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什么玩笑?副县长辞职去养猪

Zhiyin - - 目录 -

2009年4月,吴斌突然辞去浙江省松阳县副县长职务,引发各种猜测和议论……出身贫寒、没有任何背景的吴斌,好不容易熬到副县长,令人羡慕不已。妻子朱雯雯当初也是看中他年轻有为,不顾家人反对嫁给他。如今丈夫却要辞官,回到乡下去养猪,她怎能接受?

转眼,吴斌养猪创业已经八年,他的销售额达上亿元。他养的猪被称为“小金猪”,就连曾经极力反对的朱雯雯都主动请缨去乡下帮忙,被周围的人笑称为“猪太 太”。朱雯雯是怎样完成从县长夫人到猪倌太太的转变,这些年她究竟经历了什么?

以下是她的自述……

2009年4月26日,我下班回到家,丈夫吴斌从厨房探出头来,笑呵呵地对我说:“老婆辛苦了,赶紧去洗手,准备开饭咯。”我诧异不已“: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家了?”吴斌有些迟疑地说“:你饿不饿?我们先吃饭,边吃边说。”看着他明显讨好我的样子,直觉告诉我没什么好事。

饭桌上,吴斌几次欲言又止。我放下筷子,正视他的眼睛说: “有什么事你就说吧。”吴斌犹豫半天,终于吐出了一句话:“我今 天向组织递交了辞职信。”我惊讶地叫出声来:“你说什么?不是在开玩笑吧?”吴斌低着头,沉默不语。在这种静默中,我仅存的一点幻想也被浇灭了……

我叫朱雯雯,出生在浙江省松阳县城,父母都是事业单位的领导,家境还不错。1991年,我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县一机关单位工作,在办公室负责文秘和接待。有一天,我在单位大门口遇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他盯着我看了半天,竟喊出我的名字“:你是雯雯?”见我愣在那里,他提醒我:“我是你外婆的邻居,小时候我们一起玩过,后来我去参军了。”我恍然大悟:“你是吴斌?没想到你长这么帅了。“”你也变漂亮了,小时候总是挂着两条鼻涕。”

那天,我们聊了好久。吴斌是 浙江松阳县山仁下村人,比我大三岁。18岁那年,他参军入伍。由于在部队表现突出,多次荣立二、三等功,被破格提拔,1989年,他从营长的岗位上转业,回到县林业局工作。此后,我和吴斌频频相遇,我觉得他英俊帅气,热情幽默,他说我美丽温柔,还有文艺细胞。不久,我们就恋爱了。但我父母嫌他家在农村,太穷,我说“:他还年轻,不会穷一辈子的。”

1993年,在一片反对声中,我和吴斌步入了婚姻的殿堂。第二年,我们的女儿凡凡出生。为了给我和女儿创造更好的物质条件,吴斌一心扑在工作上,他做事雷厉风行,说一不二,又讲原则,人缘也好,不久就被提拔为副局长,三年后,吴斌升任局长,是全县最年轻的正科级干部。

之后几年,吴斌的仕途非常顺畅。2001年,他被任命为县环境资源委员会主任。2007年9月,吴斌当选副县长,我成为人人羡慕的县长夫人。在单位里,所有人都对我笑脸相迎;出门办事,大家也都愿意给我行个方便。就连女儿的班主任看到我都客客气气的,直夸我年轻、漂亮、有福气。在外,我享受着县长夫人的荣耀,可回到家,我的生活却并不如意。随着吴斌仕途的升迁,他的身影越来越忙碌,常常忙到深夜才回家。我一个人带着孩子,又要上班,又要做家务,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时间一长,我对吴斌有了怨言。

不仅如此,自从吴斌成了副县长,许多不曾走动的远房亲戚隔三岔五就会来探门,他们有的求吴斌帮忙解决工作问题,有的是为了孩子的教育问题。家里的喧闹,影响了正在上中学的女儿,她的成绩开始下滑。吴斌也不堪其扰,几次跟我抱怨“:哎,这些人吧,拒绝他们就说你没人情味,帮忙又违反原则。这个副县长,不当也罢。”

我以为他只是一时气话,怎么也没想到,吴斌竟然真的向组织提出辞职。我责怪他:“你说辞职就辞职,你有想过我们娘俩吗?我们以后怎么过日子?”吴斌一本 正经地说:“我已经调查过,去干点实事,发展养殖业,打造绿色食品。”

