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写荒唐的青春,去天山寻失意的你

Zhiyin - - 心 晴 - □编辑/包奥琴

15岁那年,还在读高中的王新曼恋上了物理老师姜越,疯狂地追求他。遭到拒绝后,她不惜割腕自杀。她的自杀未遂,不仅气倒了妈妈,也将姜越推上了风口浪尖。姜越被迫引咎辞职,妻子与他离婚。之后,他又意外受伤,终身瘫痪。王新曼怎么也想不到,她肆意的青春带给这个男人的竟然是毁灭性的伤害。痛定思痛,她四处寻找姜越,最终在美丽的天山边找到了坐在轮椅上的姜越。她决定留在他身边,为疼痛的青春买单!

命运会给她赎罪的机会吗?她会为这段青春画下怎样的句号?2017年5月,王新曼向本刊记者深情讲述了她的故事……

生命不可承受之重,90后女孩为爱疯狂

第一次见到姜越,是2005年9月的一天。他刚从乡镇学校调到我所就读的成都市第七中学,担任我们班的物理老师。那天,他穿着一身黑西装,站在白色讲台后面,微垂着头,转身,纤长的手指在黑板上纷飞。后排的女生都在小声议论“:他好年轻,好帅啊。”一节课下来,他的身影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

我叫王新曼,1990年出生于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小学三年级时,爸爸妈妈离婚,我跟着妈妈生活。尽管妈妈很爱我,但我内心依旧是孤独的。青春萌动的年龄,我渴望有个人能给 我如父爱般的温暖。姜越就是这样的存在。他成熟、睿智、幽默,看着我的眼神,饱含了爱与鼓励。

我开始打扮自己,拿着习题去办公室请教他。我在他的办公桌上,看到了一张相片,一个穿着碎花裙的女人依偎在他身边。他说那是他爱人。我的心里空落落的。可我还是期盼每天能见到姜越,希望他对我会心一笑。我意识到,我喜欢上姜越老师了。我用零用钱给姜越老师精心挑选了一条羊毛围巾,趁他在操场锻炼时送给他。我鼓足勇气对他说“:姜越老师,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没想到,我的表白遭到姜越毫不留情的拒绝。他一改以往的温和,指责我,要我把心思用到学习中去。我不服气“:我一定会追到你的!没有你我活不下去!”我在物理作业本里夹上漂亮的信笺,上面写满我对他的爱慕和思念。然而,当作业本发下来之后,除了批阅的分数,信笺摆放的位置动都没有动。他用这种无声的方式拒绝我,我不甘心。此后的每节物理课,他都会收到我送的小礼物。有时是一根棒棒糖,有时是一盒治疗嗓子的喉片……姜越眉头上的皱纹一天比一天深。

姜越生日那天,我发动全班同学给他过生日。我在生日蛋糕上写下“我爱姜越”,当着全班同学的面送给他,还对着他唱“十个男人七个傻八个呆九个坏,还有一个人人爱……”姜越扭头走掉,班上流言四起。

后来,妈妈发现我有早恋倾向。可无论妈妈如何苦口婆心劝说,我就是不听。无奈,妈妈只能将我转进成都高新实验中学,并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希望我能停止这份疯狂的追爱。

然而,转入新的学校,对姜越老师的思念,像野草般疯长。我常常逃课,回到以前的学校找姜越。姜越只要远远看到我,便躲开了。2006年2月,我在校门口堵住姜越,咬着嘴唇看着他,他不耐烦地推开我。我被他冷漠的态度刺伤,回家后,趁妈妈外出时,我拿起水果刀,在手上一刀刀划了下去,血一滴一滴流了出来,我希望这些鲜血让姜越能读懂我的心。

当我再次醒来,我已经躺在成都市第一医院的急诊室里。跟我一起躺着的还有妈妈。

我想喝水,可喊了几声,妈妈始终一动不动。医生告诉我,那天下午,妈妈背着我,疯了似的冲进医院,嘴里不停地喊着“救救我的女儿。”就在医生刚把我接过手,放到急救室的床上,妈妈也“轰”的一声倒下了。我的血很快被止住了。妈妈却因为受到惊吓,血压飙升,不省人事。

我惊慌失措地拉过妈妈的手,哭喊着“:妈妈,妈妈,你醒醒吧,我一个人好害怕。”一个小时后,妈妈被我的叫喊声唤醒,但她却惊讶地发现自己无法动弹,嘴里也“嗯嗯啊啊”的说不出话来。我慌了,连忙喊来医生。经检查,医生告诉我,妈妈因高血压飙升引发中风,并留下了半身不遂,言语不畅的后遗症!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我,我怎么都想不到一向坚强的妈妈会这样倒下,我拉着妈妈的手,哭着,忏悔着“:妈妈,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原谅我吧。我该怎么办?”妈妈用仅能弹动的右手抚摸着我的头,泪水从眼角流出。这滚烫的泪水深深刺痛了我,我突然意识到,我不能再任性了。

