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大难当头,失意人主动请缨

Zhiyin - - 子 寒 - 编辑/李宗海

同学会上,艳丽的阔太聂小慧光芒四射;而她当年的初恋冉明方却暗淡无光。巨大的反差,同学的低看,令冉明方很是失落。不久,冉明方迎来了让自己也在同学面前“风光一把”的机会:同学林文的妻子身患骨髓癌,向大伙借钱,大家都表示无能为力,冉明方却主动请缨,要替林文去向富婆聂小慧借钱。

正是因为有了这个高尚的借口,冉明方频繁地与聂小慧接触,成功地重温了旧梦。不想,这时候,聂小慧却告诉他一个天大的秘密……

2017年4月4日,深圳市宝安区一家电子制品公司的质检员林文,在高中同学微信群里发布了一条求助信息“:我实在没招了,求大家帮帮我。”

林文的这道难关委实不小。两个月前,林文32岁的妻子郭娟被查出患上了骨髓癌,眼下正躺在深圳市特区人民医院。保守治疗了两个月后,医生告诉他, 唯一可以救命的法子,就是进行骨髓移植。要说有什么好消息,那就是妻弟和她配型成功,愿意移植骨髓给她。但是,40万元的手术费仍像大山一样压在肩上。林文想尽了一切可以想到的办法,也只筹到了25万。这时候林文想到了卖掉老家重庆黔江区的一套房子,但是房子早在两年前就已经租出去给别人开公司了,签的三年合同,要一年后到期。对方还指望着续租,这意味着房子暂时出不了手。

就是在这种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林文想到了向老同学求助。群主是胡国华。2017年春节,胡国华在黔江大酒店组织了一场同学会,林文也参加了。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林文的这次求助,也算得上是“热炒热卖”了。遗憾的是,大家更多的只能表达对林文的同情,至于钱的事,就很尴尬了,大伙只是三百五百地献了点爱心,总共不过1万多元。

因为筹不到手术费,林文承担不起高额的住院费,于2017年4月17日,把妻子郭娟带回了黔江,入住在费用相对便宜的黔江区人民医院。这以后,四川和重庆上班的同学纷纷来医院看望郭娟。

一天,黔江兽防站的医生刘斌,又带着几个在黔江上班的高中同学来看郭娟,刘斌说“:借钱的事,你得去找聂小慧啊,你忘了她是阔太了吗?”

聂小慧,34岁,生于重庆市黔江区,读高中时还是学习委员。在上次的同学会上,聂小慧娇艳的化妆,硕大的钻戒,闪闪发光的金项链,LV包,无不彰显出她的身价。她自称老公在重庆渝中区开着一家资金雄厚的洋酒销售公司,标准的“阔太”。其实,林文也曾想过找聂小慧,但是考虑到在念高中时二人关系很一般,觉得聂小慧未必会给这么大面子。现在,既然大家都热心支招了,他还是决定一试。林文拨通了阔太聂小慧的手机,说明意图。电话那边的聂小慧似乎在犹豫,半晌才说“:这事我得和我老公商量一下。”林文只好说“:那我过两天再给你电话。”度日如年地熬过了两天,当林文再次打电话过去,聂小慧的回答给他浇了一盆冷水“:对不起呀老同学,我老公的公司出了些问题,需要花很多钱打理,所以根本抽不出钱来给你,

你赶紧另外想办法吧。”

林文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他当然不认为阔太聂小慧是真的借不出钱。黔江的几个同学得知这个结果,也不这么认为。为了安慰林文,大家把他叫出来喝酒。几经讨论,大家最后得出了一致的结论:林文和聂小慧关系不到位是借不到钱的主要原因。最后,大家一致觉得有必要再换个人试试。

然而,换谁呢?就在大家都在为谁和聂小慧现在关系最好而搜肠刮肚的时候,有一个人说话了“:还琢磨啥呢?和聂小慧关系好的人当然是我呀!这事儿就交给我去办吧。”这个人就是冉明方。

冉明方和聂小慧关系确实不一般。念高中时,冉明方成绩一般,却凭借一张酷似香港巨星黎明的帅气脸庞,赢得了众多女生的好感,其中就包括聂小慧。聂小慧写给冉明方的情书,不知怎么被人偷看到了,传得满城风雨。冉明方没有想到,在学校风光无限的自己,出了社会后,会混得这么糟糕。

高考落榜后,他就一直在搞建筑,境况并不好,结婚生子后更是为生活所累。两年前离婚,儿子判给了前妻。眼下,他只是在当地揽了一些小工程做,在同学当中,处在食物链的最低端,和光芒四射的聂小慧更是判若云泥。上次的同学聚会,他原本还指望着与校园恋人聂小慧“叙叙旧”,对她殷勤备至。遗憾的是,阔太的反应很平淡。现在,他主动请缨,大家自然全力支持。林文更是对他感激涕零。

