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难深圳,为生存重新认识表姐夫

Zhiyin - - 安 一 - □编辑/李宗海

远在深圳创业的丈夫有了婚外情,要离婚,胡雯悲愤不已。她派最信任的表弟张伟去收集丈夫的婚外情证据。不想,表弟落难深圳时竟投奔了丈夫,还在其公司担任要职。表弟的叛变,让胡雯气愤之极,她奈何不了表弟,决定拿他女儿开刀———

表姐婚姻倾塌,表弟为亲情奉命远征

2016年11月2日,胡雯终于盼回了丈夫屠晓天,不想,屠晓天却给了她当头一棒,他只带回来一句话:离婚。胡雯,1985年生于四川省南充市,中专毕业后在南充一家氮肥厂做统计员。2008年,胡雯与同事屠晓天结为夫妻。2009年4月,胡雯生下女儿屠小艺。小两口朝九晚五,倒也温馨。婚姻的裂痕,出现在2011年。因为单位效益下滑,工资锐减,夫妇俩常因经济问题发生口角。每次吵完架,胡雯都会向表弟张伟诉苦,称自己被老公欺负了。

胡雯的表弟张伟,在南充开着一家摩托车车行。张伟和胡雯,都是独生子女,感情很深。每次得知表姐受了委屈,张伟都来给表姐撑腰,斥责表姐夫。表弟的介入,反倒让屠晓天愈发厌恶这样的生活,吵架成了家常便饭。2012年春节后,屠晓天没同妻子商量,就辞了职,去了深圳闯荡。

屠晓天在深圳并不顺利。他先是与朋友一起开酒楼,因为没有经验亏得一塌糊涂。后来又进一家公司上班。再后来他把所有积蓄,又借了点钱,投资开超 市,却再次折戟。2013年底,屠晓天靠承揽一些建筑小工程重新起步,越做越大。到2016年,他已经成了有两百多名工人的大包工头。这年底,他在深圳创办了一家建筑装饰工程公司,并在深圳购买了豪宅和高档轿车,他与妻子更是渐行渐远。

对于丈夫在深圳打拼的艰苦,胡雯几乎一无所知。她照例循规蹈矩地上班,把业余精力全放在女儿屠小艺身上,给她报了很多兴趣班。需要钱,就打电话给丈夫。他要是推诿,她就骂,效果还不错,几乎从未落空,每次打电话,丈夫多少会寄些钱回来。直至丈夫回家提出离婚,胡雯才急了。

事后,胡雯习惯性地打电话叫来了表弟张伟。为了给屠晓天制造足够的威慑力,张伟还叫了几个哥们助阵。好汉不吃眼前亏,屠晓天见势不妙,赶紧向妻子道歉,称自己以后再也不提离婚了。但是,张伟他们前脚走,屠晓天后脚就返回深圳。他给妻子发了一条短信“:胡雯,你给我听好,你什么时候同意离婚,我什么时候回这个家!”

丈夫的每一个字都噬咬着胡雯的心。这么多年的隐忍,瞬间化作了无边的仇恨:纵使离婚,我也不能让你好过。离婚大战,已然拉开大幕。几乎认定丈夫有外遇的胡雯,又一次找到表弟张伟,对他说“:表弟,我想让你亲自去一趟深圳,拿到他确切的出轨证据,以后打起离婚官司就不怕他了。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让你去弄清楚他到底有多少家产。我要照料女儿,实在

脱不了身,只能求助于你。”

说罢,胡雯递给张伟一张银行卡“:咱们虽然是姐弟,但我不会让你贴钱给我办事的,卡上有5000元,你去深圳花的所有钱都由我出。”尽管张伟的妻子魏芳早已对他这些年老管表姐的“闲事”,尤其是上次叫人威胁屠晓天一事深恶痛绝,但他还是不顾妻子的劝阻,于2016年11月15日踏上了开往深圳的高铁。效率很高,一周后张伟回来,带给胡雯两个晴天霹雳般的消息:屠晓天发迹了,身家少说也有数百万元之巨;屠晓天的确背叛了她,和一个当地女人同居多年,还生下一对已半岁左右的双胞胎儿子。

胡雯肺都气炸了。她咨询了一个做律师的朋友,准备起诉丈夫犯重婚罪。然而律师朋友的话却让她大失所望“:重婚罪的取证在法律上一直是个令人头疼的话题,除非是你丈夫真的与别的女人用不合法的方式在民政局登记结婚,否则就很难认定他重婚。倒是可以通过他与别人生的双胞胎儿子,来判定他们有事实婚姻,但是操作起来也很难,因为法律是不能强迫他们做亲子鉴定的。”律师在认真分析了她的情况后,还告诉她一件可怕的事情:既然屠晓天早已背叛婚姻,不排除他早就做好了打离婚官司的准备,极有可能已把财产转移到其他人的名下。

