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坐牢母病危,可叹“官二代”成为众人踩

Zhiyin - - 心 晴 - □编辑/刘彩华

曾经,黄大炜的父亲是在位厅官时,他走到哪里都是“众人抬”,许多人都上竿着要和他交朋友。父亲因贪污受贿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8年后,他顷刻变成“万人踩”。那些以前围在他身边的朋友都不见了,工作也丢了。这时,母亲又生病住进医院,为了生计,他四处奔波,最终做了一名房产中介。5年后,黄大炜的人生还能反转吗?这个披着贪官儿子外衣的男孩是就此沉沦,还是耻骨铮铮从头越,将人生重新书写?请看本刊对他的独家专访———

1988年出生的黄大炜是江苏省扬州市人,父亲黄麟是该市手握实权的厅级干部。2011年黄大炜从扬州大学园林专业毕业后,进入当地一家园林绿化公司做项目管理。进公司第一年,他就连升三级,成为公司三把手,任项目总监,还配备了专车。老总每次见了他,都会亲热地说“:大炜啊,你在这有什么要 求,尽管提,谁让我和你爸是铁哥们呢。”那时,黄大炜身边围绕许多各行各业的朋友,在扬州,只要他开口,就没有办不成的事,一时风光无限。可这一切从父亲被双规后,就变了。

2011年10月,黄麟被停职的那天,总经理告诉黄大炜近期可以不用上班,回去照顾好家人,还叮嘱他,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自知罪不可恕的黄麟让妻儿不要插手调查,他积极配合,并主动交代了问题,他被查实收受贿赂300多万,随后黄麟被双规。庆幸的是,组织调查后,认定黄麟的犯罪行为和黄大炜母子无关。为了减轻父亲的罪行,黄大炜卖掉父母为他准备的两套房产,退赔了全部赃款。

父亲被抓后,患有严重糖尿病的母亲王梦花就病倒了。后被查出患有严重糖尿病肾病,定期进行透析。为了照顾母亲,黄大炜又请了一段时间的假。

王梦花出院后,黄大炜回到单位去上班。可没想到,他因长时间旷工而被辞退。黄大炜急了,立即去找老总理论“:你不是让我不用上班的吗?”老总一脸严肃地说“:我让你只是休息几天,你竟然两个月都不来。我也没办法,在董事会上,我还帮你说了许多好话……”看着对方一脸的虚情假意,黄大炜知道再

说什么都没用,只有收拾东西离开。

2012年初,黄麟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并没收个人财产50万元。法庭上,黄麟流下悔恨的泪水表示不上诉。为了缴纳罚没款,王梦花卖掉市中心他们居住的唯一一套房,母子二人搬到爷爷去世前留下的一套50多平米的小房子。想到母亲后期透析还需要一大笔钱,黄大炜当务之急是赶紧找份工作。

抱着一线希望,他给一起玩的兄弟们打电话,这些人不是某长就是某总,黄大炜想:让他们安排一份工作应不成问题。可电话拨通后,不是响了两声后传来“正 在通话中”的语音,就是还没等黄大炜开口,对方就说很忙,有什么事以后再说……放下电话,黄大炜的心拔凉拔凉。那一刻,他明白,这帮人并不是和他做朋友,而是攀交的父亲那块金字招牌。如今,父亲倒了,大家都避之不及,谁还会搭理他?!愤懑中,黄大炜删掉了这帮“哥们”的电话。

工作丢了后,怕母亲担心,他依然每天早出晚归。半个月后,黄大炜终于在扬州未来园林机械公司找到一份销售工作,负责推销园林机械。

黄大炜信心勃勃,扬州的园林绿化公司没有比他更熟悉的了。可随后,他联系了几家绿化公司,都碰了壁。其中有家园林公司听了他的介绍后,表示出极大兴趣,提出让黄大炜把样品拿过去演示一番。黄大炜欣然前往,那 天,他全副装备,背着割草机在采购员面前来回演示。没想到那位业务员拍了一通视频,说向领导汇报后,就再也没有下文。没过几天,表弟转给他一个视频截图,上面写着是“:扬州的小伙伴都知道那个大贪官黄麟吧?他儿子现在当割草工啦,报应啊!”一时间,屈辱、愤恨涌上黄大炜的心头,恨不得把那个家伙揍一顿。可转头看看躺在床上的母亲,他只得松开了捏紧的拳头。

尽管黄大炜非常努力,可试用期过后,公司还是没有和他续签。原来,该老板早就知道黄大炜是黄麟的儿子,他盘算着黄麟虽然关进去了,但老关系还在,就想把黄大炜招进公司,提高业务量。可没想到,当年黄麟分管开发区园林绿化时,利用手中权力大肆收受贿赂,承包工程的绿化单位 苦不堪言,而那些有实力又不愿意行贿的绿化公司都被排挤在外,大家怨声载道。如今自然把所有怨气撒在“黄公子”身上。公司看到黄大炜不仅没有利用价值,还留着坏事,当然赶紧甩掉他这个“包袱”。