当天,冉明方要去帮林文向聂小慧借钱的事,就在同学之间传开了。冉明方的存在感被刷新了。

冉明方请缨的动机并不单纯。他还有一个目的:打着替林文借钱这个“高尚”的幌子,光明正大地接近聂小慧。在他看来,自己混得不好,所以妻子要跟他离婚,所以被人轻看。你们不是这么高看聂小慧吗,我要是把钱从她那儿借来了,不就可以提升自己的人气吗?冉明方依然认为,聂小慧在少女时代追过他,一定会对他有感情,只是不好意思在同学会上拉下富婆的面子,和他这个屌丝重温旧梦而已。按照冉明方的盘算,眼下的这个机会可谓一箭三雕:往自己脸上贴金,刷存在感;光明正大接近聂小慧,与她重温旧梦;救林文妻子一命,功德无量。

4月22日,冉明方给聂小慧打去电话。因为有了林文借钱失败的前车之鉴,他没有马上提借钱的事,而是先打感情牌“:小慧,我没什么事,就是想跟你聊聊天,心好累。”让他欣喜的是,聂小慧果然和上次在同 学会上不同,没有一点架子,还挺开心“:你能主动给我打电话,太让我意外了。”有点儿小期待的意味。冉明方大喜,尽情地发挥着他的嘴皮子工夫,声称自己一天要产生“一万多个给她打电话的念头”,都因为她太高冷,而没有勇气。聂小慧听了更开心了“:你比以前更油腔滑调了,都不晓得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冉明方趁热打铁“:为表心意,我决定改天过去请你吃饭。”聂小慧居然没有拒绝。打完电话,两人又在微信上频繁地聊天。冉明方还把聊天截图发给了林文等几个同学,让他们放心。冉明方如愿以偿地获得了大家的恭维,他甚至还让林文把银行账号都发给自己了,让林文随时准备收钱。至此,冉明方已经品尝到了第一个愿望得以实现的快感:存在感飚升。

4月24日,冉明方从黔江来到渝中区见聂小慧。和上次开同学会相比,聂小慧的装束暗淡了不少,两人在一家咖啡馆里愉快地叙旧,从下午一直叙到晚上。这天晚上,冉明方成功地实现了第二个愿望:和聂小慧开了房,重燃了旧情。接下来,他马上就要表达自己的第三个愿望了。他认为这是水到渠成的事。冉明方的表达方式很讲究技巧“:对了,小慧,听说林文找你借过钱,还被你拒绝了?”小慧并不否认。

冉明方调侃着说“:你呀,就是为富不仁,你能不能看在我的分上,把钱借给他,毕竟我们是同学,而且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何况他又不是还不起,他有一套房子,明年就能出手卖掉。再何况,十几万元,对你来说,屁大点事……”小慧打断他的话,面露愠色: “你不会是专门为这事来见我的吧?”怕小慧生气,冉明方赶紧否认,称这次来就是想她了,替林文说情只是临时起意,然后继续给她做思想工作,让她把钱借出来。聂小慧沉默良久,叹了口气说“:看来不把真相告诉你是不行了。好吧,告诉你吧,咱俩都到了这个地步了,再瞒你也就不像话了。”在冉明方紧张的情绪中,聂小慧说出了真相“:我其实根本就不是什么阔太。我也不是为富不仁,而是‘伪’富不仁,我是真没钱,和老公都只是国家电网的普通上班族,每月只有万把块钱。”说着聂小慧从包里掏出了工作牌,证实其所言非虚。冉明方完全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聂小慧说,她在同学会上的阔太形象,都是装出来的。她说她爱面子,当年在学校,是高高在上的学习委员,不想让同学看到她这么失败。什么名牌衣服、LV等等奢侈品,都是水货。还有,她和老公正在闹离婚,不然也不会和冉明方旧情复燃。

冉明方不傻,她之所以告诉他这些,一定是因为他先告诉她自己很落魄,让她产生了同病相怜之感,

让她觉得她和他是同一个阶层的人。她对他有想法,甚至离婚和他结婚的可能都有。毕竟,他们是少男少女时代的初恋。冉明方离婚后的生活本就凄凉,即使知道了她的真实身份暂时未必有和她进一步发展的想法,但他也愿意和她保持着情人关系。所以他当然会保护好她的自尊,守住这个秘密。