一夜之间,生活全变了。我向学校请了长假,每天往返于家和医院,学着妈妈以前照顾我的样子,给她做饭、喂饭,帮她翻身、擦洗身体。我再也无心去想姜越,漆黑的夜里,我将他埋进心底。

临近期末考试,妈妈指着我的书包“,嗯嗯、啊啊”轰我去学校。妈妈的两个姐姐对我也非常痛惜,她们主动帮我承担了照顾妈妈的责任,让我安心学习。那段时间,学校老师同学也都极力帮助我,让我度过了最难熬的日子。

2007年夏天,我考上了四川城市职业技术学院空中乘务专业。学习之余,我就陪在妈妈身边,全心照顾妈妈。渐渐地,妈妈的四肢恢复了一些知觉,会自己翻身,还能说出一些简单的词语。

2011年6月,我大学毕业。妈妈托人四处奔波,将我安排到她曾经工作的交通部门工作。生活碌碌前行,偶尔我还会想起姜越,此时我不再想得到他的爱,只想知道他现在生活过得好不好。

2012年1月,成都市第七中学举行校庆,我报名参加了。走在熟悉的校园里,我脑海里不断回想起我曾以为是全世界的那份追爱,为自己年少轻狂的举动感到痛心。校庆结束,我在操场上,遇到了以前的班主任,我向她打听姜越老师的消息。班主任沉声告诉我: “姜越早就辞职了,好好的家也散了,后来听说他瘫痪了。”我惊呼“:怎么会这样?”

原来,当年的自杀事件,让姜越备受责难,学校有 人疯传姜越勾引女学生,让女学生怀孕,导致女学生自杀。绯闻越传越离谱,大街小巷议论声声,让姜越每次出门都抬不起头,就连他的妻子也不堪其扰。最终,迫于舆论压力,姜越引咎辞职,妻子承受不住流言蜚语,与他离婚。姜越无法接受这样的打击,远走他乡。在一次攀岩时,他不慎从山间跌落,导致终身瘫痪。

我的心仿佛裹上了一层厚厚的冰霜,在我年幼无知的青春里,我竟犯下如此弥天大错,将一个无辜青年的人生就此打入深渊。我沉寂了三天,我想明白了,我要找到姜越,我要赎罪,为自己曾经的那份鲁莽与疯狂付出应有的代价。

我四处打听,得知姜越的老家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昌吉回族自治州阜康市境内,靠近天山边的一个小村庄。

2012年6月,安顿好妈妈,我赶往姜越老家。一路上,我的心都忐忑着,姜越是不是恨死了我?他的家人会不会将我轰出去?我站在村头迟迟不敢进去。牧羊回家的村民发现我,警惕地问我是谁。我赶紧说“:我找姜越,我是他的学生。”村民指着对面的一个小平房,说“:他在那里。”

我硬着头皮找过去,发现这个不足50平米的小平房竟是一所小学。姜越正在讲台上坐着,除了眉目间多了一些沧桑,跟当年没有任何差别。然而,当下课铃声响起,我亲眼目睹,姜越坐在轮椅上,一边躲避着学生的打闹,一边用力滑动着轮椅离开教室。我的泪水从眼角滑落,惊慌失措地逃了出来。

那天,姜越在教室后面的小土堆上找到偷偷哭泣的我。他见到我很诧异“:学生说有人找我,没想到是你。”他没有扭头而去,没有愤怒地给我几拳,目光那么平和,又那么沉寂。我突然放声大哭。

终于,我哭累了,擦干眼泪站起来,将心里话说了出来“:这几年来,我每天都想对你说声对不起。我希望你能接受我的道歉,是我不懂事,伤害了你。”我的话似乎将姜越带到了岁月深处,他双手握拳,眉头紧皱。但很快,他眼里又恢复了清明,转身,坐在轮椅上面对着远方,一声不吭。那沉默寂寥的背影令我不忍直视,姜越啊,姜越,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傍晚,姜越将我带回家,他妈妈做了一桌子菜,还给我安排好房间。饭后,我熟练地给姜越演示护理方法,在网上淘来又便宜又专业的操练器械。他诧异我如此娴熟,我告诉他我家里的变故。良久,姜越缓缓地说“:不是你一个人的错,当年我也没处理好跟你的关系。这么多年,我也想和你说声对不起……”那一刻,我们四目相接,仿佛第一次触摸到彼此的心灵。