谋生艰难低至尘埃,耻骨铮铮去卖房

就这样,黄大炜又失业了。而这时,王梦花每个月透析费得四千,加上糖尿病的药物和治疗等费用加起来,每月差不多接近七千元。尽管王梦花有两千多元的退休工资,可那只是杯水车薪。黄大炜心里急啊,母亲当下看病的钱,是卖房交罚金后的余款。长此以往,肯定会坐吃山空。可工作又难找,思来想去,黄大炜决定做点小本生意。

一番考察后,黄大炜发现扬

州作为旅游城市,一些特产店的生意都不错,他萌生了开一家特产店的想法。王梦花得知后,也很支持,2013年6月,黄大炜在扬州东关古街上的特产店开业了,与此同时,他还在网上开了淘宝店,实现线上线下同时销售。

想法很美好,可现实却给他迎头痛击:线下店生意非常清淡,网店也同样无人问津。经过一番调查后他发现,那些生意好的特产店都是给导游回扣换来的,而网店要快速有销量只能靠“刷信用”。

直到这时,黄大炜才知道父亲当年的行为,对那些诚实合法经营者是多么的不公平。父亲切身教训让黄大炜警醒,他决不做违法违规的事。

可黄大炜苦苦经营了一年,生意依然没有起色,无奈下,他只有将店面转了出去。算下来,辛苦一年,不仅没赚到钱,还亏了8万多元。黄大炜心疼、自责不已,王梦花坚持安慰儿子“:做生意本来就有赚有赔,你不要多想了。”

为了生活,黄大炜做过保险推销员、网络营运员等工作,收入都不高。而且在扬州,没有谁家父母愿意女儿和一个贪官的儿子交往,27岁的他,婚恋问题也迫在眉睫。2015年7月,黄大炜将母亲托付给表姐照顾,只身前往南京寻找发展机会。

黄大炜在南京安顿下来后,立即去人才市场找工作。但他所学行业比较冷门,别的职业他又没有经验,眼看着手里的钱越来越少,黄大炜很着急。最后,他应聘到南京长乐路上的一家房地产中介做房产经纪。

按照公司的规定,新员工必须出去刷街(上街发传单拉客户)。当时正值盛夏,南京闹市街头,高温达四十度,一个月下来,黄大炜 的手臂、脸上都晒脱了一层皮。最让他无法忍受的是,辛苦一个月,一单都没有做成。那段时间,他极度沮丧,在心中怨恨父亲,怨恨都是因为他,才让自己活得如此辛苦。以至于有段时间他都不愿意去监狱探望父亲。

在黄大炜最低谷的时候,是身边的同事和朋友给了他极大的帮助。有老同事安慰他“:不要泄气,我们刚来时,和你一样,没有人脉和客户。咬咬牙,就这么过来了。而且你这么努力一定会慢慢好起来的。”还有一个同事看出他手头不宽裕,就主动借给他500元,黄大炜感激不已,对方让他不要放在心上,还安慰说“:大家都是同事也是朋友,相互照应是应该的。”

房产经纪是一份非常辛苦的工作,可在这里工作的每一个人都从来不叫苦不说累。这些从异乡来打拼的年轻人,相互扶持,相互鼓励,让黄大炜感觉非常温暖,和曾经那帮“哥们”比起来,这些没有任何背景的同事才真正称得上是朋友。在同事的帮助下,黄大炜也慢慢走出低谷,有了一些业绩。

2016年6月的一天,一个名叫蒋金汉的客户来中介看房时,一眼认出了黄大炜。原来当年黄麟任江都市某镇的党委书记时,为了改变当地落后的经济面貌,黄麟四处调研,鞋子都跑坏了三双,为了让农民改种经济作物,更是磨破了嘴皮。在黄麟的领导下,该镇后来形成特色农产品镇,并跻身江苏百强镇。

蒋金汉一直对黄书记感恩不已,黄麟调到扬州后,他还多次去黄家拜访,并送去新鲜农产品,因此认识黄大炜。几年前,他被儿女接到南京。得知黄麟出事后,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直到在这里遇 到黄大炜。蒋金汉抹着泪叹息: “你父亲早年是个实干家,只是后来功高权重,一时走错了路,你不要恨他……”这是第一次有人说父亲的好,也让黄大炜对父亲这一生有更多的了解。曾经他怨恨父亲毁了他一生,可现在他明白,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再去探监时,黄大炜告诉父亲:他会靠自己的努力,让他和母亲过上幸福的晚年生活。

蒋叔叔的出现也让黄大炜的身份曝光,同事们都打趣他:“真看不出,你还是个官二代啊。”黄大炜笑了笑说“:我是拼一代!”