胡雯急了,她又一次找到表弟张伟,请求他再去一趟深圳,暗中查清屠晓天的财产,并拿到确切的证据,比如公司法人、房产证持有人等,并设法拍到屠晓天与那个女人及双胞胎儿子在一起的生活照片,等等。尽管表姐不断央求,但是由于妻子的坚决反对,张伟还是没有接受表姐这个在他看来实在难以胜任的使命。然而,张伟店里的生意一直要死不活,他做梦都想找一条生财之道,想来想去就想到了深圳。有了去开辟新天地念头的张伟,决定顺便帮表姐收集屠晓天的情报。表姐得知他愿意帮自己,根本没要他开口,就给了2万元钱。

2017年1月10日,张伟来到深圳。才知道一切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乐观,很难接到工程,一耗就是一个多月。2月底,他已经将表姐的2万元钱用得差不多了。这时候,胡雯的催促越来越紧,天天打电话逼问他事情的进展。张伟先是在屠晓天的公司外面蹲守,待他外出办事后,再进去以谈业务为由,进入到办公室,偷偷用手机拍下挂在墙壁上的公司法人执照。之后又打听到屠晓天居住的小区,在门口守了一个星期,终于拍到屠晓天和一个女人、两个男孩出门的照片。

然而,当他把这些照片发给表姐后,胡雯却无比失望地告诉他“:我拿着照片咨询了律师朋友,人家说除了执照能证明他是公司老板的身份外,并不能证明他有多少资产。那4个人的照片,就更加没有价值,必须拍到他们在家的生活照片,最好是有屠晓天和那个女人的一张亲密照作为佐证,才能证明他已经婚外组建家庭的事实。”费尽苦心拍到的照片,竟被表姐否决,张伟按捺不住气愤地说“:表姐你太高看我的本事了!我是无论如何都没法给你拍到他们的亲密照的,你赶紧请私家侦探吧。”

胡雯失去了耐心“:你别把我当猴耍了!你根本就没有给我认真办事,你老婆都跟我说了,你是拿着我的钱去干你自己的事了。”说着,又痛哭起来。张伟自知理亏,只得任由表姐发落。胡雯一边哭,一边说“:我理解你也有难处,取证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这事就交给你了。你必须帮我把事情办妥,否则咱们的姐弟亲情就到此结束了!”表姐也实在可怜,张伟心头涌上了丝丝愧疚“:那你说我怎么办?我听你的。我不是不尽力,而是你的要求太高了。”

几天后,胡雯想了一个妙招“:你不是也在搞建筑吗,你就去找他,向他认错,称自己走投无路了,求他给你找些工程做。一次不行二次,二次不行三次,总有打动他的时候。只要进入他家,就有机会安装摄像头什么的,就什么难题都解决了。”

走近屠晓天,并没有想象的那样难。2017年3月4日,张伟先是联系上曾在屠晓天手下做过活的一个老乡,再让老乡先给屠晓天捎话,替自己“说情”。做了这个铺垫后,张伟再给屠晓天打电话“:姐夫,我已经到深圳几个月了,弹尽粮绝。希望你不计前嫌,救兄弟一把,家里还有老婆女儿等着我拿钱回去吃饭呢。我知道过去对不起你,要不是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我也不会求你。”让张伟感到意外的是,屠晓天并没怎么犹豫,就约他在丽晶酒店见面。

见面之后,张伟才明白,原来屠晓天也有自己的算盘。屠晓天说“:兄弟,我也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我一定会帮你,但也需要你帮帮我。你和你表姐情同亲姐弟,我想请你帮我说说她,同意和我离婚。你的话,她一定听。”张伟感到很为难,屠晓天并没有给他拒绝的机会,就道出了这些年来在深圳打拼的苦楚: “我和你表姐走到这一步,绝不是我一个人的错。我来深圳之初,过得多苦呀,多想得到她的理解和支持,哪怕是一句关心的话也好,可每次一给她打电话就只听到她的责骂声。”张伟有些动容,这几个月的落难让他对在深圳打拼者的感受有切身体会。

屠晓天接着说“:就在我最难的时候,有一个女人走近了我,给我很多的帮助和鼓励。你也是男人,你可以想象一下,一个落魄男人要拒绝这样一份温暖有多难……”说到痛处,屠晓天竟然流下了眼泪。

屠晓天掏心挖肺的话,让张伟产生了强烈的共鸣。他眼下的处境,与当年的屠晓天何其相似,他能够理解,这种时候有多渴望亲情。听着屠晓天他一番发自内心的话,再想想刚和表姐发生的不愉快,张伟心里的天平开始向屠晓天倾斜。

