坚定了救赎养父的决心。

孙芹一刻也不敢停歇,又跑到律师事务所咨询为养父减罪的办法。李律师为她提供了解救犯罪嫌疑人的法律途径:一是规劝嫌疑人如实交代犯罪事实与经过;二是请律师进行辩护;三是争取受害人家属谅解,出具谅解刑事责任书,以减轻嫌疑人的罪责。

2017年1月12日,学校放寒假了,孙芹耐心说服了曹丽后,母女俩从湛江赶往永兴县公安局,找到办案民警,说明了来意。永兴警方考虑到孙伟江如实交代了犯罪事实与经过,且孙芹作为孙伟江的养女向警方举报养父,属亲属举报;孙伟江有赎罪的积极表现;加之当年孙伟江杀害受害人罗毅,是在对方存在明显过错的情况下的激情犯罪,有谅解的理由。为此,办案民警对孙芹的想法予以支持,通过她出面让受害人亲属出具刑事谅解书,是减轻孙伟江罪责的正确途径。法医提取了孙芹的血样,经DNA鉴定,比照18年前罗毅的血样,证明罗毅是孙芹的生物学父亲。

在民警协助下,经多方打听,孙芹来到了生父罗

毅的郴州老家,这才得知祖父已在3年前去世,78岁的祖母刘爱莲现随唯一的女儿定居广东省中山市。去生父的墓前祭奠后,孙芹请知情邻居给了自己姑姑的地址,便在民警的陪伴下马不停蹄地赶到了中山。

当孙芹敲响姑姑的家门时,开门的正是祖母刘爱莲。孙芹哽咽着叫了声“:奶奶!”刘爱莲问“:你是谁呀?”“我是您的亲孙女呀!”老人一脸茫然。在民警的介绍下,老人将孙芹端详了半晌,孙芹的嘴巴、眼睛和脸型简直就是罗毅的翻版啊!刘爱莲悲喜交加,将孙芹搂入怀中,涕泪横流: “天意啊!我的儿啊,你知不知道,我还有个这么大的孙女……孙女,你爸爸有错在先,我不恨你的养父。他把你当亲生女儿养大,说明他是个有情有义的人。你来替奶奶写谅解书,奶奶签字。”孙芹“噗通”一声跪下“:孙女代表养父谢谢奶奶!”刘爱莲赶紧扶孙芹起来,将她揽入怀中。这一幕,令在场的所有人感慨不已。

孙伟江从办案民警口中得知这一切后,忍不住号啕大哭。2月11日,在民警协助下,孙芹终于与养父通了可视电话。孙伟江声音哽咽“:芹芹,你真是爸爸的好女儿,爸爸会好好认罪改造,你要安心学习,注意身体,照顾好妈妈和弟弟。”孙芹说“:爸,您就放心吧,家里的事您不用操心,有我呢!我会一直等着您刑满释放后回家。到那时,我会好好陪着您,孝敬您,给您养老……”孙芹的奶奶和姑姑没有要求孙芹改姓,还向她发出邀请,欢迎她随时回中山的家。

目前,孙伟江已被永兴警方执行逮捕,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公正判决。

(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为化名,除警方外的单位及相关信息均作了技术性处理)

[小编发言]

编完此稿,我们的心情也像孙芹一样,久久难以平静。孙芹举报杀害自己的生父、且对自己恩重如山的养父是艰难的,其间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心灵挣扎。在情与法的较量中,法律最终战胜了恩情,她将养父举报,这也是养父真正得以救赎的唯一途径。好在她懂得感恩,让养父苍凉的心得到慰藉。孙芹养父的落网,体现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但他的身上却充满悲情。他本是受害者,却因自己的一时鲁莽,报复杀人,最后举家逃亡,颠沛流离,身心始终无法安宁。他得知妻子怀了情敌的骨肉,执意让妻子生下孩子,并视为己出,艰辛培养成才,实际上是在以另一种方式救赎自己。但毕竟他犯下杀人重罪,终将受到法律的公正判决。孙芹母亲则是这场悲剧的始作俑者,如果当年她没有出轨,她和家人就不会受尽苦难与折磨。可见,有些欲望的火坑跳不得,一旦跳下去,就会毁了终生的幸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