原来,吴斌在担任副县长期间,曾受邀去澳洲考察一个“供应链管理”项目。那边环境好,人们很注意饮食,吃的都是绿色有机食品。这些绿色食品都来源于各地大型农场。农场主作为核心产品商,不仅发展牛、羊、鸡等养殖业,同时,也种植有机蔬菜、有机水果等更多的产品,形成一个专业的有机食品连锁超市。吴斌非常认同这一理念,他想起家乡那片纯天然,无污染的土地,想着有一天也能回家放牛、牧羊,吃自己种的蔬菜。

回国后,吴斌便留心这方面的项目。他通过实地考察,觉得养牛羊门槛低,竞争激烈,不如养猪,而且要养附加值较高的纯种黑猪。当时,辞职下海养猪的“北大才子”陈生,在广州饲养、经营“壹号土猪”成功的新闻轰动全国,这更加鼓舞了吴斌。

吴斌拿出一堆资料,试图说服我。可我得知他要去家乡养猪,卖猪肉,我整个人都要气炸了: “你好好的副县长不做,要去养猪?你让别人怎么想?这日子还要不要过了?”女儿也和我同仇敌忾:“爸,你疯了吧,要是让我同学知道你去养猪,非得笑话我不可。”

吴斌却一直坚持着“:我要养的猪,并不是普通的肉猪,而是有机猪。国家有关规定,食品的分级分为无公害食品,绿色 食品和有机食品三个层级,而有机猪肉处于最高级别。”

我怒极反笑:“猪就是猪,你堂堂副县长的理想竟然就是当养猪专业户。我当初真是高看你了,你等着看吧,这事没完。”

养猪专业户出炉,看你要干个什么样子来

果然,吴斌辞职一事在县里很快炸开了锅,大家都在议论他。有人说他犯了错误,有人说他受人排挤,还有人说他能力不够……这些质疑声,让我感到委屈和心酸,连上班都觉得别人在笑话我,每天都不想出门。

可吴斌却丝毫不受影响。他一改出行有车,办事有秘书的风格,脱下了西装革履,着装朴素,在县里几个菜场和超市奔波,调查猪肉行情,弄得一手油腻。菜场的小贩问他:“吴县长,你怎么亲自出来买菜?”后来,知道吴斌不当副县长了,反而对养猪有兴趣,大家都摇头叹息。

吴斌辞去副县长的事,很快传到我父母的耳里,父亲训斥我: “你不劝阻,真没脑子。“”他又不是小孩子,我劝他听得进去吗?让他有本事折腾去。”我没好气地说,委屈得差点掉下眼泪。

吴斌深知我受了委屈,在家变得非常勤快,每天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为我和女儿做好一日三餐。看到曾经贵为副县长的他放下身段,百般讨好我和女儿,我的心里也生出一丝不忍。但一想到他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去养什么猪,我就气不打一处来,对他始终不理不睬。

两个月后,吴斌告诉我,他托人在老家山仁下村买了一块地,准备建一个猪舍。我知道木已成舟,心里说不出的失落和彷徨,对

吴斌也实行冷战政策,任由他自生自灭。

然而,猪舍还没开建,我就接到婆婆的电话,老人开口就说: “雯雯,吴斌这孩子太不像话了,放着城里好好的生活不过,非要跑乡下来养猪,谁不懂得‘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牲畜那东西一得病可能就是死一片,我们苦口婆心劝了他不听,他爸都气坏了身体,可这孩子太犟了。”

我担心公婆的身体,又怕吴斌在错误的路上越走越远,决定回去好好和他谈一谈。周末,我乘车赶往吴斌的家乡。当时正值三月,映山红在山间恣意怒放,空气里充满香甜的味道。我站在吴斌的老屋里往外看,四周青山叠翠,湖水碧波荡漾。吴斌在屋前的树下忙碌着,风吹过,他抬起手擦去额头上的汗。一种宁谧的情愫在我心中涌动,让我仿佛从繁忙焦虑的生活中脱离出来,变得无比踏实。