表弟“叛变”遗祸,被亲情碾压的小生命

张伟绝处逢生,进了屠晓天旗下的装修公司。因为张伟以前学过绘图,他被安排做了设计师助理,工资却和设计师一样,这显然是屠晓天对他的照顾。张伟的心里又多了一份感激。如果不是表姐不断地打电话,张伟一定忘了她交代的任务,而把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怎么办?张伟采取的措施依旧是拖延战术,并对自己已经到屠晓天公司上班的事缄口不提。他倒是把这事告诉了妻子魏芳,但要求她务必守住这个秘密。魏芳原本就对胡雯印象不佳,对于丈夫“叛变”一事,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反而鼓励丈夫好好做,不要辜负了屠晓天的重用。

2017年4月1日,屠晓天让张伟回一趟老家,招一批建筑工人过来。这意味着屠晓天要继续重用自己,张伟十分珍惜这个机会。只是,有一点很难办,如何面对表姐?尽管张伟再三躲避,胡雯还是知道他回来了。通过向他招的工人打听,就知道了表弟“叛变”的恶心事。胡雯直接找上门去,怒气冲天斥责张伟“:你居然回来帮屠晓天招兵买马?我就是信不过外人,才让你去办这事,没想到你也背叛我。”

张伟对这一幕早有预感,他拿出早准备好的2万元现金,交给表姐,对她说“:姐,对不起,你交给我的事情我注定办不了了。我想对你说句交心的话,不如你们好合好散吧。我回去帮你好好劝劝他,让他多分你点钱。至于告他重婚的事,我看就算了,毕竟夫妻一场,别把人家往死里整。”张伟这话无异于火上浇油,胡雯狠狠地掴了他一耳光“:我真是瞎了眼睛,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你去办,事没办成,还敢帮着他说话。我告诉你,你别把我逼急了,逼急了我什么事都干得出来。”胡雯几乎是被张伟和妻子轰出了门。第二天张伟带着几个工人返回深圳。

不久,张伟得到晋升,当上了分公司的副总经理。与此同时,胡雯却在家里恨得荡气回肠。怨恨憋在心里,一天天发酵,最终演变成了仇恨。有一天,她带女 儿去中山公园玩,碰见魏芳也带着5岁的洛洛去玩,连招呼都没跟她打。转了一圈,再次碰上了魏芳母女,这时候,魏芳在打电话,一个劲地让洛洛叫爸爸。

这一幕深深地刺痛了胡雯,自己的女儿马上就要失去爸爸,而洛洛却这么幸福。凭什么?我过得不好,也不让你过得好。一个恶毒的念头冒了出来:拐走洛洛,让张伟去逼迫屠晓天拿200万赎人。

2017年4月7日下午3点50分,胡雯赶到洛洛就读的旺斯达幼儿园。此时正是课间休息时间,孩子们在室外的游乐场玩。胡雯趁老师不在,悄悄走到洛洛面前,说是妈妈让自己来接她去参加一个聚会。以前胡雯就多次帮魏芳接洛洛,这次轻易骗过了年仅5岁的洛洛。可是洛洛两天前不小心踢坏了大脚趾,不愿意走路,要让胡雯抱,胡雯身材单薄,抱几步就走不动了,时间不断地被延缓。而这时候,魏芳已经接到了老师的电话,说孩子不见了,正骑着摩托飞快地在往幼儿园赶,结果在距离幼儿园五百米左右的公路边,将正在那里拦出租车的胡雯逮了个正着。

魏芳的气愤可想而知,夺过孩子后指着胡雯破口大骂“:大人间的事,你把气出在孩子身上,难怪你老公死活都要休了你,活该!”这话太伤人了,胡雯一面狡辩称自己是“好心帮她接孩子”,一面像上次扇张伟耳光一样,直接就是一巴掌扇向魏芳。两人纠缠在一起,把洛洛扔在了一边。魏芳身材高大,胡雯根本不是对手。单纯的洛洛哪里知道大人的恩怨,见妈妈“欺负”姑妈,就哭着上去拉妈妈。魏芳此时正全身心的投入战斗,哪管身后是谁,一个甩身,就把洛洛甩在了公路上。一辆摩托车飞快地驶过,竟从孩子的身上碾了过去。悲天跄地的魏芳拨打了120,旋即,洛洛被送往南充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洛洛被抢救后,虽然保住了性命,但落下了终生残疾。

【编后】 80后一般都是独生子女,表兄妹往往会成为最值得依赖和依仗的亲人关系,遇到事情喜欢求助于他们,这没有错。但是信赖归信赖,不管是多么亲密无间的亲人,在托付其为已劳力奔忙时,都要考虑事情本身的合理、合法,是否强人所难等因素。表弟为表姐“效命”,致使爱女残疾,令人感叹。我们要更多的从表姐身上汲取教训:丈夫背叛出轨,面临离婚,她最应该做的是拿起法律武器捍卫自己的合法权益。私自搜集证据原本就有很多不可控的地方。在表弟“叛变”后,迁怒于无辜的孩子,更加可悲可恨。希望这起悲剧能带给每个人教

益。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