5年陪伴用青春作答,岁月深处无怨无悔

我在姜越家待了一个星期,他的生活看上去很安逸。可我总能在他无端的沉默中感受到落寞。哪怕我竭尽全力逗他开心,他也只是微微一笑,眼里流露出我读不懂的疼痛。怎么会不痛呢?原本他可以生活得更好,有一个爱他的妻子,或许还有一个可爱的孩子。而不是在这个偏远山村里,独自坐在轮椅上承受这漫天风雪。我还没有想好该如何去弥补他,一个突如其来的电话让我措手不及。

二姨在电话里告诉我,前天夜里,妈妈想上厕所,强撑着还未完全恢复的身体,颤巍巍地从床上爬起来。在去厕所的途中,重摔在地。送到医院后,被诊断出脑出血,至今昏迷不醒。医院已经两次下达病危通知书了。二姨哭着说“:万一你妈有个好歹,都没来得及再看你一眼。”

我连夜赶往乌鲁木齐机场,买了最早一趟航班飞往成都。几个小时后,在成都军区总医院我见到了昏迷不醒的妈妈。我日夜守护在妈妈病床前,祈祷妈妈能够醒过来。可上天就是这么残忍,一个月后的夜里,妈妈撒手人寰,我哭得不能自已,总觉得妈妈的死是对我荒唐青春的惩罚。

妈妈去世后,我整个人陷入了极度抑郁和自责中。姜越每天都会给我打电话,他在电话那端给我讲了很多大道理,很多笑话之后,也沉默了。我却在沉默声中惊醒,如果说我是罪魁祸首,妈妈无辜丧命,姜越又何尝不是受害者?我有什么资格在他面前哀伤?妈妈走了,我无法挽回。但面对另一个受害者,我必须赎罪,否则我永远都无法安心。2012年9月,我办理完妈妈的后事,辞去市交通局的工作,踏上了前往天山的路。得知我要留在这个小山村,姜越满脸震撼。我认真地看着他,说“:姜越,让我留下来吧。这样,我的灵魂才有处安放。”我住在学校的职工宿舍,这里没有网络,没有电话,信息很闭塞。教书之余,我就陪在姜越身边,我找来很多稀奇古怪的方法,帮他做康复训练。他的身体慢慢有了好转,脸上的笑容多了。

时间一长,村里人各种说法都有,有人说姜越家出钱将我买回来的,也有人说我爱慕姜越追随他而来。有一天,姜越母亲让我去家里吃饭,饭桌上,姜越母亲笑呵呵地说“:闺女,你是一个善良的孩子,对姜越也好,只是这不明不白的终归说不清楚,不如你干脆做我儿媳妇吧。”我一下子羞红了脸,姜越也沉默了。我只能厚着脸皮缓解尴尬“:婶,你误会了,姜越他不喜欢我。”他母亲却笑眯眯地说“:我的儿子我了解,他心里肯定有你。只是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你要愿意,我们就把这事定了。”

我是怎么想的?我不知道。15岁那年,我遇见姜越,为了得到他的心,我赌上了我所有的青春热血。可是,青春期的爱究竟有多浓烈?我看姜越,心一点一点地沉寂。此时,我对他已说不清到底是爱,还是愧疚。可那又怎样,这是我赎罪的机会。

2013年10月15日,我和姜越在他老家举办了最简朴的婚礼。他的母亲在婚礼前夜拉着我的手,她说: “以后你就是我的亲闺女。”我知道她还想说什么,腰椎断裂的病人,据说会失去性能力。

婚后,我格外关注姜越的身体,每晚都帮他按摩双腿,刺激肌肉。我们相依为命度过了一个个春夏秋冬。谁知,2016年冬,姜越身体每况愈下。医生说,那是因为他的骨髓也堵塞了,而骨髓是让人体具有免疫能力的重要成分。他常常昏迷休克。2017年2月20日晚,姜越体内器官出现衰竭症状。我煮了他最爱的香菇肉末粥,他已经无法进食了。他目光浑浊,泪水从脸颊滑过,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告诉我“:谢谢你,这几年我很快乐。你不要一直活在愧疚里,我走以后,你要为自己而活。”我忍着泪水,唱歌给他听:冰山上的那朵雪莲花/我的世界写满你牵挂/随风飘洒四海为家/任凭风吹和雪打……伴随着我的歌声,这个占住了我整个青春的男人,就这样离我而去。

4月,我有条不紊地安排完姜越的后事,登上了天王新山。在天山之巅,我用尽全身力气大喊“:我做到了。”曼近

照是的,我做到了。我在年幼无知的时候犯下了错,我无力改变,但我愿意为此燃烧最炫目的青春,去弥补这个错误。我身边很多朋友都为我不值,觉得我完全可以用金钱去弥补,但这就是我,一个90后独有的、敢于承担一切的方式。人生无法重来,我唯有为抱憾的青春亲手画上一个完整的句号,才能怆然了无痕,才能甩掉命运最隐秘的尘垢,神情气爽和未来交锋,才有资格奢谈问心无愧,时光静好。

王 片

王 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