傍晚,吴斌领我去看他的有机猪养殖基地。初建的猪舍,还只有水泥砖搭建的几个猪圈子。吴斌说,这些都是他亲自动手,一锄头一锄头挖出来的,水泥墙也是他和村民一起砌的,虽然不好看,但是很牢固。吴斌告诉我:“按照我的设想,有机猪肉仅是品牌中的一个小产品。如果有可能,我会慢慢琢磨生产有机蔬菜、有机鸡肉等更多的产品。最理想的状态,就是在国内建立一个专业的有机食品连锁超市。”吴斌的决心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我想他下这么大的决心,不是因为心血来潮,肯定是他看中了这片市场的。他神采飞扬的样子,让我一直悬着的心突然安定下来,到嘴边的劝阻也说不出来了。我问自己:当初我不就是看中他敢想敢干,认定他 一定会有所作为才执意嫁给他吗?

我冷静下来,对吴斌说:“既然你要干,我倒要看你能干出个什么样子来。”我出面劝说婆婆: “妈,这几年吴斌挺累的,每天都忙到深夜,他年龄大了熬不起,过几年也是要退休的,就当他是提前退休吧。现在就让他回来找找乐趣,也陪陪你们尽尽孝。”婆婆拉着我的手,说“:难为你了。”

读懂你这一路艰辛, “猪太太”笑了

得到我的支持后,吴斌的动力更足了。他出差去外地考察,对种猪的种类严格把关,精心挑选回200头猪崽。同时,吴斌与周边农户签约订单种植。所有植物种植过程中没有农药,肥料也全部用猪舍的猪粪,饮水必须要没有污染和残留的深井水。

当时,市场上200多家签约农户种植有机农产品的效益,要比种普通农作物翻了一倍以上。也就是说,仅有机饲料一块,有机猪的成本就比普通猪贵一倍。吴斌将自己所有的积蓄都搭了进去,还去银行借了30万贷款。那一阵子,我感到经济压力非常大,生活水平都下降很多。可吴斌却说: “猪和人是一样的,也要求住得干净,吃得健康,这样的猪肉才健康,才能保证上游供货商的品质。”

他每天都要去猪舍打扫。一只猪一个栏,分开饲养,进出猪场和猪舍都要有严格的消毒流程。然而,这样精心养出来的有机猪并不受欢迎。当时老百姓对有机猪的概念不理解,经常有人问: “这肉为啥比其他的肉贵一倍呢?除了颜色上有些差别,没觉出啥好。”吴斌只能慢慢解释,很多时 候解释也没有人听,认为他在制造概念,定高价是靠忽悠。

那段时间,吴斌愁眉苦脸,我只能安慰他“:做生意哪有一帆风顺的,你别压力太大了,我每个月的工资还能养活我们一家。”

吴斌想了很久,没有多说什么。很快又投入新的忙碌。后来,我才知道他为了推广有机猪的理念,竟一口气送出去七八头猪,让大家都尝尝就知道好坏了。我为他的辛苦感到不值,他却说:“现在看来要想让消费者接受,还得通过时间和口碑。”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一年,村里发起猪瘟,养殖场里的猪有百分之六十都得了病,死了一大片。吴斌的父母急得直哭,大骂吴斌当初不听劝。面对一波又一波的质疑声,吴斌也陷入了沉思,第一次对自己辞职养猪的决定有了动摇。他常常一个人在老屋门前坐到深夜,不停地抽烟……看着丈夫吃足了苦头,不停地走弯路,我既心疼又焦急。

为了让吴斌振作起来,我在县里四处奔波,想方设法为吴斌去借钱。一次,我到一个做生意的闺蜜家,没等我开口借钱,就被她呛了一顿:“你家吴斌也真傻,多少人想当副县长当不上,他倒好,说不干就不干了,连你也跟着受罪。你看看,当初你日子过得多滋润,现在看你好憔悴,这不自讨苦吃吗?”我再没提借钱的事。回家后,看着镜子里憔悴的脸,我捂脸哭了起来。

最后,我父母不忍看我们愁眉苦脸,拿出自己的养老钱,帮助我们渡过难关。我也利用自己积累的一些资源,为吴斌请来北京、上海的畜牧专家,给吴斌进行技术指导。吴斌对我充满了感激,说一定不会辜负我的一片心意。

吴 片

吴斌喂养的有机猪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