人生低谷真情在,甘做赤手空拳拼一代

为了提高业绩,黄大炜买了一辆二手自行车,每天早上六点半就骑着车在所辖小区转悠,和广场大妈交朋友,只为搜集房源;熟读国家房产政策,很快成为公司的“地产通”。还在网上开通个人微博和公众号,无偿为广大购房者宣传最新的房市政策,揭露购房者可能遭遇到无证中介的各种陷阱等。一时间,黄大炜有了许多粉丝,业绩也经常排第一。

2016年8月的一天,一位名叫王建桥的客户找到黄大炜,说是要购买一套80多平米的住房。黄大炜陆陆续续给对方推荐了十多套房,可王建桥非常挑剔,不是嫌光线不好,就是地段太吵,要么就是价格太高……而且,客户的脾气非常大,黄大炜对他稍有怠慢,王建桥就给他打差评(房产中介为考核员工设置的考评机制),这让黄大炜多次受到总公司点名批评。

一次王建桥突然提出要看150多平米的一套房,黄大炜善意地提醒对方,要考虑总价是否有能力承受时,没想到王建桥大发

雷霆:“你以为我没钱吗?我告诉你,我有钱。我一不偷二不抢,三不贿赂,我的每一分钱都是血汗挣来的。不像你那个贪官爹,靠吸人民的血汗钱发家……”黄大炜先是不解、错愕,接着低下头,默默接受对方的羞辱。

原来,王建桥是扬州人,当年在扬州还是一家工程公司的老总。他为人耿直,因没有按照规矩返点给掌管政府工程发包的黄麟,他公司经营日益艰难。2008年,王建桥的公司突然被银行停贷,很快因资金短缺,公司倒闭了。王建桥认定是黄麟在背后搞的鬼,因此对黄麟怀恨在心。

2010年,王建桥携家人离开扬州来到南京生活。不久前,无意中得知黄麟的儿子竟然在南京卖房时,就想跑过来故意刁难,出出气。王建桥振振有词说:“你爹有现在的下场是他罪有应得,有其父必有其子,你也好不到哪去!”

得知原委,黄大炜没有生气,反而诚恳地说“:我父亲为了一己私利,利用手中的权让许多诚信经营的商人伤了心,我替他向您说声对不起!”并深深鞠了一躬。黄大炜的行为让王建桥一时间无话可说,愣了片刻,他拍着黄大炜的肩膀说:“你和你爸爸不一样。对不起,是叔叔错怪你了!”后来,王建桥还在黄大炜手里买了一套全家满意的房。

黄大炜硬是凭着这种不怕吃苦,不怕麻烦,诚心为顾客着想的服务态度,赢得了一大批客户。因此不到半年的时间,黄大炜的业绩就做到门店第一,最多的一个月,工资拿到手有五万多元。

2017年初,黄大炜被调到南京中山路管家桥店做门店经理。这是南京最繁华的区域,能在这里做门店经理,都是业界翘楚,也说明他的能力得到了总公司的肯定。

升职后,黄大炜赶紧租了一套大房子,把母亲从扬州接到身边,让母亲在南京接受下一步治疗。

2017年3月,黄大炜所在的门店在和南京一家地产网络公司联合做活动时,他认识了该公司的策划部主管李慧。时年25岁的李慧是江苏省常州市人,高挑漂亮,父母都是普通工人,从南京大学毕业后,一直从事地产策划营销工作。

在工作中,李慧发现黄大炜不仅勤奋努力,说话风趣,待人接物也非常有涵养。李慧从黄大炜的眼神中看到了不一样的情愫,她一直等着对方表白,可这个呆子却没有任何动静。心中着急的李慧暗示了几次,最后实在忍不住,勇敢的她主动向黄大炜表白了。黄大炜又惊又喜又发愁,原来,他早就对李慧动了心,可一想到自己的身份,他不敢再向前一 步。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李慧这么优秀的女孩竟然会主动表白,此刻的他更担心的是对方知道自己身份后,会离他而去。

黄大炜几番踌躇犹豫后,向李慧坦陈了自己父母的情况。得知黄大炜曾是厅官的儿子,李慧睁大眼不敢相信,她说:“真没看出来你曾是高官子弟。不过我是想和你交往,至于你爸爸是当官还是平民百姓和我们的恋爱有关系吗?你妈妈身体不好,我们在一起后,不是还多一个人照顾她吗?”黄大炜欣喜若狂,一把抱起李慧……

接受记者采访时,黄大炜说他正和李慧商量,准备在南京买车买房。提起李慧他就满脸幸福,他说已经带着她去监狱看望了父亲。父亲对李慧很满意,并催促他们早点成家。黄大炜一再表示,如果不是这场家庭变故,他仍然和那帮“哥们”纸醉金迷。他或许永远都无法知道朋友的真正含义;永远无法体会到靠自己的奋斗获得一切的满足感;可能永远没有办法遇到李慧,一个真正深爱他的姑娘。他也永远不会像现在这样活得理直气壮,幸福坦然。

(尊重主人公意愿,主人公相关信息作了技术性

处理)

黄 子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