遭遇借贷陷阱:谁将他推下死亡绝境

问题是,在同学们面前夸下的海口已经没法收回。想到林文已经将银行卡号都告诉自己了,冉明方觉得无论如何也得撑住这次面子。他决定另想办法帮林文借到这笔钱。可他本来人缘就不好,问了几个朋友都二话没说就拒绝。4月26日,林文给他打来电话,问他借钱的事,他强迫自己做了爽快的回答“:没问题,小慧已经答应了,就这两天到账。”林文千恩万谢。不能再拖了,多拖一天“能人”形象就会倾塌一点。冉明方想到了民间借贷。

4月27日,冉明方经人引荐,找到一家“放水公司”,经咨询,他发现这家公司的年利息并没有想象中的高,只有5%。考虑到10个月后林文的房子就能出售,就能还钱,再还给放水公司,冉明方借了16万,期限为10个月。这样算下来,等到还钱的时候,利息才6666元。六千多元就能撑住面子,让大家高看自己,冉明方觉得挺划算。当天,林文的账上就多了16万。

林文大喜,在同学群里公布了这个好消息,并对冉明方感激不已。很快,大家对“能人”冉明方的赞美就刷屏了。冉明方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成就感。随着手术费用的到位,郭娟的手术方案也定下来了,安排在5月底进行。冉明方的壮举,不仅在朋友中赢得了好口碑,在情人聂小慧那里也特别有面子,他几乎是用最完美的方式维护了两个人的面子。

然而仅仅过了半个月,冉明方的麻烦就来了。放水公司的一伙人找来了。冉明方很意外“:不是贷的10个月吗?”放水公司的人说“:10个月不假,所以我们这次不是来催你还本金的,是来收利息的,半个月已经产生了10万的利息。”冉明方眼珠子都快迸出来了,眼睁睁看见对方出示了协议,赫然发现当初签的协议上的“利息5%”前面多出了一个字:日。日利息5%!冉明方确定自己掉入了借贷陷阱。可是面对着三个彪形大汉,他只有将身上的两千多元全部奉上,并表示马上去借钱还上,才把对方打发走。

对方一走,冉明方就咨询了一些朋友,可朋友却告诉他民间借贷纠纷没有直接证据,短时间内无法寻求法律途径解决。冉明方头都大了,摆在他面前的 只有一条路:躲。从此以后,冉明方不敢再回黔江,在渝中区租了一间房子,手机号也换了。让他心寒的是,聂小慧知道他遇到大麻烦后,怕惹火上身,不再见他了。他接不到工程,只能去工地上当小工,挣辛苦钱。

冉明方小看了放水公司的神通广大。这样过了几天,对方还是找上来了。5月20日,没出工的冉明方正在一家茶楼里打小牌,冷不丁一抬头,发现那三个家伙正从门口进来。冉明方吓坏了,马上冲到后面翻过阳台,试图抱着下水道管子滑到地面上逃走。可是他没滑多长距离,惨剧就发生了:塑料管道突然断裂,冉明方从七楼摔了下去,当场死亡。

冉明方出事后,同学们都还认为那16万元是聂小慧借出来的。林文还特意找到她,表示虽然冉明方去世,但依然会如期归还给她。到了这个地步,聂小慧才不得不公开所有的真相:她的虚假阔太、冉明方的打肿脸充胖子、借高利贷被追债……同学们震惊了,他们不禁扪心自问:林文大难当头,每个人真的尽到最大努力了吗?没有,都是抱着能推则推的态度,正是这种心态将爱慕虚荣的冉明方“推”向了死亡。悲剧发生后,能联系上的周边同学,都赶回来了。这一次,大家主动出钱,给冉明方举行了隆重的葬礼。5月28日,郭娟的手术如期举行。债务人冉明方的死亡,意味着那16万原本就不合法的民间借贷将成为名副其实的“死账”。尽管如此,林文仍承诺,在老家房子到期后收回房子卖掉,把16万元一分不少地交给冉明方的父母,以此告慰他的亡魂。

[小编发言]

同学情谊弥足珍贵,这是共识。在校园里,这种友谊比较单纯。出了社会,同学之间的差距出来了,有了收入差距、地位差距。友谊变得远不如在学校时纯净,有了面子之争等世俗百态。一如本文中的冉明方,为了拉高自己的人气,为了和旧恋再续前情,贸然“逞能”,结果遭遇了另一个更爱面子的女同学,戏演砸了,搭进了生命,可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两个人的心态,在分别多年的同学之间确实存在。还有一种心态也很普遍,那就是面对借钱的同学,同窗之谊会露出脆弱不堪的一面,温情脉脉的一面变得耐人寻味。这种变化,往深里究,是可以找到原因的,随着时代的发展,尤其是近几年金融投资陷阱的增多,让人们对“金钱”过于敏感,一旦提

到钱,就本能地拒绝。其实无论何

时,同学情和世间其他交情一样,都

应真诚坦率,将心比心,才能弥足长

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